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走神时,你的大脑内发生了什么?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人们的走神的时候,大脑并不会自由游走,而是会处于一种相对平静的状态。研究人员把大脑的基线状态(baseline state)称为大脑默认模式网络(DMN)。DMN与很多心理健康问题都有关,它是非常复杂的,具有有很多功能。研究发现,正念冥想有利于使DMN平静下来,让我们处于一种稳定的状态。本文译自Medium,作者Markham Heid,原标题为" This Is What’s Happening in Your Brain When Your Mind Wanders",希望对您有所启发。

图片来源:Photo by Ben White on Unsplash

人类的大脑在空闲时间会做什么?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医学院(Washington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 in St. Louis)的一组神经科学家想要找到答案,于是他们招募了几十个人,让他们闭着眼睛坐在PET扫描仪里,让他们自由地思考。

一些神经科学家在2001年的研究论文中写道:“许多人认为,如果认为不加以控制,大脑的活动就会发生不可预测的变化。”但是他们的PET扫描数据却显示不是这样的。研究人员的发现表明,大脑的特定区域——包括后扣带皮层和楔前叶——在人们的思想可以自由漫游时会启动。与此同时,许多其他区域可以预见地关闭了。这表明,大脑在空闲时并没有进行随机活动,而是倾向于滑入一种静止的运作状态。

尽管研究人员承认,识别像人类大脑这样复杂系统的“基线状态”(baseline state)是很难的,但华盛顿大学(Washington University)的研究小组或多或少声称已经做到了这一点。他们把这种基线状态称之为大脑默认模式网络(DMN)。从那以后,后续的研究努力试图阐明DMN的功能和用途。这些研究也已经发现了一些关于DMN在心理健康或精神疾病中所扮演的角色,但专家们表示,他们对DMN了解得越多,就越无法给出合理的解释。

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心理学教授、心理学播客主持人斯科特·巴里·考夫曼(Scott Barry Kaufman)说:“人们仍在讨论DMN的功能,其中一个功能似乎可以帮助我们想象未来,这有点像精神上的时间旅行。”这种未来概念化的功能可能有助于一些计划和决策过程,但它也可能导致焦虑,因为这往往涉及对未来的担忧。考夫曼说,当DMN活跃时,大脑中负责回忆的区域也会被激活,这表明,为了想象未来,大脑依赖于过去的经历。

考夫曼补充道:“默认模式网络也是非常自我导向的,它大量借鉴了与自我意识构建相关的领域。”一些研究人员认为DMN是一个容纳和培养佛洛伊德所说的“自我”的系统。

贾德森布鲁尔(Judson Brewer)博士是布朗大学正念中心(Brown University’s Mindfulness Center)的副教授和研究与创新主任,他说:“这个‘自我’网络是最简单的思考方式,有推测认为,某些DMN活动模式与引发焦虑和其他精神健康障碍的沉思型、自我导向型思维有关。一些研究支持这一理论。2016年发表在《脑成像行为》(Brain Imaging Behavior)杂志上的一项研究表明,几个DMN区域的连通性增强与焦虑和抑郁症状有关。去年,英国研究人员发表的证据表明,DMN活动的改变与抑郁症患者的消极思维模式有关。

图片来源:Photo by sean Kong on Unsplash

布鲁尔说,当我们的思想在徘徊或迷失状态时,DMN似乎是高度活跃的。另一方面,那些能将大脑牢牢地固定在此时此地的活动或经历似乎能使DMN平静下来。2011年,布鲁尔及其同事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上发表了一项研究,该研究将正念冥想练习与DMN某些区域的“失活”联系起来。他的一些后续工作发现,一个被成为后扣带皮层(PCC)的DMN结构的活动性增强与注意力控制差和渴望增强有关。布鲁尔说,正念冥想能使PCC中的活动平静下来。这可能部分解释了正念是如何帮助人们控制焦虑、上瘾和其他与渴望和沉思有关的紊乱的。一些布鲁尔开发的应用程序已经被证明可以帮助病人应对这些情况。他说:“当我们陷入对最坏情况的担忧时,似乎也正是默认模式网络(DMN)被激活的时候。”

一项平行的研究发现,迷幻药似乎可以通过改善精神健康或治疗成瘾行为影响DMN。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迷幻剂和意识研究中心(Johns Hopkins Center for Psychedelics and Consciousness Research)的博士后研究员马诺吉·多斯(Manoj Doss)说:“研究表明,氯胺酮、LSD和采自蘑菰的一种迷幻药中的精神活性化合物裸盖菇素都能降低DMN的活性。”这些发现引发了这样的猜测:DMN的失活提高了了许多人在服用这些药物时所体验到的互联感和自我蒸发感。来自霍普金斯大学多斯研究小组的研究还发现,裸盖菇素能减轻晚期癌症患者的抑郁和焦虑症状,它所带来的“神秘体验”能帮助长期吸烟者戒烟。

尽管这些发现都很吸引人,也为猜测提供了很好的素材,但多斯和其研究人员依然表示,与DMN有关的一切还都是混乱的。他说:“人们研究过的每一种药品,不管是神奇蘑菇还是酒精,似乎都与DMN的连接性减少有关,所以这并不能说明什么。”

图片来源:Photo by Rayi Christian Wicaksono on Unsplash

考夫曼说:“有这样一种说法,冥想能使默认模式网络(DMN)平静下来,这是一件好事,因为这样我们就不会困在自我纠结中了,但这有点过于简单了。”一些研究发现,社会互动的元素,比如了解他人的想法和感受,似乎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DMN。考夫曼说,尽管有时担心或过于沉迷于自我的思维可能是有害的,但有时也可以是有益的。研究已经将“走神”与创造性的洞察力、学习和其他有益的心理过程联系了起来。

考夫曼补充道:“我是正念冥想的专家。我认为正念冥想能让我们对自己的想法有更强的意识,让我们更有能力决定把注意力放在哪里。但是他说,把DMN说成是坏的,或者把它说成是抑郁症或其他精神疾病的根源,都是没有科学依据的。虽然DMN在心理失调方面可能起到了一些作用,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些过程本身就是病态的。

考夫曼说:“我认为,我们今天对默认模式网络(DMN)真正能下的结论是,它有很多功能,而且有些功能相当不错。并不是所有胡思乱想的人都会迷失自我。”

译者:Jane

推荐阅读:读过的东西,如何才能记住更多?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