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系统宕机、隐私泄露,特斯拉靠软件还能再赚几个10亿美金?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36氪「 未来汽车日报」,(微信公众号ID:auto-time),作者:吴晓宇。

封面来源:特斯拉官方微信公众号

作者 | 吴晓宇

编辑 | 李欢欢

特斯拉自动驾驶套件又要涨价了。

5月19日,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在推特表示,7月1日起“全自动驾驶套件”(Full Self-Driving suite,FSD)的售价将提高1000美元,涨价后,FSD价格升至8000美元。

同时,马斯克发布进一步涨价“预警”,称随着软件获监管部门认可,FSD将具备接近完全自动驾驶的能力,届时FSD的价格将继续上涨。马斯克认为FSD的价值可能已超过10万美元。

来源:马斯克推特截图

事实上,这并非FSD第一次涨价。2019年11月1日,特斯拉推出“智能召唤”功能时,曾把全自动驾驶套件的售价从6000美元提升至7000美元。

仅凭这一点,曾经对特斯拉不屑一顾的百年大众“认怂”了。

德国《汽车周刊》报道称,近日,大众集团CEO赫伯特·迪斯(Herbert Diess)在内部会议上坦承,“大众想追上特斯拉,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追赶特斯拉的难点在于以自动驾驶为代表的软件技术”。要知道,7年前,大众还对特斯拉嗤之以鼻,表示“将在2018年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动汽车制造商”。

不过,得到竞争对手认可之余,软件也令特斯拉深受其扰。近来,系统宕机、二手特斯拉媒体控制单元(MCU)被曝存隐私漏洞,软件问题频发,令特斯拉又一次站在风口浪尖。

卖软件营收10亿美元

此前,美国科技媒体VentureBeat曾报道称,特斯拉每销售一辆Model S便亏损超4000美元。如果按GAAP准则(美国公认会计准则)严格计算,2019年特斯拉亏损8.62亿美元,仍未实现年度盈利。

然而,靠卖车难赚钱的特斯拉,发掘了新的“掘金场”——软件服务。

特斯拉开发软件服务始于2012年6月。彼时,Model S正式交付,这款车首次引入17寸中控触摸屏,集成车辆信息查询、导航、音乐等多种功能,同时配备4GLTE无线网络使车主可以免费享受系统空中升级服务(OTA)。这使得Model S被《时代》杂志评为“2012年25项最佳发明之一”。

两年后,借助OTA空中升级平台,特斯拉推出了自动驾驶功能,成为首家将自动驾驶功能应用于量产车型的车企。

尽管特斯拉车辆拥有一些基础驾驶辅助功能,如紧急制动、碰撞预警等。但是车主如果想使用马斯克引以为傲的自动驾驶功能,就需要加购FSD。特斯拉中国官网显示,车主需要额外付费5.6万元,才能实现自动泊车、自动辅助变道、智能召唤等完全自动驾驶功能。

通过OTA,特斯拉车辆的自动驾驶功能可不断迭代。这是特斯拉吸粉的一大原因。

除了直接售卖FSD套件,随着OTA付费功能一次次更迭,特斯拉还有更多薅用户羊毛的方式。

2019年12月,特斯拉推出“加速性能提升包”服务,该服务只是通过软件进一步释放Model 3长续航全轮驱动版双电机的冗余性能,用户购买完该选装包以后并不需要到官方售后维修网点进行硬件升级,只需对车辆进行一次软件 OTA 升级即可提升车辆加速能力,享受这项服务车主需付费2000美元(约合人民币1.41万元)。

今年5月9日,特斯拉针对Model 3 长续航全轮驱动版车型再次推出付费升级加速服务,车主只需要花费1.41万元,就可以将车辆百公里加速从4.6秒提升到4.1秒。

来源:特斯拉官方微信公众号

美国科技媒体Electrek报道,截至2019年,特斯拉通过出售FSD套件获得的收入已经超过了10亿美元。

当然,赚钱并不是最终目的。在此背后,是特斯拉通过软件收集海量用户数据构建的护城河。

分布在全球各地的50万辆特斯拉车辆像一个巨大的神经网络,可以连续收集用户数据,并每隔14天为用户提供具有改进特性的新驾驶体验,大众集团CEO赫伯特·迪斯(Herbert Diess)坦言, “没有其他汽车制造商能做到这一点”。

靠软件还能走多久?

科技力量是一枚双刃剑。享受软件技术带来的红利同时,特斯拉也在系统宕机、隐私漏洞问题上“栽了跟头”,成为车主们口诛笔伐的对象。

5月13日晚间,国内多位车主发微博称,特斯拉App出现大面积宕机崩溃情况,致使手机无法与车辆链接,手机钥匙失效,无法获取车辆信息、无法点亮车内仪表盘、中控屏,这些车主不得不处于“盲开”状态。

这并非特斯拉软件系统首次宕机。2019年9月,特斯拉也曾出现过大面积App宕机的情况,故障持续了大约4个小时。

相比系统宕机,隐私遭泄露更令车主闹心。5月8日,有推特博主反映,在eBay购买的特斯拉媒体控制单元(MCU)中,发现了大量原车主的个人隐私信息,包括住所、工作地点、所有已保存的Wi-Fi密码甚至网站的Cookie信息等。

来源:特斯拉官方微信公众号

更可怕的是,类似软件漏洞还存在更大安全隐患。

2019年8月,据美国商业媒体Business Insider报道,两个蒙面小偷通过“欺骗”车载计算机系统,仅用 30 秒便成功盗走一辆已经上锁的特斯拉 Model S。2020年1月3日,腾讯科恩实验室称,Model S 上的 Parrot 模块存在两个漏洞。通过这两个漏洞,攻击者可通过无线协议远程攻入特斯拉车载系统。

对于上述种种问题,特斯拉并未给出令人满意的官方回应。

另一方面,特斯拉屡屡被吐槽做工粗糙、品控松懈,品质问题成为悬在特斯拉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据美国商业媒体Business Insider报道,多位已经离职和仍然在职的特斯拉员工称,虽然特斯拉的软件技术值得肯定,但制造工艺却让人不敢认同。一名前特斯拉员工表示,同事们不会标出刮划和凹陷等小问题,而是寄希望于下一道工序的同事发现它们,有时上司甚至会告诉他无须理会发现的问题。

2019年8月,美国科技媒体Electrek报道称,由于已交付的15辆特斯拉Model 3存在车身损坏、充电控制器缺陷、线路故障和紧急呼叫按钮丢失等质量问题,德国汽车租赁公司NextMove决定取消此前和特斯拉签订的100辆汽车购买合同,这直接导致特斯拉损失500万欧元。

汽车电动化、智能化浪潮之下,科技元素无疑是特斯拉强有力的核心竞争力,但也的确存在不容忽视的安全问题。此外,除去锦上添花的科技元素,回归车辆本质,驾乘体验依然是汽车产品的硬实力。如果特斯拉不重视制造工艺,在软件研发上蒙眼狂奔,或许,终将因缺乏基本功,被拥抱电动化的百年车企迎头赶上。

未来汽车日报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