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速记员这个职业还有存在的必要吗?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许多人都在叫嚣说:“录音将会取代速记员。”事实真是这样吗?不行的,先录音再转录速度太慢了,而且有很多错误无法避免,速记员暂时不会被淘汰。本文编译自medium原题为“In an Age of High-Definition Digital Audio, Why Do We Still Use Human Stenographers?”的文章。

几十年来,速记员和法庭记录员不断听到这样的问题,一遍又一遍:“为什么大家还要聘请速记员?为什么不能将内容录下来,晚点再打出来?”“这样的工作很快就会被淘汰吗?”

首先声明,我现在是一名软件工程师。在转行之前,我做了6年的专业自由速记员。以前我的主要收入是为别人制作实时字幕,现在它不再是主收入,不过我一直对速记很感兴趣。速记系统是一套智能系统,也是一套人体工程系统,不论是编代码还是写散文,它都能让我的电脑写作体验变得更流畅更高效。作为一名工程师,我要写很多东西,比如代码、PR文档。有了速记,可以快速推送Slack信息。

当我带着电脑走时,身边基本上都会配一台速记机。是的,我有多个键盘。我的速记机很小,是用3D打印机打印的,装备轻触感机械键盘开关,携带很方便,在小办公室内使用也不会有任何困难。

速记员这个职业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你可能对速记不太熟悉,它是一套快速输入系统,将特殊键盘与转录软件搭配,法庭速记员、字幕员都会用它记录内容。从本质上讲,当一个房间有许多人讲话时,速记员可以实时记录他们说些什么,一字不差。

一般来说,如果大家讲的是英文,每分钟会说出160-220个单词。如果是专业速记员,每分钟可以记录200多个单词,可以连续工作几小时。在美国,如果你想拿到国家认证资格,必须通过一些测试。在最后一项测试时,速记员会听到一段2人问答对话,速度每分钟225个单词,你要将它记录下来,时长5分钟,准确率必须达到95%以上,只有一次机会。速记世界的最高记录是由Mark Kislingbury创造的,每分钟360个单词。

今天,我只讨论一个问题:为什么在法律等行业,速记仍然那么流行。有些人拿着魔法一样的麦克风攻击速记,他们大声高呼:“数字记录才是未来大势。”他们还鼓吹说,用麦克风取代速记可以节省成本,得到的成果基本类似,有时数字记录比手写记录更好。他们的说法不无道理,速记员毕竟是人,他们会犯错,需要休息,会饿,还会疲劳。技术不会,麦克风不会,而且技术的价格很便宜。

看起来数字记录是可行的替代选择,但它还是没有办法淘汰速记,为什么?有如下几个原因:

如果你有一台智能手机,实际上你已经拥有录音工具。你也可以去电子卖场,买一台更好的录音设备,音质更好,价格也不贵。存储数据的内存现在也很便宜。你去问问律师,他们马上就会告诉你:速记成本一点也不便宜,如果转录文本很长,复本很多,费用更是高得离谱,它无疑会推高诉讼成本。如果是法庭速记员,他们会收取固定费用,然后再按页收费,如果笔录有300页,所有参与者都要一份,价格可能会让你吓一跳。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将语音录下来,然后再交给廉价的转录服务提供商,让他们稍后录成文本?

速记员这个职业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这种做法有几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现场会有很多的背景噪音,有人语话比较含糊,有人彼此交谈,对于录音和语音识别软件来说,这些都是难以逾越的障碍。

第二个问题,要一字不差将语音转为文本不是谁都能做到的,只有经过多年训练的专业人士才能办到。

人的耳朵与大脑是精密联系在一起的,天生为语音识别做好了准备,它可以从环境中挑出语音。即使是在噪杂的酒吧或者餐厅,你也可以凭借经验挑出想要的声音。

在现场环境中,你可以清楚知道自己在与谁交流,讲话是不是明白清晰;如果将声音录下来,交给第三方分辨,他们听起来可能不明不白。如果讲话的人含糊其辞,或者声音太小,或者没有记录下来,速记可以要求他们重复。如果大家都在说话,吵吵闹闹,速记可以中途叫停,让大家一个一个说,这样就能将内容全部记不来,验证正确性。

什么时候听懂了?什么没时候没听明白?麦克风不知道,而且大家讲话都有马虎的习惯,麦克风无法及时纠正调节。如果通过录音转录,第三方不知道谁在讲话,如此一来他就很难将说话的特性与讲话者关联起来。如果第三方没有经过严格训练,他们的逐字转录技巧可能达不到要求。

另外,工作之前,速记会深入调查,确保自己提前熟悉各种术语和缩写。他们还会拜访讲话者,确保名字拼写正确,在审议过程中亲自指认他们。当流程正式开始之后,相比录音,速记记录会有三个明显优势:

——能看到谁在说话,并将说话者与内容联系起来。

——预先将词汇、姓名输入到速记软件。

——了解行业特定术语和深奥用语。

如果不确定,现场速记员可以看看讲话者的嘴型和肢体语言,快速扫一眼文档或者幻灯片,寻找更多线索。

多年来,很多与会者曾经向我反馈过,说我的速记做得不错,从赞誉中我可以明显感觉到一点:相比普通民众,速记员从语音流中挑选词汇的能力强很多。为什么?因为多年来我们一直在训练听力,可以快速倾听并将语音转化为词汇;非专业人士可能这里错过一些,那里错过一些,直到内容出现在屏幕上,看到实录,他们才知道自己丢了什么。

如果是远程抄写员,他们没有在现场,那就很难理解当时的环境,转录时难免会有很多错误、误拼,或者听不清内容。还有,抄写员处理音频时速度也慢得可笑,音频只有15分钟,但转录要1小时;如果是训练有素的实时速记员,只会比讲话慢1-2个单词。录音时,一声咳嗽就有可能遮盖某个单词或者短语。

速记员这个职业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糟糕的语音只会生成糟糕的抄本。现场速记员不只是抄写员,他们还是口头主持人,确保每一个词汇正确。调节口语是速记工作的重要部分,这点往往被大家低估。有些人推销他们认为正确的解决方案,说这样的方案简单,能解决问题,但他们根本不知道背后的工作有多复杂。

法律要求笔录是书面文档,有些人想用电子录音来取代,这种想法是错误的。

想将录音转化为文本,没有干过的人根本不知道有多难、有多烦、有多痛苦,你必须一遍又一遍从噪音中搜索单词,有人移动椅子,有人用胳膊碰了碰麦克风,有人打乱了讲话顺序。还有更糟糕的:部分讲话丢失了。

人们在交流时往往充满混乱,因为是个人都很懒,都想用最少的力气将信息传达出去。除非录音时环境受到严格控制,所有参与者都像专业新闻主播一样接受过培训,否则就一定会需要人去调节。

现场速记员不只要确保每一个参与者的声音都被记录,还要让大家知道某句话是谁说的,什么时候说的。另外,速记还要根据自己的见闻纠正实录,确保记录真实正确。如果依靠麦克风和远程抄录员,根本无法达到如此高的“保真度”。正因如此,现场速记才会一直存在,还会继续存在下去。

译者:小兵手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