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押注海外,昆仑万维熬“疫”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志象网”(ID:passagegroup),作者:刘荻青,36氪经授权发布。

“我最多只花10%的时间在投资上,大量的时间还是花在做企业上。”在2017年的一场活动上,被称作“独角兽捕手”的昆仑万维创始人周亚辉表达了对投资和做企业的态度。

4月13日,昆仑万维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周亚辉已递交辞去董事长职务的辞职报告。该职位将由CEO王立伟接任。

图片来源:腾讯科技

公告解释称,由于非洲新冠疫情快速蔓延,使得周亚辉在当地的创业项目OPay遭到挑战。OPay目前是非洲最大的移动支付公司之一,作为OPay的全职CEO,周亚辉需要在产品上投入更多精力。

“抛下”昆仑万维,周亚辉将重心放在非洲市场,实则也是昆仑万维在海外市场遇坎。

其中,OPay的目标是打造非洲最大的电商和支付平台。但在金融科技领域,OPay在尼日利亚就遇到了像本地银行、金融科技创企等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加之新冠疫情的影响,不得不在当地市场采取裁员、减薪等手段。在出行和送餐服务上,同领域的竞争对手也层出不穷。

而曾为昆仑万维带来不少收益回报的Grindr也不得不被迫出售。作为昆仑万维的社交业务,2019年,因受到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对平台上数据安全的质疑,昆仑万维与美国政府签署《国家安全协议》,将Grindr转交他人之手。

曾经,游戏业务作为昆仑万维的主营业务,把公司送入了该领域的第一梯队。但公司逐渐将业务筹码押注于海外,此次受全球新冠病毒冲击,昆仑万维正在熬“疫”。

拥抱海外一片蓝海

早期,看到网络游戏在国内市场疯狂吸金,2008年,周亚辉和方汉、王立伟共通创立了昆仑万维,想要用四年时间打造一家上市公司。

在一次出国考察后,周亚辉发现了海外游戏市场的潜力,昆仑万维凭着在国内市场的经验,开始进攻日本、韩国、欧洲等市场。公司的游戏开发曾在韩国网页游戏市场取得第二的成绩,在日本网页游戏市场还曾做到第一名。彼时,公司来自海外的收入很快就占到了60%以上。

到了2014年,昆仑万维在游戏开发运营中已经成为了佼佼者,在海外还被称作是“小腾讯”。2015年初,公司在创业板上市后市值曾一度高达700亿元。

但据昆仑万维2017年财报显示,公司营收为34.36亿元,其中游戏业务收入15.65亿元(占比45.53%),社交网络收入16.43亿元(占比47.83%)。以游戏为主业的昆仑万维,首次出现了游戏收入占比不到50%,低于其他业务收入。而其于今年初上线的手游《仙剑奇侠传移动版》反响也一般。

图片来源:新浪科技

取而代之的是,昆仑万维的投资业绩光芒逐渐大于其主营业务游戏。公司的投资成绩单中包括趣分期(“趣店”前身)、一亩田、达达、映客、快看漫画等,其中不乏多家独角兽公司。

周亚辉在昆仑万维不断扩展的过程中,总结出七个最赚钱领域:社交、新闻、视频、音乐、电商、物流、支付。

从游戏切入,昆仑万维对这七个领域的实践,延伸到休闲娱乐社交平台闲徕互娱、社交平台Grindr、信息咨询Opera等领域。

靠游戏起家的昆仑万维在2019年业绩快报中写道,公司围绕“打造全球领先的社交媒体和内容平台”,形成了依托移动游戏平台(GameArk)、休闲娱乐平台闲徕互娱、社交平台(Grindr)和投资为主的四大业务矩阵。

OPay裁员、减薪,在尼日利亚遇阻

2016年,亏损中的全球第一代互联网产品Opera浏览器,找到了它的买家,就是来自中国的昆仑万维和奇虎360。收购完成后,Opera被重新定义,从浏览器业务转型为集搜索、导航、内容分发、社交为一体的综合平台级应用,并增加了信息流广告模式。

Opera目前主要的业务为浏览器、新闻App、互金和零售。其中,Opera 新闻就是基于人工智能与大数据技术,目标是成为“海外版今日头条”,在非洲地区拥有较大优势。

为了发展Opera,周亚辉甚至辞去昆仑万维总经理的职务。2018年7月,他带领Opera 登陆美国纳斯达克。敲钟当天,周亚辉称,他的目标是尽快将Opera打造成一家百亿美元估值的企业。

图片来源:新浪财经

背靠中国资本,服务非洲、南亚、东南亚的用户,在美国上市,用周亚辉的话来说,五大洲的市场都联系在一起了。

据Opera于2月25日发布的2019年财报,公司全年营收约为3.35亿美元,同比增长94.4%。经调整后净利润为6764 万美元,超出市场预期。公司在财报中表示,金融科技产品在非洲展现出强劲的增长率,2019年Q4,业务环比增长80%至7190万美元。

而这次让周亚辉请辞董事长的源头——OPay,就是由Opera孵化的一家移动支付公司。OPay可以满足用户移动支付、转账、共享出行以及外卖送餐等需求,曾获得来自美团点评、高榕资本、源码资本、软银亚洲、BAI(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红点创投、IDG 资本、红杉中国和金沙江创投的资本加持。

2019年底,为了打造超级应用,OPay还新增了即时通讯功能,支持用户之间的聊天、分享、转账等功能。

但几个月后,新冠病毒的影响逐渐扩至全球范围,OPay被曝通过裁员、减薪等手段应对疫情。据报道,OPay非洲业务逾期情况比较严重。

即使抛去新冠疫情对业务的冲击,作为尼日利亚市场中移动支付钱包的主要玩家,OPay在当地金融科技的统治地位,也面临着强有力的竞争。

2019年10月,尼日利亚最大的电信运营商之一MTN,获得移动支付牌照(Super Agent)牌照,并同时在申请支付服务银行(PSB)牌照。这意味着,OPay除了要和银行、金融科技创企下场比拼外,竞争对手又新增了电信公司。

交通方面,Gokada、MAX、EasyMobility,以及隶属于NURTW和RTEAN等运输联盟提供的自行车服务,也在和OPay提供的出行服务正面交锋;送餐方面,OPay还面临着与Jumia Food、可在限制区域内提供服务的小型送餐公司的竞争。

图片来源:Pulse.ng

除此之外,今年1月下旬,因违反谷歌条例,Opera的另一款借贷产品OKash在尼日利亚遭到下架。据投资研究机构Hindenburg Research的报告称,虽然OPay的母公司Opera因其浏览器市场份额的表现而广受关注,但据称,Opera的现金流是负数,上市以来,浏览器市场的利润率严重下降。

周亚辉在Opera 2019年财报中提到,“Opera是一家消费互联网公司,在非洲大陆有着广泛的用户群,还拥有非常活跃的欧洲用户群。”

财报中显示,在金融科技方面,欧洲市场正显示出新的增长潜力。公司已于今年1月收购了爱沙尼亚一家初创公司Pocosys,用于拓展公司在欧洲的金融科技业务,为公司在该地区5000 万用户提供互联网金融服务。

目前来看,Opera在非洲等市场已自顾不暇,进军欧洲市场的计划恐怕也要暂时搁置了。

社交平台Grindr被迫出售

周亚辉曾表示,Opera以及Grindr,这两个机会是一定要把握住的。

而这第二个机会Grindr,是全球最大的 LGBTQ+社交平台之一,活跃用户主要分布在欧美等发达国家和地区。2016年1月和2017年5月,昆仑万维分别以9300万美元和1.5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LGBTQ+社交平台Grindr 100%的股权。

据昆仑万维提供的Grindr未经审计的财务数据显示,Grindr在2018年还处于亏损状态,到2019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就达到了1.6亿元。

图片来源:CNBC

2019年,因受到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对平台上数据安全的质疑,昆仑万维不得不与美国政府签署《国家安全协议》。协议对Grindr的数据访问进行了限制,并要求昆仑万维、其关联方和受限人员均不得访问部分有关Grindr的用户、信息系统、网络连接、设施的敏感数据。Grindr也不能向中国境内的任何个人、实体或代表其行事的人员传输敏感数据。

协议还要求Grindr 停止在中国境内的所有运营事项,不得雇佣、委任或聘用Grindr之前从未聘用的任何昆仑万维及其关联方人员。同时,公司总部要在美国,进行 Grindr日常业务运营及管理事项。最后,协议要求公司于2020年6月30日之前,将Grindr的控制权交由一个或多个主体。

随后,昆仑万维于今年3月发布公告称,Grindr将以6.08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San Vicente。公告中提到,预计本次交易将产生约31.64亿元人民币的投资收益,有助于产生现金回流,充足公司现金储备,为推动现有业务增长提供资金支持。

原本指望Grindr可以带来海量用户,因为 Grindr 的被迫出售,昆仑万维的海外社交业务布局也受到了一定打击。而剥离了Grindr之后,昆仑万维四大主营业务的矩阵也就此被打破。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