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排片不足1%,被严重低估的国产佳作,批判畸形婚恋观

小时候写作文,总喜欢用“地大物博”“风俗多样”来形容我们的祖国;

长大后,随着走过的路越来越多,接触过的人越来越杂。回头一想,才发现这些漂亮的形容词背后,也有另外一层意思,“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丑人多作怪”则是另外一种负面的表达方式。

在繁华的都市,一波又一波的女权运动爆发着;而在贫穷落后的深山老林,却上演着一幕幕拐卖妇女的恶性事件。

比如今天要聊的这部影片,看完之后你会惊讶,中国竟然还有婚恋观如此畸形和落后的地区,这个时代,居然还有那么多水深火热的女性。

《喊·山》

Mountain Cry

片名有些晦涩。

所谓“喊山”,是我国山区地带特有的通讯方式,多见于山西、陕西地带。

《血色浪漫》中,钟跃民和秦岭插队落户的农村虽然相邻,但步行却要走三十多公里,而隔着一道山沟沟对着喊话则要方便很多。

《喊山》的英文名则比较直白,翻译过来便是“大山在哭泣”。

大山自然不会哭,哭的,是住在这山沟沟里的一个女人。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坐落在太行山脉的某山西农村。

一个跛脚男人、一个哑巴女人、一个半大的孩子、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

这四人组出现在了村口处。

土生土长的小青年韩冲,趁着磨面的间隙,探出头来。

这一看不要紧,跛脚男人正在收拾韩冲家的驴棚,就此住了下来。

一家四口打哪儿来,从哪儿去,村民们没有过多询问。

安安稳稳过了半年。

一天,随着山林中的一声巨响,整个村子开始滑向失控的深渊。

原来,是韩冲在山坳里埋下的土炸弹响了,这个专门捕猎的炸弹被跛脚男人踩到,顿时炸没了一条腿;

村里人帮忙把血肉模糊跛脚男人抬回驴棚;

奄奄一息之际,跛脚男人却将手中的镰刀挥向了哑巴女人,尽管力气全失,镰刀脱靶,但跛脚男人嘴里喊出一句“瓜婆娘”之后,人们还是隐约感到男人的恶意与不甘。

没过几分钟,男人蹬腿儿,走了。

村民们这可愁怀了,一边指责韩冲,没事儿打什么猎,这下闹出人命了;

另一边则更烦心:

报不报官呢?

赔钱私了?毕竟是人命关天的事情,日后东窗事发,谁也担不起责任;

报官判刑?外乡人死在自家村,何况现在又是村干部换届的时期,这等于是给自己村子脸上抹黑。

最终,村干部、韩冲父亲、相亲百姓一致商量出对策:

韩冲赔跛脚男人的家室2万元。

山西偏远农村,1984年的2万元,想来不是一个小数目。

韩冲一家也是穷小老百姓,一时凑不出这么多,于是便斡旋——

直到还清钱之前,这一家三口、一日三餐,由韩冲来负责照顾。

签约仪式上,怪事发生了。

本该最伤心的哑巴女人,出奇的安静,不仅不哭不闹,还当众表示,这2万块钱,我不收。

众人心想:

一定是哑巴女人嫌钱少。

哑巴女没说什么,抬起屁股回家了。

这种反常,只有角落里的韩冲一人能明白。

其实,从这一家四口进村的第一天,韩冲就看出其中的端倪。

首先,哑巴女人跟跛脚男人年龄相差十几二十岁,跛脚男人明显不是什么有钱人,一个丧失劳动力的穷人,又有什么资本娶一个年轻漂亮、身材姣好的女孩呢?

第二,半大孩子跟哑巴女人的年龄差,也不符合一般母女的规律;

最重要的一点,因为是友邻,韩冲隔三差五就能听见隔壁的打骂声。

跛子男人生前最常说的一句话——

“再跑,就把你腿打断”

韩冲由此推测,男人的死,对女人来说未必是件坏事。

女人是哑巴,从跛子出事到今天拒绝赔偿,她未曾说一句话。

她脸色蜡黄,表情冷清,只在纸上写下了“不要”二字,和她的名字“红霞”。

故事讲到一半,产生了一个疑问:

这外来户四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视角转到韩冲这边,其实这小伙儿绝非什么为非作歹或者赖账不还的无赖恶棍。

相反,韩冲也是这次意外中的受害者。

片名“喊山”二字,就因他而来。

韩冲到了结婚的年龄,偏偏喜欢上了村那头的小寡妇;

两人隔着山坳大喊骚话,听得村民心里痒痒;

此小寡妇风流成性,走一步路屁股拐八个弯,仗着娘家有几个钱,在村里招蜂引蝶。

被荷尔蒙冲昏头脑的韩冲,就是她的猎物。

也是在小寡妇的激将法之下,韩冲埋下了炸弹,准备送小寡妇一个礼物。

没想到意外发生,出事之后,小寡妇则拒不承认此事与己有关,隔岸观火。

韩冲深知婊子无情的老话,倒也没放在心上。

反倒是在照顾邻居娘仨的这段日子里,跟哑巴女人红霞相爱了。

这种对落后思想的抨击比比皆是。

总之,看完这部电影,身处在大都市的我们会陷入沉默,现实生活中也不乏困在牢笼中的女性,她们痛苦、绝望,却像哑巴红霞一样,有苦说不出。

最后,用柴静那名句作为结尾吧,希望每个人都能自我反思——

爱情,是灵魂对灵魂的态度,而不是器官对器官的反应。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