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东风雷诺退市背后:深患大公司病,败于中法“斗兽场”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未来汽车Daily”(ID:auto-time),作者:吴晓宇,36氪经授权发布。

来源:Gratisography

作者 | 吴晓宇

编辑 | 吴岩

一纸宣布“分手”的公告发出,东风与雷诺维系了近7年的联姻正式破裂。

法国雷诺将其持有的东风雷诺50%股权转让给东风汽车,东风雷诺将停止雷诺品牌相关业务活动。这意味着,东风雷诺将彻底告别中国市场,旗下4款国产车型科雷缤、科雷嘉、科雷傲、雷诺e诺全面停产停售。

随着东风雷诺解散,感慨“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内部员工面临去留处置,供应商成本未收回,投入打了水漂,经销商的销售返利和库存车问题悬而未决,车主则开始担心保养维修问题。

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通过采访原东风雷诺的员工、供应商和经销商,试图拼凑这家合资车企分崩离析背后的故事。在这些利益相关者眼中,东风雷诺的退市命运,早已有伏笔。

供应商:中法韩斗兽场,决策流程冗长

“目前公司正在进行项目的清算工作,包括一些模具开发费用等,但何时能向雷诺讨回欠款还不得而知。”收到东风雷诺停止运营的通知一周后,零部件企业高管姚磊向未来汽车日报介绍(ID:auto-time)最新进展。

2017年,姚磊所在的公司与东风雷诺签订定点采购合同,为其批量供货冲压件。彼时,中国的乘用车市场还在红利期,东风雷诺销量当年同比大涨140%,达到7.2万辆。姚磊所在的公司此前是东风日产的供应商,正好赶上东风雷诺计划扩充产能,筹建2期工厂。

“虽然东风雷诺的品牌比较小众,但销量尚可,发展势头很好。”姚磊告诉未来汽车日报。“合作后公司基本可以实现盈利,我们当时也比较看好东风雷诺的发展。”

但随着时间推移,合资公司的一些弊端逐渐暴露。

“东风雷诺是一个法国人、中国人、韩国人的斗兽场。”姚磊告诉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该公司每个科室基本都有两个科长,中方管理、法方决定,虽然是50:50,但法方占了很大的话语权。“很小的问题都可能需要‘上会’,先汇报给负责研发的韩国雷诺三星汽车,韩国方面再汇报给法国,决策流程十分冗长,办事拖沓。”

决策流程长也导致项目运转周期长,从工程发包、技术讨论、报价到定点价格需要一年多时间,其中报价环节一般需要3个月到半年,“小一些的供应商根本耗不起”。

事实上,东风雷诺的“大公司病”早已被内部高管诟病。主机厂从业人员王晓鹏向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提供的一份书面材料中称,2018年年底,时任东风雷诺副总裁中方代表的翁运忠曾在员工代表大会上指出,营销团队搞了一个创新的市场活动提案,需要申请一笔费用,但流程走了6个月。最后流程走完了,营销团队的创新提案也胎死腹中,被其他公司所用。

此外,据姚磊介绍,若再遇上东风雷诺不断要求“压低成本”,“最后的定点价会低于市场价格,但供应商们也得硬着头皮继续做下去”。

科雷嘉 图片来源:东风雷诺微信公众号

经销商:开一天门损失好几万

收到东风雷诺的“终止经销商协议通知函”,老杨“有点懵圈”,“去年就听说东风对雷诺不满意,只是没想到这么快解体”。

按照东风雷诺的官方回应,根据市场化选择原则,现有经销商可以进入东风销售网络体系内,雷诺也将选择部分经销商继续从事雷诺品牌的售后服务业务。

但老杨告诉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他试图联系东风雷诺,但亏损赔偿、库存车、车主售后服务等关键问题仍未得到妥善解决。“现在手里大约有20余辆库存车不知道怎么处理,确实是进退两难,但暂时还不考虑退网。”

据东风雷诺数据,和老杨一样的经销商大约有200余家。东风雷诺经销商联合会会长此前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全国经销商压在东风雷诺系统里的钱少则数十万元,多则几百万元,手里压的库存车也有几辆到几十辆不等。他们希望东风雷诺返还销售返利,并尽快解决终止经销协议的后续问题。

车市寒冬外加年初疫情肆虐,老杨的日子本就不好过,雷诺的撤资更是雪上添霜。

经历2017年销量大涨后,东风雷诺2018年在华销量仅5.01万辆,同比骤降30.58%。据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当年11月发布的经销商库存调查结果显示,东风雷诺经销商库存系数达到3.6,远高于0.8-1.2的合理范围,意味着经营压力和风险非常大。

到2019年,东风雷诺仍未能挽回颓势,在华销量只有1.86万辆,同比下降63.1%,平均每月销量仅1500辆左右。

2018年11月汽车经销商库存调查结果 来源:中国汽车流通协会

“销量不行,一些经销商无奈退网。”老杨表示,东风雷诺除销量不好外,利润率也不算高,经销商“开一天门相当于损失好几万”,他“不好的时候一天能亏个小10万,靠卖零部件和维保撑一撑”。

一位不愿具名的东风集团高管向未来汽车日报透露,东风雷诺在成本方面竞争力较弱,所导入的车型国产化率低于合资车企的平均水平,车型定价偏高。

东风雷诺曾在2016年表示,由于联盟关系,东风雷诺与日产共享供应商,以削减40%采购成本,进一步提高东风雷诺利润。但老杨告诉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即便如此,由于一些技术改进项目未得到法方通过,东风雷诺还需从法国进口零部件,又拉高了价格、摊薄了利润。

此外,经销商还直接面临已售出车辆的售后维保问题。雷诺官方表示,雷诺将通过雷诺经销商,同时利用联盟的协同机制,在中国继续为30万雷诺车主提供优质客户服务。关于雷诺品牌乘用车的发展,将择期在雷诺新的中期发展规划中详述。

老杨对车主的答复是,他的4S店目前也对东风雷诺车进行维修、保养、保修,车主也可以去东风日产。据他介绍,企业破产或撤资必须保证10年的配件,三大件一般不用犯愁,对于外观件,工厂或许会在近几个月把未来10年的备件生产出来。

员工:换中方高管像是走马灯

“自己的员工竟然要在最后一刻,通过港交所得知消息。请问领导层在干嘛?”4月14日中午,在东风雷诺官宣解散后,何丹在东风雷诺贴吧评论道。其他员工补充道:“4月初,得知法方在关数据服务器。”

关于一线员工何去何从, 东风集团此前向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回复称,员工安置方向有三种:一是处理遗留问题留用人员,二是开展新业务留用人员,三是协商解除劳动合同人员。有东风雷诺员工解读称,第二条意味着去主攻高端新能源车的“h事业部”,第三条则是赔偿6个月工资,“要快点找下家”。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一位东风雷诺员工向未来汽车日报感慨。相较于其他汽车品牌,东风雷诺入华较晚。

2013年12月,东风与雷诺开启合资篇章。2016年,东风雷诺才推出两款SUV产品科雷嘉和科雷傲。随后两年,面对消费环境和市场环境的改变,东风雷诺也没有抓住机会,产品开发不能适应快速变化的中国市场需要。东风雷诺3年仅推出4款车型,分别是科雷嘉、科雷傲、科雷缤和雷诺e诺。

产品推出节奏慢、营销体系无法一脉相承的背后,或许与不断更换中方负责人直接相关。

员工李亚告诉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一般稳定的单位,中高管2-3年换一轮。东风雷诺自中方总裁胡信东走后,中方高管就和走马灯一样,这就是走向毁灭的信号。”

胡信东 来源:东风官方

过去7年,东风雷诺中方管理层更替多达7人,其中一把手先后有胡信东、翁运中、魏文清等3人,主管销售和市场业务的市场销售副总裁包括合资早期的陈玮、熊毅,2017年5月上任的陈曦,以及在去年广州车展后去职的洪浩。

相比之下,在2019年3月前,东风雷诺的法方总裁一直由福兰担任。这意味着在合资企业中,中法的磨合并不顺利。业界有声音称:“法国人并不理解中国人的喜好,但却一向傲慢。”

分道扬镳后,东风汽车集团表示,将根据集团整体战略布局,对东风雷诺进行重组和转型升级,对东风雷诺工厂进行升级改造,强化智能制造,推进5G互联网应用,提升智能制造水平,将其打造成为智能制造生产基地。

雷诺则表示将把重心放在轻型商用车和电动汽车领域,并称“不会放弃中国市场”。除东风雷诺外,雷诺的合资公司还有易捷特新能源汽车公司、华晨雷诺金杯汽车有限公司,以及去年雷诺与江铃集团成立的新能源合资公司。

东风雷诺不复存在,但管理层面的历史问题仍未解决。当问题复现,雷诺能应付过来吗?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姚磊、老杨、何丹、李亚为化名。)

请关注未来汽车日报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