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方城县李献生黑恶势力缘何逍遥法外难扫除?

方城县李献生黑恶势力缘何逍遥法外难扫除?

  我叫赵学民,住河南省方城县城关镇建设路51号,身份证号 , 是河南省方城县 宏阳 房地产开发公司经理。因方城县黑社会头子李县生把我逼的倾家荡产而控告无门现和其他受害人实名举报方城县黑恶势力头子李献生的犯罪事实,以使邪恶得以惩治,正义得以伸张。
  李献生是方城县城关镇人,早年曾因敲诈勒索罪被判刑两年。出狱后更加有恃无恐,组织社会两劳人员和地痞无赖,欺行霸市,非法集资,高息放贷,占地夺财,做下了累累罪恶。方城百姓敢怒而不敢言,不少家庭被逼的妻离子散,倾家荡产。但由于李献生在公检法及纪委有深厚的保护伞,一直有被害人不不断举报,可始终无人过问。 
  2011年10月,我组织成立了方城县宏阳房地产开发公司,共有四个股东。2012年经过合法竞拍,购得方城县鞋厂土地。李献生看到我购置的土地位置优越,就主动通过沈建立找到我想参股。并诱惑我说,他各方面都有关系,也有更多的开发项目,合作后公司只吃管理费就有花不完的钱。由于当时公司钱紧,就入了他的圈套,他拿8万元入股,并说自己路子广,当法人好办事,我做其他股东工作把法人换成他,但不久他就找理由把该入股资金抽走了。
  由于鞋厂项目开发销售需要增资,李献生就打起彻底吞并公司的主意。按照银行要求,公司注册资金不得低于800万元。李献生就骗我说:“哥你劝其他股东退出,我当法人,只是挂个名,也不管事,公司还是你的,什么事都是你全权负责,我负责把增资款凑够。”在李献生的诱骗下,我劝替他股东退出,把法人换成李献生。2013年6月,李献生把增资款600万注入账户,其中以我名义增资198万元,以他名义增资402万元。验资结束后一周,李就把该笔资金全部撤走,仅留下我公司最早注册资金。经过这一番折腾,李献生没花一分钱,却取得了公司法人和占51%股份的大股东权利。
  由于李献生知道公司资金紧张无法运营,就把抽逃资金借给我。开始说的是一分利息,我感到利息成本并不高,就分两次借他200万元。等我第一次封息时,他的儿子李原野却按月息五分计算。我听到算账头都大了,问李献生:“不是一分利息吗?
  ”李献生说这钱也是借别人的,如果不承认五分利息,那就把欠款全部还清。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我只好按五分息388万元的借条。这样他息上加息,一直加到1500多万元。李献生看我已经无法偿还,就打我鞋厂项目房产的主意,让我按着驴打滚利息滚出来的巨额债务用房产偿还,并自己算出后写好协议让我签字。当时我已经感到危险的逼近,就给李献生说:“献生我咋感觉这事从头开始就是个圈套呢?”李献生说:“我拿别人钱逼的急我也没办法”
  2016年2月,我鞋厂项目(定名为未来花园)办完了预售许可证。李献生谎称能够帮我贷款,用贷款还我借他的款。他以此为由骗走了我鞋厂项目的五证(土地证,用地许可证,规划许可证,施工许可证,预售证)。我天天等着李献生给我办贷款,大概等了半月我去催李,李说办不出来贷款。五证到手后,他不但没有为我运作贷款,反而利用五证擅自售房。到目前为止,鞋厂项目的房子被李献生全部出售,并在房管局备案登记网签。其中还包括之前经我手卖的房子也被他再次出售。他说他是法人卖房合法,我卖房犯法。他为了实现合法处置我项目资产的目的,想尽办法让我和他签订协议,以低于成本价把鞋厂项目资产转让给他用来抵顶息上加息产生出来的巨债务(这笔债务已经由公安局办案人员算出)。我深知签这份协议的后果,不同意签,并让他把鞋厂项目的五证还给我,李当时就勃然大怒,说这房产有我李献生一半,你为什么要拿走。从这时起,他开始双管齐下来逼我。他派他的打手杜学飞,李天柱,张建在他儿子李原野的带领下不分白天黑夜跟着我,随意侮辱谩骂,并把我家人开的宾馆,装饰材料店砸毁,把我的车强行开走。他儿子还带人到我家人开的装饰材料店以赊欠为由抢走我的商品,并把店里砸了个稀巴烂,知道我家人报警才罢手。后来,李把我硬带到李的公司,让打手轮番威逼我和他签协议,让我以低于成本价的价格把鞋厂房产抵他的五分息的借款。,李看我坚决不同意签。就给我出主意说:“你干脆跑吧,你把房子抵给我,你出去躲躲。我给你100万元出去躲几年。”我一听就知道他在把我往死里推,彻底霸占我的资产又落得个与他无关,所以我坚决不同意。李就对他的打手说:“建(张建)你们就看着他,我知道他有高血压心脏病,就这样熬死他。咱每一次熬他不超过24小时,就不是非法拘禁。这样熬不过十次他就会完蛋。”我说献生你这是把我往死里整呀,我告你敲诈勒索。李说:“尽管告,我公检法纪委有的是人,2009年有人告到北京,我照样是我。我平时养了他们,吃我喝我拿我,我让他们咋做就得咋做”。这样他们把我熬到第二天,看我头昏脑涨,血压升高,怕犯病死在他家才放我回去。停了大概半个月,李献生打电话让我去他公司,问借款的事准备怎么办,我说你把鞋厂项目的五证给我,我尽快把房产出售还款,李说让我过去说。我过去后他开口就骂我说:“你真想下半辈子在监狱过吗?我随便打个电话就让你进去你信不信?”。并且给他的打手们说:“建(张建),看着他,咱不打他,咱熬他。上次没把他熬败,这次看看他能熬到几点。协议(胁迫我签低价转让鞋厂项目房产的协议)不签就熬他,大不了把他拉医院抢救。”还威胁我说:“这事你不办,趁早滚出方城,你在方城死都不知道是咋死的。”。就这样,他们把我囚禁在他办公室,从下午5点一直到晚上12点多,他的打手王明,张建,儿子李草原,他的合伙人白常德夫妻,他的军师李明星轮流呵斥谩骂,不让喝水,不让打电话,不让接电话,逼迫我签协议。后来我实在坚持不着,,同意按照他们的要求签协议把鞋厂项目房产以五分息的本息抵账。当时精神近乎崩溃,协议他们也不让看清,就强迫我签了字。签字后我问李要我原来给他打的借条,李说:“你看看协议,写着工程完工后再把借条还给你。”回去后我有看看工程手续和原来我记的借款底子,才知道和李签的协议里他算我欠他的款多算了196万元。把那个数字减下来。李说:“你真是个不要脸,签过字的东西还不承认,哪能找后账?”。我说你不把这个数字减了我去北京告你敲诈勒索。李说:“你去吧,你前头走后面就让公安局抓你私开公章,我早已经给公安局打了招呼,随时抓你”。就这样,李献生在五分利息的基础上,又敲诈我196万元。

  李献生得知我在组织材料告他,他就串通公安局副局长杨德中,干警袁磊,孟庆凯以我私刻公章罪把我刑事拘留。李献生给袁磊和孟庆凯每人3万元,给杨德中送5万元。(有知情人录音为证)。后来检察院以证据不足,对我不预批捕。李看以这个理由整我不成,又让杨德中等人把我侄子赵鹏飞以私刻公章罪刑拘。我公司有两枚印章,一个带编码,一个不带编码。是我侄子赵鹏飞拿营业执照刻的,中间这两个章都使用过,用这两个印章所出具的协议和其他手续全部是合法的,没有任何异议,也没有对任何人造成任何损失。但李和杨德中以此大作文章,目的就是把我整死整跨,把我所有资产全部占为己有。
  李献生使用黑社会手段高额放贷敲诈勒索时间已经很久,2009年曾以敲诈勒索罪被判刑两年,本来他是犯罪团伙的主犯,因有人包庇而作为从犯仅仅被判处两年徒刑。出狱后李献生把这当做在方城县称霸的资本更加嚣张。网络一批地痞无赖,敲诈勒索。被他逼的妻离子散,倾家荡产的不计其数。
  2014年6月份,李献生以五分利息放高利贷50万元给任利宾,李提名让任找方城县交警队干警翟书生和杨集乡村支书郝明山,张东彩,高天担保才放款。后因任无力还款,翟替任还了57万元利息后,李又把三个担保人起诉,并把这三个人的房产证扣押在自己手里至今未还。李派打手张建,儿子李草原等人不分白天黑夜到翟家催逼任的借款,翟的妻子因不堪受辱割腕自杀被抢救过来。后来李逼翟把自己的一处房产忍辱过户给他的打手杜小飞。他们又多次派张建,杜小飞等人到另外一个担保人郝明山家,对郝妻子家人侮辱谩骂,并把郝家门窗损坏,致使郝家无法正常生活,郝的老婆长期去娘家躲避。
  凤瑞办事处村民白玉阁为安庄村支部书记王大臣担保在李献生那里使高利贷,后因王病故没能按时还款,李献生指示儿子李草原带张建等打手去白家十多次要账,并把白带到李的公司威逼。有一次把白非法拘禁到他们的小车上达八个小时。不让白吃饭喝水,让白给家里打电话找钱。白家人四处借款,凑了10万元还上后,李才答应让打手放人。
  2008年,禹州市人陈 来方城杨集乡开石子厂,当时李献生和另外一个方城黑社会人员刘俊平非法设立石子协会,让全县石子矿主排号卖石子,在陈 投资入股他的石子协会,当时陈投他协会100万元入股,李还让陈把一台价值50万元铲车开到协会使用。李在陈石子厂拉了一年石子,却不给陈结账。陈又斗不过李献生,通过省公安厅亲戚给南阳公安局领导打招呼,李才把石子款还了。陈深知和李献生无法再合作下去,就想退股,李把陈股金仅退了80万元,剩下20万元作为陈给李带来的合作损失费不再退还。陈投入的铲车也开报废了却一分钱不赔。
  方城县凤瑞办事处居民梁锁在李献生那里使高利贷500万元,李采取打骂,胁迫等手段,从梁那里先后敲诈本金1200元,现在还拿着梁的500万元借条月月吃五分利息,把梁逼的长期不敢在家住。
  方城县农行退职人员李贵立做房产项目先后两次在李献生那里使五分利息的高利贷500万元,李献生从他那里敲诈本金1700万元,至今还拿着李贵立500万元欠条。李贵立因此无法在家生活,远逃他乡。

  李献生向方城县隆昌家电老板吕中敏放高利贷吕还不起,就以五分利息算账后息上加息,最后李献生给吕100万元让吕出走他乡,李把吕的家电城占为己有。


此文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客服删除!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