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一位感染科医生的“战疫”日常

——记鄄城县人民医院感染科副主任张福群

张福群为病患做检查

2月5日清晨,被“疫情”笼罩下的鄄城一片宁静,而此时,鄄城县人民医院感染科副主任张福群已经来到了办公室,洗手消毒、戴口罩、穿防护服……紧张忙碌的一天又要开始了。

在抗击疫情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场上,鄄城县人民医院的医护人员都成了抗击疫情的“战士”。作为感染科副主任张福群,自接到疫情通知后,就一直在感染科与团队人员加班加点。从早上七点到晚上十一二点,如果遇到紧急情况,工作时间还要更久一些。

“新冠肺炎治疗方案已经更新至第五版了,每一版出来,我们科室人员都要认真学习、领悟。”张福群说。

紧张的工作之余,还要学习新的治疗方案,这样一来,张福群和同事们的休息时间又被压缩一截。

张福群每天都要接触很多不明原因发热的病人,为了找出发热的原因,他必须和病人面对面交流。

“从何时开始发热?发热时的症状?是不是武汉返乡人员?有没有武汉旅行史或者接触过从武汉回来的人……”每一个细节,张福群都不会错过询问,他尽可能详细再详细一点。一番询问后,安排患者检查,做下一步治疗方案。此时,张福群却忘了,如果他接触到的发热病人携带病毒,他很可能会被传染。

“接触发热病人、被病人传染,这些,作为医务人员,我们都不会有过多的考虑,让我们最担心的是遇到怀疑疑似病例后如何处置?”张福群说。

每当发现高度怀疑疑似病例时,张福群的内心是纠结的。如果发现怀疑疑似病例就上报,或许他们科室的压力就不会那么大了,但这样一来,势必会浪费行政资源和医疗资源。但如果不上报,万一是感染病例,造成的危害后果将更加不堪设想。

“每当发现一例高度怀疑疑似病例时,我们都要反复问诊,反复查看病人的检查资料,再结合其他医师集体研讨。”张福群说。

每到此时,张福群都会“如坐针毡”,甚至于不休不眠,眼睁睁地等到结果出来。

“我曾经接诊过的患者丁先生,62岁,就诊时体温37.8度。”张福群告诉记者。

当张福群得知丁先生是从武汉归来时,气氛一下子紧张了起来。像丁先生这个年龄段的人是很容易被传染的,而且他又是来自武汉。张福群一边安抚丁先生,一边安排给他做进一步的检查。

“检查结果让我们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丁先生只是感冒引起的发热,其他并无大碍。”张福群说。

过年时,张福群接诊了12岁的发热患者张某。张某本人是从未离开过鄄城的,但是他的哥哥是从武汉回来的。

“又是一例接触武汉返乡人的发热患者,当时他的哥哥是没有任何症状的,但也不能排除潜伏期传染给他人。”张福群说。

一番检查过后,结果出来了,张某只是普通发烧,张福群悬着的心这才被放了下来。

自疫情发生以来,张福群说他的心就像是坐上了“过山车”,说不定会遇到什么情况,好在有惊无险。尽管如此,张福群仍然不敢有丝毫的松懈,心里总是绷着一根弦。

张福群在发热门诊值班时,也会遇到一些比较恐慌的发热患者,甚至主动要求被隔离。这时候,发热患者的内心是比较脆弱的。张福群会先对他们进行安抚,再仔细询问症状,等检查结果出来后,再结合检查结果宽慰患者。

“现在很多患者一发热,自己就慌了,总感觉是被感染了。现在发热也并不可怕,但是一定要及时就医查明发热原因,切记不要恐慌,也不要自己乱下定义。”张福群说。

记者 焦同帅 刘永霞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