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行政诉状(转载)



原告:葫芦岛丰川装饰城
法定代表人:王福瑞 电话:13942947800
地址:葫芦岛市锦葫路西段33号

被告:辽宁省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唐一军(陈政高时)
地址:沈阳市北陵大街45号

请求事项

一、确认被告2007.1.22再审把处罚拆违行政案由客观上(幕后转为前台)改变为民事拆迁案由违法,并判令依《复议法实施条例》57条制发《复议意见书》纠正龙港区政府改变“行政处罚”为“民事拆迁”的违法行为;
二、确认2009.12.7《复议决定书》嵌入补充的虚假处罚证据违法,判令被告依法律限定的、2001年行政处罚拆除时的依据的审理;
三、确认被告遭龙港区政府2006.4.12“黑材料”16页11行欺骗所制作2009.12.7《复议决定书》4页9行的确认属骗使原告代表人家人侵权及“剥夺呈堂书证合法资产标的”房地产权益损失6000万元及造成十二年冤狱并扩大企业停产停业十二年,依《复议法》29条判决回转被剥夺的物权,判令串换相邻土地恢复商城,赔偿十八个 年头必不可少的经常性费用损失;
四、判令对十八年停产停业事实、6000万元处罚冻结资产被骗抢事实、龙港区官员欺诈事实和其他侵权后果事实无缝对接移送案件。

事实与理由

一、市政府法制办三次复议决定(2001.12.26现场制止和2003年2004年两次复议决定书BASZ-001百案书证下同)、中法行政判决(BASZ-014)、省政府三次复议决定书(BASZ-015、BASZ-016、BASZ-017)可证复议案案由属性为最高法〔1992〕38号法释2条之“对人民政府就房地产问题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不服”之行政处罚争议案由(BASZ-129-2)。而龙港区政府明知行政案由属性,于2005.11.19制发《报案书》(BASZ-051),正文1行诬陷“王福瑞骗取动迁补偿费”,另有龙港区“黑材料”(BASZ-010)9页下半页为证,欺骗张文岳省长,假手“有错必纠”的原则表态,龙港区政府实施对原告代表人以诈骗拆迁补偿款追诉处刑(虚拟犯罪客体)。案发后,省政府不支持原告
申请依《复议法实施条例》57条制发《复议意见书》予以纠错,反而制发2007.1.22《再审决定书》,等同于批准了改变案由行为和支持反诉。及至2009.12.7《复议决定书》等于把幕后改变具体行政行为做了前台确认,应当确认违法。
二 、省政府2009.12.7《复议决定书》10页3行—6行嵌入“ /font 公告 宣布”“规划许可证没有法律效力”的争议与2003.2.11龙港区政府《复议答复书》1页8行“申请人是有规划许可证且也是按照规划许可证来施工”(BASZ-007)矛盾。显然后者是具体行政行为时依据事实,而前者是假冒 font face="宋体" 公告 实施的补充处罚。另有2005年提交给省政府的《规划许可证》(BASZ-231)原件足以证明。
另其一,事实情况是,申请人因一号建筑与五厂管线平行侧压危险,把一号建筑面积移建其他三栋,有规划管理科长刘永奎签字三不联络单(1不压五厂管线、2硬覆盖不少于4米、3总面积不超过2881平米)为证。
另其二,葫芦岛晚报刊发检方发布的案情,林爱民、申健民二人2000年春节后“大概看看就签了验收合格”足以证明2881平米规划许可并已通过验收的事实(BASZ-329)。
另其三,《答复书》可证1999年开工至2003年2月11日,五年中龙港区政府从未提出异议,规划局也未实施处罚,依《行政处罚法》29条二款“超过二年不得处罚”的规定,显然规划局的公告,一无事实依据,二违《处罚法》的规定,三违行政复议案不得补充证据的规定。
另其四,即使2006年张文岳省长指令“有错必纠”,也只限于省政府复议机构查处,龙港区政府指令下属检察院“滥权 /font 建议书 ”补充伪证明显违法。
另其五,龙港区“黑材料”(无属名机关、无文号、无签发人、无起草人、无主送机关、无公章)16页11行是对丰川装饰城主体身份欺诈剥权的祸水之源。原本一级法人水利物资公司把下属二级法人名下的4000平米房屋、10200平米土地不动产注册投资到丰川装饰城(BASZ-192/BASZ-221),是否属于诉权主体,有前述本案的七个《复议决定书》和《判决书》的申请人(原告)确认为证。然而,龙港区政府在“黑材料”16页嵌入这个剥夺丰川装饰城主体权益及王福瑞诉权、产权的木马病毒情况下,省政府一面不查处,一面在2009.12.7《复议决定书》4页9行导入复议审理第9年时嵌入复议案审理第6年时龙港区政府对原告主体的偷换侵权,嵌入异议之欺诈表述陈翠兰为代表人的确认和导入《复议决定书》10页3-6行《许可证》面积异议违《复议法》多条基本原则。足以证明无法定代表人签字委托手续的北京律师张翠兰和龙港区内鬼串通欺骗了省政府、欺骗了当事人、欺骗了法律。进而欺骗原告代表人的妻子陈翠兰违《房地产法》63条卖地等造成“呈堂未结复议案标的物”背着原告违法处置6000万元处罚冻结资产遭骗抢损失事实,造成原告被封锁服刑十二年,造成扩大停产停业十二年。
另其六,基于以上事实请求判令省政府再审制发《复议决定书》(因省政府的改变案由、补充伪证、增加处罚、支持反诉陷害申请人代表人、串通剥夺呈堂标的资产等多重违法行为,任何机关无权转寄和替代)由省政府自纠错误,一并判令龙港区政府就近串补土地,恢复丰川商城。也可法院直接判决责龙港区政府串补土地恢复原样。依原《国家赔偿法》28条6款,或新《国家赔偿法》36条6款,及《复议法实施条例》51条“不利变更禁止规定”和《行政诉讼法》77条“不得减损”的规定,至少应当判令依龙港区政府〔2004〕56号文件(BASZ-009)32个月140万元利润的标准,赔偿17年3个月利润损失905.625万元(4.375万元×207个月)及利润前的全部利息、工资、水电差旅费、租房费等《国家赔偿法》规定的“必不可少的经常性费用”1700万元。
另其七,依停产停业18年的事实(渎侵立案标准36倍),依6000万元资产被抢劫的事实(渎侵立案标准300倍),依直接造成丰川矿机公司2000万元损失的事实,对龙港区政府涉案官员行政欺诈和滥权的事实,无缝对接移送案件。
三、原告代表人2010.2.23狱中收到省政府《复议决定书》,十五日内的三月十日起向沈中法、省高法、最高法提起行政诉讼120多次,即使2015.5.1立案登记制改革三级法院不立不裁(BASZ-159/BASZ-020/BASZ-021)依旧。另因王福瑞释放后省政府法制办、省营监局、省公安厅《nm-9017》报案口头答复处理而不处理及葫芦岛市中法、国土局、规划局、产权处、法制办等多次推诿(均有公文为证)事实,依原《行政诉讼法》17条向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告诉。

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葫芦岛丰川装饰城
2017.11.20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