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视频|“在武汉我不批评人,能来的都是好孩子”

小狗“酸奶”不认识主人老方了。

老方冲它又是拍手又是微笑,“酸奶”还是没有一点意思要凑过去。它默默地蹲到墙角里,看着家里多出来的一堆人。

在“酸奶”听不懂的话语体系了,大家都在赞美刚才那个冲它拍手微笑的人,说他“辛苦了”,“救了很多人”,问他“在武汉危险吗”,“怎么瘦了这么多”。

这是上海龙华医院急诊科主任方邦江从武汉归来后,第一次回家。

2月15日离家赴武汉,这已经是第60天。

方元从自己屋里出来,和老爸来了一个“熊抱”。“哟,长这么高了,比我都高了。”方邦江声音有点哑,赶紧叹口气掩饰过去。

最遗憾的是没有早点去

方邦江的采访,第一个问题,看看新闻Knews记者问“离家去武汉的过程”。没想到,这一个问题就把老方问哭了。

“其实在没去武汉之前,我经常一个人掉眼泪,因为毕竟是自己老家。最遗憾的就是去晚了一点,如果我大年三十去就好了。我是湖北人,回到自己家乡就是个志愿者,都想去做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泪水来得猝不及防,又合情合理。

在全国都在为武汉、为湖北揪着心的时候,身为湖北人的老方,内心煎熬可想而知。

“我没有回去,国家派遣的第一批中医医疗队没有我们。但是我总想做点什么。我的同学,我的朋友,在当地医院的,他们也会问我,我就跟他们一起分析。所以我没有去武汉之前,我对疫情已经有所了解,我也一直在准备着出发。”

2月15日,作为第四批国家中医医疗队的成员,方邦江动身前往武汉。这位已经55岁的中西医结合治疗专家、“岐黄学者”,没有告诉任何人,早在疫情爆发之初,岳父就要求他保证“不会去武汉”。“我知道他担心我,毕竟年纪摆在这里,容易感染,我们对这个新疾病又知道得太少。不过我没有答应,我不能不去啊。”


在武汉雷神山医院


不批评人,能来的都是好孩子

如果你问方邦江的同事,他严厉吗,脾气急吗?答案是肯定的。脾气不急就做不了急诊科主任,十万火急的病情,需要立马决断。但是在雷神山医院的两个月里,老方的脾气变了。

从决定建设(2020年1月25日),到交付使用(2月8日)和收治首批患者,雷神山医院本身就是个奇迹。

这也意味着这座“云监工”建起来的医院,其实是边建设边救治。

方邦江带着队员们抵达的时候,面对的是“一个空壳”。把病区建起来,把管理规则制定好、再一项项落实,这些事都必须以极快的速度做完。很多工作,其实平时并不由医生和护士来完成,但是“战疫”就是“战斗”,分不了那么清楚了。“包括那些设备,电脑 、药品,所有东西都是我们肩托手扛扛过去的,都是我们自己弄的。大概建了两三天,我们就把病区的‘软件’建好了,2月20号就正式收第一批病人。”

事情很紧急,老方的脾气反而不急了。

“我平时很爱批评人,在武汉我不批评人。我还跟我们护士长说,不要随便批评人,能来的都是好孩子啊!”不仅改了自己的脾气,老方还带着医护人员一起宣誓,用生命战疫。说起宣誓这件事,老方很坦诚:“谁都会害怕,害怕很正常,正常人都会害怕,我们要给自己打气。”

我们问老方,心里有底吗?能把队员都安全带回来吗?老方回答说,也不完全有底,但是职责所在,他们不能退。


C5病区满月了


老哥,你要骂就骂我

老方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

有个患者,转来的时候情绪很不好,说医生护士都是坏人。眼看场面尴尬,老方操着武汉方言开腔了。

“老大哥,我们都是从上海来的,我是湖北人,带着他们来。你要想骂人就骂我,不要骂他们,他们是来帮我们家乡的。他们很不容易,你就骂我吧。好不好?”安抚好患者,老方转个身,又给队员们做工作。“我说一定要善待这些疫区的这些同胞,他们经历过这个时期,他们心里有阴影是很正常的,心里有障碍是很正常的,我们要理解他们。”


方邦江1.jpeg


像这样的沟通,已经成为老方工作的常态。

作为病区主任,老方每天忙得脚不点地。“每天新病人的医嘱是我出的,危重病人抢救小组的组长是我,病人出现病情变化是我要负责查看,病人出院的把关审核是我,需要用抗生素这些西药必须我批。”老方说,现在对新冠肺炎的认识还不够,怎么把现代的东西和传统的东西结合起来,走中西结合道路,降低病死率,是个大课题。

在以往治疗病毒性肺炎的时候,老方提出了“三通”疗法,就是发表汗,利小便,通大便,起到很好的效果。这次在武汉,老方发现很多病人就是下午发热、晚上发热,老方在中药方子里加了青蒿、滑石,第2天病人烧都退了。“所以说,要专病专方,要用辨证辨病相结合的方法去治疗。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要病人不死人,能够尽快地出院。”

体力透支加上精神压力大,老方“症状”不断,皮肤感染、关节痛。有一天出舱的时候扭了一下,右膝关节彻底“罢工”。老方坐在轮椅上去上班,保安见了吓一跳:“你这个病人怎么跑出来了,在医院里乱跑!”不认识老方的医生们见了他也吓一跳:“病人怎么跑出来了?”老方赶紧解释说自己是医生不是病人,同行们一方面理解,一方面也叹气:你都这样了怎么还来上班呢?


坐着轮椅去上班


右膝关节“罢工”了


关于武汉的记忆还有很多。老方自己尚未做什么梳理,他的儿子写了一篇2千多字的作文,给老方的武汉之行留了个印记。

在这篇文章的末尾,这个12岁的孩子写了一段情真意切的话:我好希望医护能一直像现在这样受到尊重,能得到更多的理解和夸奖,而并非辱骂和砍杀。我好希望医护永远被尊崇为守护大家生命的英雄。


方元的作文


采访中提到这篇文章,老方又一次湿了眼眶,他眨着眼睛说:“大孩子了,他看的多了,想得也多了。所以我们医患关系搞到今天这个样子,确实就是有双方都应该各自检讨的地方。”停顿了一下,老方接着说,“孙思邈在他的《千金要方》里面讲了一句话,叫大医医国,中医医人,下医医病。就是说一个有家国情怀的医生,在国家危难的时候,就应该站在第一线。所以我说我不是什么英雄,我只是在关键的时候祖国需要的时候,我没有在我这个专业里做逃兵,我只是干了我应该干的工作。在一个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方,干一样的活。仅此而已。”

(看看新闻Knews记者:燕晓英 毛艳 李响 吕心泉 编辑:范燕菲)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