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对人生充满欲望?看起来“不好惹”的辛芷蕾:我想要红

本文由“阿蛋娱乐座谈会”原创首发第28篇01 一看就不好惹的人长什么样?《庆余年》近期正在热播,而电影《紧急救援》也于近日曝光了全新预告,两部作品从目前评分来看,可以说都是良心口碑剧,辛芷蕾也因这两部作品,完成了自己想红的梦想。

在某乎上有这样一个提问:“一看就不好惹的女生长什么样?”,其中有一个高赞回答是“看看辛芷蕾就知道了。”

这个话题也让辛芷蕾坐实了大家眼中“不好惹”的形象,加上在影视剧中饰演的腹黑角色,观众对她有种“又爱又恨”的复杂情绪。

提到辛芷蕾,大家的第一印象往往是气质冷艳,五官精致,眉眼之间带着一丝冷峻的气息,时刻散发出“生人勿近”的高级感。

所以大家明白为什么辛芷蕾看着不太好接近了吧?同样演反派角色,她饰演的“金玉妍”就没有童谣这个“高贵妃”那么可爱,

原因在于她的气质太冷艳,演蛇蝎美人都不用化“黑化”妆来区别角色的转变。

不过了解一个人可不能只看面相这么肤浅,外表看似强势的辛芷蕾,实际上却是暖心的“大姐姐”性格。

相比起一些明星被问到事业发展时,开始侃侃而谈梦想的力量,辛芷蕾在综艺节目中,被问到同样的问题,却毫不避讳地脱口而出:“我想红!”,

甚至还会为自己没红的时候打抱不平,有段时间她看谁都不顺眼,翻看早前她在个人社交平台上与粉丝之间的互动,也能看出她事业上的野心:“是的,我对人生充满欲望,这没什么好隐藏的。”

其实明星想红是再正常不过的想法,但像辛芷蕾这样大张旗鼓的大概是第一人。

早前在《演员的诞生》舞台上,辛芷蕾与舒畅同台飙戏,得宠与失宠之间,两人棋逢对手,但最终还是国民辨识度更高的舒畅赢下了这场比赛,

节目后的采访往往是输的一方会总结经验教训,再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自己的落败情绪,但辛芷蕾就是个反其道而行的另类,

面对镜头辛芷蕾一点没有客气:“说实话没想到我会输,我也没有觉得她特别好,女演员间谁都不服谁。”

见惯了明星说客套话,难得辛芷蕾这么真性情,让人意外又震惊,这到底是“自我感觉良好的错觉”还是“永不服输的自信精神”?

不过但凡比赛险胜局,输的一方不服气是在所难免的,不服输的态度会出现在每一个参赛者身上,为什么辛芷蕾就不能有这种情绪呢?

《演员的诞生》

《演员的诞生》

电视剧《恋爱先生》热播期间,辛芷蕾在剧中出演城府极深的顾瑶,黑化后和所有反派角色一样,遭到网友的口诛笔伐,同时也上升到攻击演员个人身上,一般演员都会吃下这个哑巴亏,安慰自己这是演得好的待遇。

可辛芷蕾并非等闲之辈,她在网上撂下一句:“骂顾瑶行,别骂我,想打我我会还手的。”

当然玩笑话只是说说而已,她不会因为几句人身攻击就选择讨好型角色。在被骂期间,有人问过辛芷蕾:“以后你还敢接这种角色吗?”

对此,辛芷蕾的态度是:“角色能不能打动我是关键,不会因为被骂而拒绝,对于三观不正以及脸谱形象角色,还是持拒绝态度,还是希望挑战一些复杂内心的角色。”

02 温室里的花朵再娇艳,也比不上凌寒中的傲梅

如此迫切希望成名加上锋芒毕露的性格,这样的辛芷蕾必然不是温室里的花朵。

她出生在黑龙江一个普通家庭,从小和姥姥姥爷一起生活,下面还有一个弟弟,家庭条件不算优越,别人还在当“嘤嘤怪”的年纪,辛芷蕾就得“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

大学期间辛芷蕾为了给父亲治病,开始勤工俭学的她一个月能赚2000元,400元留着当生活费,剩下的全部寄回家中:“作为长女,我得扛这个责任。”

生活的磨难也是一种成长,辛芷蕾在成长中学会了勇敢和担当。

离开广州来到北京的辛芷蕾,在中戏精修了半年。

有一年患肝癌的姥爷来北京治疗,想请姥爷吃一顿烤鸭但那时候的她的生活费并不宽裕,那段饭两人都没有吃好;

当瘫痪五年的父亲,提出想要买台电脑的要求时,她也无法满足这个愿望,只能惭愧的拒绝了父亲。

在拍摄《长江图》时,辛芷蕾的姥爷父亲相继离世,还未反哺就得接受亲人的离世,加上生活拮据带来的自卑,辛芷蕾懂得了钱的重要性,这双眼也逐渐开始充满欲望。

钱石昌曾说过:“欲望是人类运动之源”。不过,如何将欲望变成动力却是一堂必修课。

在哈尔滨电视台勤工俭学的辛芷蕾,有次活动中穿着红色旗袍,恰好站在了甄子丹身后,被惊艳到的甄子丹和经纪人说:“不是想要签一些新艺人吗?这个女孩就不错。”

于是她开始了广漂生活,被关金鹏从300多个女孩中挑了出来,搭档梁朝伟拍摄广告,23岁的她,一开始试镜《踏雪寻梅》被导演相中,

但后来这部电影因为资金链中断停滞了好几年,重启后因为辛芷蕾“长大了”,遗憾错过该角色,同时也成就了2015年金像奖最佳女演员春夏。

《踏雪寻梅》剧照

算起来辛芷蕾真正入行时已经25岁,拍摄《画皮》时她在其中饰演小配角素素,有一场戏在烂泥地中趴了近10个小时,没人注意到这个小角色,只有薛凯琪将自己身上的暖宝宝分给她一个。

起点虽低但可以努力,辛芷蕾分外珍惜每一次机会,《长江图》中这个不会游泳的姑娘,一步一步走进长江,

即使脚被硬物划破流血,辛芷蕾也不喊痛重拍;冬天拍摄下水戏前喝上两口56度的白酒,暖身还是壮胆?我们不得而知。

从江中回归,辛芷蕾涅槃重生,2017年的她连续接拍了好几部作品,2018年事业开始走上坡路,2019年,逐渐跻身一线小花。

拍打戏不用替身,她不要“差不多”,力求效果所以做到最好;

《绣春刀II》饰演的丁白缨,出场自带气场,像极了《卧虎藏龙》里的玉娇龙;

《如懿传》金玉妍被乾隆严惩,要求霍建华真打,辛芷蕾被打到眼冒金星踉跄着站不起来,连霍建华都佩服她的牺牲精神。

普通家庭的孩子,也许从来没有什么岁月静好,有的只是我们看不到的咬牙前进,每个野心勃勃的人,都有我们不曾体会过的经历,

有付出才有回报,希望所有人都能像辛芷蕾一样,倔强又坚强。总有一天,实力能够撑起野心,将所谓的痴人说梦打造成诗人说梦。

——END——

原创作者:阿蛋一个坚持日更的90后养生文字工作者

图片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情况,麻烦私聊删除哦~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