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日产1亿只,造航母的都上了,我们离“口罩自由”还有多远?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电商在线”(ID:dianshangmj),作者:,36氪经授权发布。

作者 |吴羚玮

编辑 |斯问

日产1亿只,造航母的都上了,我们离“口罩自由”还有多远?

此篇为《复工日记》系列文章第十篇报道,本系列找寻并记录疫情下那些“聪明”的公司是如何自愈的,找出共性,展现背后普通人在用力地,真切地渡过难关。本系列还有:《全民「直播带货」下,电商主播的平行世界》、《喜茶、奈雪鏖战3年,疫情下短板暴露,赛点重置》......

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般,关注一样平凡无奇的日用品。搜索量创新高、上架就秒光、相关联的上市公司股价狂飙……“口罩”成为了全球热词。

3月2日,国家发改委宣布,中国口罩日产能和日产量分别达到1.16亿只和1.1亿只。

一个月前,「电商在线」曾发文《不涨价,正常发货!一呼百应的口罩接力》,由于春节工厂开工不足、物流不畅等原因,国内口罩的产能只有1000万只/天——日产1个亿,足足翻了10倍。

给大家安全感的,不仅是中国有着全世界最全的工业体系,还有车企鞋企的跨界生产,上市公司忙加推业务,全行业环环相扣的生态链条。背后联结起了一张纵横纺织、石油化工、塑料制品以及医疗行业的巨网。在精密计算下,口罩以子弹般的速度飞出。

以中石化、中国船舶为代表的“央企复工者联盟”,也开始自带原材料熔喷布和生产设备口罩机,加入战场。

连造航母的都行动了,为了这只巴掌大小的口罩,拼了。

日产1亿只,造航母的都上了,我们离“口罩自由”还有多远?

日产1个亿,口罩够用多久?

鉴于国内目前尚无官方估计的供应缺口,我们非常粗略地做了个计算(这是一个水池同时出水和进水的应用题):

根据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2018年中国卫生健康事业发展公报统计的数据,「电商在线」估算出了需要率先复工并且需要优先使用口罩的人群,包括:

1230万医疗卫生人员以及来自制造业(1.21亿),电力、热力、燃气及供应业(482万),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2607.8万),公共管理、社会保障和社会组织(2508万)共1.9亿人。按照每天一只口罩的消耗量,这部分人群每天需要1.9亿只口罩。

根据工信部的数据,去年中国生产了27亿只医用口罩。算上这部分储备,加上经由中国公司分布在全球各地的分公司、办事处、子公司等机构,以及各省商会、老乡会等机构买回来的2.4亿只口罩,以及目前提升至每天1.1亿只的产量,可以供1.9亿人持续使用30天以上。

那,30天以后呢?

日产1亿只,造航母的都上了,我们离“口罩自由”还有多远?

“口罩”成全球热词

生产一个口罩并不难,中国有着全球最全的工业体系和最快速的生产能力,现在的自动生产线用成卷的无纺布,自动切割成口罩的外形,叠压后自动焊接耳带,经过消毒等程序包装成品,全过程都是全自动化。

按照正常情况下,一般一台机器每秒就可生产出2-3个口罩,通常每分钟的生产数量在上百个上下,多条生产线可以用子弹出膛的速度生产。

春节过后,随着务工人员回潮和物流系统的恢复,口罩生产能力如同逐渐拉满的血条。

口罩厂火力全开、建厂增产,卖车的五菱宏光、比亚迪,卖鞋的奥康、鸿星尔克纷纷跨界,国内3000家企业新增口罩业务,资本市场上口罩概念股强势上涨,全行业围绕一只小小口罩进入飞速运转模式。

随着疫情的全球扩散,口罩也供不应求,价格飙升。在海外,关于N95口罩的相关搜索量,上涨了1650%。过去一年,“face mask”在Google Trends的搜索热度一直都在20上下浮动,1月26日至2月1日升高至47,2月23日之后蹿升到了100。

一个月前,10只3M N95口罩价格在亚马逊上的价格为18.2美元,现在价格上涨到119.79美元。亚马逊为了保证“公平定价”,还向卖家发出警告:如果违反定价政策,可能会关停网店。

日产1亿只,造航母的都上了,我们离“口罩自由”还有多远?

口罩,变成了安心的承载物。口罩大国日本自3月起将月产量从2亿只调高到6亿只。韩国3月3日宣布进入了战斗状态,投入30兆韩元,协助口罩生产厂商提升产量。

95%的口罩都依赖于进口的美国,也发出紧急呼救,全球口罩巨头3M每月有望增产3500万只口罩,全美最大的口罩生产商Prestige Ameritech每天接到大量订购电话......

口罩生产商朝美日化电商总监宋宇杰在接受「电商在线」采访时表示,目前朝美正在浙江建德的原厂址外加急建造一座占地面积10亩的新厂房。这座政府特批的厂房目前边建边批,一至两个月内即可建成投入生产——按照惯例,从审批到建成全过程需要半年多。朝美在春节前后三天,复工不足的情况下日产能达到3万只,目前日产能达到了10万只。在新厂房建成后,产能还将大幅增加。

同时,大量海外品牌的内地生产商在统一协调下“出口转内销”,协同企业跨界生产,口罩产能不断爬坡。企查查数据显示,2020年1月1日至2月28日,加入口罩生产队伍的企业有2957家。

2月8日,比亚迪宣布调配资源,援产口罩和消毒液,上汽通用五菱、长安汽车和广汽集团等汽车企业也先后加入生产口罩的队列,贡献了超过800万只的日产能。

日产1亿只,造航母的都上了,我们离“口罩自由”还有多远?

位于泉州的运动鞋品牌鸿星尔克也开始跨界做口罩,日产口罩35-40万只。品牌市场部人员朱玉娟告诉「电商在线」,目前鸿星尔克投入了500万元,在原厂开辟医用口罩生产线,预计将于3月8日正式出产第一批医用口罩。

经历了短暂的供不应求和抢购风波,口罩的产能和供给正在快速爬坡。

截至2月29日,工商登记数据显示,全国已有超过41999家企业,在经营范围申请新增了口罩、防护服、消毒液、测温仪、医疗器械等业务。

我国是世界最大的口罩生产和出口国,年产量占全球约50%。工信部数据显示,我国口罩的最大产能在2000万只/天左右。2月25日,全国口罩日产能产量提升到7000万只;2月29日,口罩日产能产量双双破亿!全国除西藏外30个省区市均陆续新上了口罩生产线,还不断有新的口罩生产线投产。

口罩产量井喷,这给很多人带来了信心,距离实现“口罩自由”不远了。

日产1亿只,造航母的都上了,我们离“口罩自由”还有多远?

瓶颈:新手上场、原料断供、设备涨价

“估计之后的产能增长速度会放缓”,居黛霞说。

春节期间居黛霞还在国外度假,接到国内30多个口罩厂家打来的求助电话:“生产线不够,产能急需扩充”,便立马买了机票回国。这位江苏淮安金卫机械设备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将原先制造卫生巾、纸尿裤的生产设备,全部“转行”生产起了口罩,一家人全扑了上去。

事情并不如想象中顺利。

居黛霞原本预计工厂能在5天内搭起15-20条生产线,日产120-140万只口罩,但由于缺乏足够的零件储备,她需要向上游的供应商订购部件。过程中,还得帮助未复工的上游企业递交复工审批、订购零件辅件。最终,金卫机械开工时间被整整推迟了10天。

目前,工厂里只有3条生产线,一天最大产能20万只。生产后端需要人工操作的链条都还是新手,人工速度跟不上,一天产量便打了折扣。

更大的问题在于原料和设备零件不足。

日产1亿只,造航母的都上了,我们离“口罩自由”还有多远?

一只生产工艺并不复杂的口罩,直到今天依旧让人大呼“买不到”,就是因为这个传动着的链条先后面临一罩难求、一机难求、一布难求的状况。

居黛霞从2月1日起就接到大量口罩生产设备的订单。“订单来得非常猛”,她和员工每天都处在焦灼状态中。以往设备订单交货期之间起码有一周的空档,但现在交单的节奏被压缩到每天一交。即便日夜赶工,也需要延迟交货。截至2月29日,居黛霞已经出产了30多台设备,3月和4月都是交货的高峰期。

而制造口罩机的核心部件之一超声波机器,目前已经出现断供情况。机器的价格也是水涨船高,由以前的3000多,涨到现在的2万一台。“如果一条生产线上如果我们用7台的话,光是超声波涨价的部分就已经涨了10万多。”

“现在是卖一台,亏一台。”再加上员工的工资和物流费用,成本剧增,居黛霞说,“以前可以物流配货,现在都是我们自己开车去或者用(价格更高的)顺丰快递。”

而那些已经订购了设备的客户,也不一定能买到原料。“我们很多客户都反馈材料短缺”,尤其是最近因为稀缺被“炒”上热搜的熔喷布,价格上涨数倍。“在黑市上,原来2万多一吨的熔喷布能卖到40多万元”,居黛霞说。

朝美日化的宋宇杰告诉我,”我们拿到的熔喷布,价格在原价基础上涨了三五倍,已经很良心了。“这家成立于41年前的企业如今是浙江省最大的口罩生产商,过去几十年的生产基础帮助它积累了大量靠谱的供应商。

因为熔喷布随时涨价,订量可能因此腰斩,“按照之前的订单5万/吨、8万/吨,但忽然一下它涨价涨了15万,不好意思,你之前打过去的钱买不到这么多熔喷布了。你不能接受,那就取消订单。”居黛霞说。

熔喷布,是口罩中起过滤作用的关键材料,是口罩的“心脏”。尽管制造熔喷布原料的聚丙烯并不稀缺,但作为不织布中生产难度较高的一种材料,熔喷布的产量非常有限。

日产1亿只,造航母的都上了,我们离“口罩自由”还有多远?

2018年,全国共生产不织布594万吨,其中熔喷工艺占比仅为0.9%,也就是5.35万吨/年。目前国内生产熔喷布的企业,除了日产量超过10万吨的山东俊富和天津泰达,其余企业的生产规模都较为有限。

“一条慢一点的生产线,一天也就出个五六百公斤熔喷布”,居黛霞说。更让她担心的是,由于熔喷布短缺、价格上涨,那些已经订购了口罩机的客户很可能随时取消订单。“3月15号或者20号左右,我估计会有一波口罩设备的转让潮”,她猜测。

高昂的价格和较长的交货期,一方面制约着熔喷布的产量,另一方面也挑战着中小企业入局者的实力。

《证券日报》的数据显示,一台国产熔喷布机的价格大约在500万元左右,进口设备在1000万元以上,而投入一条口罩生产线只需要45万元。此外,国内熔喷布机设备生产公司天华院垄断了国内90%的产量。

为了缓解熔喷布供应紧张的局面,中石化、金发科技、普利特、国恩股份等公司都开始投产熔喷布。

中石化的项目预计将于4月中旬陆续建成,届时熔喷布日产量可达12吨,可用来加工1200万片医用平面口罩。随着石化、船舶、纺织、车企、药企、新能源企业正跨界释放产能,口罩的产仍能继续攀升。

口罩自由还有多远?

口罩产能在飙升,我们还是很难买到口罩?

按照口罩的生产流程,需要严格的灭菌程序,刚下线的口罩,必须通过解析释放灭菌后残留的环氧乙烷,这一过程就需要7到14天。

日产1亿只,造航母的都上了,我们离“口罩自由”还有多远?

再最终进入流通销售,又存在一定的时间差,说白了,现在每天生产1亿只口罩,也得到3月中旬释放到市场终端,你才能在网店、药房买到今天生产的口罩。

更为关键的是,市场巨大的需求尚未完全覆盖。「电商在线」经过简单测算,国人每天至少需要1.9亿只口罩。

在疫情蔓延全球的当下,世卫组织估计全球每月需要8900万个医用口罩。

居黛霞目前早已喊停了海外的订单,生产的口罩都统一调配,此前她85%的业务都来自海外。

宋宇杰也表示,朝美这些天已经收到1800封邮件,都是口罩需求。

尽管工厂无法直接输出口罩,但政府、企业及民间等各种力量回馈此前中国接受的援助。

3月3日早上7点05分,100万只口罩搭载着CK253航班,在飞行2小时15分后抵达日本东京成田机场机场。

这100万只口罩由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和马云公益基金会经由从全国各地工厂汇集嘉兴,并在当地启程抵达菜鸟上海仓,乘坐凌晨航班到东京后,再转交给日本急需部门。20天前,也是这个机场,日本将12.5万套防护服交到了国内各城市。

中国政府除了向日本、韩国捐赠大量口罩等防疫物资以外,还向伊朗捐赠了25万只口罩和5000个检测盒,抗疫近2个月,中国经验正对外输出,伊朗方面也将中国诊疗方案翻译成波斯语向公众发布。

过去承包全球一半口罩生产量的中国,在日产突破1个亿后,口罩生产能力依旧有能力继续飙升,在覆盖国内需求的前提下,中国愿同世界“青山一道同风雨”。

参考资料

2018年我国卫生健康事业发展统计公报:

http://www.nhc.gov.cn/guihuaxxs/s10748/201905/9b8d52727cf346049de8acce25ffcbd0.shtml

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公报:

http://www.stats.gov.cn/tjsj/zxfb/201911/t20191119_1710335.html

第一财经:

https://finance.sina.com.cn/chanjing/cyxw/2020-03-03/doc-iimxxstf5939393.shtml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