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超级观点 | 民宿业彻底归零?这么说的人就是不懂行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口述 | 特约观察员 沈爱翔

采访 | 白梦诗

编辑 | 白梦诗 巴芮

带着观点看商业。

36氪现发起“特约观察员入驻”计划,邀请各赛道的创业者、大公司业务线带头人等一线的商业领军者们,在这里分享你的创业体悟、干货、方法论,你的行业洞察、趋势判断,期待能听到来自最前沿的你的声音。

欢迎与我们联系,微信:cuiyandong66;邮箱:guanchayuan@36kr.com。

超级观点 | 民宿业彻底归零?这么说的人就是不懂行

核心提示:

1.城市民宿会大面积洗牌,但疫情对乡村度假民宿影响很有限;

2.未来,城市民宿将加速向资产管理模式迭代;

3.民宿行业将成为智力密集型行业,收入由运营和营销能力决定。

前几天有自媒体写民宿是在疫情之下第一个彻底归零的行业,我看完第一反应是写这篇文章的人不懂行业,也有些不负责任。那篇文章开头就写“有的民宿月房租近200万”,作为一个服务了国内外2万多家民宿的PMS厂商,恕我疏漏寡闻,至少在我们的客户里没有达到这个月房租规模的。

当然,疫情给民宿业踩下一脚急刹车,这是肯定的。

订单来了是民宿和短租公寓的PMS系统,主要管理民宿的订单和客户信息,同时帮他们对接流量。2014年创业时主要是看好未来十年中国互联网在企业服务领域里的发展前景。其次,SaaS产品作为数据入口能够掌握垂直行业数据,通过数据智能为行业做赋能。

曾经有人问过我 ,订单来了的潜在风险是什么?我当时开玩笑说,唯一的风险就是国内的民宿突然全部都停业吧。万万没想到,这样的事情居然真的发生了。

1月24日除夕当天,我们平台出现了大量客户退订的现象,并且陆续宣布停业,这种现象以往从未出现过。我随即召开管理层线上会议讨论应对策略,决定先免除所有客户疫情期间的系统服务费。这个时候需要共克时艰。

在随后的5天时间里, 我眼睁睁的看着订单来了的系统日交易额从1000万,变成700万、500万、300万,直至20万。这些数字说明大部门民宿的门店已经停业了,民宿行业在疫情的影响下,几乎是按下了暂停键。 我开始思考收入、成本、现金流等等的问题。当时最担心的是客户流失,客户没了我们公司也就无法运营了。

但石基信息(提供酒店业信息系统整体解决方案为主要业务的高科技公司)在非典期间崛起的故事一直令我印象深刻。当年非典期间,中国所有酒店也全面停业,而当时国内的酒店集团都在用的PMS厂商Opera团队因此计划撤出中国,但这时石基信息签下了Opera的独家代理,因为他们相信非典是暂时的,中国的酒店业一定是未来持续发展的。现在石基信息已经是A股市场价值400亿市值的公司。所以我觉得在逆境中要积极思考机会,而不是坐以待毙,同时要用长远的眼光看待一个行业。

当大部分人只想着疫情改变了什么,或对行业造到多大打击时,你应该站在一个行业未来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光景里来看问题。如果在这时候有人退出了,那我们更应该选择入局。

疫情对整个商业世界都产生了影响,竞争对手也在承受同样的损失,作为头部企业,这其实是加速行业垄断的绝佳机会。这时候我们为客户提供真正需要的帮助,是我们的责任也同样是机会。我们的生存压力主要来源于客户是否挺的过去。如果客户挺不过去,那我们未来的市场就不存在。

大部分民宿属于中小企业,有些人对这次疫情中国家颁布的一些人事社保政策或房租减免政策并不是很清楚,所以我们帮所有民宿主整理了相关信息,还做了一份房租补助申请的模板。同时把2003年非典时期整个旅游行业的经济走势做了分析,告诉客户未来局势如何。也为客户提供一系列的免费课程讲解,帮助大家在这段时间提升自己的运营和营销能力。

超级观点 | 民宿业彻底归零?这么说的人就是不懂行

非典时期旅游业相关数据参考

民宿市场分两类,一类是乡村度假类民宿,主要满足中产阶层周末及节假日的度假需求,前期装修投入大,品质较高,租金和人力成本在收入结构中占比不大,经营性现金流非常好,前期投入资金成本高和回报周期长。但国内绝大部分的乡村度假民宿的年房租在20-30万左右/栋,平均月房租2万元/栋。

还有一类是城市民宿,满足的是城市差旅用户的住宿需求,前期装修投入小, 品质一般,租金成本和人力成本在收入结构中占比很高, 所以经营性现金流比较紧张, 但回本周期短。要达到200万一个月的房租,起码要500间房以上,能达到这个规模的城市民宿品牌屈指可数,我并没有在那篇文章里看到。

从损益结构上可以明显看出,乡村度假民宿更类似酒店,需要长期有耐心的经营;而城市民宿更像餐饮,快进快出流动性很高。

因为经营结构和商业模式不同,两种民宿受到的冲击也不一样。

城市民宿没有明显的淡旺季,每个月都需要大量现金收入来支撑房租和人力成本,而现在因疫情影响这三个月的收入归零,加之成本高昂,对他们的冲击非常大。

今年城市民宿会大面积洗牌。这次受影响比较严重的是一百间房以上的城市民宿。他们多以二房东形式经营,自己付租金而非帮房东托管,所以每个月要固定支出房租,且管理团队人员也相对较多,所以人力成本也很高,目前是只出不进。但餐饮、电影院、KTV、商场零售这么多第三产业的大行业也都面临了同样的问题。

而1-3月本就是乡村度假民宿的淡季,北方的民宿以往在这3个月一直是歇业状态,因为房租和人力成本不高,所以疫情对乡村度假民宿的影响很有限,部分自身经营不佳的民宿可能会被淘汰。对于资金相对充足的企业来说,目前是个修炼内功的好机会,以前业务忙的时候没有时间去提升自己的营销能力,也没有时间做内容提升粉丝量,可以在这段时间去补足。

比如疫情期间为了回笼现金流,大量的商家出现了预售需求,我们也为商家提供了预售分销工具,有的民宿预售上线后售卖效果非常好,有的销量却寥寥无几。主要是由于私域流量的积累不同, 一些民宿运营者忽略了微信平台,他们认为通过添加客户微信或者让客户关注自家微信公众号,不仅浪费时间而且并无利益可言,而有的民宿孜孜不倦一直把这些事情做的很好,到了预售的时候,客户基础就有了明显的差距,而这也许就成了民宿商家能否度过这次难关的关键点。

有很多民宿在这段期间做起了短视频,抓住了广大人民宅家刷抖音的流量红利,这确实会使春节以来被长期“禁足”在家的人产生比以往更强烈的“出游欲望”, 有些民宿粉丝量甚至做到了几十万量级。 相信这批利用停业时间把抖音号粉丝做起来的民宿,在开业时一定会迎来预订量的井喷。

从疫情结束后旅游行业的恢复速度来看,周边游会快于境内游,境内游会快于出境游,出境游会快于入境游;自驾游会快于自由行,自由行会快于团队游。因疫情结束后会产生报复性消费,旅游消费结构也会因恢复速度的不同而发生变化,滞后恢复的旅游消费需求会集中爆发在周边自驾游上,因此我对于疫后的度假民宿市场恢复持乐观态度。城市民宿快进快出的特点决定了今年会有大量的城市民宿玩家出局,同样也会有大量的新玩家入局,但民宿市场的特点就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因此从大行业角度来讲,也不必过于担心。首先,单体自持物业的房东基本不受影响。因为房子是自己的,没有租金和人力成本压力。还有一批做连锁民宿的,它可能运营了几十套甚至上百套房,但它的运营方式是资产托管,帮有闲置房源的房东去托管他的房间,疫情对这些民宿的影响也相对较小。影响最大的就是前面提到的租了很多房子来做民宿的二房东。

所以这次疫情也会促进民宿的经营模式和管理模式迭代。

国内的城市民宿经历了从自持物业到二房东的发展,未来会加速向资产管理模式迭代。过去几年,最早的城市民宿主人是拿自己的闲置房源挂到Airbnb上出租的房东,后来出现了职业房东,开始通过租赁房源做二房东的方式,实现连锁化扩张。这样的方式,扩张速度快,但抗风险能力差。而日本和北欧等国家,职业房东的模式主要以资产管理为主,比如中国人到了这些国家购买房产作为投资, 城市民宿经营者会为这些投资者提供装修服务以及管家服务,同时在房源闲置时期通过短租的方式为投资者获得收益,甚至很多房产的物业公司也会提供这样的服务。 所以这次疫情过后,我相信国内大部分的城市民宿经营者会更加理性地转变自己的商业模式。

2019年民宿的供给已经趋于饱和,过去10年乡村度假民宿数量从十几家增长到了十几万家,城市民宿数量也是在近三四年的时间里面增长到150万套。从我们自己系统的大数据上来看,平均单个商家2019年的收益相比于2018年都是有所下滑的。一方面跟经济大环境往下走有关系,另外一方面也是供大于求。

未来10年,民宿行业将会是一个智力密集型行业,收入不是由投入决定,而是由运营能力和营销能力决定。但民宿由于行业的原因和商家体量的原因,往往是很难招到优质人才,因此这个行业会像餐饮行业一样,出现线上代运营的需求,而这次疫情会加速商家对于弹性用工和代运营的选择。

总的来说,这次急刹车对于行业既是挑战也是机会,疫情只是暂时的,人们对于美好生活的消费诉求确是长久的,民宿业未来一定会更好。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