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视频|“疫”中“艺”②:足不出户 戏曲花式“送上门”

不再仅仅局限于“云练功”,抖音也成了戏曲人展示戏曲艺术的一方阵地。上海沪剧院院长茅善玉学起了抖音,越玩越转,还拿起手机开始帮自己团里的年轻演员拍抖音。


“那怎么办呢,观众出不来,我们只能送出去。”上海京剧院的青年演员田慧乘着京剧院搞活动的间隙,抓紧时间和小伙伴们一起拍视频。


007.png


“抖音平台上的八大艺术门类,就像戏曲、影视、音乐、舞蹈、绘画、书法等等,这些艺术在抖音平台上的播放量已经超过了6000亿。”“DOU艺”计划负责人表示:“大众对于抖音不只是作为一个娱乐工具的载体,它更多的我们可以把它作为一个艺术传播的工具来使用。”


008.png


早在去年8月,抖音启动了“DOU艺”计划,12月底艺术类视频的播放量就已超过了7184亿,其中戏曲类内容播放量超过70亿。


“这种短视频传播,也是现在的一种新的现象,它是一种新的传播方式,这是我给它的定位。”武汉大学教授郑传寅表示:“第二个它是这种舞台传播,一个重要补充,它不是代替它代替不了舞台传播,但是它是可以另一种传播方式。”


009.png


鲁肃是上海京剧院的青年麒派老生演员。他玩抖音的时间可不算短,拥有几万粉丝,也是京剧院公认的网络红人。这次疫情期间,上海京剧院特别策划了 “云游传习馆”,第一次尝试自主直播。从主播、摄像到客串嘉宾,上海京剧院的演职人员个个都成了“多面手”,鲁肃当仁不让地成了网络主播。


上海京剧院院长张帆说:“我们觉得特别是像我们这样的行业,特别是演员、演奏员这一块,如果你长时间的不练功,长时间的不演出、不见观众,那么你的业务水平、业务状况就会往下走。”


传习馆里有哪些珍贵的展品?《贞观盛世》在舞台上的布景是如何演绎的?京剧演员的服装、化妆有哪些考究?主播鲁肃一路行走,为线上观众娓娓道来。


“直播这个事情本身比较新鲜,但是我又觉得很兴奋。”鲁肃说:“梅兰芳先生在这个书里头提到,就是说京剧的发展要‘移步而不换形’,所以‘不换形’就是我们以歌舞演故事,我们的唱念做打、手眼身法步,但是如果我们说要‘移步’,那就是指的‘时代’,我们要比谁都了解时代的车轮是什么?网络是不可逆的一个发展趋势,我们也走入了新的媒体时代,所以说如何使这些东西为我所用,实际上是应该考虑的一个课题了。”


010.png


线上观众可能注意到这次直播中,主播鲁肃和田慧、蓝天等几位负责唱段赏析的青年演员并没有佩戴口罩。其实,整个直播过程,上海京剧院做了相当周密的防范。不仅提前做了场所的全面消毒,而且非出镜的工作人员一律必须佩戴口罩。“因为京剧表演艺术我们说虽然不在舞台上,脸的扮相还是很重要的,如果戴着一个口罩,可能对于看直播的观众来说,他们会有一些不舒服的感受。”上海京剧院院长张帆说:“一旦疫情过去,我们全面胜利,恢复演出了,那么我们是希望以我们最佳的状态,能够呈现在舞台上,呈现在观众面前。那么这个就需要我们在疫情期间做一些在安全措施相对保障的前提下,尽可能的使我们的演员演职员能够保持一个状态。”


戏曲进行直播,并非新鲜事,但是要走下舞台,走上云端,面向的就不仅仅是戏迷,还有更多对戏曲并不熟悉的观众。为此,各大剧团在直播内容上动足了脑筋。


上海京剧院的直播虽然用的是手机,但是旁边的工作人员手上拿着的脚本却是厚厚一叠;上海越剧院的直播公益演唱会,通过前期实景拍摄和现场虚拟空间叠加运用,绿幕合成背景,在手机直播中看到了演员或置身居家环境、或置身江南园林;上海昆剧团的首场直播,在抖音平台小时榜的最好成绩为全国第15名,观看人数超过1.5万人。


“我们非常高兴,就是用这样的方式让我们打开了想法,打开了思路,走向走出剧场,走下舞台,其实天地是非常得广阔。”上海戏曲艺术中心总裁、上海昆剧团团长谷好好说:“45分左右的一场直播,为我们抓来了一大批新的网粉新的‘昆虫’。”


(看看新闻Knews记者:王健慧 邢维 李维潇 实习生:钟威虎)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