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FB的丑闻2019:“虐待”内容审核人员被曝光,加密货币拙劣推出

编者按:本文来自腾讯科技,36氪经授权发布。

FB的丑闻2019:“虐待”内容审核人员被曝光,加密货币拙劣推出

12月24日消息,据外媒报道,对于社交媒体巨头Facebook来说,即将结束的2019年似乎厄运连连。从被曝“虐待”内容审核人员,到加密货币Libra的拙劣推出,再到允许政客在广告中撒谎而备受嘲笑等,丑闻始终困扰着它。情况变得如此糟糕,以至于Facebook甚至创建了专门的聊天机器人,为员工提供经过公关团队批准的标准答案,以便回答他们在假期期间从家人和朋友那里被问及的棘手问题。

立法者也在关注Facebook。今年夏天,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对Facebook处以创纪录的50亿美元罚款,这是对该公司对消费者数据处理不当问题进行长达一年调查的结果。Facebook因与其他大公司共享数据的做法而面临刑事调查,高层管理人员也相继离开了公司。随着审查加强,Facebook联合创始人克里斯·休斯(Chris Hughes)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称该公司涉嫌垄断,并敦促拆分该公司。

当然,2019年Facebook面临的也不全是坏事。Facebook还推出了新产品,帮助延续了其在社交网络领域的主导地位。它还发布了截然不同的公司愿景,希望所有消息都是加密的,更多交流在群组中进行。尽管Facebook最近的有些“赌注”尚未获得回报,但它正在努力实现业务多元化。

以下是Facebook在2019年获得的五个最大胜利:

1.发起打击深度造假(deepfakes)行动

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Facebook成为俄罗斯发动的错误信息传播发源地,该公司的目标是在2020年总统大选中避免这个错误。然而,深度造假的威胁迫在眉睫,这些经过算法修改的视频,可以让人看起来像是在说他们没有说过的话。其中最著名的可能就是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造假视频,他在里面称特朗普总统为“笨蛋”。

为了应对深度造假的威胁,Facebook在2019年成立了一个行业联盟,将为开发可以发现这些造假视频的工具提供资金。作为“Deepfake Detection Challenge”的一部分,该公司还将设计一个基准来评估这些工具,并聘请专人制作数千个视频,在这些视频上测试第三方的检测工具。

2.在Instagram购物功能上加倍下注

Facebook今年的一个积极发展是推出了Instagram Shopping的直接结账功能,这使得用户可以更轻松地购买照片分享平台上源源不断的广告中看到的任何东西。这一功能正式确立了用户已经在使用Instagram的一种方式,即发现要购买的东西,或者做广告和销售产品,允许他们在不离开应用程序的情况下结账。

Instagram Shopping功能于2019年春季与包括耐克(Nike)、Warby Parker、HM和普拉达(Prada)在内的几家公司进入测试。2019年12月,Instagram也推出了可购物视频,首先是席琳·迪翁(Celine Dion)1996年的经典作品《Its All Coming Back To Me Now》的可购物翻拍版。

根据Instagram产品管理负责人阿什利·尤基(Ashley Yuki)提供的数据,每月有1.3亿人在Instagram上参与与商业相关的帖子,80%的用户在平台上关注某个品牌。Instagram Shopping是Facebook总体产品战略的一个典型例子:看看人们如何有机地使用产品,然后建立专门的工具来支持他们。

3.接受加密

WhatsApp长期以来始终支持加密。但在2019年,扎克伯格宣布了他的愿景,将Facebook的其他即时通讯服务,包括Facebook Messenger也进行加密。此举是Facebook转向私人信息和群组对话总体战略的一部分,而不是半公开的新闻推送。Facebook以半公开的新闻推送而闻名。

当扎克伯格在2019年3月宣布这一转变时,他将其框定为公司正在向“隐私优先”转型。这是误导性的:Facebook打算对更多的服务进行加密,但没有披露任何计划来减少它收集的用户数据量。

虽然在隐私和安全方面,加密通常是一件好事,但怀疑者表示,过度加密可能更多的是为了避免为儿童色情、疫苗接种等话题上的错误信息以及其他已经在社交网络上传播的可怕内容承担责任。此外,扎克伯格的目标是整合WhatsApp、Messenger和Instagram Direct的加密后端,这样用户就可以在这三个平台之间发送消息。这一变化也可能像批评人士倡导的那样,使公司更难被拆分。

4.测试Instagram上“点赞”删除情况

尽管Facebook不关心其内容审核人员的待遇,但它已经开始关注其界面对用户的负面影响。2019年,该公司开始测试Instagram的“点赞”删除情况。这并不意味着你不知道有多少人“点赞”你最新的度假照片,只是但每个浏览过你帖子的人都不会立即嫉妒你有多受欢迎,因为他们不会看到还有谁“点赞”过。

这一变化可能也会出现在Facebook的主要平台上。该公司在与心理健康专家交谈后开始对删除“点赞”计数模式进行测试,但这也可能有助于减少错误信息的传播。

5.押注于新类型的业务

虽然由于Facebook缺乏可信度,Portal可能还不是强大的业务,但该公司正在努力实现业务多元化。目前,Facebook 98.5%的收入来自广告,但它正在寻找新的收入途径,要么降低对广告的依赖,要么增加针对你的微定位能力。

这包括实验增强现实眼镜、虚拟现实设备,甚至脑机接口设备。2019年,Facebook收购了名为CTRL-Labs的公司,后者声称拥有一款可以解码脑电波的手环。但这也意味着其他类型的押注,如播客、旅游应用、时事通讯工具,甚至电子邮件。

据报道,Facebook已经创建了一个独立的有限责任公司来制造其中的某些新产品,这样创造它们的人就可以更自由地进行实验。Facebook可能永远不会成为任何人的电子邮件选择,但该公司对尝试新事物的奉献精神在未来可能会很好地服务于它。

以下是Facebook在2019年犯下的五个最大错误:

1.允许政客在广告中撒谎

但是,虽然Facebook似乎认识到了允许任何人创建改变真实视频的技术所固有的问题,但该公司似乎对那些在定向广告中发布虚假内容的政客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2019年,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因决定允许在政治广告中出现骇人听闻的谎言而受到严厉批评。许多人认为,扎克伯格立场的问题在于,政客在Facebook上的广告不是言论自由的问题,因为广告是付费言论,可以针对狭隘的人群进行微目标定位。相比之下,谷歌已经取消了针对政治广告的微定位,Twitter则完全禁止了政治广告。

2.明确将Instagram和WhatsApp属于Facebook

在Instagram表现强劲的同时,Facebook也犯了一个错误,即试图重新塑造这款应用的品牌,在照片分享平台的主屏幕上添加了“属于Facebook”。WhatsApp也是如此,这是Facebook的另一款旗舰产品,但大多数人并不知道它实际上属于Facebook。

Facebook声称,此举目标是要更清楚地表明,它是这些流行应用的母公司。但这样做也会让这些应用背上公司糟糕的公众形象。正如蓝线营销公司(Blue Thread Marketing)首席数字策略师莫德卡·霍尔茨(Mordecai Holtz)今年早些时候所写的那样:“在Instagram上贴上‘属于Facebook’的标签,是把安全问题、政府监督和总体上缺乏冷静的负担与一个已经在处理自己隐私泄露问题的社交媒体平台联系在一起。”

作为整体品牌重塑的一部分,该公司还推出了全新品牌,即字母全部大写的“FACEBOOK”,以将这家企业巨头与其产品应用Facebook区分开来。这是一份关于公司身份的自信声明。但总而言之,这感觉就像是一场毫无意义的设计活动,无法阻止公众信任度的下降。

3.内容审核人员待遇太差

2016年之后,Facebook开始投入大量资源来监管其网站上的内容。但在2019年,有报道曝光了人类内容审核人员在为Facebook工作时,面临的令人震惊的糟糕工作条件。调查记者凯西·牛顿(Casey Newton)和其他人进行的几项调查描述了恐惧文化、极低的工资、床虱肆虐以及缺乏心理健康咨询等,这些都导致了许多人出现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症状。

最终,Facebook将乐于完全自动化其审核过程,这样就可以由人工智能(AI)而不是人类来决定哪些内容留在网站上,哪些内容应被删除。但与此同时,内容审核人员的故事以及Facebook决定不将他们视为正式员工或提供足够的福利,都揭示了这家社交网络做法的本质,即将人类视为附加物。

4.试图在每个家庭安装摄像头和麦克风

在某些情况下,Facebook倾听用户的不满,比如人们谈到“点赞”计数功能时,会让人感觉Instagram就像是有毒的人气竞赛。但在其他情况中,Facebook似乎选择了视而不见。其Portal视频聊天硬件系列就是这种情况,该设备在2019年9月推出Portal TV后扩大了规模。在多年的数据泄露和关于Facebook在处理用户个人信息方面疏忽的报道之后,该公司认为出售一款在你家里安装摄像头和麦克风的硬件产品是一个好主意。

虽然Facebook最初声称Portal的所见所闻不会与广告商分享,但事实证明,Portal并不像看起来那样私密。在该公司推出Portal TV一个月后,用户发现了一个漏洞,他们可以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访问其他人的照片。总体而言,Portal对Facebook来说可能运行得不太好。10月份,有媒体引用供应链消息人士的话称,该公司于2018年12月首次开始销售的这些设备销量“非常低”。

5.推出加密货币

也许是Facebook其他赌注中最古怪的就是Libra,这是其计划推出的全球加密货币。这种加密货币不会完全归Facebook所有,而是由总部设在瑞士的天秤币协会(Libra Association)管理,该协会是个非营利性组织,Facebook预计将由100家公司组成。

但自从Facebook宣布其意图以来,监管机构始终对其密切关注。虽然扎克伯格不会对Libra拥有最终控制权,并表示他只会利用Libra为Facebook上的朋友提供更容易进行的现金交换方式,但其他人认为这是对全球金融体系的威胁,这些人包括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玛克辛·沃特斯(Maxine Waters)、民主党参议员谢罗德·布朗(Sherrod Brown)和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

审查已经导致几家签约加入天秤币协会的公司退出,包括eBay、Strip、Mastercard和PayPal。Libra或许仍会按计划在2020年正式推出。但在受到如此多的批评之后,Facebook对该计划的处理方式可能预示着该公司下一个十年会变成什么样子:与监管机构继续争斗,妄自尊大地争夺世界主导地位。 (腾讯科技审校/金鹿)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