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视频|太湖之恋④:工业布局合理化 走可持续发展之路

改革开放以来,太湖流域GDP增速迅猛,乡镇工业、外资企业和民营经济蓬勃发展。但是在经济发展和人口集聚过程中,也加剧了与资源环境之间的矛盾。太湖工业治污,滕笼换鸟,退城进园,要走的是一条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在江浙采访,太湖沿岸的老百姓很清楚,曾经的区域工业快速崛起,都是靠牺牲环境换来的。袁丰,是中国科学院南京地理与湖泊研究所的副研究员,他长期跟踪分布于太湖沿岸的污染产业变迁。他发现,从1978年改革开放开始到2004年,印染、化工、造纸、钢铁、电镀和食品制造等高污染企业数量增长迅猛。人们为了追求财富和就业机会,已然让太湖超容量承载废水,环境容量跟资源环境承载力不相匹配。

2008年1月1日,经江苏省政府批准,对太湖流域六大行业正式执行《太湖地区重点工业行业主要水污染物排放限值》。新标准的实施加速了太湖流域的产业结构调整,开始从根本上解决结构性污染问题。12年后再看太湖和沿岸工业的布局,已经是大变样了。


苏州盛泽镇,与苏州,杭州,湖州并称中国四大绸都。据镇领导介绍,盛泽95%的产业都与纺织产业类相关,85%左右的人口都是纺织业从业者。


走进盛泽大大小小的纺织厂、印染厂,眼前的画面仿佛是被加速了一般。自动化织布机令厂房轰轰作响,全年8600小时不停息地运转,是盛泽人的骄傲。鑫凤织造有限公司董事长姚金马介绍,他们一天光是新织成的化纤面料便能绕地球好几圈。



在服装市场上,羽绒服、西服、防晒衣等大量依赖化纤面料,而喷水织机则是纺织化纤布的最佳机型。喷射水柱靠动力带动纱线游走。但净水携带上化纤纱线上的油脂,便成为灰白色的污水。


在过去,一台喷水织机一天可织布300米,要耗费工业用水3.8吨。一旦下雨,污水管道中的废水便会漫入雨水管流入河道、街道,城市顿时脏臭不堪。同时,河道中的污水,也会影响太湖水质。



盛泽的发展和困境,是整个太湖流域纺织行业的一个缩影。面对巨大的水耗和污染。2017年,苏州吴江、嘉兴秀洲区、绍兴柯桥、湖州长兴等纺织业聚集地,纷纷壮士断腕,决心逐步淘汰喷水织机。盛泽镇政府更将全部废水纳入特殊管网,实现中水重复利用。


姚金马一口气淘汰了厂里800多台喷水织机,决心减产化纤布料,并以每台三十多万人民币的价格重金购买了新的喷气织机用于生产高端棉布。虽然更换设备成本不低,但很快,他就尝到了工艺升级带来的甜头。


“这个空气织机比较好,没有水污染,效率高,速度快。这个没办法,这个企业呢,到一定的程度的时候,你必须要往高到高端的这个面料上去,棉的,高密高支。”


结合着盛泽深厚的纺织底蕴和成熟的产业集群构架,姚金马和其它纺织厂商所生产的高端面料一起迎来了波司登,优衣库,zara,爱马仕等成衣品牌的合作邀约。


盛泽的各级河道,在诸多管控和治理措施之下,也都已经恢复到了三类水的标准。从过去的丝绸古镇,到现在纺织名城,再到未来的时尚之都,培养自己的品牌,盛泽已经走出了第一步。



太湖流域,近年同样受到重拳整治的还有矿业。“炮声一响,黄金万两。”在现代化加速发展阶段,湖州采矿业一度成为地方支柱产业之一,贡献GDP达百亿元以上。湖州石料品质好,因邻近上海、苏南消费市场,又有长嘉申水路低成本运输的优势,因而采矿业迅猛发展,成为华东建材基地。安吉人回忆,当地河流西苕溪因为承担船舶运输和开采黄沙,一度连打上来的鱼都散发着汽油味。


2009年,安吉县痛定思痛成立矿资办,对全县矿产资源管理进行了全面调查。在停炸药、停电、控制开矿指标等强硬手段下,安吉县的矿企从612家锐减到27家。安吉自此成为了全国治矿的模板。



2018年起,安吉每一车矿料的进出都要由业主方、施工方、驾驶方、码头方、矿资办五方开出的五联单相互制约。一张单据,彻底截断了偷挖盗采矿产资源的路径。此外,矿企的复绿工作也时刻接受着监督,每下挖一层就要复绿一层。



不过,只靠行政强制推动,没有产业升级,污染可能会面临反弹。规范污染企业只是保护“绿水青山”的第一步,第二步则要实现产业升级,向“金山银山”迈进。“蓝藻危机”后,沿太湖的各省市纷纷引入高端绿色产业,实现产业结构调整,进入良性循环。常州武进建设西太湖科技产业园,重点布局石墨烯等新兴战略产业。无锡马山国家生命科学院引入世界知名药企,着力打造生物医药、医疗器械等创新研发基地。湖州在废矿坑里开建光伏发电站,蓝箭航天智能制造基地满足商业卫星发射市场。


中国科学院南京地理与湖泊研究所副研究员袁丰发现,从2006年到2018年,苏州、无锡、常州和湖州开始结合自身产业优势,从低附加值,走向高附加值、从低技术走向高技术,发展出了一些新的产业。并且第三产业占比也在逐年提升。

长兴太湖龙之梦乐园原本是长兴沿太湖的一片空地。从1960年代开始,矿厂留下了石头山和大大小小8个废弃矿坑。但这样的地理环境和区域位置在龙之梦看来有复垦复绿开发景区的价值。



2016年,通过一系列因地制宜的旅游开发,长兴废弃的石头山和矿坑摇身一变,成了酒店、动物园和湿地公园。景美了,游客自然会来,经济自然会好。把土地让渡给老百姓的人居生活空间,将给这块土地带来更多经济效益和绿色发展的可能性。



如今,环太湖的治理工作画上了一个漂亮的逗号,但远没有画上句号。治理环境,调整产业结构布局,减少环境承载压力,需要坚定不移地走可持续发展之路。


(看看新闻Knews记者:朱厚真 施聪 李维潇 耿博阳 编辑:施荔)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