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视频|我在千年名刹修园子

“十里城西小路斜,寻幽闲到梵王家。三生说梦逃名教,八景题诗纪岁华。”


距今已有1700年历史的龙华寺,相传始建于三国赤乌年间,寺名来源于佛经上弥勒菩萨在龙华树下成佛的典故。这里也是老“沪上八景”唯一遗存的“龙华晚钟”的发生地。


“开始觉得中间有点鼓,现在就好了。”庞飞看着园艺师傅在方丈室外的庭院架起了门楼。这几个园艺师傅已经和他相熟多年,彼此有了默契。门楼看似简单,把它架起来却是非常重要的仪式,需要掐着时间上,谓之“抢门楼”。


图1_副本.png


早在1957年和1979年,龙华寺经历了两次全面整修,而时隔40年后的今天,它又迎来了第三次大规模保护修缮。庞飞负责的龙华寺庭院修缮工作已经初露端倪。


庞飞,上海中国画院的画师。画家王颉音曾评价道:“依庞飞的画技和能力,若是在北京或四川,说不定早已声名显赫,香车豪宅了。”而陕南汉子庞飞却选择在上海安居乐业,画着自己喜欢画的画,做着自己喜欢做的事——优哉游哉地修园子。


他家的园子是他自己修的第一个园子,以爱妻的名字命名为“霓园”。“因为我太太跟我朝夕相处,她很支持我,所以这个园子就以她的名字——她叫夏霓,所以叫霓园。”庞飞说:“她现在在里面每天照顾菖蒲、照顾石头,她这个忙得不亦乐乎,也是一种享受。”


图2_副本.png


“霓园”里有三宝。第一个就是用整块花岗岩凿就的石缸。让人不由联想到《小石潭记》:“水尤清冽,全石以为底。……皆若空游无所依。”


第二宝就是一张灵璧岩石桌。长三米五,宽一米二。它表面极其平整,周边石花又非常丰富,庞飞的朋友经常来他家在这里小聚,喝茶、聊天,别有一番滋味。


“我觉得几年下来,如果你要说我修这个园子最大的收获是什么呢。和我一帮做石头的朋友一起营造了小小的庭院,然后加深了我们之间的这种友谊,我觉得最重要。”庞飞说。


庞飞修这个园子花了两年时间,而前期准备就长达四年。喜欢玩石头的人,讲究“怀抱”,就是抱着石头走来走去,特别想拥有它。“最后我就想,可能还是需要一个大一点的庭院,哪怕地方偏一点,自己克服一些困难,就可以让我和我喜欢的石头朝夕相处。”


捣衣板,河边村妇用来洗衣服的石板;牛槽板,用来喂牛羊的石槽板。它们在乡间村野卑微了几百年,刻凿着岁月的沧桑,却在庞飞的园子里铺就成一种古朴的雅致。


“中庭的门口有一块石头,这块灵璧石。”庞飞介绍说:“我们喜欢石头的人家里都有一块,你认为最重要、摆在最显眼的地方、最重要的地方,那么这块石头就是我的当家石,它的纹理、形状、神态都是我非常喜欢的。”


“你会发现我庭院里面,它每一个构件,每一个部分好像都是非常合适,恰如其分、恰到好处,但是恰到好处的背后是我有一个长期的经营,可能我转角的地方有一块石头,可能我就挑了好多年,最后才挑中了一块。”庞飞说:“我用的构件基本上都是老的构建,有年代感。因为我们讲中国传统文化、讲山水画,它有一个美学的特征,就是好古,希望从这种石头的岁月中体会到人生的一种沧桑。”


图3_副本.png


有了“霓园”珠玉在前,庞飞这几年也有几次帮着朋友修园子。未曾想到这一次竟有机缘在千年名刹龙华寺里修园子。为此,他很兴奋,又深感责任重大。一个多月来,几乎每天早上七点多就来到了寺院里。


“整个趋势就是——一二三,这个地方最高的,石头垫好之后,水泥的沙要多一点。因为一个是要让石头牢固一点,但是又不能让它不透水,因为它下面有植物的根系。”庞飞在一处四面绿荫环合的池塘旁和园艺师傅讲着如何摆放石头。


石头,是庞飞修园子时颇具自己风格的元素。而他所在这处园林几乎是隐蔽在寺院深处,很少有人踏足。


图4_副本.png


“我们上海有一位园林大师叫陈从周,大家都知道,陈从周修过豫园,名满天下。但是,他还有一处园林的作品,大家可能都不太熟悉。那么我们现在所看到的隐藏在龙华深处的这一处,”庞飞说:“这一个小景虽然景致不大,但是,它也是整个龙华(寺)园林的精髓。”


“中国园林跟中国山水画是联系非常紧密。说到陈从周,大家可能还不太知道,他也是张大千的入室弟子,也是一名书画家。”庞飞介绍说:“这个就是我们中国的造园大师和西方的景观设计人员不一样的地方:就是说我们传统造园的高手,他都是能书善画,对艺术非常精通,这一点可能说也是我们的一个传统。”


图5_副本.png


“中国人修园子讲什么?讲究计成所说的‘虽由人作,宛自天开’。虽然这个园子是人工设计、人工做出来的,但是它给你的感觉好像是步入了真正的大自然。跟山水画一样,讲究可望、可游、可居,其实就是中国造园的一个精髓。”


图6_副本.png


陈从周说,造园一名构园,重在构字,含意至深。深在思致,妙在情趣。又言:石无定形,山有定法。所谓法者,脉络气势之谓,与画理一也。(摘自《大家小书:梓翁说园》)


陈从周设计这个园子的时间早在40年前,如今周围环境已不复昔日情景。但是,日光下澈,影布石上,青树翠蔓,蒙络摇缀,池中鱼儿怡然不动,往来翕忽,此情此景亦是情趣盎然。


“石头的组合和摆布,我们叫叠石。那么这个是很考验一个造园者的素质和水平。”庞飞说:“这里的水岸和假山的堆砌,我觉得可以体现出陈从周的水平。我们讲山水画就远近高低各不同,就是在水岸的曲折和步步推进当中,引人入胜,把你带入到一种山水境界。”


面对修缮陈从周亲自留下的作品,庞飞紧张而谨慎。“这一次小园子的修整,主要就是泊岸,他以前垫的是细石子,那么因为时间太长之后,这次我们给它铺了一些石块、砖头。在很好地理解陈从周园林思想的基础上,我们尽量做到‘经意之极,若不经意’,自然中透露出古雅。”


图7_副本.png


龙华寺的历史悠久、文化沉淀,使得庞飞在修缮龙华寺庭院的时候定下了“古雅”的基调。而“古雅”也在方丈室外的庭院修缮中得到了最大程度的体现。在这里,我们再次见到了“霓园”中运用到的灵璧石、捣衣石。


“我修的园子里面多多少少都有一个灵璧石的踏步,或者是一个灵璧石的过桥。这个是我的一个爱好,也就像创作的时候是我的一个风格,我的一个符号。”庞飞说:“灵璧石在中国传统文化当中,它是具有自身的文化内涵的。我们这次选用的灵璧石的品种,它叫白莲花石。”灵璧石周围铺就了一圈白色细石子,犹如流水间绽放的一朵白莲花。


图8_副本.png


“我们现在讲江南文化、海派文化,其实龙华园林江南文化的一个很好地呈现,也是海派文化。我们现在很难看到的一个景观。”庞飞说:“龙华园林是有历史的,应该说是江南园林的一个优秀代表,那么肯定也是我们研究江南文化的一个重要载体。”


正当庞飞在龙华寺里修园子的时候,意外发现斑鸠在方丈室外刚刚种下的松树上安了家,两枚鸟蛋妥妥地躺在鸟巢里。


历经千年龙华寺——2020年,它的园子悄然发生着变化。


(看看新闻Knews记者:王健慧 朱晓荣 实习生:钟威虎 实习编辑:刘琳)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