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丰巢超时收费不合理,那游戏的DLC该不该收费?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游戏观察”(ID:gamewower),作者:Gamewower,36氪经授权发布。

近日,由杭州某小区宣布停用“丰巢”快递,原因是丰巢快递柜超时收费使得用户极为不满。这一形式等同于在快递产业中形成了二次收费的情况。

在互联网行业,二次收费所带来的争议不在少数,远的不去谈,腾讯视频在《庆余年》上的二次收费就曾引发了用户的极大不满,而整个视频行业对于本身已经购买了VIP会员的用户二次收费已经极为普遍,某些电影即便是VIP会员,依旧需要再花费一定的金额去购买点播。

在游戏行业,这样的情况更不在少数,这就是游戏商业模式当中大名鼎鼎的DLC模式,基于已经付费购买的游戏,厂商推出游戏拓展包,用户需要再花一笔钱去购买拓展包,从而形成了二次收费。

DLC收费是常态

DLC并不全都需要收费,比如大名鼎鼎的《巫师3:狂猎》上市后16个与主线相关的DLC全部免费。

《巫师3》的制作方CD Projekt Red的负责人Marcin Iwinski在接受游戏媒体IGN采访时表示“因为玩家已经为我们的游戏支付了完整的费用,是我们亏欠他们”。

但类似《巫师》这样的良心产品毕竟是少数,收费的DLC才是游戏行业的常态,并且已经成为了很多游戏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Eteknix网站援引华尔街日报的报告,在2017年底DLC资料片、扩展包市场总值达到52.1亿美元,比之2016年的47.8亿美元增幅超过了10%。

与此同时2017年整个主机市场的游戏规模为333亿美元,也就是说DLC占到了市场中的15.6%左右。

无论玩家愿意不愿意,DLC的收费在游戏产业当中已经形成了不可逆的姿态,任天堂就在最近表示,“我们要专注于让消费者在游戏软件上市后仍然保持游戏兴趣。正如最近公布的,我们将会在《宝可梦:剑/盾》中提供游戏内容升级,并发售新的内容。之前我们也一直在为《任天堂明星大乱斗:特别版》不断添加新的角色。”

今年1月,任天堂在《宝可梦:剑/盾》加入了付费DLC和季卡服务,在更早之前2014年《马里奥赛车8》当中也曾推出了和《塞尔达传说》、《动物之森》联动的DLC,每个DLC包括3个人物、8个赛道、4个赛车,单个DLC 800日元合买1200日元。

以《马里奥赛车8》DLC的价格和内容去看,任天堂在众多有DLC模式的厂商当中算是良心。

DLC付费的不良体验

然而,普遍来说,付费DLC整体上在游戏玩家群体当中的体验并不算太好。

这里就不得不提两个例子,其一是《最终幻想15皇家版》,这款产品的售价高达7800日元,包括了所有DLC内容并且新增了一些内容。

而如果你已经购买了原版的《最终幻想15》,以及这款产品的季票,那么玩家需要花费2000日元来获得皇家版。

不合理的地方就在于此,一方面这个看似DLC的内容需要玩家在购买了季票之后,还需要花费2000日元来获得。

另外一方面,《最终幻想15皇家版》与《最终幻想15》的区别极大,某种意义上《最终幻想15》更像是一个半成品,需要靠DLC补充,而与《最终幻想15皇家版》相比即便是加上DLC内容《最终幻想15》也像一个半成品,也就是说,《最终幻想15》和《最终幻想15皇家版》之间差了两个大的版本迭代。

将一个四份之一的产品拿出来进行销售,让一些玩家如果想要体验完整版的不得不购买《最终幻想15皇家版》。这就是《最终幻想15》的错了。

除了《最终幻想15》之外,《热诚传说》这款产品堪称更是极品,在这款产品上市之前,曾做过一番猛烈的宣传,但在产品上市后,玩家发现宣传内容中以女主角身份频繁曝光的阿莉西娅只在游戏序章露了个脸,很快就离开队伍,直到游戏结束都再也没出现过。

与此同时,阿莉西娅为主角的故事反而出现在了后续的DLC内容中,售价为1300日元。

这两个产品都遭到了玩家的强烈抵制,在这份名单中还有长长的一串,包括《绝地求生》这样的产品。

而在这些产品当中,又要以EA这个北美游戏巨头最为瞩目,在2017年EA单单依靠DLC内容就卖出了12亿美元,占整个DLC市场的约25%,在EA自己的营收中这个数字几乎与游戏本体相当,甚至在某些时刻会远远高于游戏本体,如2016财年的Q2季度DLC内容的营收是游戏本体的2倍。

在EA的DLC模式当中,最知名的莫过于《模拟人生》这个系列,在《模拟人生3》中,该产品本体的售价为99元,但EA后续推出了19个DLC,这些DLC单个售价99元,总售价达到了1881元,堪称吸金的典范。

当你以为这已经是EA在DLC上的顶峰的时候,EA又推出了《模拟人生4》,这款产品包括本体在内,已经有了38个DLC,最新推出的就是即将在6月上线的《模拟人生4:绿色生活》,该DLC售价为319港元。

这还仅仅是DLC内容,如果我们将EA旗下鼎鼎大名的Sports类产品,如《FIFA》系列等换个角度,其又何尝不是前一代的DLC呢,如《FIFA20》和《FIFA19》,20与19相比除了一些球员转会,球员的脸补做了一些微调,加入了街球模式外,基于与19一模一样,部分玩家甚至认为这就是一个换皮的产品。

内容二次收费不该强制

写到这里或许已经可以看到了,其实玩家们并不反对DLC,比如任天堂的《马里奥赛车8》无论从价格还是从内容上,玩家都愿意为之付费。

与之相反的是《最终幻想15》的DLC以及EA被称为DLC狂魔的称号,受到了玩家很大的抵触。

而究其原因在于DLC和本体之间的关系,到底是在本体之间做了一个有益的补充,亦或者DLC本身就是一个完全不同玩法的内容,而如果仅仅是简单的换皮或者是建模上的一些区别,那么就难免让玩家觉得在割韭菜。

“如果内容对于玩家而言是必须的,这样做也不行。带给玩家更多乐趣是可以的,但他们必须有选择是否需要额外乐趣的权利”,这个可以参考育碧运营部门副总裁Anne Blondel-Jouin的话,“做强制消费是行不通的,如果你想要获得完整体验,不再需要DLC才能完成,你买了游戏之后,如果想要拓展体验,这取决于个人需求,是否付费以及付费多少完全看玩家的选择”。

其背后的意思是将DLC选择的权利与否交给玩家,而不是由厂商来决定,如果只有购买DLC才能享受完整的或者更良好的体验,那么是不应该的。

举个例子来说,游戏本体就像正餐,DLC就像甜点,没有甜点玩家吃正餐也能吃饱,要不要在餐后再来个甜点,取决于玩家,而不应该是厂商把一些必要的营养放在甜点当中。

这就像这次沸沸扬扬的快递二次收费事件,选择的权利应该交给用户,但现在的情况是很多快递即便用户在家也会被送到丰巢或云柜这样的快递柜中,而不是由用户做出的选择。

这样形成的二次收费当然是不合理的,而如果是用户知道超时需要收费的前提下,还要求放在丰巢,那么是可以理解的。

总结来说,厂商不应该人为的给用户带来二次收费的不良体验,需不要这样的服务选择权利应该交给用户。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