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美国肉类加工厂如何成了新冠病毒的“滋生地”?(下)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划重点

    黑泽尔顿人口约3万人,确诊病例超过1000例,是人均感染率最高的城市之一。这座城市的感染率,是纽约市的两倍,是宾夕法尼亚州整体感染率的12倍之多。

    工人带病工作,报告身体不适后,工厂护士经体温测量发现工人体温没有超过38摄氏度,就告诉工人继续回岗位工作。

    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在肉类加工厂的监督检查方面并不积极,以至于当地关于自行组建行动小组对工厂进行检查。

    以前,我们会认为,机器根本不需要休息。如今,我们却认为,机器不会感染新型冠状病毒。也许,机器人时代就要来临了。

编者按: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持续在美国传播蔓延。在疫情蔓延期间,不少肉类加工厂却成了“重灾区”。为什么肉类加工厂会成为新冠病毒的滋生地呢?这篇来自彭博社的文章,原标题是Cold, Crowded, Deadly: How U.S. Meat Plants Became a Virus Breeding Ground,作者Peter Waldman、Lydia Mulvany和Polly Mosendz跟大家介绍了这背后的故事。

    美国第二大牛肉和猪肉加工生产商JBS USA在德克萨斯州卡克特斯(Cactus)的工厂有3000余名工人。据工厂三名工人称,一名疑似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工友请了病假回家,但直到九天过后,该工友的病毒检测呈阳性后,工厂才向员工通报了事实真相。但那个时候,已经有许多工人都病倒了。然而,在长达一周多的时间里,工厂经理一直在否认厂内疫情严重爆发的真实性,并且还告诫生病的工人不要私下讨论他们的诊断结果。

    胡安·曼纽尔·杰米(Juan Manuel Jaime)。图片来源:杰米家人

    据安东尼·吉尔曼(Anthony Germain)称,4月5日,他的妻子出现了发热症状(他并不是JBS的员工,但由于妻子和其他家人在工厂工作,为了保护他们,他要求不公开他们的姓名)。几天过后,吉尔曼的妻子仍然有呕吐症状,不过没有发热症状了。因此,JBS的一名护士告诉她,可以回工厂上班了。

    4月10日,吉尔曼的妻子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据吉尔曼称,随后,一名工厂负责人打来电话,并且叮嘱她不得将自己的确诊事实分享给其它工友。当时,吉尔曼听到了电话内容,顿时就对工厂的这种公然违抗疫情管理措施的行为而感到愤怒。

    “我绝对不会帮他们瞒天过海,”吉尔曼说,“他们不想在工厂里造成恐慌和恐惧,但这已经是事实了,不能够再让其他工人蒙在鼓里了。”

    JBS发言人尼基·理查德森(Nikki Richardson)称,公司并没有要求任何员工就确诊新冠病毒而保持沉默,公司也会再员工确诊的第一时间及时通知他们。她还提到,出现相关症状的员工都予以回家休息,公司也没有要求任何员工带病工作。

    据德克萨斯州卫生部门称,有243例确诊病例都与JBS在卡克特斯的工厂有关联,这也因此让摩尔县郊区成为了该州的疫情重灾区。

    4月12日复活节当天,28岁的胡安·曼纽尔·杰米(Juan Manuel Jaime)因感染新冠病毒及相关并发症而死亡。其所在的工厂一共有两人死于新冠病毒,他是其中之一。杰米的姨妈桑德拉·古兹曼(Sandra Guzman)称,杰米在JBS工厂带病工作了接近两周时间,他的主管不允许他去看医生,要求他必须到岗工作。

    完成受难日(今年的4月10日)当天的工作过后,杰米的父母第二天晚上发现他躺在床上,神志不清。在转移到德克萨斯州西北部城市阿马里洛(Amarillo)的重症监护室4个小时后,杰米就去世了。

    杰米去世后,他的父母都确诊了新冠病毒。他的父亲还住院了一周。理查德森称,在杰米死亡之前,JBS并不知道杰米已经感染了新冠病毒,而工厂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包括增加发热筛选设备、增加社交距离、以及为员工提供更多的防护用品,来有效地防止疫情。

    黑泽尔顿当地人口约3万人,新冠病毒确诊病例就已经超过了1000例,是人均感染率最高的城市之一。这座城市的感染率,是纽约市的两倍,是宾夕法尼亚州整体感染率的12倍之多。

    对于新冠疫情在黑泽尔顿的传播蔓延,唯一的责任并不在嘉吉头上。除了嘉吉工厂的疫情爆发之外,周边还有一些仓库、包括Mission Foods玉米加工厂在内的多个加工厂,以及亚马逊的订单履行中心都爆发了疫情。

    黑泽尔顿位于纽约以西130英里(约210公里)的产无烟煤的地区。2000年,黑泽尔顿当地政府通过优惠的税收减免政策,吸引了嘉吉公司在此落户。

    嘉吉总部位于明尼苏达州的最大城市明尼阿波利斯(Minneapolis),是全球最大的农产品贸易商和美国最大的私有公司。据嘉吉公布的财务数据显示,2019年,嘉吉营收总额为1135亿美元,净利润26亿美元。嘉吉的肉制品部门在整个北美地区设有36个工厂,员工共计2.8万人。

    嘉吉位于黑泽尔顿的工厂,主要将牛肉和猪肉加工成可以直接销售的独立包装,然后再运往沃尔玛和其它东海岸的商店。

    嘉吉在黑泽尔顿的工厂,很快就成了当地最大的私营雇主,也吸引了许多像本杰明一样,来自多米尼加裔家庭的低技能劳工。其中,还有许多工人特地从纽约州和新泽西州搬到了黑泽尔顿。

    从2000年至2010年期间,黑泽尔顿的拉丁裔人口增长了七倍,人口比例也从当初的37%增长至如今的60%多。这些加入工会的工人,每周平均能够挣500至700美元,这也是行业平均水平。此外,他们还有超时加班费,和一些健康及休假福利。总的来说,在黑泽尔顿过上体面的生活,还是不难的。

    三月中旬以来,当新冠病毒席卷工厂和整个黑泽尔顿地区时,即便整座城市都出现了恐慌情绪的蔓延,嘉吉却并没有披露任何信息。嘉吉的沉默,让越来越多的工人感到不安,越来越多的健康员工也选择待在家里不去上班。

    “为什么工厂里面出现了130例确诊病例都不公开这些信息呢?到底是谁在做这个决定呢?”黑泽尔顿一体化项目的联合创始人罗伯特·库里(Robert Curry)质疑道,“谁应该负这个道德责任?”

    罗伯特·库里(Robert Curry)及妻子伊莱恩。图片来源:Danna Singer for Bloomberg Businessweek

    沙利文称,在工厂内部存在新型冠状病毒确诊案例这一事实,嘉吉一直以来都对当地公共卫生健康官员和监管人员保持着公开透明诚实的态度。他还提到,在获取了中国在抗击疫情方面的经验后,嘉吉很早就在北美地区的工厂内部实行了发热筛选和其它“最佳实践”防护措施。

    据嘉吉黑泽尔顿工厂总经理亚伦·胡姆斯(Aaron Humes)称,早在3月3日起,嘉吉就开始向全体工人及员工普及保持社交距离、采取其它防护措施的重要性。然而,根据对32名一线工人的采访,主管和护士却没有重视病毒的危害性,告诉那些出现症状但是没有发热的员工服用扑热息痛(acetaminophen)并继续工作,甚至还命令他们不得私下讨论为什么有工友突然就不来上班了。

    至少有10名工人称,他们的主管或者医护人员在明确知道其身体不适过后,仍然让他们回到工作一线。一位自称为安娜贝尔的有着8年工龄的老员工称,3月16日那一周,她都是带病工作状态。她还称,牛肉部门的主管无视了她的身体不适报告,工厂护士给她开了扑热息痛,然后看她体温没有超过美国疾控中心(CDC)指导制定的感染新冠病毒后体温会超过100.4华氏度(38摄氏度)的标准,就告诉她继续回去工作。

    安娜贝尔还称,有一次,她意外偷听到自己的主管跟护士的对话,说老是有工人来说自己生病了,他都听“厌烦”了。后来,安娜贝尔体弱到根本站不住脚,然而由于不想因为无故旷工导致不良记录,她仍然坚持在生产线上工作。

    “每次我咳嗽的时候,我面前和身边都有其他工友。”安娜贝尔说,“所有的工友都病了。”3月24日,安娜贝尔的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

    据胡姆斯称,3月25日,嘉吉黑泽尔顿的工厂开始在入口处筛选有症状的员工。而两天之前,该工厂公布了第一例确诊病例。据本杰明的儿子称,4月3日(本杰明请病假的前一天),本杰明在工厂入口处告诉护士,自己有干咳,并且感觉不适,但由于他当时的体温低于38摄氏度,因此护士仍然让他进了工厂。

    本杰明并不是唯一一位在工厂内被禁止戴口罩的工人。另外三名工人也称,其主管告诉他们,不得在工厂内戴口罩。至于为什么,也是众说纷纭。有的说是只有生病的人才应该戴口罩,有的说口罩紧缺,应该优先让给医疗工作者,还有的则是本杰明死亡之前一周所听到的说法:戴口罩会导致其他人的恐慌。

    据沙利文称,嘉吉已经“非常明确”地告知员工,如果身体不适或者接触过新冠病毒确诊病例的话,就不要来工厂上班。对于无故旷工的行为,嘉吉也没有相应的惩罚措施。同时,如果受疫情影响而无法上班的话,嘉吉还向员工提供了最高80个小时的带薪休假。

    胡姆斯说,他无法确认本杰明或者其他工友是否被告知不得戴口罩。“我不知道到底是谁会发出这样的指令。”胡姆斯说。他还提到,嘉吉总部根据CDC的指导建议制定了相关安全指示,而工厂也完全在执行总部制定的安全指示。

    嘉吉位于黑泽尔顿的工厂。图片来源:Danna Singer for Bloomberg Businessweek

    四月之前,CDC并没有针对食品和其它核心基础设施公司发布佩戴口罩的特定建议。自2009年猪流感爆发以来,美国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U.S. Occupational Safety and Health Administration)为雇主发布的大流行指导建议一直都没有更新过。3月9日,针对新冠疫情的爆发,该机构又重新发布了这份指导建议。其中提到,雇主应该为员工提供口罩,从而“限制新冠病毒疑似患者呼吸道分泌物的传播”。

    据胡姆斯称,4月3日起,嘉吉就开始在黑泽尔顿工厂为员工派发口罩。这一举动,比宾夕法尼亚州强制要求工人上班佩戴口罩的规定还要早12天。“我们在疫情爆发之前,就提前采取了防护措施。”胡姆斯说。

    前不久,嘉吉黑泽尔顿工厂的第二名感染病例去世。显而易见的是,该患者是在工厂关停之前感染新冠病毒的。自4月20日复工以来,工人们每天上班都戴着口罩,并且生产线上还安装了玻璃屏风,从而将彼此隔开。此外,工厂每天还会对员工测量两次体温。对于体温超过37.8摄氏度的员工,护士还会跟进了解相关的健康问题。

    在构成大流行之前,黑泽尔顿工厂都尚未接受政府相关部门的检查。有关传闻称,这个地区的许多工厂都存在疫情问题,员工们也是纷纷涌入当地医院。

    等了一个月过后,当地还是没有等来联邦政府或州政府相关检查人员的出现。于是,当地政府官员组建了一直地方行动小组来执行检查工作。

    4月份,地方检察员一共完成了138次检查。由于嘉吉黑泽尔顿工厂在四月份关停了半个月,因此检察员还没有去检查该工厂。

    据大黑泽尔顿商会(Greater Hazleton Chamber of Commerce)成员机构政府机构山区议事会(Mountain Council of Governments)执行董事丹·盖迪什(Dan Guydish)称,当嘉吉工厂4月20日复工时,当地官员都有点猝不及防。

    不过,盖迪什称,自该工厂复工以后,他们没有收到任何针对嘉吉提出的投诉。沙利文则称,嘉吉一直保持着与州地官员和商界的积极合作,确保其员工及整个黑泽尔顿的安全。

    美国人均肉制品消费量均高于除阿根廷之外的其他任何发达国家,比加拿大人均消费量高出50%,比欧盟人均消费量高出一倍之多。美国人均肉制品消费量之所以如此高,其原因之一在于,美国的工业化农业、肉食品和家禽业的成本比大多数欧洲国家低至少20%。“各大公司都在打价格战,为消费者提供最便宜的肉制品。”瓦迪亚克说。

    肉类加工厂的关停,则导致肉类价格的飞涨。5月4日,牛肉批发价创下历史新高,是2月份牛肉批发价的两倍之多。猪肉价格则创下了自2014年(当年受致命猪病毒影响而大量屠杀幼猪)以来的最高记录。

    俄克拉荷马州埃德蒙市(Edmond)独立市场顾问鲍勃·布朗(Bob Brown)预计称,连续七周下来,美国肉制品供应量下跌了28%,相当于少减少了5亿磅产量。一些养猪场和家禽饲养者不得不对猪和鸡进行安乐死,而不是一直饲养它们等待近期不太可能现实的屠宰场复工。

    “蛋白质市场无疑是我见过的最不稳定和最不可预测的市场。”金融分析机构Heather Jones Research股票分析师希瑟·琼斯(Heather Jones)说。

    虽然特朗普的行政令可能会让这些肉类加工厂继续保持运作,但它却无法强迫患病或提心吊胆的工人回到生产线上。4月30日,农业部长柏杜称,即便是肉类加工厂复工以后,肉制品产品的短缺仍将高达15%。

    屠宰场多年以来一直在试图游说国会议员允许他们加快生产销的运转,但却遭到了劳工支持者的抵制,并称这种行为实在太危险。此外,还遭到了不少食品安全专家的地址,称这种行为可能会导致更多健康不达标的动物被宰杀。因此,为了应对工厂里骤减的工人人数,同时满足保持社交距离相关规定,这些屠宰场可能被迫在接下来几个月,甚至是几年之内,都保持低速运转。而畜牧业者可能就不得不继续适当地宰杀牧群,从而保持更高的肉价。

    现在,对于肉类加工厂而言,如果要保持工厂正常运转的话,就理应遵守更高的安全标准。然而,如果你是这些工厂里的一名工人,那你可能会想,当你的个人健康不再对周围群体构成影响或危害后,这些预防措施是否还会延续下去呢?在那之后又会怎么样呢?

    也许机器人时代就来了。许多行业专家都称,在经历了这场危机过后,肉类加工厂很有可能会下定决心,通过引入自动化机械设备,来一劳永逸地解决劳工问题。

    “以前我们总是说,机器根本不需要休息。”爱荷华州艾姆斯(Ames)风险管理机构KernsAssociates经济学家史蒂夫·迈耶(Steve Meyer)称,“如今,这句话可能就要改成,机器是不会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

      延伸阅读:美国肉类加工厂如何成了新冠病毒的“滋生地”?(上)

      译者:俊一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