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今日头条新闻:那些被IMS捧过的网红 干掉了多少广告公司?

  有人说,九零后亲历了网红兴起到活跃在互联网舞台的全过程。

  “我的爆红,时代意义大于文学本身。”1998年《第一次的亲密接触》迅速风靡各大论坛,它的作者痞子蔡随之走红,网红变作家成为当时最为普遍的变现模式。

  被称为“四大写手”的安妮宝贝、今何在、路金波和慕容雪村也相继在那个互联网方兴未艾的年代留下初代网红的印记。

  就这样,国内最早的网红在那个网络文学刚刚兴起的浪潮里诞生了。

  千禧年到来,图文取代文字成为网民获取资讯的第一途径,草根也从互联网的窗口进入大众视野。

  2004年一个叫做“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账号火了;2009年章泽天因一张手持奶茶的学生时期照片在网络走红;2010年凤姐发出人生的第一条微博;“我是papi酱,一个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的女子”,随着papi酱成为短视频诞生后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之后的李佳琦、薇娅、李子柒等人也纷纷从素人斩获光环,不再平凡。

  之后的十年,自媒体与实时社交成为标志,IP产业化发展成为大多网红的选择,B站、抖音、微信、斗鱼等,好不热闹。

  2019年,传统广告行业进入了明显的业绩寒冬期,广告主预算投放、投放频次的下滑趋势相当明显。相反,红人经济持续替代传统广告行业,成为消费品牌推动营销突围的一个新的窗口,具备资源整合能力的新媒体营销服务商脱颖而出。

  不想做网红的CEO不是好领导

  “这个赛道的第一梯队就只有一家公司,那就是我们。”

  IMS(证券简称:天下秀)由创始人李檬带领团队在2009年创立,它基于大数据的技术驱动,致力于为广告主提供智能化的新媒体营销解决方案。2020年借壳ST慧球,IMS正式登陆A股主板,成为A股首家红人新经济公司,截至发稿市值超过300亿。

  实际上,李檬的行动从十几年前的博客时代就开始了,“我们很早就判断红人IP和社交网络将成为一种特别优质的信息载体,因此,我们需要居中搭桥,让这些创造了大量优质内容的红人和意见领袖,获得对应的收入,使他们的创作激情找到相匹配的商业化变现手段。”

  知名数码博主壮森表示,创作高质量视频成本的消耗很大,对于我们来说变现是及其重要的,“很多网红其实也有很多的粉丝,但正因为不懂得流量变现,在创作投入成本居高不下后,渐渐丧失了当初做视频的动力和热情。IMS就起到了一个很好的推进作用,帮助创作者盈利,其实这也就使得厂商客户、创作者和观众之间有了一个很好的良性循环。”

知名数码博主壮森

  不久前,IMS公布上市后的首份财报,李檬也随即化身主播进行解读。

  “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我还是从前那个少年”、“收入利润双双实现超预期增长,奥利给”,视频中的李檬热梗不断,众人打赏并评价,头一回见这样“接地气”的上市集团董事长。

李檬

  采访中李檬对亿欧说道,其实这次化身“主播”,站上前台面对大众的感觉特别自然,“我曾经讲过,这个时代每一个CEO都应该拥抱直播卖货。老板直播应该成为自家品牌运营的一个重要部分,透过我个人的表现,让外界更容易了解公司的内在形态与人物特质。作为公司的1号员工,我更有责任做好大家的服务员。”

  据了解,目前在B2B业务端IMS已形成独特且坚实的“四大品牌矩阵”,包括红人广告大数据云投放平台—WEIQ,为品牌企业提供基于新媒体及粉丝经济综合解决方案—SMART,红人价值排行及版权管理机构--TOPKLOUT克劳锐,红人创业加速孵化品牌--IMsocial红人加速器。

  “目前看来,IMS最主要的增长引擎还是源于红人广告和电商市场的红利。未来这将是一个万亿规模的庞大市场,我们占有稳定可观的份额,这给IMS当前的市场价值提供坚实的基本面基础。”

  对于接下来的发展李檬也表现出充足的信心,在他看来,即将引爆的利润增长点,必定源于红人带货,“众多周知,过去一段时期,红人带货的引爆势头是十分惊人的,我们可以借助自身固有的红人资源、平台优势向上游品牌方孵化红人品牌,进行利润分成,未来增长可期。”

  克劳锐:做最“冷血”的榜单

  裁判的身份是不论如何都不能转换的。

  TOPKLOUT克劳锐成立于2014年,旨在通过媒体资产、品牌效应、用户价值、社交影响力四大评估维度全面呈现自媒体价值排行。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