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曾掀起“撒币”浪潮,如今公司黯然倒闭:直播答题鼻祖的生死902天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游戏葡萄”(ID:youxiputao),作者:龙之心,36氪经授权发布。

坚持了902天后,第一家在手机上掀起“直播答题”浪潮的公司还是倒下了。

2月14日据CNN报道,直播答题鼻祖HQ Trivia宣布公司将关闭,并解雇其25名全职员工。成立于2017年的他们,用不到一年的时间迅速走红,被无数产品效仿;也因为主持人出走、产品形态缺乏创新而跌入低谷,走向了衰落。

曾掀起“撒币”浪潮,如今公司黯然倒闭:直播答题鼻祖的生死902天

你或许对HQ Trivia这个名字有些陌生,但你应该不会没听过《冲顶大会》《百万英雄》《芝士超人》《百万赢家》等站在风口上的仿品,火遍大街小巷的同时,这种玩法也植入到吃鸡、MMO等部分热门游戏品类中。

曾掀起“撒币”浪潮,如今公司黯然倒闭:直播答题鼻祖的生死902天但出道即巅峰的它,究竟是怎么走向衰败的?

重拾回来的成功

做HQ Trivia之前,创始人Rus Yusupov、Colin Kroll,和另一位Dom Hofmann早在2012年成立了一款名为Vine的短视频产品。仅用3个月,该产品便引起Twitter的注意,并完成收购。

这种好日子持续了三年,2016年,几人突然收到了Twitter的通知,因为业务调整,Vine被砍掉了。一气之下,Rus Yusupov和Colin Kroll离职Twitter,开启了一段新征程。“不要卖掉你的公司!”Rus Yusupov发了条动态,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曾掀起“撒币”浪潮,如今公司黯然倒闭:直播答题鼻祖的生死902天

重新创业后,他们计划做一款门槛较低、且能与视频相结合的大众产品。思考一番之后,视频直播答题成了新的创业方向。

HQ Trivia也由此诞生。凭借在移动端新颖的直播答题形式、真实的现金奖励以及主持人Scott Rogowsky(绰号“问答老爹”)的出色表现,HQ Trivia很快在美国成为现象级产品,全球市场内的效仿者迅速增多。

拿中国市场来说,王思聪带着《冲顶大会》率先“撒币”,今日头条、360、映客、YY等公司迅速切入,《百万英雄》《芝士超人》《百万赢家》《头脑印钞机》《黄金十秒》等直播答题类产品在2018年1月集中上线。

部分游戏也蹭了这波热点。网易《终结者2:审判日》游戏内推出“撒币答题”玩法,固定时间开启活动,答对12题后,玩家将瓜分这一期的奖金;《大话西游》上线“百亿英雄”,只不过送的不是现金,而是充值货币“银两”。

曾掀起“撒币”浪潮,如今公司黯然倒闭:直播答题鼻祖的生死902天

腾讯则更多地把游戏资源和企鹅电竞平台绑定,做了几期专题问答,如《王者荣耀》场、《CF手游》场等等。

曾掀起“撒币”浪潮,如今公司黯然倒闭:直播答题鼻祖的生死902天

而从另一方面,直播答题同期暴露的问题仍有不少。比如某平台误将肉夹馍的特产地归属到了江苏,引发用户吐槽不说,平台方专业性未免受到质疑。

曾掀起“撒币”浪潮,如今公司黯然倒闭:直播答题鼻祖的生死902天

随即在2018年2月14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网络视听节目管理司联合北京新闻出版广电局,约谈了17家开办网络直播答题活动的视听网站代表,指出网络直播答题活动中出现的导向偏差和违规问题。同时广电总局发文,要求开展网络直播答题节目的平台必须具有法定网络视听节目直播资质、直播答题节目主持人应当具备广播电视节目主持人相应的条件、网络直播答题活动不得过度营销和过度炒作等内容。

身处海外的HQ Trivia倒也顺风顺水,2018年3月,公司顺利获得1500万美元的融资,投资方Founders Fund合伙人Cyan Banister进入了董事会。然而这也成了HQ Trivia最后的好日子,随后的时间里产品迭代、团队管理的问题频出,衰败的迹象开始显现。

产品:几次更新难以保证用户活跃

虽然HQ Trivia火了,但它一直处在烧钱买流量的状态。商业模式是否清晰暂且不提,仅留存问题就足够让他们思考许久。

从产品层面,过于单一的玩法并没给HQ Trivia带来加分点(很多效仿者也没有解决好这一问题),用户参与的主要动机基本来自“钱”。而在用户量足够大,均摊到的人均奖金有限的情况下,流失也就在所难免。

以国内几款直播答题产品为例,2018年2月,企鹅智酷做了一项调研,发现“奖金太少、答对概率太低”而用户卸载的主要原因。

曾掀起“撒币”浪潮,如今公司黯然倒闭:直播答题鼻祖的生死902天

Sensor Tower数据指出,HQ Trivia最高用户在线是2018年3月的238万,这反映出直播答题的天花板比较明显,而且后续数据难有反弹。

当然HQ Trivia没少在产品迭代上寻找突破口。他们曾上线了一项功能,类似于玩家打开任天堂《动物之森:口袋营地》这样的手游,拿到指定的道具去领取额外的生命值,这一任务的前提可能要求玩家做到连续试玩几天才行。

另一方面,他们把游戏场景搬到线下,搞了场面对面赢1万美金的活动,为此,官方专门提供了一个现场直播链接投在屏幕上,但尴尬的是,观众早早地把链接传播开来,导致最终有3000多个ID加入,70多位获奖者中,身处现场的只有2人,每人只分得100多美金。很大程度上,HQ Trivia没能给到线下用户足够的刺激体验。

曾掀起“撒币”浪潮,如今公司黯然倒闭:直播答题鼻祖的生死902天

2018年,HQ还尝试了一款以命运之轮为蓝本的游戏HQ Words,试图抓住玩家眼球。游戏中,玩家要做的就是填词,主持人则可以提供线索,由于不需要太广泛的知识储备,HQ Words的门槛更低。但它还是没能解决产品的痛点——用户来得快,走得也快,在新鲜感褪去之后,他们往往并不会因为某一项功能而长久留存。

曾掀起“撒币”浪潮,如今公司黯然倒闭:直播答题鼻祖的生死902天

当然,产品形态只是一方面,团队日渐凸显的内部矛盾可以说是加速了HQ Trivia的衰败。

团队:高层管理差、主持人出走

俗话说“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而HQ Trivia就没能江山守好。面对突如其来的成功,高层的反应要迟钝许多。

据TechCrunch报道,走红的HQ Trivia吸引了大量的外部投资,消息人士称,“银行账户数字多到无法想象”,但创始人Yusupov的决策速度太慢,使得产品在黄金时间陷入了停滞。据悉,原本应该用于投入开发新功能的时间,Yusupov把它用到宣传奖金和嘉宾上面,耽误了衍生内容的持续产出。尽管产品后续尝试融合了前文所提到的诸多设计,但似乎和凉了的黄花菜没什么区别。

放慢脚步的HQ Trivia逐渐被全球范围内的竞品拉近了距离。2018年6月,Facebook推出了一款仿品Confetti,7月在美国上线,此后还为墨西哥,英国,泰国,菲律宾和越南创建了本地化版本;Stream于2017年11月推出的The Q,也在2018年6月和英国新闻社合作。新品的冲击挤压着HQ Trivia的市场份额,面对更高额的奖金,用户一般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离开。

雪上加霜的是,另一位联合创始人Colin Kroll在2018年12月因吸毒去世,剩下Yusupov一手承担起业务运转。

曾掀起“撒币”浪潮,如今公司黯然倒闭:直播答题鼻祖的生死902天

部分员工对其领导能力存在质疑。“Yusupov喜欢操纵,但领导方式毫无用处。他只是个花花公子,相比公司,他只在乎自己的名誉”。

2019年2月,公司员工发起一波“抗议”,超过半数员工签署内部请愿书,要求罢免Yusupov的CEO职位。然而1个月后,Yusupov就把其中两名所谓“叛变”的员工给解雇了。事态开始变得失去控制,员工大规模流失,HQ Trivia的成绩一落千丈,跌出游戏下载总榜Top 200,辉煌不复存在。

HQ Trivia的烧钱之路仍在继续,然而时间久了,钱终有烧完的时候。2019年4月,公司账面上仅有约600万美元的存款,而每月成本却超过100万美元。

如果说CEO的管理方式存在很大问题,让公司负重前行,那么和当家主持人那次不愉快的分手,则是把原先的路堵死了一半。

HQ Trivia最早走红的主持人是Scott Rogowsky,作为一名喜剧演员,Scott Rogowsky的主持受到了广泛认可,被粉丝亲切地称为“问答老爹”。

曾掀起“撒币”浪潮,如今公司黯然倒闭:直播答题鼻祖的生死902天

但Rogowsky和公司高层从一开始相处就不愉快。产品上线第一年,仅仅因为未经允许接受了外部媒体采访,并且无意提到了“Sweetgreen”这个品牌,创始人Rus Yusupov就明确向该媒体表示,“我们和它没有品牌协议!”并且他扬言,如果该媒体写任何有关Rogowsky的文章,他要解雇这位主持人。

Yusupov的敏感让双方关系颇为紧张。根据TMZ的报道,Rogowsky只希望在周末为HQ Trivia工作,然而公司想让他成为一名全职员工,双方意见不合,间接导致了Rogowsky的出走。

曾掀起“撒币”浪潮,如今公司黯然倒闭:直播答题鼻祖的生死902天

2019年3月24日,Rogowsky最后一次亮相HQ Trivia,随后转型去解说了一档棒球节目《ChangeUp》。创始人Yusupov似乎仍在试图排挤,对外他一度表示在头部玩家的调查中,嘉宾主持Matt Richards更受欢迎,前任的出走并没有带来什么影响。

但某种程度上,主持人是挑起直播答题大梁的那一环,当用户习惯了这一主持风格,它的离开带来难以计量的损失,如同李咏离开了《幸运52》一样。

只是公司高层没有预料到,他们的固执傲慢不仅逼走了当家主持人,还丢掉了一批相对忠实的用户,加速着产品的衰败。

在HQ Trivia倒闭这天,Rogowsky置顶了一条动态,直言公司并不是自然消亡,而是创始人无能、傲慢、短视下的结果。

曾掀起“撒币”浪潮,如今公司黯然倒闭:直播答题鼻祖的生死902天他翻出了Yusupov四年前的那条动态“不要卖掉你的公司”并转发称,“不要让他运转你的公司!”,来发泄心中的怒火。他甚至还怒喷Yusupov“要去看看心理医生”,但随后又自行删除了这条动态。

曾掀起“撒币”浪潮,如今公司黯然倒闭:直播答题鼻祖的生死902天

我们中的许多人都经历过跳槽,也看到过别人跳槽,偶尔也会听到过公司和员工分手不体面的故事,但像员工请愿、走向决裂终究还是少见。从当事人言语中,不难看出HQ Trivia内部的矛盾已经长久存在,并且很难缓和,一家公司的斗志也都消失殆尽了。

难以挽回的败局

主持人离去引发粉丝流失、产品更新难寻突破口、高层决策过慢、产品形态本身的局限性……种种因素导致了HQ Trivia的衰落,这家公司也用不到1000天的时间讲述了一个直播答题游戏的兴衰故事。

曾掀起“撒币”浪潮,如今公司黯然倒闭:直播答题鼻祖的生死902天

HQ Trivia的成员合影

得到消息的玩家一部分表达了对这款产品和给他们带来欢乐的主持人的惋惜,也有一部分更关心账户的奖励能不能提现。

放眼全球,直播答题产品死了一大批。这些产品大多火于产品形态,却死于商业模式。在国内,答题产品内容监管不力,更是加速了其死亡的步伐。

目前,创始人Yusupov依旧在努力地做出改变,试图帮助公司绝地求生。2月18日,他在Twitter上表示花了一个周末在寻找资方,并且已经找到了一个新家,继续保持公司运转,同时支付员工的遣散费。但很大程度上,如果HQ Trivia不能走出一条新路,那么这种自救或许起不到什么实质性的作用。

复盘下来,HQ Trivia作为直播答题鼻祖本可以冲击更高的天花板,但成功后的懈怠、管理层的疏忽让他们无法驾驭这个容错率本就很低的品类。机会面前,他们还是没能把握下来。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