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2019-2020大事件回顾:拐点迷雾下,如何相信音乐的未来?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作者小鹿角编辑部,36氪经授权发布。

2019-2020年,全球范围内,经济增长在减弱,风险在上升。经济学家们预测,大多数主要经济体在2020年的增长都会放缓,有些甚至会陷入衰退。

可怕吗?2000年以来,我们竟然已经享受了如此长时间的全球经济一体化和国内经济迅猛发展的时代红利。

21世纪的前十年进入倒计时,总体上看,这承上启下的2019年,可以用勃勃生机来简单形容。但表象的背后,行业依然潜藏风险,尤其是对音乐版权交易市场的悲观情绪,让行业增长预测陷入了不确定性的迷雾之中。

音乐流媒体付费渗透率的提升与短视频影响爆款诞生这两条线并行,正在更加深刻地影响着中国音乐行业的发展。

显而易见,巨大的市场机遇与潜藏的市场风险、消费者行为习惯的改变,同样都在这一年里发生,给众多行业从业者带来了困惑,2019年到底是高歌猛进的一年,还是会成为行业从高速发展陷入到衰退的一个拐点?

对于不同的板块,显然从业者会有不同的体会。

近几年来,不惜一切代价推动行业发展的政策和利益力量,帮助音乐行业迅速地摆脱了颓势,成为全球音乐市场最瞩目的一颗明星。

借助前几年发展红利,迅速跑起来的龙头企业们奠定了市场基础,但对于未来他们依然充满了危机感,不得不小心翼翼应对瞬息万变的市场,并采取一些切实有效的措施,以确保避免真的从此进入衰落期,尽管,这还只是一种可能性。

从历史上看,音乐行业的每一次大繁荣与大衰退基本上都伴随着商业模式的彻底性颠覆。

流媒体时代正在形成的商业模式,目前还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化,而是尚在培育形成中。音乐行业的关键挑战与关键机遇,依然是很低的付费率和极具增长潜力的新一代付费人群的成长。

从业者其实没有多少犯错误的余地。对未来行业前景的信心减弱,很可能导致行业整体性陷入悲观情绪。如果音乐行业要保持蓬勃发展,不会因为整体经济下行的压力而束手束脚,这还取决于行业的整体信心如何重建的问题。

生机中潜藏着不稳定,行业在飞速发展,这一切都如同无数个平行空间一样,在激烈而有序地进行着。

对于未来,虽然走在不确定性迷雾中,但内心依然充满了信心。

如果音乐行业的扩张势头能在2020年继续,那么原因将是,我们每一个身处其中的人,都看到了更长远的未来,总体来说,大部分人内心并没有感到太多的不安,依然在坚持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

小鹿角·音乐财经精选了2019-2020具有行业影响意义的重大事件,供行业用户参考:

点击图片可查看事件对应深度文章:

一月

2019-2020大事件回顾:拐点迷雾下,如何相信音乐的未来?

《声入人心》:大家没猜中开头,也没猜中续集的结果

《声入人心》高光之下,中国音乐剧市场在探索中待发。

在被寄予厚望的《幻乐之城》收视率彻底败北后,悄无声息开播的《声入人心》却反而大爆。36位“美声小哥哥”一上线,就迅速抓住了观众们的眼球和耳朵。第一季收官后,豆瓣评分已高达9.2分。

《声入人心》利用年轻时尚的演唱方式,颠覆大众对美声音乐和演唱者的固有印象,也让原本在国内属于小众艺术的音乐剧,在经过一档选秀节目的催熟后,开始逐渐成为大众关注的文化现象。但随着“出圈”、“演员偶像化”、“黄牛抬价”的标签开始陆续出现在这个正在起势的行业中,关于音乐剧的发展,主流市场也开始有了更广泛的讨论。

2019年,我们见证了全场大合唱《巴黎圣母院》《玛蒂尔达》《摇滚红与黑》票房火爆,我们也见到被寄予厚望的第二季《声入人心》夏天播出后,却一糊到底,新一季选手也别提有什么存在感了。

一档综艺节目到底能对一种小众文化产生多大的影响?目前看来,中国音乐剧演出市场在经历了一轮饭圈洗礼后,显然更加自信与理智了,对于造星也不如年初那么急迫了。

当然,已凭《声入人心》跻身明星队伍的音乐剧演员阿云嘎和郑云龙,行程密集忙了一年,现在依然奔波在各种商演和晚会的路上。

2019-2020大事件回顾:拐点迷雾下,如何相信音乐的未来?

《即刻电音》的贡献与遗憾

《即刻电音》主要为业内从业者们提供了关于音乐内容与综艺节目的“兼容性”参考。

从2018年第三季度官宣到完结,号称希望“从专业推荐、现场演出、视觉呈现等多个角度为电音狂热粉和广大观众提供一场属于中国的电子音乐类节目”的《即刻电音》经历了几次口碑的起伏:从官宣后的高度期待,到未开播前宣布张艺兴、大张伟、尚雯婕担任明星主理人时大家的讨论和质疑,以及开播后前几集因为大量与音乐无关的撕逼话题热搜导致口碑下降,再到引入即兴battle战和人声采样选择,引发了好评率的逐步回升。

到了节目后期,选手们实力与个性越发鲜明,各自都凭借不错的作品以及与蒋大为、火箭少女101等艺人的合作逐渐有了出圈迹象。

蒋亮、Anti-General、Jasmine、薛伯特、陶乐然等音乐人在节目中累积了一批大众粉丝,节目最终慢热地导向了积极的方向。

擅长幕后工作与崇尚PLUR精神的电子音乐人们不适合真人秀与竞技综艺这样的“饥饿游戏”,电音粉丝在节目开始前也对“大资本大制作”的《即刻电音》产生过抵触情绪。但无论如何,《即刻电音》第一季在各种热搜和争议中落幕了。

作为一档综艺节目,它在推荐独立电子音乐人,推动多元化音乐风格到大众面前,是有想法和野心的。很多人关心的第二季《即刻电音》什么时候来?但最终决定这档节目命运的,不是电子音乐文化推广做得是否地道,还是播放量、影响力和给金主爸爸们的回馈,它需要负责的地方太多了。

二月

2019-2020大事件回顾:拐点迷雾下,如何相信音乐的未来?

豆瓣FM归来,然后呢?

我们这一代人,对豆瓣是有情结的。

所以当2019年3月,已停滞多年的豆瓣FM宣布归来时,引起了媒体和乐迷的极大关注。

历史的轨迹总是惊人的让人感到不可思议。十年前,也就是2009年11月4日,豆瓣FM正式上线公测,并逐渐从单出网页应用,到成为独立网站,再到独立的App,不断成长。但是受制于版权,豆瓣FM逐渐沉寂,用户流失惨重。

直到2018年豆瓣FM才迎来了一次机会,在豆瓣投资人挚信资本推动下,豆瓣音乐从豆瓣网分拆出来,并且与音乐版权服务平台V.Fine合并重组为DNV音乐集团。2018年下半年,在挚信资本撮合下,腾讯音乐与DNV走到了谈判桌上。

2019 年 2 月 20 日,DNV音乐集团旗下的豆瓣FM正式宣布获得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和挚信资本的战略投资,豆瓣FM成为背靠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旗下的重要一员。此外,豆瓣FM获得投资后,将在完成品牌的重要升级,完成6.0大版本的改版上线,“红心”音乐再次回归。

三月

2019-2020大事件回顾:拐点迷雾下,如何相信音乐的未来?

邓紫棋曝光与“蜂鸟音乐”的矛盾

当红艺人与原伯乐之间和平解约,成了音乐娱乐圈一道难题。

3月7日晚上,邓紫棋发长文表示自己要与蜂鸟经纪公司解约,微博讲出了这些年她与公司之间的纠纷,她身为明星光鲜亮丽的背后,那些不为人知的心酸。

“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走到今天这一步,是因为我在漫长的商讨过程中真的感到了绝望”。从邓紫棋的长文中可以看出,她与蜂鸟音乐解约的根本原因在合作过程中,公司曾多次强行给她增加工作量和利益分配上的不公平。

双方交战,邓紫棋这个名字到底能不能归本人使用也成为了知识产权律师们热议的话题。

行至年末,12月26日,邓紫棋在北京举办新专辑《摩天动物园》的媒体见面会,这是她与合作十几年的蜂鸟音乐解约后首次推出新专辑,并仍以“邓紫棋”的名字与歌迷见面。邓紫棋更是直接在新歌歌词和MV里Diss前公司。

四月

2019-2020大事件回顾:拐点迷雾下,如何相信音乐的未来?

华人文化重组板块:音乐+潮流

合并,是大势所逼。

2019年4月3日,消息传来,华人文化集团公司宣布重组旗下潮流娱乐板块,整合旗下内容品牌和资源,组建“华人时代”平台公司,打造以时尚和音乐为轴的新型态青年文化内容及消费平台。

华人时代成功运营和打造的主要IP包括:全球最大电音节之一EDC的中国版EDC CHINA、上海时装周唯一直接面向C端消费者的大型时尚狂欢节 “上海时尚周末(Shanghai Fashion Weekend)”、集前沿潮流音乐厂牌和短视频音乐视频媒体为一身的Channel R、沙滩生活方式平台 “科罗娜日落声起音乐节(Corona Sunsets Festival)”等。华人时代团队也是最早把海外头部综艺IP引进中国市场的推手之一,参与催生了《中国达人秀》《中国好声音》等现象级爆款综艺娱乐产品。

新闻稿件是什么意思呢?此前被华人文化全资收购的热波传媒正式退出了历史舞台,原团队也离开了公司。2018年热波音乐节迎来了十周年,2019年它没有出现在音乐节市场,但EDC珠海继续大踏步前行。

市场竞争就是这么残酷,商业是理性的。

但无论如何,中国千禧一代和后千禧一代的成长,他们对中国本土文化和全球先锋潮流文化的理解,都远超前辈,青年文化和潮流文化这个赛道蕴含了无数的可能性。

五月

2019-2020大事件回顾:拐点迷雾下,如何相信音乐的未来?

《乐队的夏天》迎来乐队的夏天

一部分乐队能被主流注意到,只是行业“扩圈”的第一步。

5月25日20点,包括面孔乐队在内的31支乐队,正式向大众开启了他们在《乐队的夏天》的故事。

今年几大平台在音乐方向上,把注意力锁定在了原创。整体来看,在细分音乐类型、偶像养成、街舞、篮球、原创音乐等方向均有所突破,并形成对标竞争后,急需开辟新内容,在竞争中占据有利位置的平台方,也终于把目标放到了最后一个待挖掘的金矿——乐队文化上。

对于第一季来说,节目的成功,也为国内乐队文化提供了一个向大众流动的商业出口,但尊重音乐的米未和爱奇艺,却也同时赢得了行业与乐队的尊重,这并不容易做到。

10月,爱奇艺公布了2020年《乐队的夏天》第二季的拟邀阵容。在第一季已经让部分乐队及乐队文化撕开了主流市场的一角后,对于即将登上第二季舞台的乐队来说,或许已经少了一些对综艺节目的抵触和焦虑,但他们也将迎来大众以及市场对他们较第一季完全不同的审视角度。

期待第二季的播出。

2019-2020大事件回顾:拐点迷雾下,如何相信音乐的未来?

流量的反噬,王源抽烟事件

享受了顶级流量的红利,当然也要承担因此而带来的困扰。

5月21日上午十点半,搜狐娱乐发布王源被拍到在餐厅与好友聚餐时抽烟的照片及视频。随即不久,北京控烟协会和朝阳卫监部门表示,王源在餐厅吸烟的行为违反北京市控烟条例,须接受相应处罚。当天下午,王源在微博上道歉,称“做了一个错误的示范”,“会承担相应的责任并接受处罚”。

但仅仅在这不到五个小时里,#王源抽烟#王源道歉#王源皮肤#王源曾希望父亲戒烟#等等超过5个关于王源及抽烟的话题在热搜上高居不下。抽烟这一在成年人文化里也仍带负面评价的行为,自然导致了王源与此前正面形象的极大错位。

被注视,本身就是偶像的目标。要做的,是在无孔不入的注视中,找到机会,给别人最大了解你的可能性。自发的转型“抗争”不可能一蹴而就,选择了伯克利音乐学院的王源,可以不妨先在音乐里为自己挣得更真实的自由。

六月

2019-2020大事件回顾:拐点迷雾下,如何相信音乐的未来?

刘洲被捕

盲目的目标与欲望只会使行动在热情的假象中丧失理智。

持续了近一年的“刘洲侵占投资人资产案”终于迎来了“结局”:刘洲1500万侵占罪成立,获刑4年6个月。很快,这位凭借担任多个综艺节目音乐总监而声名鹊起的音乐人,就将被快速更新的行业热点所淹没。

此次“三人行”导致原本“前途无量”的“门和钥匙”的最终失败,显然不是一时的,而是节节败退的。从仅仅建立在“热情”基础上的相互信任,到毫无尽调的非理性投资;从没有落实在纸面上的商业计划和资金流动,再到分工混乱、财务混乱、公司管理一塌糊涂的发展过程。

看似是为了抢占HIP HOP市场的一次强强联手,而实际上却是一场三人为了急于抓住商业风口,却从未从根本上达成一致而注定失败的创业。

寒冬中,行业对创业与资本相爱相杀的反思,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另一位知名音乐制作人有一次对我们感叹道:一个艺术家,能做好自己的歌,这是可控的,但是做公司,那太难了,歌没做好,自己还要去坐牢?显然是一笔得不偿失的买卖,还不如踏踏实实把自己的歌做好。

七月

2019-2020大事件回顾:拐点迷雾下,如何相信音乐的未来?

融资额断崖式暴跌背后:B2B版权交易被资本青睐

广告音乐、影视音乐、MCN……商用音乐授权赛道的竞争激烈了。

在今年融资市场断崖式下滑的背后,音乐领域也没发生几个令人印象深刻的投融资案例。

7月,音乐版权公司HIFIVE宣布,已完成数千万元A+轮融资,投资方为前身“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的CMC资本。

除了HIFIVE,同类型的商用音乐版权平台100 Audio也宣布在今年完成了融资。

在资本看好商用音乐版权市场的热潮下,也涌现出更大一批中小新公司杀入这个细分领域。一个网站,一些曲库,似乎就能做一个B2B音乐版权授权对接的平台,价格也越杀越低,快到白菜价了。

无论如何,新一轮优胜劣汰和去泡沫化的过程,到了2020年便见分晓。

2019-2020大事件回顾:拐点迷雾下,如何相信音乐的未来?

5G助推,风头正劲的虚拟偶像

进入商业成熟期的虚拟偶像们,正迎来产业良性发展的新起点。

7月,B站一年一度的BILIBILIMACRO LINK(简称BML)VISUAL RELEASE 2019在上海梅奔上演。返场环节,初音未来首次与洛天依、B站2233娘等中国的虚拟偶像同台表演。从2015年首次中国演唱会,到BML中日偶像同台,再到几年初音未来的2019“未来有你”中国巡演。这位全世界瞩目的虚拟偶像也见证着中国虚拟偶像行业的发展。

随着5G等技术的发展与运用,2019年可以说是国内甚至全球虚拟偶像爆发的一年。

今年年初,主打虚拟互动的平台克拉克拉联合新浪微博、超次元等十多家企业,共同发布了专为虚拟偶像内容生产者服务的国内首支“虚拟偶像发展基金”。欲通过一系列扶植计划,发掘行业人才和优质项目,打通产业链,促进虚拟偶像内容的爆发。

6月,2019年6月,音乐综艺《我是唱作人》广告环节,正是由爱奇艺全新推出的虚拟偶像厂牌RiCH BOOM成员演绎,这也是虚拟偶像首次出演S+级综艺节目广告。

同时,直播正在成为娱乐行业中的崛起力量。无论是海外YouTube、NICONICO,还有国内B站,都出现了大量主打陪伴感的虚拟主播(VTuber)群体。B站、克拉克拉、虎牙、酷狗等平台率先布局,增设专项版块、项目,通过招募入驻、选秀造星、大V转化等迅速扩大虚拟主播规模,建设虚拟主播内容生态。

国内的二次元受众在不断增长,行业的发展也逐渐不满足于圈层内。去年,虚拟偶像的投资方中开始出现腾讯、奥飞娱乐、网易这些互联网巨头以及一些机构投资人,沸点资本、青雨资本、中信资本以及红杉资本等均有投资虚拟偶像相关企业。今年7月,CG虚拟偶像IP运营商鲜衣怒马也宣布,完成了数百万天使轮融资,资方为星瀚资本与泰有资金等。

巨头们的入局,也在为仍处于发展中的虚拟偶像行业以资金支持,创造打破圈层的机会,提升更广阔的上升空间。

2019-2020大事件回顾:拐点迷雾下,如何相信音乐的未来?

周杰伦粉丝打榜

超话第一,赢了也输了。

为周杰伦“做数据”,开始成为新一轮戏谑性的全民网络狂欢。

自称“中老年人”的周杰伦粉丝们,开始替甚至在微博上都未设个人账号的周杰伦,开通超级话题、普及打榜教程、成立周杰伦网宣数据组进行运营打榜。随后,多个关于周杰伦的话题#周杰伦粉丝被迫营业#、#周杰伦超话#等,迅速登上热搜。周杰伦个人的超级话题,也一度成功升至明星榜的第一名。

这突如其来造就的“做数据”热潮,其实源于一篇名为《周杰伦微博数据那么差,为什么演唱会门票还难买啊》的豆瓣帖子。帖中楼主表达了疑问,周杰伦在微博上超级话题排名差、品牌代言官宣的微博转发评论数都没过万,为何演唱会门票却一直被称难买,周杰伦真的有那么多粉丝吗?原帖不仅在豆瓣引起热议,在帖中所提及、拥有“侧面流量证明”超级话题这一功能的微博更是炸开了锅。

关于明星“做数据”的讨论却持续发酵,以致形成本文开头、由玩笑心态而起、却越来越认真的热闹景观。当粉丝经济被频繁提及、运用,演化到如今唯顶级流量得以出头,它最先暴露的,确实是打造出泡沫般虚幻“数据高楼”的粉丝群体的狭隘与荒谬,但背后制定这个饭圈规则的逐利者却更应该得到审视。

八月

2019-2020大事件回顾:拐点迷雾下,如何相信音乐的未来?

1.3亿音乐用户,华为加大音乐行业投入

随着AI和5G时代的到来,音频行业正在迎来又一场变革。

8月,华为开发者大会落下了帷幕。大会中,我们注意到,华为音乐的发展速度超过了很多人的想象,它目已服务全球超过35个国家/地区,曲库数已经超过千万首。截至今年7月底,华为音乐月活用户数已经达到了1.3亿。

此次大会上,华为还正式发布了一站式生态合作平台——华为音频能力平台Audio Connect。音频内容在接入该平台后,将实现面向全球超过5亿云服务用户的高效分发,此外华为还会主动分析音频内容的用户接受程度,帮助伙伴做好用户反馈机制,以此实现双方各自的需求。

除了鸿蒙系统之外,华为首发HMS生态,EMUI10系统、搭载海思鸿鹄818智能芯片的“荣耀智慧屏”也在大会期间陆续亮相。

在产业发展的风口之下,全场景智慧生活被华为视为未来5到10年的消费者战略,在新的技术支持下,客观上华为也迎来了影响音频行业的最佳节点。

2019-2020大事件回顾:拐点迷雾下,如何相信音乐的未来?

短视频MCN与直播的新型侵权

国内网络版权保护还有诸多问题与挑战。

7月23日,音乐版权商业发行平台VFine Music起诉短视频MCN机构papitube,控告后者侵犯日本知名独立音乐厂牌Lullatone录音录像制作者权纠纷一案于北京互联网法院正式开庭。这是国内首个短视频MCN机构商用音乐侵权案,VFine受Lullatone委托,要求papitube赔偿音乐版权方经济损失及合理维权开支。

papitube旗下视频博主@Bigger研究所在广告短视频“维密后台,奥斯卡红毯必备,美白牙齿小技巧!”中未经授权使用了Lullatone于2011年发布的原创歌曲《Walking On the Sidewalk》,相关视频全平台总播放量超过2039万,转赞评数据总计超过25万。

此外,今年8月,去因冯提莫在直播互动期间,侵权播放了歌曲《恋人心》片段,音著协以斗鱼侵权为由,将斗鱼诉至北京互联网法院。该案一审判决生效,斗鱼赔偿音著协经济损失2000元及因诉讼支出的合理费用3200元。

对比墙外YouTube早就开通了的视频音乐版权服务,国内尚未有类似版权保护措施。在国内视频音乐版权管理制度不完善的当下,如何尊重创作者的知识产权,如何保护好自己的合法权利?势必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多打些官司,就有了更多的经验。

九月

2019-2020大事件回顾:拐点迷雾下,如何相信音乐的未来?

网易云音乐获阿里等7亿美元融资

这家独角兽公司会如何发展?它所构建的音乐社区,成为破局的重要选择。

9月6日,网易和阿里联合宣布,阿里作为主要投资者参与了网易云音乐B2轮的7亿美元融资。

在连续两年完成重要融资,并先后获得百度和阿里的加持后,网易云音乐接下来的发展已经有了更多想象空间,是否会在版权方面投入更多自然也是躲不开的行业话题。今年9月消息,网易云音乐已经投资了主打版权分发的杭州华音悦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不过中国的流媒体市场在经历了几次版权纷争和行业洗牌之后,如今的市场发展方向已经不可同日而语,网易云音乐下一步的发展重心在哪毫无疑问将取决于当前的市场变化。

对于中国音乐流媒体市场来说,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行业正在从增量红利时代向存量红利时代转移,寻找破局解法是各家当前面临的核心课题。

2019-2020大事件回顾:拐点迷雾下,如何相信音乐的未来?

宝石Gem与《野狼disco》爆红

每一首现象级爆款的背后,都代表了它与某一大类群体的情绪产生了共振。

一首东北味说唱歌曲毫无征兆的在2019年初秋爆火了。这首名为《野狼disco》的神曲先是刷爆了快手,以歌词为基础的舞蹈引发快手用户狂欢。紧接着,在占领快手之后,这首歌又全面占据了腾讯音乐、网易云音乐等各大音乐平台榜单,成为全网关注的对象。

10月,原唱“老舅”宝石Gem还和陈伟霆重新演绎的新版《野狼disco》,立即占据QQ音乐巅峰榜流行指数榜、新歌榜,以及说唱榜单三榜冠军。

近几年由主流音乐人翻唱网络神曲成功引起广泛关注的类似案例并不在少数,神曲的“下沉营销”红利也逐渐引起了更多的关注。网络神曲的受众也因短视频等渠道的兴起变得更加年轻化。

十月

2019-2020大事件回顾:拐点迷雾下,如何相信音乐的未来?

国庆70周年与爱国歌曲热潮

这些音乐见证的历史。

国庆70周年,随着主旋律电影《我和我的祖国》在全国各地热映,王菲全新演唱的《我和我的祖国》单曲重磅上线数字音乐平台。

在MV中,从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964年10月16日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到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2008年8月8日北京奥运会开幕,2015年9月3日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式的七个故事,已尽数登场,为电影在观众中做了一波最大程度的爱国情怀与时代情感预热。

随着影片热映,无论是老人、小孩还是都市白领,都能随口哼出“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流出一首赞歌”,可见这首歌十月的热度之高。

2019-2020大事件回顾:拐点迷雾下,如何相信音乐的未来?

原豆瓣团队出走DNV,选择创业

更多厂牌以音乐人角度切入行业平台及音乐教育,帮助更多新音乐人。

今年3月,作为乐队P.K.14吉他手与豆瓣音乐创始员工双重身份的许波创立了独立音乐厂牌美丽音乐。公司分为美丽唱片、绮丽唱片和小心唱片,还有一个负责变现收入的叫美丽娱乐的部门。

团队业务包括内容生产与商业合作,前者专注于发掘、培养独立音乐人及为其制作发行作品,后者为企业及品牌定制线上下营销活动。10月,“美丽音乐”完成了百万级融资,投资方为ONES VENTURES。除了原有业务,这笔资金也用于推进12月启动的“鹈鹕音乐学院”计划。

许波是原豆瓣音乐负责人,2018年4月的消息显示,许波出任DNV音乐集团公司董事及高级副总裁。今年2月,豆瓣FM宣布获得腾讯音乐投资。

十一月

2019-2020大事件回顾:拐点迷雾下,如何相信音乐的未来?

B站要做中国YouTube,入局开抢音乐人资源

在音乐市场竞争激烈的背景下,B站正在以自我圈层渗透,构建新型音乐生态。

继抖音、快手推出音乐人计划之后,B站也入局了。B站分别推出两项扶持计划,分别是“音乐星计划”和“音乐UP主培养计划”,持续加注音乐内容。宝石Gem、戴荃、邓紫棋工作室、周笔畅工作室、郎朗等知名音乐人都已相继入驻B站。12月19日,前斗鱼主播冯提莫也宣布独家签约哔哩哔哩直播。

目前看来,B站是国内最像YouTube的视频平台。音乐行业也已经很难忽视B站内容生态对发掘新内容、推广音乐内容方面所扮演的重要角色。二次创作是B站内容生态中体现用户活力、创造力和竞争力的最佳方式。

这是一个年轻人最好的时代,音乐与视频的消费与生产潮流并行。正是因为看到音乐视频对流量增长的巨大贡献,才迎来了音乐流媒体平台之外,抖音、快手、B站对音乐人扶持计划的加码。

2019-2020大事件回顾:拐点迷雾下,如何相信音乐的未来?

吴青峰被前经纪人起诉

著作权到底在谁手里,口水战没用,合同说了算。

“吴青峰被前经纪人起诉”?11月14日上午,这条话题迅速冲上热搜,一小时内话题讨论数直逼2.5万。

据台湾《联合报》报道,林暐哲音乐社有限公司向北检提起告诉,称苏打绿曾将所有创作的《小情歌》等270首歌曲的著作财产权转让给他,吴青峰未经公司许可,在公开场合演唱苏打绿的歌曲。因此控告吴青峰与吴青峰工作室主体公司哈里坤的狂欢有限公司负责人廖碧珍,侵犯其著作财产权。

苏打绿团长阿福在新闻爆出后晚些向台媒坚定表达,此事不会影响到明年复出的计划。同时他也表示,很感谢林暐哲当初对苏打绿的发掘,现阶段都将交给法律来处理。

尽管早前就有传闻,苏打绿与林的收入分成一直是四六分,林暐哲拿大头,四成由乐队六人再分。但在去年的解约声明中,吴青峰将两人的关系比作“好友”、“父子”、“师徒”甚至是“谈恋爱”,没想到不到一年的时间,联合声明就变成了起诉书,令人唏嘘。正因如此,眼下很多艺人选择自己开工作室,这样才能把所有的权利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十二月

2019-2020大事件回顾:拐点迷雾下,如何相信音乐的未来?

穿越全球动荡的资本环境,TME上市一周年

腾讯音乐一点一点展开那些被折叠的与音乐有关的英雄梦想。

2018年12月12日,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在纽交所上市。作为“中国第一家上市的音乐平台”和“全球第一家实现盈利的流媒体音乐平台”,彼时的腾讯音乐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

上市一年来,在内外部环境复杂的大背景下,腾讯音乐依然专注于自身业务,尤其是“内容”、“科技”、“服务”这三个大领域里,腾讯音乐均有所突破、成绩显著,始终在推动音乐人、产业伙伴、终端用户三方的有机联动,为音乐人发展培育更好的土壤、为内容多元注入更多活力。

腾讯音乐的上市和生态化的带动作用,不仅在消费端产生积极影响力,在行业端,它也在更进一步激活了音乐产业的创造力。

中国音乐新消费如何释放更多的势能与活力?2020年的腾讯音乐的一举一动,还将产生巨大的影响。

2019-2020大事件回顾:拐点迷雾下,如何相信音乐的未来?

AI智能音箱江湖“腥风血雨”

快速崛起的中国市场迎来各家争夺份额的关键期。

1.18亿,这一数字来自美国研究型风险投资公司Loup Ventures今年年中,对2025年中国智能音箱市场总销量的预估。

各大头部厂商纷纷布局这块潜力巨大的市场,中国智能音箱快速发展的同时,也迎来激烈的竞争态势。

今年,华为以主打高音质的姿态加入战局。11月25日,华为发布了其与法国高端音响品牌帝瓦雷联合研发设计的HiFi级高端智能音箱Sound X。12月,小米与百度则分别相继推出小爱系列与小度系列智能音箱的新品。

算上前两年较早入局的阿里巴巴,飞速发展的小米和百度,面对国内如雨后春笋出现的智能音箱厂家,市场份额中仍然是这三巨头占据着绝对优势。

小结:以上便是小鹿角音乐财经频道的简单盘点。在内外部环境更加复杂和艰难的背景下,各种利益力量纠缠在一起,到底会造就和产生一个什么样的行业?市场到底会悲观丧气,还是朝气蓬勃?

无论如何,我们将在2020年继续关注行业发展,我们会更加侧重于分析和研究,在这个时代,到底如何做才能更加成功?如同我们一直以来对幸福方法论的探索一样,相信中国的音乐行业,在诞生跨国公司、各个板块诞生巨头的时代背景下,能够找到更好的企业管理学和方法论,而一个个案例就是这个鲜活的时代,从业者努力的见证。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