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无演技,蠢编剧?人更关心台词够不够扎心

“你说一个人的出身,真的会写在脸上吗?”

不得不承认,仅看这句台词是直戳人心的,可紧随其后的玛丽苏式身世回顾—— 上学前没吃过冰激凌的贫苦出身,伴随着僵硬的演技,让人丝毫看不出底层女性的挣扎和无奈,至少从演员孙俪这张精致高冷的脸庞上看不出。

▲灵魂拷问,一秒之后就破功(电视剧《安家》剧照)

在这部名叫《安家》的电视剧里,房似锦一角是一个典型的“凤凰女”(指出身贫寒,通过努力拼搏留在大城,从而改写命运的女性),铁血冷面,业务彪悍,身背“伏弟魔”的悲惨身世,为了卖房“无所不用其极”,卖房之余还操持着小区治安和同事情感。

观众看不出女主“凤凰女”的属性,就靠演员台词来凑。借着剧中诡计多端的风水先生笼络女主,硬给她加上了一层“渴望金钱”的特效滤镜。

▲观众后知后觉,全靠台词提醒(电视剧《安家》)

至于为什么出身贫寒的女主如此渴望金钱?全靠其母扮演者口无遮拦的谈吐,算给观众一个交代吧。

▲电视剧《安家》

霸道的房似锦撬走同事手里的客户眼都不眨,且决不允许别人抢她的单,但对她这个粗鄙蛮狠的母亲大人像中了邪一样言听计从,前脚赚了钱,后脚就给把钱给母亲和弟弟。

那么,其母这个角色大言不惭地直接叫女儿要嫁有钱人、让未来老公继续给弟弟花钱、丝毫不惧亲情恩断义绝,这类反逻辑在剧中也就显得合情合理了。

▲这些亲妈的人设,编剧恐怕是照着后妈来写的(电视剧《安家》)

省去演员演技,也不劳烦观众费心思解读,剧中人物的来历、个性、心理活动等等,都通过角色直白地给观众朗诵出来,这种爽剧不如叫“台词剧”。

《亲爱的翻译官》、《创业时代》、《我的真朋友》、《精英律师》、《完美关系》……“台词剧”几乎成了近年来国产剧的惯用套路,它们普遍人物单薄、演技贫乏、逻辑失实,强行用台词树立人设,靠生产“金句”霸占舆论头条。

有人怪这是资本和编剧千方百计讨好观众的后果,难道“看爽剧、截台词”不是这一届观众的最大追求吗?

演员只是一台

没有情感的念台词机器

电视剧《精英律师》里,靳东饰演的多次获得“法律界奥斯卡”的首席律师罗槟如此信誓旦旦:“我从来不说自己办不到的事情。”

▲这话,连身后的群众演员都不信(电视剧《精英律师》)

同样唬人的嘴脸,在电视剧《安家》里照样复制,孙俪饰演的房似锦店长初来乍到就趾高气昂、大放厥词:“没有我卖不出去的房子。”

▲通常女主这样霸气的开场,后面的家事都会很惨(电视剧《安家》)

要问这种莫须有的自信是谁给的底气,无非是导演和编剧。演员在一个剧集的拍摄过程中成了没有感情的念台词机器,只要照本宣科就行。

正因为人设靠台词和旁白树立,所谓演技也只拿来辅助台词达到戏剧张力,可有可无。这就能解释,为什么不会演戏的流量小生总是霸屏,反倒是老戏骨要为他们配戏。

▲电视剧《完美关系》,女主角 佟丽娅演技十分拙劣,而老戏骨张凯丽在片中饰演其母 (电视剧《完美关系》)

“你就这么讨厌我吗?我只是犯了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只不过我是个女人而已。”

这种大言不惭的台词出自《安家》里演员张萌饰演的张乘乘一角,一个“语不惊人誓不休”的渣女人设,出轨后为安抚丈夫,她甚至扯皮地提出: “要不然,你在外面也找一个。”

▲天下奇人,往往都聚在一部爽剧里(电视剧《安家》)

张乘乘这个角色太狠了,不仅谈吐招人厌、对伴侣不忠;怀孕后还找到前夫和出轨对象,分别宣称孩子是对方的;面对威胁者的出现,她大闹公司博取同情,更联手房似锦的母亲上演苦肉计,用道德绑架上演“人民的审判”。

可以说张乘乘这一角色设定是坏得没有给自己留有余地。扮演者张萌本人也在微博上大倒苦水,称是这个角色不容易找演员,身为制作方公司的老板娘,才无奈“挑大梁”。

▲《安家》里张乘乘的扮演者张萌在微博上替自己“洗白”

这个角色的确不好找演员,因为这种人现实生活中压根不存在,谁又乐意无中生有地摸黑自己。令人诧异的是,该剧的编剧六六号称绝大多数的情节源于真人真事,现实生活中哪会有如此满身缺点、丝毫没有一点可取之处的活人?

即便是她当年成功塑造的负面角色——《蜗居》里的海藻,也是一个有可恨之处的可怜之人罢了,不是十恶不赦的罪人。

海藻因心智不成熟,缺乏独立的人格,所以才想着依赖别人,刚开始是姐姐,后来是男朋友,最后是财大气粗的宋思明。

海藻拜金吗?并不。

相反,为了和男朋友小贝早日有个房子,她每天省吃俭用,每次逛街都要隔着玻璃窗馋哈根达斯冰激凌很久。宋思明对于海藻的诱惑,并不仅仅是可遇不可求的金钱的诱惑,还有涉世未深的少女对权力感的崇拜。

▲郭海藻不是拜金,而是被轻松摆平一切的权力感折服了(电视剧《蜗居》)

作为编剧,六六当年剖析了海藻这一角色复杂又矛盾的内心,而不是简单粗暴地用爱慕虚荣来判她“死刑”,这个角色深入人心的程度,以至于部分观众无法从剧中抽离,将海藻的扮演者演员李念的私生活与剧情混为一谈,李念不仅遭网络暴力,还一度无戏可拍。

有人说,海藻犯的错,是每个女孩成长道路上的警醒。一个虚构的人物折射出一类人的人生阶段,影响了足足几代人,无疑是剧作者肩头的功勋章。

▲这已不是演员张萌第一二次饰演不守妇道的女性角色,这位女演员的戏路也真是很窄(电视剧《安家》)

但是放眼编剧六六10年后的创作,同样是负面角色,《安家》里的张乘乘纯粹是靠台词在自我招黑,且是“五颜六色的黑”。这一回,六六笔下的虚构人物,彻彻底底做实了“虚构”两字。

当然,向资本低头的她想要目的也达到了。果不其然,这个角色在网上掀起了激烈的讨伐,有违公序良俗的台词触怒了看客的神经。

凭借台词戳中社会人贫富差距、原生家庭等等痛点,播出期间频频登上热搜话题榜。不光电视剧名称,包括剧情的相关话题,以及因该剧衍生出的一系列社会性话题,既富有争议性,又亲民,迅速引爆了情感共鸣。

▲电视剧《安家》开播仅13天,在微博上共出现66次热搜,单个热搜页面讨论量1亿以上

连观众向编剧六六声讨恶评如潮,也成就另一波炒作,让“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为求一个真相,替这部剧添不少的播放率。

对这一切,编剧六六是心知肚明的。

她明白,不像是十年前,观众消费的是剧集的价值观。而如今的观众,相对价值观,他们更看重的是叙事观,也就是说,“你在说什么”比“你要说什么”更重要。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行为科学教授、心理与行为科学系主任保罗·多兰(Paul Dolan)就提出过一些列问题的背后更值得深入探讨和研究的真相,叫做“叙事观”。

从心理学家的角度来看,社会叙事类似于既定的“社会规范”,通常包括行为规范、心理认同和偏离规范后的制裁,三者的排列组合。如果你做不到“行为规范”,就会受到“制裁惩罚”,过程中驯化了人的“心理认同”,所以“好人有好报”、“罪有应得”等等在影视作品里成了最普遍的素材。

▲剧中这家房屋中介公司,每天承担着小区居民调解的义务(电视剧《安家》)

现在的爽剧就是利用角色之口对观众进行一番“社会叙事”,在“重男轻女”、“出轨”、“财产分配”、“离婚”等敏感痛点上,反复调遣观众的共情,甘当众人批判吐槽的活靶子。

可见,“台词剧”的使命仅仅是在舆论平台上抛砖引玉,完全迎合 观众自身的是非观,这类剧集引发的探讨也是脱离剧情、角色、演技本身的,与其说是一部剧作,不如说靠台词大放厥词、煽风点火。

“台词剧”的洗脑攻势下

台词改变了我们些什么

“台词剧”已经沦为傲慢与偏见的重灾区,只能看到西装革履、嘴炮轻慢的霸道精英;重男轻女、粗鄙无礼的穷人双亲;极度自卑、盲从愚孝的“凤凰男”;任性妄为、天真善良的富家千金。

编剧塑造这些脸谱化、符号化的 纸片人,是有意激化潜藏在日常生活中的矛盾,怂恿绝大多数隐忍的普通人,无需再忍。这也是为什么此类不遵循客观规律、逃脱逻辑、只追求感官痛快的影视剧会被称为“爽剧”。

▲观众就是要看魏璎珞身上“我不犯你,你别犯我;你若犯我,我必反击”的宫斗精神(电视剧《延禧攻略》)

反观那些热衷于剧集讨论的人,往往是在生活中缺乏话语权的人,他们截取符合自己是非观念的台词来助长言论的势气,就像讲话缺乏说服力的人,偏爱引用名人名言来加重说服对方的砝码。

如果缺少自我反省,就很难从别人的经历中总结经验,他们更倾向直截了当地将道理对自己和盘托出,只要做“采纳”或“不采纳”的选择,这样更轻松容易。

这就是为什么剧情空洞、毫无演技、无法共情,仅靠台词支撑人设的爽剧依然大有市场,因为台词就是这类剧的卖点,这一届观众只在乎台词扎不扎心。

▲脱离剧情、断章取义来看,这些爽剧的台词皆是金句(电视剧《完美关系》)

都说时势造英雄,唯这个时代太缺英雄主义。我们不断造神,又不断毁神,没有谁的话还能说服众人。

引述名人名言太老朽,社交平台上带台词的剧情截图,几乎成了当代人用来论述自己观点最强有力的引证。

参考资料

[1]澎湃新闻,《欢迎来到爽剧时代》,2018年10月25日

[2] 赵皖西,《现在的国产剧女主,没一个正常的》,新周刊,2020年3月19日

[3] 木木,《〈安家〉〈完美关系〉配角“渣”到上榜,职场剧找到出圈新方式?》,深度文娱,2020年2月20日

[4] 保罗·多兰,《叙事改变人生》,中信出版集团,2020年3月

[5] 乌蝇哥,《六六,你对穷人有什么误会?》,文娱后台,2020年3月10日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