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建议“消毒液洗肺”的特朗普会将美国带往何处?

4月23日,美国《纽约时报》刊发该报纸驻柏林分社社长的文章,标题是“一个失去美国领导的西方世界”。明确指出,因为美国应对新冠疫情的不力,动摇了“美国例外主义的基本假设”,即一个凭借其价值观与国力的强大影响而成为全球领导者和世界榜样的美国,没有在抗击新冠疫情的过程中表现出应有的能力,更没有发挥理论上应有的领导作用。相反,一系列政治上的算计、分裂、争论、推卸责任,乃至不负责任的言行,不是一般的差,而是用文章的原文来说“是指数级的差”。


4c4b5947aa453aa61ecc52a93efb4638.jpg


作为一场公共卫生领域的全球突发事件,新冠疫情的防控,对各国的治理能力构成了某种形式的极限压力测试。在此过程中,总体来看形成了两种不同的应对思路:一种思路是,在国内强化应急响应能力,以人民健康和生命安全为优先考虑对象,调动各种资源,进行积极的救助,在国际上团结一切力量,进行积极的跨国协调,共享信息、数据、能力和资源,将新冠病毒作为人类共同的威胁,进行有效应对。


另一种思路是,在国内采取相对乃至比较消极的应对模式,以所谓资本市场信心以及政治人物的政治前途,为优先考虑对象着力自保,救治措施具有较为显著的政治表现色彩,在国际上,推卸责任,“甩锅”他国,对WHO等国际组织的救治努力施加形形色色的干扰,甚至在抗击疫情的时候切断经费供应。


106147e53f91be30f8d1b7a980eb306b.jpg


面对疫情,迄今为止美国政府正是按着后一种思路,表现出的是一种让人感到错乱的行为。特朗普的核心团队,从纳瓦罗到蓬佩奥,将主要的精力,甚至是唯一的努力,集中在向中国以及世界卫生组织“甩锅”,推卸美国自身的责任。在测试力度、范围、收治能力、物资协调等方面,乏善可陈。美国最高领导人,更是将新冠疫情的发布会,当成了个人政治秀的平台,展示了包括建议“消毒液洗肺”在内的魔幻现实主义操作。


这些操作的后果是非常显著的,截至4月26日,美国累计确诊病例960896,累计死亡54265。美国民众的生命和健康安全,美国经济的繁荣和国际声望,以及最高领导人的政治前途,均暴露在了日趋显著的高风险环境中:美国民众迄今为止仍然没有得到充分的检测,更不要说相应的收治,甚至因为缺乏政府的有效协调和组织,完全建立在民众自发以及各州自力分散救济基础上的隔离措施,已经难以简单的继续维持下去;以道琼斯为代表的金融指数,经历了开创历史记录的连续熔断,申领失业救济的人群,打破了几十年来的记录;美国作为霸权的声望,也因此遭遇了严重的挫折乃至透支;最高领导人最关心的选举问题,其民意支持度方面遭遇的损失,达到了迫使其4月25日不举行疫情发布会的程度。


弗朗西斯·福山 日裔美籍学者


以“历史终结论”而出名的美国学者福山,在4月初,愚人节前后,发文指出,“应对新冠疫情,必须破除唯体制论”,即美国抗击新冠疫情不力的主要原因,不是民主制度不好,而是这届美国政府能力不行,以及这届美国人民对政府缺乏信任;4月9日,《观点报》刊发对福山的采访,福山称“承认新自由主义已死,但中国模式难以复制”,美国应该退回20世纪50年代的经典自由主义,谋求市场、政府、社会的重新均衡。


这些论述的事实基础,就是美国政府从2020年1月至今的系列操作:1月3日,中国政府即对包括美国以及WHO在内的各方进行了新冠病毒的信息通报;1月24日,美国的卫生专家和情报官员,即在内部简报会上指出,新冠病毒的危险大于1918年流感;但美国政府除了1月25日从武汉的撤离行动,以及2月2日对中国公民以及有中国旅行史的人进行边境管控之外,基本没有采取积极的行动;美国CDC还在病毒核酸检测标准、试剂准备和测试等方面犯了一系列不应该犯下的错误,错失了控制疫情的窗口期,最终因为美国政府的防控不力,导致了境内的大流行和大爆发。


7f366fe08eb1c0fbd611011e99e0ae6c.jpg


新冠病毒是人类面临的共同威胁,抗击新冠病毒是人类命运共同体在当下最迫切的使命和任务,克服冷战思维带来的错误认知,克服精致的政治算计带来的小家子气操作,克服唯我独尊任性妄为的“巨婴”心态,回到对等协作抗击新冠病毒的正确轨道上来,是美国应有的选择。包括美国人民在内,世界人民的眼睛都是雪亮的。


(看看新闻Knews编辑 赵歆)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