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是什么成就了这些PE人

编者按:作者口袋君,36氪经授权发布

就在刚刚结束的 “年度影响力投资颁奖盛典”上,高瓴资本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张磊,CMC资本创始合伙人黎瑞刚,云锋基金主席、创始合伙人虞锋,General Atlantic泛大西洋投资集团董事总经理、中国区业务主管张弛,光大控股新经济基金负责人艾渝一同被评为2019“年度影响力PE投资人”。

是什么成就了这些PE人

年度影响力PE投资人

这已是华兴资本连续第四年主办“年度影响力投资颁奖盛典”,自开办以来秉持“数据是检验影响力的唯一标准”这一理念,坚持“公平、公开、公正”的评选原则,赢得了无数同行的赞许与支持。因其权威性、公正性和极高的含金量,每届活动都成为投资圈内的年度盛典,更有“投资界奥斯卡”的美誉。而本届榜单更是通过系统模型化运算、排序,完美实现了数据零人工接触、榜单零人为干涉。

根据本届评选委员会公布的“年度影响力PE投资人”评选入围要求,不难发现榜单的要求标准极高,不仅对入选人的职业年限、背景、素养圈定了范围,更为重要的是对近3年入选人的投资项目数量、单笔投资金额、投资项目市场估值、回报率等进行了标定。毫不夸张的说,能够入选已然不是件易事,能够上榜那更是优中择优的结果。

在今年的这份获奖阵容里,除了我们已然耳熟能详的私募股权投资领域的大佬级前辈,诸如高瓴资本张磊、CMC资本黎瑞刚、云峰基金虞锋、General Atlantic泛大西洋投资集团张弛,还有1位后起新秀:光大控股新经济基金负责人艾渝也在列其中。这让笔者不禁猜想,到底是什么成就了如今的他们?

超长期合伙人,张磊

提起张磊亦或是他所创立的高瓴帝国可能圈内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大多数都是从报道中汲取的一些信息碎片来进行的一场一厢情愿的拼凑,比如耶鲁学霸、腾讯早期投资人、管理着4000亿人民币等值规模的基金、超长期持有人等。甚至也有用一些知名投资案例与早期投资的项目名称来描述或圈定范围,诸如格力混改、百丽的私有化,又比如投资腾讯、京东,而后又撮合京东与腾讯合作;投资蓝月亮、高济医疗等。

是什么成就了这些PE人

张磊

但真正能够理清张磊或他所创立帝国的业务范畴的人风毛菱角。由于投资的领域、阶段,甚至是创造回报的方式跨度之大,经常让圈内人有种误解:觉得通过与高瓴资本的一个合作项目就可以完全了解这家机构的类型,以至于有人认为高瓴是传统意义上的PE,但其币种在基金内部的比例范围又与本土PE截然不同;有人又觉得高瓴是并购基金,因为百丽、格力的案例凸显了这家机构的产业能力;还有人因其在二级市场的持有能力,觉得他们应该是对冲基金。

无论如何,超长期持有一定是这家机构与其缔造者张磊最为核心的要素之一。从高瓴资本的募资《说明书》中,我们可以“管中窥豹”:高瓴恪守长期结构性价值投资理念,深谙全球行业规律,并能准确把握行业变革的要素和时点,聚焦具有长期持续的结构性竞争优势、投资回报卓越的业务模式,谨慎而坚决地集中投资、长期持有。

即便如此,也不妨碍张磊成为目前中国私募股权市场中最为重要的,且最具影响力的投资人之一

娱乐产业推手,黎瑞刚

由黎瑞刚主导的CMC资本被誉为国内私募股权市场投资国内文化娱乐产业的“第一基金”。尽管在2019年资本凛冬寒风吹过,一大批文娱类基金应声倒地之时,CMC资本还是依托雄厚的产业资源及前瞻的战略布局,收获了爱奇艺、哔哩哔哩、英语流利说、趣头条4个IPO项目。而就在众人担心其在文娱市场船大难掉头之时,黎瑞刚带领CMC华丽转身,将业务版图拓展至文娱+科技+消费,也因此投出了饿了么、蛋壳公寓高思教育、掌门一对一、叮咚买菜、奈尔宝、扩博科技、完美日记等项目,拓展了CMC的原始边界。

是什么成就了这些PE人

黎瑞刚

对这一切,黎瑞刚仅用一句话总结了自己的心得:从不盲目选择新行业,但遵循一条逻辑主线,专注科技赋能、有数据支撑的平台型项目。换句话说,与其选择粗放型无数据管理的初创项目,他更在乎的是能够用数字化等科技手段赋能公司业务发展的企业。这在当下的智能经济时代是最为合适不过的投资方向。

虽然业务方向有所转变,但黎瑞刚似乎更为倚重文娱产业,这似乎从他的个人简历能看出一二,曾出任SMG总裁、TVB副主席、邵氏兄弟董事局主席等重要职位,自然从专业性、产业背景以及由此累积的人脉、资源等角度都有着其他追赶者不曾拥有的优势所在。《中国好声音》、《出彩中国人》、《蒙面唱将猜猜猜》、《这!就是街舞》这些曾令万人空巷的节目背后,都有黎瑞刚的身影,这显然是一位资深人士,摆平了观众端与资本端的需求,一方面是对新奇且高质量内容的需求,另一端则是制片方、发行方、投资方对优质标的的需求所在。特别是资本端在高额投资回报的追逐下,好的项目意味着更多的市场关注,更多可挑选投资人的空间。

寻找超越自我临界点的创投人,艾渝

坦白来讲,笔者也是从很多消息源中理清了这位83年出生的投资人的职业发展历程。出身于华尔街顶级投行的艾渝,在过去11年里,投资和操盘的项目数量超过100个,累计私募股权投资资产管理规模超1000亿人民币,其中新经济资产管理规模达300亿人民币。如此大的操盘体量已然超越了众多投资领域的同龄人,但艾渝似乎并不满足于此,在他脑海里永远在试图超越当下的自己。

是什么成就了这些PE人

艾渝

三年前,艾渝决定进入新经济投资领域。很多人不解他为什么要抛弃当时积累10多年的行业资源转型新经济投资,况且当时的私募股权投资市场也已巨头林立,红杉、高瓴、鼎晖等都已圈定了自己的市场格局。顶着未知的挑战与压力,他在过去的3年里,将商汤科技、第四范式、爱奇艺、网易云音乐、小鹏汽车、CIDI、美团点评、每日优鲜、WISH、京东物流、马上金融、苏宁金融等新经济领域中30%的头部项目收入袋中,也因此投资人更是对他青睐有加。

11月初,有着中东主权基金背景的国际投资巨头Investcorp到访中国,并特意与光大控股签署新经济战略深化合作协议:在成立首期4.83亿美元的一期基金基础上,计划再度成立二期美元基金,金额预计将达10亿美元。也是在这次报道中,光大控股新经济基金的市场业绩得到了官方披露:包含美元基金在内的光大控股新经济基金目前的资产管理规模达300亿元,向投资人分配现金近60亿元,退出项目平均回报率近40%。这样短的时间里,就已实现了高额回报,着实让同行羡慕不已。

坐拥这些成绩的艾渝,并没有满足,他又一次选择将自己推入一个超越自我的临界点。三年前,一家名叫特斯联的智能硬件企业走入他的视线,在他看来这家企业是利用To B模式走向万物互联的通路与根基所在。这次他要做局内人,以产融结合的方式做真正的入场。现在看来,艾渝所押注的正是被2019年乌镇互联网大会频繁提到的“智能经济”赛道。

与前辈高瓴资本张磊选择雇佣职业经理人这样传统buyout fund的做法不同的是,艾渝选择亲自入场,带队特斯联从一个模式走向另一个模式,从一家小型硬件公司,走向一个以人工智能、物联网为核心技术的全球领先的智慧场景服务商;成为帮助传统产业实现数字化、智能化转型升级的AIOT领域的独角兽。今年8月,特斯联刚刚完成C1轮20亿人民币的融资,投资人囊括了光大控股、IDG资本、京东、科大讯飞、中信系产业资本、商汤科技、万达投资等。也因此,艾渝被美国《财富》杂志评选为40位40岁以下商界精英;被《哈佛商业评论》评选为2019年数字化转型先锋榜鼎革奖“先锋人物”。

淬火炼金者,虞锋

如果说创投界的组成,大多人都有与金融相关的背景,那么哲学出身的虞锋应该算是独树一帜的那一批人了,这也恰好给了创投圈一个不同视角去建立圈层文化的多样性命题。

是什么成就了这些PE人

虞锋

如果与他的搭档,现在依旧叱咤商界风云,立志让天下没有难做生意的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马云相比,虞锋的名气稍显不足,但这丝毫不能掩盖他在中国商业界历史进程中的影响力。

顾名思义,云峰基金取名于马云和虞锋。云锋基金能够在过去9年,成长为千亿人民币规模的基金,并获得30%的平均回报率,依托的也是两位创始人,或更多的是虞锋一侧对于日常事务的决策与管理。依托于阿里大生态,虞锋更有了“剑走偏锋”的行动执行力。凭借对趋势、产业的独特理解,云锋基金用生态打造的方式聚拢了诸如苏宁金融、小鹏汽车、依图科技、小米、VIPKID、货车帮等行业头部项目。

相比其他基金等待项目创始人的自驱,让企业自发成长的局外人姿态。主动创造成长是云峰基金恪守的商业准则。按照虞锋自己的话说:“光讲淘金还不行,必须淬火炼金,利用自己的专业性主动围绕头部企业创造机会、创造价值。要比被投企业看得更远,看得更广。这样头部企业才会愿意要你的钱。”

在笔者看来,在未来的市场格局中,竞争是跨界的,对手不一定来自于同一个领域,这个趋势越来越明显。因此当企业需要打破边界时,需要整合并购时,需要内部管理迭代提升时,一家好的PE要能给头部企业提供更专业的能力,更前瞻的趋势判断。这也是虞锋站在创业、资本两端对于未来PE商业模式的最佳总结,颇有些哲学色彩。

大型并购项目操盘手,张弛

对于张弛本人,笔者并没有太多印象,诉诸于网络期待能够追根溯源,却发现的是更为鲜有的个人消息。如果说高瓴资本的张磊并不常见于媒体报道,可能张弛要多加一个更字。

是什么成就了这些PE人

张弛

但这并不妨碍他所在的General Atlantic泛大西洋投资集团的媒体露出,不过从并不多的报道中,我们也了解到了这家企业的文化及偏好:更为偏向于成长期的投资策略,以及对于医疗、消费、互联网科技赛道的押注,特别是进入中国20年以来,仅投资了58同城、字节跳动等30个项目的描述,让外界更愿意把低调与稳健与这家机构相关联起来。

这点也在张弛的简历中得到了证明:在加入泛大西洋投资之前,张弛就职于凯雷投资集团,专注于亚洲市场的收购和成长机会。特别是在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担任副总裁,负责大型企业重组、私募、境内外上市以及跨国收购兼并业务,参与的项目包括:东风汽车公司59亿美元H股在香港的首次发行和上市;中国工商银行的重组和向投资者集团的37.8亿美元战略安置费;中国太平洋保险公司向投资者集团的57亿人民币战略安置费;尚德电力对MSK(日本)公司所有股份的收购;阿尔卡特对上海贝尔股份31.2亿美元的收购;艾默生对华为技术分支Avansys75亿美元的收购;联合利华的中国合资企业重组和收购;以及中国网通以44亿美元对中国网通集团资产的收购。这样多的大型并购经验或许正是General Atlantic泛大西洋投资集团选择他作为领导中国本土团队最为理想人选的原因之一。

其实,通过这些顶级PE投资人的过往,可以总结出一点共性:无论是通过构建投资生态、并购后深度经营、还是自己亲自下场进行内部孵化,这些投资人都在试图平衡创业、资本天平的两端,让自己真的浸入创业者所在的同一条河流,而非坐在对岸观望,因为只有这样才有能力与最顶级的创业者站在一起,成就最为动人的创业故事,也许这才是通往顶级投资人的一个通路。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