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中国病毒”?我呸!看看特朗普的“黑历史”



特朗普故意用“中国病毒”指代新冠病毒,还辩解说这不是“污名化”,自己也不是种族主义者。



上周五记者会,助手准备的讲稿,写着Corona Virus新冠病毒,特朗普把corona手动改成Chinese,提醒自己要说“中国病毒”。



事情还没完。周六,“每日野兽”Daily Beast网站,就是曾经大名鼎鼎的《新闻周刊》,拿到一份白宫给国务院的指示,据信来自特朗普的国安团队。


指示要求联邦各机构将矛头对准中国,“指责北京制造了这次全球疫情”,“责任在中国”,同时,“转移对特朗普政府应对疫情不力的批评”、“宣扬美国和美国人是全世界最伟大的人道主义者”。



有意思的是,西方指责中国的新闻报道,都是“宣传”(propaganda);白宫给联邦机构的指示,在他们笔下,却成了“传播策略”(communication plan)。


疫情初期,特朗普还曾给中国抗疫努力点赞,如今突然改口称“中国病毒”,主要有三个原因:


一、政府应对不力饱受批评,他要找“替罪羊”,转移焦点;


二、煽动种族歧视,刺激基本盘中的“仇外”情绪,为竞选拉票;


三、为保美国老大地位打压中国,毕竟疫情蔓延全球后,中国的应对经验和对世界各地的援手,让美国相形见绌。


至于世卫组织要求命名不涉及地理位置、个人或人群的原则,特朗普根本没在意,哪怕世卫组织给出的Covid-19已经被全世界接受。



“中国病毒”的说法,十足下三滥的手段。


特朗普太知道如何挑动仇恨、煽动媒体来达成自己的目的了。


这招,他用了几十年。


美国有个民调说,超过半数美国人,认为特朗普是“种族主义者”。


特朗普的回应是:“在你遇见的所有人中,我是那个最不可能有种族歧视的人。”


事实是,无论是黑人、墨西哥人,还是印第安人,或是穆斯林,都是特朗普的歧视对象。


如今,他以污名化的下贱方式,把歧视引向中国人和全世界的华裔身上。


种族歧视是美国一道耻辱的伤疤;现在这位美国总统,却丝毫不以为耻,或许因为他的血液里,就流淌着种族歧视的因子。



1973年,特朗普还没混进曼哈顿高档地产界,跟他老爸一起,在布鲁克林和皇后区盖公寓楼出租。


这两个区有很多黑人,但特朗普不想把房租租给黑人。当时,他是特朗普管理集团总裁。公司指示员工,黑人来申请,要么说没空房,要么给申请人标个C,意思是Colored(有色人种),公司随后评估时,就以各种理由拒绝。


司法部轻松抓住了特朗普公司歧视黑人的证据:他们让几名黑人先去询问是否有空房,结果被告知没有;他们马上再让白人去问,对方就说有。


对司法部的控诉,特朗普反咬一口,以名誉受损为名向司法部索赔,金额是一亿美金。


两年后,特朗普“认怂”,和司法部签订“协议法令”,承诺不再歧视黑人、波多黎各人以及其他少数族裔,还同意每周向纽约都市联盟提交自己旗下的空房明细。



有媒体认为,特朗普的种族歧视观念,可能来自他父亲弗雷德的影响。


弗雷德1927年曾在一次3K党集会上被捕;特朗普出生后不久,弗雷德也曾被指责煽动种族仇恨。


当然,特朗普自始至终,也没承认过自己有错。


1980年代,特朗普在东岸赌城大西洋城风光无限,一度拥有12家赌场酒店中的3家。


每次去酒店,他都要求管理层赶走黑人员工。


当时在特朗普城堡赌场酒店工作的吉普·布朗说:“特朗普和伊万娜来赌场时,老板要所有黑人员工离开。那是80年代,我还是个年轻人,我记得很清楚,他们把我们全都赶到后面呆着。”


曾任特朗普广场酒店和赌场总裁的约翰·奥多内尔,1991年出书,披露了特朗普对黑人的歧视。


特朗普以极端自大的口吻指责黑人员工“懒惰”,说:“这一点都不好玩。我的酒店居然雇了黑人会计师。这帮黑家伙在替我数钱!我恨死了!”


说到一名黑人员工,特朗普说:“这家伙太懒了,这或许不是他的错,因为黑人骨子里都是懒胚。绝对是的,我坚信不疑,这不是他们自己能控制的。”



1992年,赌场为了满足赌客要求,把一名黑人发牌员调离,被新泽西州赌场管理委员会抓住把柄,罚了20万美元。


特朗普1997年接受采访时,承认奥多内尔“书里写的大概是真的”。


当然,他各种为自己辩解,一点不觉得羞耻,依旧没有承认自己有种族歧视。



1989年5月1日,特朗普花了8万5千美元,在《纽约时报》等四份报纸上买了整版广告,要求恢复死刑。


起因是之前几天一名白人女性在中央公园跑步时,遭人殴打并强奸。五个黑人青年被定为嫌疑人。


这就是特朗普这份广告的目的。他给这五个黑人贴上标签:反社会的疯子、强奸犯、流氓、凶手、野蛮动物、抢劫犯、杀人犯。


这五人随后被定罪,但证据也并不充分,且警方有诱供行为。



12年后2002年,真凶归案,五人被无罪释放,随后起诉纽约市政府,最终在2014年获赔4100万美元。


这就是在美国轰动一时的“中央公园五人组”案件。


特朗普称这份赔偿“很丢脸”。他似乎很难接受这五个黑人无罪的事实。



他发推特说:那你告诉我,他们当时去中央公园干啥去了,下象棋吗?


对和解赔偿协议,他说:“和解不代表无罪……这帮年轻人过去的历史可不干净”。


司法公正?


在他特朗普看来,唯一公正的,就是他自己。他就是正义,他就是完美的化身。


2011年,奥巴马出生地不在美国的传言,开始流传。


特朗普对这事,就像闻到臭味的苍蝇,紧盯不放,还亲自派人去夏威夷调查。


2015年,奥巴马公开自己的出生证明,平息谣言,特朗普沦为笑柄,在一次白宫年度记者晚宴上,被奥巴马当场讲段子“羞辱”,搞得好不尴尬。


不过,有调查证明,这场“出生门”闹剧,带有浓厚的种族歧视意味,导致美国种族对立加剧。



所以,直到现在,特朗普也无法“释怀”。2017年,他都成了总统,还在办公室跟助手唠叨,说他怀疑奥巴马的出生证明是伪造的。


他不愿“放手”,因为他不愿认错,更何况,挑起种族对立,正是他能够当选的重要原因。


从他竞选总统开始,到他当选这几年,特朗普愈发肆无忌惮:


转发“白人至上”组织创始人的推特

把非洲国家叫成“粪坑”

禁止多国穆斯林入境美国

骂墨西哥人都是“毒贩”、“强奸犯”

拒绝谴责夏洛茨维尔种族骚乱者

说海地来美国的人都“得了艾滋病”

逼一名亚裔女情报分析师说自己“祖上韩国”

让四名有色人种议员“打哪儿来滚哪儿去”

……



特朗普不承认自己有种族歧视,支持者则为他辩解说,他这不是种族歧视,只是自大的言行,还言之凿凿地举例,说“墨西哥人”根本不是一个种族。


这样的开脱,实在是避重就轻。


美联社联合NORC公共事务研究中心的调查显示,57%的成年人认为特朗普是“种族主义者”(持此观点的有80%的黑人、75%的西班牙裔和近半数白人);


共和党人中,认为特朗普是“种族主义者”的比例为25%,但共和党人的比例则高达85%。


是否一定要给特朗普的言行贴上“种族歧视”标签,或许已经不是那么重要,因为他的所作所为,已经切实激起了民众间的种族歧视和民族仇恨,也切实让他从中受益,甚至借此登上总统之位。



2016年大选,特朗普的普选总得票,比希拉里少280万张,得益于“选举人团”票和“胜者全拿”的规则,特朗普最终以304:227票当选。


选举后的调查显示,相比经济因素,特朗普获胜更为关键的因素,是反移民情绪、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


媒体一度认为,特朗普获胜,得益于铁杆支持者,中西部受教育程度较低的白人。


这种结论其实存在误导,相比2000年大选,受教育程度并没给选票带来多大变化。


真正送特朗普上台的,是那些认同他的性别歧视和种族主义观念的白人。


联邦调查局FBI数据还显示,特朗普举行拉票活动的地方,成见引发的暴力事件显著增加,是他没去拉票地方的两倍。


特朗普当选后,在他赢面较大的市镇,仇恨犯罪数量急剧增加,为有记录的25年来的第二高,仅次于2001年“9·11”恐怖袭击后引发的仇恨犯罪数量。



“中国病毒”的说法,就是在煽动对华人的歧视和仇恨。


有记者问特朗普,你用“中国病毒”这个词,这样会不会给人带来危险?


特朗普说:绝对不会。大家会100%认同这种叫法。


事实呢?当然不是“绝对不会”。



上周四,华人权益促进会上线一套汇报系统,统计新冠疫情引发的攻击华人事件。上线24小时,就收到40多起报告。


五年前移民美国加州的朱小姐,被路人骂、吐口水,身边有车开过时,对方喊着“碾死她”,吓得她一个人躲在角落哭;



《纽约客》杂志的华裔作者Fan Jiayang,出门扔垃圾,路人看到她的华人面孔,听到她说中国话,骂她“去你妈的中国人”,“骂的就是你,中国婊子”。


她在推特上说:我在美国27年,从没有过这种感觉,没有过因为自己的面孔而害怕出门扔垃圾。



加州旧金山一名16岁亚裔男孩,在学校遭到霸凌,说他有新冠病毒,他被打出脑震荡,被送去急诊室;


纽约曼哈顿地铁上,一名妇女因为戴口罩被拳打脚踢;


皇后区一名男子,等公交车时被人咒骂,对方还当着他10岁小孩的面打他的头;


一名华裔男子在超市咳嗽了一声,一名白人就恶狠狠地冲过来耍横;



曼哈顿一家大医院急诊室主任、华裔医生Edward Chow,在一线抗击新冠病毒,却还要忍受同事的歧视。他说,过去几周,他发现人们在靠近他时,有意用衣服捂住自己的鼻子和嘴巴;


马里兰州霍华德县传染病学家Tony Du说,特朗普使用“中国病毒”这个词,“是我在美国20多年来感受最黑暗的一天”,他担心孩子们会跟着学,叫他8岁的儿子“中国病毒”,他说,“这是很严重的事。”



“9·11”恐怖袭击之后,美国国内出现针对穆斯林的暴力事件和仇恨犯罪,小布什呼吁民众,包容身边的穆斯林,他们不是恐怖袭击的罪魁祸首。


可新冠疫情蔓延以来,中国人、美国人,全世界的人,都是受害者,特朗普却在这个时候,刻意把病毒称为“中国病毒”,煽动种族歧视和仇外情绪。


旧金山州立大学一项研究发现,有关新冠病毒和针对亚裔歧视的报道文章,过去一个月增加了50%,而这不过是冰山一角,因为只有极端或严重的事件,才会被媒体报道,实际发生的,要比报道的量大得多。


都说媒体要客观、冷静,不能煽动仇恨、挑起对立。作为统领一国的最高领导人,岂不更应该如此?


可是,有人偏要故意为之,哪有一丁点政治家风度?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