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老赵头”的“战地”日记

“老赵头”并不老,今年才46岁。他叫赵海鹏,是四平市铁西区司法局办公室负责人,2017年被组织上选派为扶贫驻村第一书记,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他又多了一个身份,被抽调到平西乡协助开展疫情防控工作。

因为工作忙,很长时间才能见上一次面的女儿,发现爸爸老的速度有点惊人,于是,又心疼又爱怜地称呼他为“老赵头”。

“又是一年的元宵节,当然,这也是我爸46岁生日。一晃真快啊,去相册翻照片,一下觉得这个帅气的男人变成了一个老头了。他真的太忙了,好像很久没看到他休息,也很少吃他做的饭菜了。在家里,他是顶梁柱,撑起了这个家;在单位,他是好干部,努力工作无怨言;在贫困村,他是第一村书记,精准扶贫奔小康;在疫情面前,他是共产党员,排查记录冲在前线。我特别骄傲地对世人说,我为有这样的爸爸感到骄傲!……可是,我亲爱的老赵头啊,在2020年您可不可以歇歇呀!不要太劳累,我不想我还没长大,您就两鬓斑白了……”

“我早上起来,看到了女儿在凌晨发的朋友圈,才想起原来今天是自己的生日。”赵海鹏说。那段时间,他忙着村里的疫情防控工作,已经接连好几天没回家了。

从正月初二开始到现在,他已经连续工作了18天,总行程3000多公里,平均每天工作14个小时以上。在驻村扶贫日记上,写下了这段时期以来他满满的“战斗”轨迹。

2019年1月26日

今天是农历正月初二,一大早我便匆匆赶到了村委会,与村干部研究部署疫情防控工作。由于心里一直放不下村里的两户贫困户,会后,我便开车去贫困户家走访。看到蔡金平老两口、董雪飞母子都在家未外出过,家里也没有返平人员,也没有亲属来过,我的心才放下。跟他们聊了聊家常,给他们讲了讲当前全国疫情的严峻形势,又给他们普及了一下病毒的防控知识。

2019年1月27日

按照昨天村委会的疫情防控部署,早上我在村委会查看了各社上报的外地返平人员名单,又向村医询问了六社武汉返平人员的相关隔离措施后,便与村干部到二社挨家挨户进行排查及宣传工作。在排查过程中,遇到一个刚从哈尔滨回来的十一社村民,我让他找本社社长进行报备,该村民说不知道社长电话,看他满不在乎的样子,我给十一社的社长去了电话,通知社长立即与他进行联系、登记。在二社麻将馆,发现有好几个村民聚集在那儿。我给他们讲了病毒的防控知识,他们变主动散去回家了。

中午,得知乡里要求各村在村口设立卡点,而我村设卡点用的条幅、公告还没取,没顾不上吃饭,我便开车去了乡里,下午将设卡的工作全部落实下去,所有工作完成后已经是下午三点半了。晚上,我配合毕乡长开始了各村卡点巡视、检查工作。

2019年2月7日

配合乡里开展疫情防控工作已经13天了,每天我配合乡里对全乡13个卡点进行全天候的巡视、检查,为各卡点工作人员配送防护用品、食品,对应急突发事情进行现场处置。

上午巡视完,回到乡里领取了区扶贫办为我们第一书记配发的口罩和为贫困户发放的消毒液。利用中午吃饭时间,我回村上拽上扶贫专干,去贫困户家送消毒液和疫情防控宣传手册,他们讲了消毒液的使用方法和注意事项。在蔡金平家,看见老两口没有口罩,我把刚领的两个口罩给了他们,并叮嘱他们做好防护。下午工作的时候,突然想起明天就是正月十五了,由于大部分超市关门,我村的两户贫困户可能吃不上元宵,于是,我利用晚上短暂的吃饭时间,找超市买了几袋元宵给贫困户送去。送完元宵,又到夜巡时间了。21时50分,回到家里已经累得连衣服都不想脱了。

……

“看完女儿发的朋友圈,我很心酸,也很感动。女儿还有几个月就要高考了,可是我没有时间好好陪陪她。与年近80岁的父母住在前后楼,但是,我一连十几天都没有去看望过。不是不想,关键时期,村里的防控工作放不下啊!”赵海鹏说,“女儿,可能这一段时间,你还是不会看到你的老赵头,等疫情平稳了,爸爸一定回去!”

作者:吉林日报全媒体记者 李晓静

吉林日报全媒体 编辑:秦楚越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