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阅文的“回归”与腾讯的“B面”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东西文娱”(ID:EW-Entertainment),36氪经授权发布。

撰文:夏清逸

支持:刘婉莹

审阅:霓虹

4月27日盘后,阅文集团宣布管理团队调整。

现任联席首席执行官吴文辉、梁晓东、总裁商学松、高级副总裁林庭锋等部分高管团队成员辞任目前管理职务,由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首席执行官程武出任CEO和执行董事,腾讯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副总裁侯晓楠出任阅文集团总裁和执行董事。

这一消息较为突然,但某种程度上又合乎逻辑和情理。

程武此前分管的腾讯影业、动漫、电竞、文学等业务占据了“新文创”中大部分的内容生态,在腾讯加速新文创建设,打造IP生态,凸显自身文化标签的当下,需要更有力的执行让阅文更紧密地融入腾讯生态。

而另一方面,网文行业仍在酝酿新的可能,随着字节跳动加码番茄阅读、百度联合掌阅,网文免费阅读也逐渐变成互联网大厂的棋盘。腾讯的流量、广告等资源匹配阅文的内容优势,在拓展与付费阅读并轨的免费阅读上,还有更大的上升空间。

程武在履新后发布的内部邮件中也表示,将在保持、巩固既有付费阅读模式的基础上,整合阅文旗下多个产品平台与腾讯丰富的产品平台和流量优势,帮助创作者与用户建立更强的连接纽带。

未来,以更聚焦地体系深度培育多年沉淀的头部经典IP,同时将有热度的网文以腾讯流量生态变现,并通过多样化的形式触及更多用户,从而加速出圈,将是一种更符合“新文创”理念的方向。

二级市场对于这一消息也给出了积极的反应,及至今日港股收盘,阅文股价收涨5.97%。

交接:原有的基础,未来的方向

程武与吴文辉、阅文的渊源由来已久。

程武自2009年加盟腾讯,现任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并负责集团的市场与公关部以及腾讯互动娱乐事业群的市场平台部;而侯晓楠现任腾讯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副总裁,并担任腾讯开放平台、腾讯应用宝、腾讯众创空间、青腾大学和腾讯内容开放平台等业务的管理岗位。

在职务交接后,吴文辉将调任非执行董事和董事会副主席,梁晓东和其他高管则担任集团顾问,助力管理团队的平稳过渡,持续支持阅文的战略发展。

早在2013年,程武创办腾讯文学,并代表腾讯邀请吴文辉率团队加盟,两人分别担任腾讯文学董事长和腾讯文学首席执行官。

2015年腾讯文学与原盛大文学整合成为阅文集团,吴文辉出任阅文集团联席CEO,在程武支持下,提出IP共营合伙人制。

这几年来,阅文通过收购新丽,以及背靠腾讯集团在渠道、流量、影视、TME的音频资源、广告资源等多方资源支持,逐步形成IP开发的闭环。比其他网文平台都更早跳脱传统的网文行业模式,站在腾讯大力倡导的IP赛道上。

此后,程武深度参与了目前阅文IP改编最成功的影视项目之一《庆余年》。作为《庆余年》的书粉,程武曾在媒体采访中透露,为了确保IP开发的质量,他在腾讯收回版权但还有一年才能生效时,主动找到当时的版权方深蓝、华娱,希望大家共同参与开发《庆余年》。

根据程武的公开信,阅文未来将在三个方面进行升级:首先是内强核心,实现IP培育能力升级,夯实自身基础并加速跨业态开发,推动IP更快成长;其次是健壮平台,实现连接能力升级,通过整合阅文旗下多个产品平台与腾讯丰富的产品平台和流量优势,帮助创作者与用户建立更强的连接纽带;最后是外展空间,在保持、巩固既有付费阅读模式的基础上,通过业务模式升级,在拥抱新技术和产业互联网层面打开更多元的价值空间。

融入:更聚焦的IP体系与生态闭环

从阅文模式,以及背靠的腾讯的新文创战略来看,其实不难理解阅文的变动。

早在2011年,程武就提出以IP为核心的“泛娱乐”战略,并在2018年4月将其升级为“新文创”战略。布局IP源头,打通IP产业链,形成IP生态一直是腾讯在文娱领域希望实现的目标。

吴文辉从起点开始开拓的网络文学的商业模式、运行体系和版权拓展机制,奠定的付费阅读模式,最终为阅文沉淀了大量的IP。截至2019年底,阅文平台上共有1220万部作品。

在提出“新文创”理念及930组织架构调整后,腾讯对于内部协同提升IP开发效率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在阅文之前,同样是程武分管的上游IP源头的腾讯动漫已经经历了一轮调整。2018年整个漫画行业付费推进较慢,商业模式不够有效率,产业因而经历了全面的调整与重组,漫画平台结束了单打独斗的局面,基本被流量巨头收购。在这种情况下,2019年腾讯动漫也对业务进行了聚焦。

当时腾讯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GC)动漫业务部总经理邹正宇对东西文娱表示,在2018年底腾讯动漫调整付费业务后,开始向经过付费检验的内容聚焦。腾讯动漫未来的重点,是以更聚焦的体系培育少数有几十年乃至上百年影响力的IP。未来动漫IP的培育和开发,将主要在腾讯内部的动漫生态乃至整个新文创体系中完成,后期再通过外部合作进一步放大IP的影响力。

阅文相比腾讯动漫,已经积累了不少经过付费检验的内容和头部作者。2020年4月15日,阅文集团发布的“2020原创文学白金大神作家”名单显示,阅文旗下男频、女频的白金大神作家人数共有428位。

事实上,从程武对《庆余年》的开发理念就可以看出,他更看中IP非数据性价值,例如历史沉淀,内容质量,而非当下的热度排名。

换言之,阅文不缺少有价值的IP,现在更需要把IP开发做精做深,而这无疑需要更完善的IP产业链和更成熟的IP方法论来实现。

东西文娱了解到,此前阅文曾有打造漫画平台,推动网文IP改编漫画的想法。而随着程武和侯晓楠接棒阅文,阅文与腾讯动漫或将有更多合作的空间。

同时,这也意味着阅文在影视开发方面的提速。目前阅文旗下还有新丽传媒,腾讯影业的定位,是新文创生态下,专注于优质影视作品打造的开放的内容平台,而新丽作为影视内容创制团队,在并入阅文之前已经成为腾讯影业的最重要的战略合作伙伴之一,未来将发挥各自所长继续协同。

未来:网文行业新拓展空间

除了IP的影视、动漫开发,网文本身的商业模式,在腾讯“科技+文化”的基础战略下,也有更多的拓展空间。

程武也在内部信中提到,接下来,将推动阅文从‘最大的行业正版数字阅读和文学IP培育平台’向‘更强的文学内容生态’升级。

例如图文互动形式技术与网文结合,衍生出图文对话体小说、AVG游戏等互动内容产品。又比如起点中文网的社区化运营,去年阅文已经推出“百川计划”等,进一步拓展起点平台的粉丝经济与社区生态,而这也是腾讯内容运营的一大方向。

此外,截至2019年底,阅文共有810万名创作者,1220万部作品储备,庞大的内容库是其开拓免费阅读模式的重要基石,这也将成为阅文此后拓展的一大方向。

事实上,2018年起免费阅读在市场上迅速兴起,包括连尚文学、米读小说在内的多个免费阅读平台在2018年年底月活已经突破2000万。而2019年以来,免费阅读市场进一步扩张,除原有的平台之外,以付费阅读为主打的阅文、掌阅以及字节、百度等头部互联网企业也入局,接连上线或投资免费阅读平台。

起点在过去十余年间率先建立付费阅读的机制,庞大的用户数量以及市场教育成功的付费体系使得阅文平台内积累了足够多的付费收入,并吸引到作者入驻平台并形成对作者的激励,同时阅文当前的IP全版权运营生态初具成效也使得许多作者对此保有期待。

随着免费模式的兴起,网文价值的分层不可避免——向上针对优质IP的开发与针对付费人群的精细化运营,向下则是大量内容的广告变现。

而在腾讯新文创体系下的内容付费,也将越来越遵循这样一条逻辑:免费模式做大用户市场蛋糕,而经过付费检验、拥有自我造血能力的内容更适合向IP开发的后端环节流转,付费用户要成为IP开发长尾收益的核心人群市场。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