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AI创投的中场休息

有人说,2019年是令人失望的一年。

在创投圈,不少人认为创业者、投资人的信心似乎也在直线下降。老罗都开始琢磨“卖艺还债”了,王思聪也一度背上“限高令”。硬件上的折叠屏、5G手机等等,PPT天花乱坠,落地的屈指可数。就连被寄予希望的下沉市场也已经成为一片血海。过去几年的热门风口似乎接连响起了寒冬的论调,包括被寄予厚望的人工智能。

从投融资数额频次到企业发展、竞争,AI创投的2019显得格外低调,期待中类似于团购大战、网约车大战的较量没有上演。

那么,AI的故事结束了?显然不是,AI本身的潜力毋庸置疑。事实上,所有的寒冬背后只不过是一些特定的发展状况罢了,5G手机爆发只是时间问题,互联网产品也会经历下一轮更新换代,但就像阿里巴巴集团学术委员会主席曾鸣说的:

“容易赚的钱肯定是没了,往后大家都得做更辛苦的事。”

就AI产业而言,从多个维度来看,在经历了五年的狂奔过后,容易拿到的投资肯定没了,产业似乎也到了停下来进行中场休息的时候,准备去做今后更辛苦的事。

创投烽烟不在,赛手止戈休养

2018年,金沙江创业投资基金董事总经理朱啸虎提出:“教育、企业应用和人工智能是资本寒冬的‘吉祥三宝’。”按照当时的大环境,这一言论似乎没什么错。

有数据显示,2015年到2018年,AI产业复合平均增长率达到54.6%,2018年,中国人工智能产业市场规模达到415.5亿元。

随着产业规模的扩大,AI领域融资进度也在不断加快。据投中研究院与崇期资本联合发布的《2019中国人工智能产业投融资白皮书》显示,中国人工智能领域的总体融资规模从2015年的458亿人民币增长至2018年的1189亿人民币,增长超过两倍。

只不过在进入2019年之后,“吉祥三宝”的魅力似乎也不复存在,当然这里面也包括今天我们所说的人工智能。

2019年,AI创投已经不再是资本的宠儿。今年前三季度,AI产业投融资数额为577亿,AI投资热情出现明显缩水。事实上,从去年年中IBM沃森大裁员开始,关于AI寒冬的论调就逐渐开始响起,这也为今天行业融资难现象发生埋下了伏笔。

从资本的角度来看,投资行为变得更加谨慎本身也是无可厚非的事,面对“黑天鹅”谁都得谨慎才行。

套用财经记者吴晓波的水大鱼大论,从O2O开始,创投风潮井喷,风投机构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据有关资料显示,到2018年,登记在案的私募基金管理人达2.37万,资产管理规模由2015年1月的2.6万亿陡增到如今的12.6万亿。资本“大水”滋养着教育、共享经济、云服务以及人工智能领域的“大鱼”。

到了2017年,数据显示私募行业总募资额已经达到万亿级的历史新高。而2017年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公布,为资本圈的野蛮生长画上了休止符。一些实力不够的机构遭遇募资困境。

到去年中小私募的减少还在进行着,2019年12月6日,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公布了11月份私募行业备案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1月底,百亿私募相比10月增加了5家;中小私募的数量增长明显乏力,其中规模在50亿~100亿元的有285家,相比10月减少了4家;此外,管理规模低于行业平均规模的私募达到6893家。两级分化明显。

募资难,资本寒冬,AI创投热情自然也会出现退潮。而缺少了资本“荷尔蒙”加持,AI公司们在过去一年似乎也异常的低调。

今年年初,随着旷视即将IPO的消息传出。AI企业上市潮的说法也不胫而走。然而,2019年已经过去了,旷视方面IPO“爽约”已经成为现实,而商汤方面似乎一直都是“上市有计划,但无时间表”。

在产品端,从2018年年底,因深度学习而爆红的人工智能创业窗口期已近于关闭,未来更强调商业落地。然而,任何新技术的发展都会遵循加德纳曲线效应,会经过五个阶段:技术萌芽期,期望膨胀期,幻觉破灭期,复苏期与平稳生产期这五个阶段。

目前看来,产业正处于复苏期到平稳生产期之间,会经历一段时间的瓶颈。具体多久没有人知道,都知道总有大规模商用的时刻,但时间上却并不可期。在此期间,我们看到AI公司们更多的其实在休养生息,没有太多针尖对麦芒的碰撞,静候产业瓶颈期的度过。

但这种黎明前的静悄悄往往更可怕,在上半场脱颖而出的AI公司或许就在这短暂的中场休息期间形成分化也未可知。

“主干道”挤不进,“小路故事”不动人

说了投资机构自身的因素,事实上,AI产业自身的内因才是创投遇冷的根本原因。前面我们把现阶段比喻成中场休息,既然是休息无需较量,自然也不需要太多资本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