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为何“综N代”屡滑坡?看看五季皆拿高分的《明星大侦探》就懂了

2020第一季度,热门综艺纷纷回归,观众的吐槽声也一如既往的捆绑而来。

XX第三季不如前两季了;

XX第五季看的尴尬癌都犯了;

XX完全没有味道了;

还是三年前便出现的老问题:“综N代”口碑收视都在走下坡路。

想要挖出“综N代”滑坡的原因,七话觉得,我们可以先看一个正面案例:《明星大侦探》(下文简称《明侦》)。

季播综艺还有一个魔咒:红不过三代,但这种现象在《明侦》身上,并未出现。

这档综艺首播于2016年,第五季于2020年初完结,作为一档已经满五岁的综艺,《明侦》的口碑与热度却没有下滑迹象。

第五季收官后豆瓣稳定在8.6的高分。

随手翻一翻完结前的网播指数,表现也十分强劲。

以目前的口碑与人气来看,这档综艺正如MC何炅形容般是一个“正在成长的孩子”,它的寿命我们不便预估,却可以肯定一两年内不存在夭折隐患。

很显然,红不过三代这个魔咒,《明侦》已经打破。

但为什么,那么多高国民度综艺逃不开的僵局,偏偏被网综《明侦》战胜了呢?

粉丝们可能会觉得,是因为这档综艺内容很烧脑、寓意有能量、嘉宾逻辑思维与综艺感够优秀,但抛开细节看整体。

你会发现,《明侦》可持续成功的核心在于“创新+诚意”。

创新

与《爸爸去哪儿》、《奔跑吧,兄弟》等综艺一样,《明侦》也是舶来品,它的原身是韩综《犯罪现场》。

以往舶来综艺有一个明显优势,节目组只需要套用对方已经成功的模板,便可以轻松复制出成品。

但真人推理游戏并不适用这个套路,因为节目嘉宾需要按照剧本设定的身份参与游戏,如果照搬原版设定,相当于观众被提前剧透。

当观众已经知道一个推理故事的结局后再去看过程,便失去了探索的兴趣。

这就要求《明侦》只能以原版的概念为引,打造全新的推理故事,甚至还要规避原版、流行推理小说中的常见桥段,以保持故事的精彩度。

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挑战,简而言之,这档综艺购买版权只能让节目组上一节经验分享课,实际着手全靠自己从无到有。

但重压之下,也意外激发出节目组的创造潜力,使《明侦》不断成长。

客观来说,拿到9.3高分的《明侦》第一季,内容精彩度并没有达到它的巅峰期水平,彼时它还处于借鉴风格与本土化磨合的阶段。

但随着时间的增长,《明侦》像一个牙牙学语的孩子,从爬行到直立,慢慢独树一帜。

甚至后期的《明侦》已经脱离了韩版的格局影响,把真人推理游戏玩出深度内核与繁多花样,做到了脱胎换骨。

而这份创新的成功,显然也打开了《明侦》节目组的思维格局,它树立口碑后不断变动、挑战自己,完全没有固步不前。

它尝试的各种变动有时候会很成功,给观众留下名场面,有时候也会失败。

比如,节目组曾经请来娱乐感强的谢娜做嘉宾,她的个人风格其实与烧脑的推理游戏契合度不高,这也曾引发过谢娜“尬”的吐槽。

但导演请她的原因很触动七话,他担心“节目太沉闷”。

导演的担心是《明侦》潜在隐患,却不是明面上的问题,在问题还未成形时便已经尝试规避、破解,可见节目组对可持续成长的坚守。

有了不怕失败,在巅峰期先天而忧、先天而创的态度,《明侦》的持续成功,理所应当。

诚意

创新是态度,让创新与成功接轨的,是诚意。

制作的诚意

看过《明侦》的观众会发现,即使已经做了五季,节目组并不能保障每一个案件都能拿到优秀分,因为案件的成功受剧本、嘉宾发挥等元素影响,不可控性很强。

节目组能够在精彩起伏之中稳定观众热情,便是因他们在制作上奉献了最大的诚意,不断将风险压缩起来,其中剧本、剪辑、场景三个方面最为用心。

钟爱推理故事的观众往往都是半个高手,热爱《明侦》的同时,也熟悉推理小说、悬疑电影,综艺想要俘获这些观众的心,便要打造出一部新的“推理小说”。

一个知名推理作家,尚不到保障自己一年一部优秀作品的产出,更不能无限虚构绝妙案件,但《明侦》做到了。

一季多个不同的案件,每个案件不雷同、有新鲜感,背后编剧团队掉的头发,观众从成品便能看得到。

剧本不断打磨的同时,布景与剪辑也没有掉链子,从最初的封闭环境到间接出现的实景场地,再到不断挑战观众脑力的剪辑。

制作组能够给出的最高的诚意,也许便是这种每个部门都努力争优的成果。

嘉宾的诚意

一档综艺的成功,脱离不了幕后与台前,制作组幕后的用心通过剧本、场景传达出来,而嘉宾则是他们与观众面对面的媒介。

这个媒介,至关重要。

有魅力的嘉宾,可以将老套的综艺环节玩出新精彩,在综艺剧本、制作退后的时候拉一把,不契合的嘉宾也可能会玩砸一个优秀的本了。

之于《明侦》,最初制作组的选择非常给力,撒贝尔、何炅两个兼具控场、综艺感、高智商的MC镇住了场子。

但,更为值得点赞的,是整体的成长。

“何撒白鬼鸥”五位老班底在观众心中的好感度不逊“极限男人帮”,但其实五个人最终的受认可,是嘉宾不断进步的诚意使然。

无论是熟悉综艺的何撒,还是半路综艺人白鬼鸥,对于《明侦》这个节目,都不是能够轻松驾驭的。

这个创意,一用就是六季,而韩版在第二季其实就已经默默变动模式。

后来,平台请来影帝梁家辉、老戏骨吴刚等人打造了成年版亲子综艺《一路有你》,原本嘉宾阵容十分有吸引力。

但播出后却让观众大跌眼睛,很难想象,成年“孩子”与老年父亲同游的节目,居然还是沿用《爸爸去哪儿》的低龄设定。

于是,节目高开低走,第一季便实现了“一路滑坡”。

一味的复制自己,甚至复制到不去考虑嘉宾特性的地步,这样的综艺又怎么可能持续成功呢?

对嘉宾过度依赖,忽略了综艺本身

仔细去看滑坡的综N代,“舶来品”占了多数,制作组靠着国外的成功创意打响头炮,然后便把可持续力交给了嘉宾。

《极限挑战》把看点都交给了常驻MC,一旦男人帮凑不齐,魅力也大打折扣。

稳不住常驻MC的《奔跑吧,兄弟》,把噱头交给了流量嘉宾,内容成长几乎为零。

这些季播综艺所有的看点几乎都在于“阵容凑不凑得齐”、“嘉宾够不够给力”,而“剧本”如何?创意如何?

是绝种话题。

过度依赖嘉宾忽视综艺创造力之后,一旦达到一个零界点,观众吐槽声便会袭来。

彼时制作方想要扭转困局就需要进行突破性创造。

然而,纵观一系列口碑、人气滑坡的综N代,即使问题已经被摆到台前,也不过是持续引进人气嘉宾来解困,而非通过综艺本身的成长做改进。

这样的创作思维,又怎么能保住精品之位呢?

或许,制作方需要思考一个问题,为何国外的综艺是节目制造综艺人,而国内的综艺,需要综艺人来成就节目。

放不下的老牌子红利

滑坡的“综N代”里也有一些例外,有的综艺节目很用心在改变,对品质要求也很高,但同样遭遇了滑坡,比如曾经大爆如今不温不火的《歌手》。

当2020新发的阵容里,《歌手》推出“当打之年”口号,模式与阵容都进行了180度的调整,但效果甚微。

其实,这并不是因为节目组不够有诚意,而是《歌手》的核心看点在于老歌手回炉,这本身便有数量限制,注定节目是短寿综艺。

即使掀起口碑热潮的韩国原版《歌手》,也只勉强做了三季而已,国版能够更长寿还是因我们的市场与人才更丰富。

但再丰富的市场也挡不住已被挖空的资源,制作方原本应该如韩版般见好就收,选择开辟全新的节目。

然而,老牌综艺的天然国民度让制作方无法放弃它的红利,明知走下滑路仍持续制作,这种情况存在于多个节目。

想要打破困局,只能看出品方有没有“走出来”的气魄。

其实,综艺用不用心,观众是能够感受到的,想要打破“综N代”滑坡魔咒,需要的是如《明侦》般的创新与诚意。

世上没有“魔咒”,只有加深“魔咒”的人。

希望每一个制作组对待作品都能坚守最简单的准则,让综N代滑坡不再成为常态。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