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融易新闻头条:追究滥用权利恶意举报者责任 制裁恶意诉讼规范知识产权诉讼秩序

法制日报全媒体记者 张维

面对汹涌的涉知产恶意举报司法案例,近期,浙江、北京的多个法院发声:必须严惩。在最高人民法院于4月21日公布的2019年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典型案例中,涉知产恶意举报或诉讼的案例就有5起。

近日,针对近年来涉电商平台知识产权恶意举报频发,损害平台经营秩序,浪费司法资源的现象,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全面加强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意见》,强调既要依法免除错误下架通知善意提交者的责任,督促和引导电商平台积极履行法定义务,促进电子商务的健康发展,又要追究滥用权利、恶意举报等行为人的法律责任。

北京一家公司利用伪造的判决书恶意举报淘宝店铺,致该店商品两个多月无法销售。面对这一既侵害平台卖家又侵害平台秩序的知产流氓行为,法院怒了。3月31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判决认定恶意举报者侵权成立,须赔偿电商平台经济损失。北京朝阳法院在查明该判决书被伪造用于恶意举报之后,痛斥恶意举报者“浪费司法资源,损害司法权威”。

据河南南阳宛艾产业协会介绍,王某将市场上早已在使用的艾灸底座申请专利,自2017年以来以侵权为名,以起诉为手段,“血洗”南阳艾灸企业,“仅在2017年,就有超过100家南阳艾草加工、销售企业被起诉,两年间,这个人拿走上千万元所谓赔偿款。”2019年4月,涉诉专利被国家知识产权局宣告无效。

4月上旬,浙江高院知识产权庭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涉电商恶意举报不仅严重扰乱他人经营活动,而且破坏了平台内的正常经营秩序,同时也是对司法资源的极大浪费。

“随着大量案件涌入法院,司法资源也已不堪重负,恶意举报现象也令人担忧,如不加以规制只会愈演愈烈。”浙江高院知产庭负责人建议加强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同时,也要加大对侵权及恶意诉讼的惩戒力度,推动知识产权领域诉讼诚信体系建设,不断提高知识产权审判的司法公信力。

近年来,随着电子商务的发展,围绕知识产权的恶意举报频发,恶意权利人为了不法获利,虚假陈述、伪造凭证和恶意抢注商标等,手段不断翻新,这些人也被称为“知产流氓”。

阿里巴巴法务专家介绍,仅2017年至2019年,阿里巴巴遭恶意权利人连带起诉的案件就达千余件,有时候一个团伙就会带来上百件诉讼。为了维护平台经营秩序和商家合法利益,阿里也主动联合商家进行知产维权,狙击知产流氓。

就最高法的这一表态,业内专家普遍认为,这是司法机关将对“知产流氓”现象进行更严格规制的信号,恶意举报者将被更加严厉打击、整治直至追究法律责任,司法机关将通过制裁恶意诉讼、规范知识产权诉讼秩序,以营造诚实守信的营商环境。

近日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二级大法官江必新表示,要充分发挥司法裁判的引领示范作用,通过制裁恶意诉讼,规范知识产权诉讼秩序,营造诚实守信的营商环境。

据最高法通报,2019年,全国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工作稳中有进,审判质效持续向好,但案件数量急剧增加。这反映出全社会知识产权保护意识不断加强,与此同时,针对知产领域的恶意举报也在不断上升。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