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36氪独家丨蘑菇街裁员14%,直播业务负责人洛伊离职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文 | 彭倩 石海威

36氪从多位接近蘑菇街人士处了解到,蘑菇街已于4月17日向全体员工宣布新一轮裁员计划。36氪获得的一份由蘑菇街创始人陈琪发给全体员工的内部信显示,本轮裁员人数达140人,蘑菇街方面对36氪称,目前公司员工1000人左右,其中300人为丽水客服。据此计算,该轮裁员比例为14%。

蘑菇街创始人陈琪发出裁员内部信

内部信中,陈琪提及,本轮裁员主要对部分业务进行优化调整,裁撤部分因历史原因遗留下来的业务,尤其是与其如今核心业务——电商直播偏离的部门。脉脉等平台数位认证为蘑菇街员工的用户也提供了更多的裁员细节。一位匿名信源称,除了陈琪所提及的部分业务线被砍:“层级高、入职时间短,但对业务没什么贡献,满足以上两个,基本被裁”。此外,匿名信源还表示,本轮裁员北京地区是重灾区。

认证为蘑菇街员工的脉脉用户在评论区做出回复

在这场裁员风波中,应届生也未能幸免。一位已拿到入职offer,但被裁掉的应届生透露,2020年春招期间,蘑菇街曾招入40名左右应届生,但本轮裁员过后,仅有5名左右研发岗位的应届生被留下。

蘑菇街还正经历高层人事震荡。短短一个多月里,已有至少3名高管离职。2月28日,蘑菇街公告称,高级副总裁曾宪杰因个人原因离职。随后,3月31日,蘑菇街公告称公司CFO吴婷辞职,辞职原因与高级副总曾宪杰相同。此外,即使是近两年来陈琪押宝的电商直播业务,也正经历高层人事变动。一位来自蘑菇街的员工向36氪表示,蘑菇街直播负责人金婷婷(花名洛伊)已于3月31日离职。而她本人也于3月31日发朋友圈表示“过去暂告一个段落”。

蘑菇街前直播负责人洛伊在朋友圈宣布离职

减员最直接原因是新冠肺炎的冲击。疫情高压下,消费者购买力以及以服装为代表的商品供应链受到严重影响,为了生存,蘑菇街需要聚拢资源、开源节流。36氪从多个服装品牌处知悉,由于品牌都多隔年开发产品、库存很多,如今冬季和春节的销售面临很大困境,只能靠夏季卖货。此外,目前大部分品牌还选择停掉秋款研发,先将春款直接打折销售。

受疫情影响,美国股市严重跳水,蘑菇街也受到波及。截至发稿前,蘑菇街股价为1.04美元,市值仅为1.11亿美元,较上市当日缩水近30倍。

作为上市公司,蘑菇街有较大盈利压力。陈琪在内部信中也提及,公司希望在2021财年能够实现盈亏平衡。

从蘑菇街目前的财务状况来看,这个目标很难实现。蘑菇街最新发布的2020财年Q3(自然年度为2019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该公司营收利润双降。当季营收同比下降26.6%,净亏损达16.63亿元,为去年同期的40倍。此前因电商直播业务成功转化大量货架电商的用户,蘑菇街勉强维持住月活买家不下降,但如今这一平衡也被打破,当季蘑菇街月活买家数量同比下降超20%。

提及裁员原因时,陈琪还着重表示公司要聚焦电商直播业务,使其成为公司业务的驱动力,自2016年3月上线以来,电商直播也的确逐渐成为蘑菇街的最大增长动力,基本保持每个季度营收增长超过100%。陈琪在接受36氪专访时也曾透露蘑菇街将全力投入电商直播,照其打算,直播销售最终会接近蘑菇街总GMV的80%。

但从财报内直播业务的各项指标来看,目前这个“飞轮”正在逐渐失效。例如,Q3蘑菇街直播业务的营收增长首次低于100%。一位与蘑菇街曾有过合作的商家向36氪透露,由于拼多多、抖音、快手等平台的强势入局,与三者用户群体高度重合的蘑菇街发展空间被挤压。目前平台内,除了少数几个顶级主播,大量中腰部主播都在寻找出路。

成立8年,蘑菇街一直处于艰难发展的状态,也曾经历数次转型自救,当下,面临疫情冲击和竞争压力,蘑菇街仍然选择死守“电商直播”,但该领域竞争日趋激烈,蘑菇街想靠押宝直播翻身困难重重。

本文头图来自蘑菇街官方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