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修行由外而内

一般人多生累劫贪瞋痴慢疑的习气很重,色身上的业气卡得很僵硬、很牢固。佛经形容娑婆世界的众生刚强顽固、难调难伏,业力太重了。所以,一般人初步的转变,只能从外围、从表相开始,所谓表相,是外在的现象,外围的总是比较粗糙。

佛陀的三法印,同样是从外围、从粗糙的开始,由外而内、由粗而细。佛陀讲三法印,首先让我们观察世间一切都是无常的,所以第一个法印是“诸行无常”,环境的无常,人事的无常,最重要是看到内心的无常,这叫做“观心无常”。

四念处,一定是先从“观身不净”开始,我们的身体充满了种种污秽、种种浊气,修习不净观、白骨观即是从外围很粗糙的慢慢观起。从“观身不净”,进一步“观受是苦”。

受,有苦受、乐受、不苦不乐受。好一点的叫乐受,乐受也叫坏苦,这种乐是不究竟的、是会变质的。你现在感觉好,下一刻感觉就不好了。譬如,现在打坐,全身很松放,过了几分钟,又酸又胀又麻又痛,这种乐受是会变的,所以叫坏苦。

苦受呢?也叫苦苦,苦受本身就是苦。既不苦又不乐,叫不苦不乐受。不苦不乐受是什么?莫名其妙,总觉得无聊,也叫行苦。“人非有品不能闲”,没有修养不能闲着,“小人闲居为不善”,太闲了,无聊之中他会想出很多花样来打消无聊,然后乐极就生悲了,这是娑婆世界凡夫的现象。

佛陀说娑婆世界苦海无边,哪怕你有好吃的,吃多了就腻,撑多了胃就胀,那不是坏苦?饭菜又酸又臭,一入口就苦;家境贫寒的,在战乱时期,物质比较缺乏,就感受到生活很艰苦;不要以为有钱就很快乐,也不一定。

因此,佛陀要我们观察,从“观身不净”,到“观受是苦”;进一步“观心无常”,心是无常的,刹那刹那变化,一念善、一念恶,错综复杂;最后,“观法无我”,没有一个实在的我。

总之,佛陀的三法印,从外围的“诸行无常”开始观察,因为无常,我们才能改变,才能转化。如果已经判了刑,注定这样,就已经没有机会,改不了了。因为无常,所以我们可以改变,一切都有可能,一切都可以从头开始。有智慧的人,观察世间无常,反而把它变成一股修行的动力。

“诸行无常”,就已经观察到“诸法无我”。既然是无常,就没有一个固定的我。因为无常,所以是生灭心,“生灭灭已,寂灭现前,寂灭最乐”。从“诸行无常”,到“诸法无我”,最后进入“涅槃寂静”,得到解脱。

凡夫从世间的种种缘起观察到诸行无常,进一步观察到诸法无我,观身不净、观受是苦、观心无常,最后观法无我,豁然开朗,到了观法无我以后,就可以进入涅槃寂静。把粗的剥掉以后,就越来越细,越来越集中到生命的核心了。到了我们生命最中心、最核心的关键之所,往往一变而为至简。

凡夫的思想太复杂,习气太复杂,业气太重了,命运非常坎坷,这是众生浊、命浊。习气太复杂,佛学名词叫杂染,所谓杂染,你的想法太多了,前一念,后一念,相续不断,总在矛盾中、烦恼中,这是烦恼浊,也是见地不清,见浊。扩展到一切环境中变成劫浊,劫浊是种共业。

从杂染中慢慢看清了、看通了、看破了。古人的名言,首先要看破,看破就看清了,就放下了,正如《金刚经》最后的偈语:“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看破就可以放下,晓得这不是我们生命的根本,一切有为法都是幻化的。

 

看破、放下才能够自在,复杂变为单纯。凡夫的念头非常复杂,所以要用一句准提神咒来摄心,老实持咒,将心念单纯化,化繁为简。正如我们准提法的道风“简朴亲真”,复杂的变为简单,用简单的一句咒语统摄诸多佛学道理,令心念由繁复渐至单纯。

老实持咒,一句准提神咒持到底,单纯之后就清净了,很快清净心现前。所以,一定要将杂染心转为纯净,单纯就清净了。

想要了解更多最新新闻资讯请关注:中国佛教网 http://www.miaoguosi.cn/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