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微软CEO纳德拉访谈实录:期待软件和数字技术像电力一样帮助每个行业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腾讯科技,36氪经授权发布。

微软CEO纳德拉访谈实录:期待软件和数字技术像电力一样帮助每个行业

划重点:

    数字技术可能是我们拥有的最具延展性的资源。它既可以是工具,也可以是武器。

    作为技术提供商,我们是第一响应者。我们必须建立核心基础设施,甚至工程流程,以确保人们增强对技术的信任。

    私营企业作为一种社会机构,是我们提出的有效配置资源的最佳机制。但它们也必须得到治理,以确保它们真正地提出解决方案,而不是制造问题。

    在接下来的10年里,我期待着软件和数字技术像电力一样帮助每个行业。我们是一家平台公司。稳定平台的核心规则之一是,你必须让这个平台能够创造更多的价值。

    如果认为以前让你成功的东西会让你取得新的成功,那就大错特错了。因为事实并非如此。过去的做法反而会束缚你的手脚。你必须要有学习的心态才能前进。

    据外媒报道,在领导一家世界上最大的科技公司六年后,微软首席执行官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接受了记者采访,谈到了科技在社会中的作用、科技行业未来的发展方向以及科技行业如何重新赢得公众的信任。

    下面是记者采访纳德拉的实录:

    关于信任问题

    记者:1月份,你在LinkedIn上写了一篇关于使用技术促进赋权和信任的帖子?但皮尤在2017年进行的研究表明,尽管未来十年将有更多人使用科技,但人们不一定会信任它。你将如何弥合这一差距?

    纳德拉:我的同事(微软总裁)布拉德-史密斯(Brad Smith )写的一本书叫《工具与武器》(Tools and Weapons),我认为这是一个值得牢记的比喻。数字技术可能是我们拥有的最具延展性的资源。它既可以是工具,也可以是武器。那么,让我们先来谈谈这个工具,以及它是如何增强功能的。

    我们需要考虑三件事。第一,技术带来的经济增长公平吗?你不能只让科技行业增长;你必须让所有行业都增长。新兴市场和发达市场之间的巨大趋同需要继续下去。

    二是信任。你不能让科技产生意想不到的后果。隐私——你必须将数据和隐私权视为一项人权。网络安全——由于网络攻击,我们的经济损失了大约1万亿美元,小企业和消费者受到了很大影响。作为技术提供商,我们是第一响应者。我们必须建立核心基础设施,甚至工程流程,以确保人们增强对技术的信任。

    最后一条是可持续性。谈到增长或信任,你必须考虑不能破坏地球。

    记者:好的。但是,当消费者看到科技公司滥用他们的个人信息,或者得知他们已经成为数据泄露的受害者时,该行业如何重新获得他们的信任?

    纳德拉:我们可以向许多经历过这种情况的其他行业学习。例如,为什么我相信我吃的食物和食品安全法律法规?对我们来说,它是从分配人才和资源开始的,这样我们就可以考虑到我们正在打造的技术可能会带来的意想不到的后果。

    我们来看看人工智能伦理学。比方说,你引入的模型是建立在人类语言语料库上的。它将根据它训练的数据产生一大堆偏见。防止出现这种情况的第一种方法是让一个多样化的团队来构建模型。我们不要放弃控制权。我们是否有内部流程确保团队的多样化?

    这是我们必须做的工作。但社会必须拿出相应的法律法规。这两者的结合将帮助人们重新开始信任技术。

    记者:你拿食品行业做比方确实很有意思,因为与科技一样,食品也会影响到每个人。还因为厄普顿-辛克莱(Upton Sinclair)的《丛林》(The Jungle)一书让美国人相信我们需要食品安全监管。科技需要像那样让我们感到震惊的东西来刺激变革吗?

    纳德拉:我真希望不是这样。我们已经生活在一个科技无处不在的世界。它已全面渗透到了我们的生活、社会和经济之中。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记者:你认为微软应该如何监管?

    纳德拉:我们不能等待(监管者),所以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如何监管自己?例如,我们接受了GDPR,然后说,“让我们遵守它吧。但更重要的是,让我们正确对待数据,让它在世界各地都能使用。”在美国,我希望我们有更多有关数据隐私的法律法规可以遵照执行。

    记者:关于私营部门在社会中的角色,我想了很多。一家现代科技公司的影响范围既广又深。对于社会的弊病,政府责任与微软责任的界限在哪里?

    纳德拉:这是个很好的问题。我喜欢牛津经济学家科林-梅耶尔(Colin Mayer)所写的定义:公司的存在是为了创造有利可图的解决方案,以应对人类和地球的挑战。我确实认为,私营企业作为一种社会机构,是我们提出的有效配置资源的最佳机制。但它们也必须得到治理,以确保它们真正地提出解决方案,而不是制造问题。我认为这才是真正的症结所在。

    你的核心商业模式必须与你周围的世界保持一致。你不能一边负责这些ESG[环境、社会和治理]工作,一边破坏世界。这是不能接受的。在我晚上睡觉时,我就知道微软做得很好,我们已经帮助一家小企业提高了生产力,或者帮助一家大公司提高了员工的竞争力。对我来说,这给了我在世界任何地方运营的许可。如果没有这点帮忙,为什么会有人想要一家跨国公司在他们的社区运营呢?

    然后,你还得考虑一下你要承担的义务。微软有全职员工,也有非全职员工。非全职员工与我们的全职员工没有相同的产假政策,但他们坐在我们中间。所以我们说,“嘿,你知道吗?我们会付钱解决这个问题。”中低收入住房也是如此。我们有各种收入的人。他们不能承受通勤的负担。因此,我们在获得股东许可的情况下,使用了一些资金来帮助他们。这不是纯粹讲道德,而是为我们的长期股东的长远利益着想。

    记者:我仍然不确定你在公司和政府责任之间划清了什么界限。例如,让我们回到产假这个话题上来。尽管美国拥有强大的经济实力,但它是发达国家中仅有的几个不提供联邦带薪休假的国家之一。私营公司提供的好福利总是受欢迎的,但这不应该是国家政策吗?

    纳德拉:一点儿没错。在美国,我钦佩的一项立法是“美国残疾人法案”。对于残疾人来说,这是一件多么令人惊叹的事情。这就是开明的政府为大量需要服务的公民所做的事情。这不是一家公司建造一个轮椅坡道的问题。每个人都有责任让残疾人充分参与我们的经济。

    作为美国公民,我希望能有这样的决策、法规或政府项目。民主进程将确保这一点。这不是哪个首席执行官的个人喜好。作为一家美国跨国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我正在思考的一件事是,在我们将所有义务移交给政府之前,我们应该做什么?

    超越云服务

    记者:在2016年,微软的股价正处于历史高位附近。现在,微软的股价是当时那个数字的三倍了。你最大的赌注是云服务。这得到了回报,但它的爆炸性增长正开始放缓。接下来怎么办?

    纳德拉:计算技术已渗透到了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我们的经济正在经历广泛的数字化。我们还处于初级阶段。科技产业仍仅占GDP的5%。它将会达到GDP的10%。但问题是,其他90%的GDP用这些技术做什么?我不需要四处打量,考虑下一步怎么办。我需要看看摆在我们面前的是什么。我们在精准农业上做了什么?医疗结果如何变得更好?电子商务和零售业如何变得更加个性化?银行业如何变得更加包容?

    记者:对你来说,这是关于技术的应用。

    纳德拉:一点儿没错。这些技术先有安装阶段,然后是部署阶段。在接下来的10年里,我期待着软件和数字技术像电力一样帮助每个行业。我们是一家平台公司。稳定平台的核心规则之一是,你必须让这个平台能够创造更多的价值。

    记者:六年前的今天,微软宣布你将成为该公司的第三任首席执行官。你收到的最糟糕的建议是什么?

    纳德拉:如果认为以前让你成功的东西会让你取得新的成功,那就大错特错了。因为事实并非如此。过去的做法反而会束缚你的手脚。你必须要有学习的心态才能前进。上天没有赋予你这样的权利:因为你以前取得了一些成就,所以你就会再次取得成功。

    记者:过去的表现不能保证未来的结果。

    纳德拉:没错。(腾讯科技审校/乐学)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