横幅通用100% x 90px

请阜新市委书记裴伟东新官理旧帐 帮民工讨要血汗钱(转载)

本网讯(记者 李明杰 宋殿兰 报道)辽宁省阜新市政府重点招商引资项目“亨林·名都”房地产公司拖欠张志刚、程少林等民工工资及工费四百余万,多次讨要一直未果。记者在调查中发现,该房地产项目涉嫌“一房多卖”,涉嫌用伪造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与“施工许可证”骗取“房屋预售许可证”,导致当地群众上当受骗,付款购房后多年不能入驻,引发群体上访事件不断。政府官员为违法项目奠基站台,拖欠民工工资引发一系列违法乱象,对社会的和谐、诚信发展造成了极恶劣的影响,这在当地引起热议,舆论哗然。

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

图:张志刚(左)、程少林(右)在亨林名都施工现场控告开发商拖欠其工钱不予支付。

为全面了解事实真相,7月20日上午记者一路打听,在紧邻阜新市委市政府附近的亨林·名都项目现场见到了二人,记者注意到现场正紧张地施工中,但大门紧锁。

(一)拖欠工费 政府及企业许承诺至今不兑现

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

图:阜新市亨林房地产公司与张志刚签订的升降机施工租赁合同(部分截图)及工费结算汇总表(部分截图)。

见到记者,张志刚气愤地说:“2014年6月24日,我们经辽宁金帝第一建筑有限公司介绍到阜新亨林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亨林公司)名下施工,接手阜新市人民大街11号1-6号楼升降机租赁一期工程。2015年4月11日我们接到阜新亨林公司通知让我们这边安装设备,但工程从2016年施工到现在我们也没有拿到一分租赁费。

“2017年7月7日,媒体记者介入之后,在细河区委宣传部的协调下,有一位姓高的政府职员带领我们见到了阜新市亨林公司老总林炳川,林炳川承诺我们十日内先预付10万元,剩余其它工费分期偿还,林炳川与政府的高先生保证在完工之前,将租赁费用全部结清,当时姓高职员说他是代表政府作担保,我们深信不疑,然而事隔十日后,政府及林炳川并没有实现对我们的承诺。

“2017年9月25日,续建开发商梁先军找到我们商谈后期设备租赁一事,由于前期事情没有解决,我们不同意亨林公司再租用我们的设备(升降机),在这期间,我们将设备主电源拆除。2017年10月1日,在没有通知我们的情况下,他们擅自接用我们的设备,当天我们得知设备已被对方非法使用,我们联同升降机主来到亨林·名都现场,想阻止他们非法使用此设备行为,却不料被被梁先军名下的保安驱出现场,之后我们向当地派出所举报此行为,尽管此事件公安机关已备案,但也无济于事。之后,我们都曾去现场多次检查设备,但大门紧锁,保安巡逻,我们无法进入现场,只能远远地看着他们无条件地使用我们的设备。我们感到非常气愤,就给梁先军打电话,他才安排商谈继续使用我们的设备之事,并起草了一份合同,因为内容不合理,我们无法接受,他们不但对我们没有歉意,就在当天还让人和我们发生冲突起了争执,对我们大呼小叫,我们无法和他们商谈此事,无奈只能离开。

“2018年6月12日,我们再次来到亨林·名都施工现场,当时施工现场有一位自称是本项目领导的人接待了我们,他让我们去找阜新市政法委单欣主任。见到单欣主任后,我们表明来意,单欣主任答应在亨林·名都1号楼给我们两套房子,但两套房子不足以抵给我们的租赁费,而且亨林·名都大家都知道手续不全,所有的房子都无法出售,一切事情都是口头应付我们。

“2018年6月20日,因拖欠升降机租赁费用迟迟没有解决和给予满意的答复,我们再次找到阜新市政法委单欣主任,当时单主任回复我们说:‘工程完工之后,给我们解决此事’,还是想给我们房子,让我们给租赁费以工程款的形式去起诉小额贷抵押和房子抵押,这种解决方法我们真的无法接受与信服。在这之间,我们机主向单主任提出质疑,问单主任你是代表哪一方来给我们解决事情,让我们如何相信你们,当时单主任回复我们说:‘她是代表政府’。接下来我们机主又问了几个问题,单主任的态度突然改变,气愤地告诉我们,要不相信她的话,愿意哪里告就哪里告去?接着她让保安人员把我们驱离她的办公室。亨林公司从2016年3月14日至2018年6月29日拖欠我们工费大约为123万,这都有合同结算明细。”

(二)民工代表程少林:漫漫讨薪路 遭遇耍赖与欺诈

图:民工代表程少林与阜新房地产公司签订的施工协议及工程结算单(部分截图)。

来自于湖北省云梦县的民工代表程少林面对该项目拖欠其近300万民工工资,向记者声泪俱下地讲述:“2015年6月份我带领一百余名农民工来到辽宁省阜新市人民大街东风路亨林名都干抹灰工程。我们辛辛苦苦从2015年6月干到2015年12月初,历经半年多时间,到12月后因一直没有给我们支付人工费,当时零下30多度,我们停工等亨林名都老板林炳川结算工资。我们多次要求先把半年工资结算,让大家回家过年,但林炳川一直拖延拒付我们农民工的工资报酬。致使我们一百余名农民工无法回家,这都是我们农民工的血汗钱,家里老老少少都等着我们拿钱回家过年。

“因为没有结算工资,我们又没有地方可去,当时下着大雪,气温零下30摄氏度。我们只能在未安装暖气的地下室等工钱,等了一个多月,无人问津也无人答复我们,我们只好向阜新市政府求助,希望人民政府能帮帮我们,市里领导让我们去当地的细河区劳动局解决,经过一个多星期上访求助,最后亨林名都老板林炳川仅象征性地支付了一小部分,先让工人回家过节,只留我一个人在阜新等待结果,结算剩余的工资款,一直等到春节后林炳川也未结算剩下的工资,春节过后我们又多次到阜新市细河区劳动局诉求,但均无结果。

“2016年春,亨林名都老板林炳川承诺我们只要将剩余的抹灰完成,就把工程的所有人工费结清,包括现发生的人工费,因怕林炳川再拒付报酬,有一部分农民工不干了,我只好在2016年6月重新组织60多名农民工,前往亨林名都继续抹灰,为了想要回前期的工资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干了,干了一段时间后,我们要求结算一部分工资,寄回家或用于我们的日常生活开支,林炳川又以种种借口拒付,不得已我们再次停工。要求林炳川付清2015年拖欠的人工工资,但林炳川仍是拒付,于是我们开始了漫长的讨薪路先后多次到阜新市政府,更多次到细河区劳动局领导寻求帮助,仍无结果。

“我们讨要工资期间,林炳川曾用一套房子顶账给我们,但我们后来了解到这套房子早已卖给别人了,税务发票都开完了,但林炳川还是强行将此房顶账抹灰人工费。因此房有过户,并非林炳川所有,林炳川无权将此套房顶账给我们做人工工资。如果是这样,此房属于一房多卖行为,当我们再次找到林炳川本人时,他扬言‘爱上哪告就上哪告,就是没有钱,能把我怎么样’,这政府招商怎么招来个骗子,这天下还有没有公理呀。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