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奋战在抗“疫”一线的“拆弹专家” 记市疾控中心核酸检测员吴曼菊

“终于吃上‘晚饭’,今天又刷新了自己的样本检测量。”这是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检验科的主管技师吴曼菊3月5日00:18的朋友圈推文,前一天下午4点,记者采访结束后,她进入实验室,检测完当天所有样本,连续工作8个小时后,她才出来吃“晚饭”。

走出实验室的她疲惫中透着欣慰,因为“当天所有样品都呈阴性”。“阴性”,代表着河源又一天无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这份承载着“好消息”的报告,安抚着河源人些许紧张的神经,鼓舞着大伙对疫情防控再接再厉。

每一次拆样本就像拆弹般谨慎

1988年出生的吴曼菊是医学检验专业出身,她是第一批投入一线战斗的检测员。对她而言,每天面对大家闻之色变的病毒,如同一次次的“闯关”考验。

“就像拆除样本包裹,这样一件简单的事情,实则危险重重。”吴曼菊介绍,有的样本来自疑似感染者,是被怀疑有高浓度的病毒的样本。提取核酸时如有不慎,病毒就可能通过溢洒、气溶胶等不同方式对检测员造成危害。因此,她与同事在每一次拆除包裹、打开采样管、提取核酸的过程中,如同拆弹人员般的谨慎,全面防止感染和感染物的外泄。

“病毒外面有一层衣壳,里面包裹的就是核酸,我们首先对样本进行处理,使得衣壳破裂,再用特殊的方式将核酸提取出来。”吴曼菊细叙着操作细节,特别是在开盖、提核酸的时候,他们都会万分小心,现场都会有两个人配合进行此步骤,一个人进行操作,另一个人在旁边协助,全力避免病毒不会通过气溶胶的形式“跑出来”。

加班到深夜是常态

自年二十八开始,检验科已经开始全员无休轮值检测,在临近春节万家团聚之际,他们却全员上阵两班倒,不分昼夜,直面人们看不见的防控战场。他们平均每天要处理70份样本的检测,高峰期时甚至超过190份。

“我们两班倒,上晚班的那组,从白天上到深夜是常事,甚至有时从白天到黑夜再到白天也有。”吴曼菊说,穿着防护服,长时间的高强度工作是一种考验,这段时间不能喝水、不能吃饭、不能上厕所,也是一种考验。

而对吴曼菊而言,最大的考验应该克服是对儿女的思念。“4岁的儿子,2岁的女儿,大年初五送到爷爷奶奶家去了。”她说,每次一回家,他们就过来抱我,我怕自己身上有病毒,总叫他们走开。家人为支持自己的工作,只好把小孩带开了。

“辛苦还好,就是觉得担子很重。”吴曼菊这样形容自己当下的状态,她说,虽然自己接触不到患者,但时刻关注疫情,“我们要把检测做得更快更准,就更有助于控制疫情。”

本报记者 郑婷影 通讯员 周瑞青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