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当印度“Boss直聘”瞄上“农民工”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志象网”(ID:passagegroup),作者:刘荻青,36氪经授权发布。

和中国一样,印度的城镇化也在快速行进。乡村、小城镇和穷乡僻壤的“农民工”,正塞满德里、孟买和班加罗尔的蓝领求职市场。

十年前,蓝领工人还要依靠口耳相传,通过求职中介和分类广告找工作。智能手机普及后,针对蓝领工人的在线求职平台,仍被看作一个超前的想法。

当印度“Boss直聘”瞄上“农民工”

印度蓝领工人 图片来源:ET Prime

不过,过去两年,这种看法发生变化。许多初创公司进入了蓝领求职领域。印度最大的移动运营商Reliance Jio的移动数据计划,低廉的中国智能手机,不经意间成为改变这场游戏规则的基石。

现如今,数百万工人正使用这些应用程序来找工作、学习技能和跑零工等。“在印度,蓝领工作市场十分广阔,蓝领阶层和白领阶层的占比是78:22。” 印度最大的招聘平台之一OLX People的创始人Dinesh Goel说。

OLX People的报告显示,随着印度经济放缓,白领阶层在全国范围内遭遇失业,与之形成对比的是,蓝领阶层的就业人数却在持续攀升。

在印度,诸如WorkIndia、Betterplace、Awign和Utter等初创公司,已宣告进入蓝领求职市场的数字时代。现如今,数百万工人正使用这些应用程序来找工作、学习技能和跑零工等。然而,对那些有影响力的投资者来说,这片领域还有待发掘,主流风投仍在观望。

当印度“Boss直聘”瞄上“农民工”

印度各求职平台数据 图片来源:ET Prime

WorkIndia: 网络和数据的力量

2月18日,晚上18:43。

在WorkIndia位于班加罗尔的办公室中,一部悬在高处的电视屏幕上显示,当天,在这家蓝领招聘平台上,候选人和潜在雇主之间一共产生了79,450通电话。雇主公司(其中90%是中小型企业)新列出了4,995个工作职位,共有2,697个新雇主开始使用WorkIndia。

当印度“Boss直聘”瞄上“农民工”

WorkIndia办公室内的屏幕 图片来源:ET Prime

使用应用程序的候选人,只需通过程序上的呼叫按钮,就可以联系潜在的雇主,WorkIndia每天记录平台上的通话次数。2月中旬的某天,通过平台产生了85,000次通话,达到了公司有史以来单天的最高记录,超越了去年11月某天产生的83,000次通话的记录。

那些想要找送货员、办公室职员、司机或厨师这类工作的人,就是WorkIndia的目标客户群。WorkIndia的App在去年10月累计达到了1000万次下载,其中半年时间就达成了500万次的下载。不久前,WorkIndia刚从小米印度那里筹得了600万美元的新融资。

每个月,经过WorkIndia的平台打出的求职电话约有150万至200万个,据公司估算,这些电话中或能产生9万至12万次成功的雇佣机会。大约需要15通电话,才能为一个空缺职位找到合适的应聘者。“雇主大约要经过三步程序才能做出最终的雇佣决定。通常一步程序就需要5通电话。” WorkIndia创始人Kunal Patil说。

Betterplace: 用数据精准安排员工

Betterplace将自己定位为全链条服务提供商,它为企业提供关于低技能和半熟练工人的背景调查、职位安排、工资管理等服务。成立于2015年的Betterplace,采用了全渠道的方式来获取资源。该公司拥有由3.5万名合伙人组成的网络,这些合伙人可能是当地的一家人事代理公司,也可能是公司之前安置的一名保安,现在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村庄。这些合伙人遍布印度各地,帮助该公司寻找员工候选人。Betterplace的数据库中拥有800万个样本,预计到今年年底会达到2000万个。

“我们对因工作产生的国内人员流动,运用了PIN代码级别的分析,用机器学习算法来研究人员流动,例如,如果我们要在班加罗尔雇佣送货员,我们就能知道要去哪里找到合适的候选人。”Betterplace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Pravin Agarwala表示,“如果我要雇佣保安,我不会去离我最近的拉马纳加拉姆县,而是会去阿萨姆邦的泰兹普尔,因为大多数的保安都是从这里出来的。”

员工被雇佣后,Betterplace还会通过公司的SaaS服务帮助企业解决员工的入职、银行开户、出勤和工资管理等事项。Agarwala称,Betterplace自成立以来累计为440万蓝领工人提供了服务,共安置了约70万人。

“曾经有一家公司想从印度东北部招聘30人,公司派出了7个人的团队去了古瓦哈提,花了一周时间,找到了15位候选人,最后只有5个人加入了公司,想想这一趟的费用。公司没有办法大规模地进行这样的操作。” Agarwala说。

Awign、Utter: 培训候选人

另一家初创公司Awign,专注于用按任务付费的方式为零工安排工作。“我们让候选人达到工作需要的标准。接到公司的招聘需求后,我们登广告招聘候选人,通过选择合适的候选人,培训他们达成为公司招聘的任务。” Awign的联合创始人Annanya Sarthak称,公司成立两年,为60个客户提供类似如下的服务:

    OYO想要知道他们的酒店合作伙伴是否在使用公司提供的平板电脑进行到店客人的预订。

    可口可乐公司想要确保商家只把他们的产品放在冰箱里陈列。

    ITC想要确保他们的产品被放在商店的显著位置。

    在线制药初创公司希望雇佣到能够渗透发掘社区潜在客户的基层员工。

    摩托车租赁初创公司Vogo希望雇佣到维护和保养公司车队的员工。

    Udaan想要核实从平台上取得贷款的商家地址。

    FabHotels希望对其酒店进行全天的全面质量检查。

    Awign的平台上有50万零工,其中有20万零工至少在平台分配下完成了一项任务。平台上的零工分布在印度250个城市,为他们指派任务的范围多在30公里以内。

    Awign如何运转拥有如此庞大零工数量的平台?Sarthak称,公司团队大概有100人,但他们并没有亲自去这些城市,也没有见过平台上任何一位零工。正是Awign将零工与公司联系了起来。

    Sarthak说,大学生群体是最容易获得的零工来源。Awign在大约1万所大学有驻校人员,他们会在校园的WhatsApp和Facebook群里发布零工工作链接。“在7个小时内,我们就能收到300份申请。对很多学生来说,这算是带薪实习。”

    此外,无论是Ola的司机还是Swiggy的快递员,他们的收入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评分。研究表明,有一点英语知识储备可以提高他们的评分,促进职业发展。一个保安大概需要知道100个英语单词和50个英语句子。这就是Utter在做的事情,通过公司应用程序中的聊天机器人,帮助蓝领工人提高沟通技巧。

    Utter上基础课程每年的学费为249卢比,高级课程为499卢比。公司联合创始人Ninad Vengurlekar说,平台上有400万人使用免费版本,还有10万付费用户。聊天机器人不足以解决用户所有的疑问,但平台约有60名在校女大学生通过直播教学和语音聊天帮助蓝领工人学习英语。凭借着14人的小团队,Utter目前拥有30家企业客户,迄今已融资150万美元。

    当印度“Boss直聘”瞄上“农民工”

    左至右:Srikrishna Ramamoorthy, Annanya Sarthak, Ninad Vengurlekar, Pravin Agarwala, Kunal Patil 图片来源:ET Prime

    风投观望

    这些还未被开发的劳动力并没有打动风投公司。在很大程度上,这仍属于拥有高社会影响力投资者的领域。但WorkIndia是个例外,它得到了日本投资者Beenext和小米集团的支持。

    不同于以消费者为主导的互联网独角兽公司,他们为了获取可观的收入,烧钱获取大量用户。尽管这些公司的用户基础在迅速增长,但从长远来看,其用户的平均价值远低于传统的电商客户,这也是使风投公司对其产生怀疑的原因。这些初创公司意识到了这一点,并采取了B2B营收模式,与领先的消费者互联网初创公司相比,他们对外部资本的依赖程度较低。

    “没有人将目标设在这些用户身上,只能通过企业来获得这些钱。你必须创建可以通过企业赚钱的模式。”Betterplace的Agarwala表示,“我们现在能从每个人身上赚到500卢比,预计今年将达到800卢比。”

    这也反映在Betterplace的财务状况上,公司的营收为3.3亿卢比,是原来的三倍,并且还略微盈利。Awign的营收也增长了10倍,达到了9000万卢比,但亏损翻了一番,达到2000万卢比。

    WorkIndia的目标是赚小企业的钱。“对中小企业来说,招聘员工更加困难。我们把自己定位为中小企业的招聘经理”, Patil说。WorkIndia发布一条广告植入收费2000卢比,可以保证每个开放的职位能收到40个电话咨询。

    大约有100万家中小企业使用WorkIndia有限的免费服务。该公司面向企业端的应用程序,3个月内的下载量就突破了50万次。在雇佣公司和雇佣者两方面的增长,反映在了WorkIndia的营收上,公司去年的财务数据显示,其在推广应用程序上投入了大量资金,但由于广告的推动,公司营收增长三倍至4000万卢比,但亏损也增长九倍至1.1亿卢比。

    谈到投资者没有兴趣投资,Agarwala指出,“在美国或是中国的消费者互联网领域,都有一个成熟的模式。但在印度还不存在。”但未来有可能会在印度出现。

    筹得5亿美元的资金进而成为一家大公司,这并不是Sarthak对Awign未来发展的期许。“到2023年,我们希望拥有100万用户、600个客户、以及1亿美元的业务。”

    风投公司Unitus Ventures的合伙人Srikrishna Ramamoorthy,长久以来一直积极投资这一领域,他表示,由于这个市场的特殊性质,风投需要一些时间才会入场。“有些挑战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解决,因此也需要更长的时间来酝酿。”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