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联想“失常”:3年更换4位手机业务负责人,核心缺陷始终无解

编者按:本文来自字母榜,作者蒋晓婷,编辑 马钺,36氪经授权发布。

划重点

    联想不留人的背后,也是联想手机业务的整体衰败,与不适当的用人方式形成的恶性循环。

    猛烈的人事调整,导致的结果是联想手机的战略始终缺乏连贯性。从2015年到2018年,联想3年更换4位手机业务负责人,从刘军、陈旭东、乔健到常程,公司始终处在内耗状态。

    在陈旭东当权期间,高端品牌的方针始终没有得到杨元庆的充分支持。

    最显著的战略错误发生在乔健当权时期,从外部重金挖高管,甚至砍掉联想手机品牌,重点营销摩托罗拉,最终的结果是移动业务亏损4.63亿美元,挖来的高管全部离职。

    常程2018年接手时,中国区移动业务已经是个烂摊子,被砍掉联想品牌元气大伤、人心涣散、费用还被大幅缩减。

    联想“失常”:3年更换4位手机业务负责人,核心缺陷始终无解

    2020年第一份大厂人事调整就闹出了幺蛾子。联想集团副总裁常程12月31日刚宣布离开联想,今天雷军就微博官宣,常程担任小米集团副总裁,负责手机产品规划。下午联想“开撕”常程,称公司与所有高管均签有竞业禁止条款,如有违约将采用法律手段解决。

    常程转发雷军的官宣微博,连用了三个“激动”。微博认证随即从联想集团副总裁改成小米集团副总裁,迅速完成和联想的切割。这一番无缝对接的离职再就业着实引人遐想。常程离职联想的理由是想要把更多精力放在个人身体健康和照顾家庭上。没成想过了一天的法定假日后就高调入职小米,理由是“为了梦想而努力”。

    联想“失常”:3年更换4位手机业务负责人,核心缺陷始终无解

    培养了19年的“儿子”转眼间成了竞争对手的“女婿”,联想脸上显然挂不住,发布声明情有可原。

    这场“开年第一撕”未来如何走向不得而知,但常程离职,让联想手机走出困局的难度更大。

    7年前,联想手机在国内手机市场份额位列第一,如今连华米OV的尾灯都看不到。之所以走麦城,高层人事变动频繁是原因之一。刘军一度被罢免,陈旭东、冯幸等人接连出走,大将殆尽,如今连“廖化”常程都去了敌营,国内手机业务已经成了联想的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追根溯源,联想不留人的背后,也是联想手机业务的整体衰败,与不适当的用人方式形成的恶性循环。

    A

    第一任联想手机的掌门人是刘军,他当年离开联想的过程最具戏剧性。

    刘军从1993年入职联想,业务范围囊括电脑研发,IT消费、供应链以及消费,带头收购摩托罗拉,是柳传志嘴里的联想“大将”,一度被认为是杨元庆的接班人。在2011年被杨元庆钦点主抓联想移动业务。

    赶上国内智能手机行业大爆发的潮流,联想手机在2年内销量60倍增长,从2011年的100万台增长至2013年6000万,随后手机销量一度超过联想电脑销量,和中兴、华为、酷派合称为“中华酷联”,在国内手机市场的份额达到75%。随后更是导演出“蛇吞大象”收购摩托罗拉的大手笔,成就联想手机最高光的时刻。

    事情的转折是2014年7月三大运营商取消终端补贴,近80%利润依托运营商定制机的联想遭遇灭顶之灾。

    先是主抓运营商市场业务的冯幸,成了出气筒。他曾在联想工作20年,很快被转岗负责虚拟运营商业务,离职后成为乐视移动业务的掌门人,还带走了一批联想的部下。

    不久后,一纸堪称地震级别的人事任命通知下发,2015年6月1日下午还在准备工作汇报PPT的刘军,晚上就被通知调离岗位,只担任“CEO特别顾问”,杨元庆的内部讲话很快流出,其中“拿榔头敲都敲不醒,太慢了,在错失机会”的训斥,被外界认为是针对刘军团队。

    刘军“下岗”后,联想手机由联想子公司神奇工场CEO陈旭东接掌,副总裁常程“补位”陈旭东担任CEO。

    事实证明,这次人事地震除了让联想暴露焦虑之外,没有起到任何正面作用。

    在被罢免两年后,2017年5月16日,刘军再次回归,这次他不再负责移动业务,而是重整联通中国区的PC和智能设备业务。有联想高管称:“刘军回归是因为联想到了无人可用的阶段。”

    当时的联想手机业务不仅处于市场淘汰边缘,市场份额只剩3.5%,联想的根基PC业务也被惠普截杀,蝉联15个季度的全球PC第一被抢,2017年第一季度的市场份额比惠普拉开1.4%的差距。

    随着刘军的回归,当年接替刘军的陈旭东选择离职,职业路径从民企三胞集团,再到美团点评,彻底脱离手机终端行业。

    陈旭东离开联想的原因和刘军一样,也是业绩不达标。杨元庆只给了他10个月的时间试错。陈旭东企图通过打造高端品牌的市场战略还没得到验证,就被杨元庆调离了岗位。

    比较可惜的是,陈旭东在联想被称为“消防队长”,同时也是神奇工场的创始人。神奇工场本是联想的一杆枪,对标小米,主打互联网思维做手机和物联网,用以缓解联想手机过于依赖运营商渠道。

    然而在陈旭东被突然调走后,负责手机研发的常程“被迫”走上台前,从头学物联网,慢慢习惯接触媒体,采访时需要不断摆弄手上的物件来释放压力。

    B

    2015年6月的这场人事调动,成了联想手机业务彻底衰败的分割线。

    常程是后联想时代最有名气的高管,但他的悲剧使命从一开始就埋下伏笔。

    2015年8月的Z1发布会上,尽管台上的常程流下男儿泪,但Z1发售当天的成绩只有4万,比起4年前从0开始的小米一代,光是预售就卖出30万台手机的成绩都差得远。

    这一年,Trustdata的数据也显示,国内智能手机保有量排行榜上,联想占比3%,位列第八,远在小米、华为之后,成绩比多年偏居一隅的魅族还还低0.6%。成绩出炉后,神奇工场的试验也宣告结束,以回归联想移动告终。

    常程堪称手机厂商里面最勤奋的CEO。他在微博上和网友打成一片,每天早上6点发布消息,在线和粉丝聊天,回复网友评论,即便最初面临的全是一水的吐槽和差评,依旧保持少则一条,多则数条的更新日常,微博上生活感悟与自拍齐飞,宣传和拉踩同在,以此积累下318万铁粉。

    因为热衷碰瓷营销,常程被网友称为“万瓷王”。最典型的碰瓷是2018年为Z5手机预热。先是碰瓷苹果,自称Z5是苹果做不到的产品,再来怼小米,“比米8好的更是不只一点”,然后以一句“稳了”预先将Z5摆上胜利的烽火台。

    然而他被市场结果狠狠地打了脸。2019年6月,Z5以降价500元的操作力克小米和苹果,拿下销售榜榜首。但根据Counterpoint的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第二季度,Z5的销量只有30万台左右,在华为、小米面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虽然不计形象努力营销,但联想手机的成绩远低于常程的预期,当时的联想手机市场占有率早已不足1%,几乎没有东山再起的空间。

    C

    高管相继离职的背后,其实是联想手机无可挽回的大衰败。

    同样是对标小米,曾经的同盟华为,用荣耀手机杀出一条血路,联想即便是收购摩托罗拉都无济于事。

    2015年6月的人事调整,杨元庆意图通过调整完成变革,“这个变化要从头开始,所以首先要从领导人开始,从调整一把手开始。希望通过这样的调整,给这个团队注入更多的活力,让变革来得更彻底,更到位,更猛烈些。”

    但猛烈的人事调整,导致的结果是联想手机的战略始终缺乏连贯性。从2015年到2018年,联想3年更换4位手机业务负责人,从刘军、陈旭东、乔健到常程,公司始终处在内耗状态。

    最显著的战略错误发生在乔健当权时期。乔健此前是联想集团的人事负责人,接替陈旭东抓手机业务后,从外部重金挖高管,甚至砍掉联想手机品牌,重点营销摩托罗拉,最终的结果是移动业务亏损4.63亿美元,挖来的高管全部离职。最后不得不复活联想品牌,移动业务再次回到原点。

    粗暴的人员调整背后,是联想手机的核心缺陷始终没有得到解决。

    联想手机70%的出货来自运营商渠道,补贴被取消后,运营商渠道逐渐鸡肋,互联网渠道成为大势,但联想始终没有大动作。据经济观察报采访到联想前高管,他说杨元庆始终没有下决心将定制机的权重降低,也没有将更多的资源放在开放市场和电商上。

    而联想在早年打开运营商通道后,放弃线下营业厅渠道的经营,而后者正是VIVO和OPPO得以弯道超车的机会。

    在陈旭东当权期间,高端品牌的方针始终没有得到杨元庆的充分支持。在联想内部,旗舰机和低端千元机出自同一研发团队,且联想手机研发投入一直偏低,10年加起来的研发费用只有306亿,而华为在2014年的研发支出就达到408亿。

    据《科创板日报》报道,常程早就想离开联想了,“2018年他在接手时,中国区移动业务已经是个烂摊子——被砍掉联想品牌元气大伤、人心涣散、费用还被大幅缩减。”

    这似乎就不难理解,2018年12月16日,一直碰瓷小米,狠踩雷军的常程,在微博上突然祝雷布斯生日快乐,并配文:多有得罪。

    【参考资料】

    1、《联想回应“常程加盟小米”:与所有高管均签署竞业禁止条款》,凤凰网科技

    2、《联想为什么要撤掉“储君”刘军?》,经济观察报

    3、《联想的业绩焦虑:三大业务收入下滑 PC宝座被夺走》,新华网

    4、《重磅|中国区负责人常程离任 联想移动四年五次换帅》,科创板日报

    5、《在 ZUK 的发布会上,CEO 常程哭了》,PingWest品玩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