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从“文盲”到“影视大佬”,如今他成老赖被千万元悬赏追债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象三一”(ID:xiangsanyi007),作者丁志斌,36氪经授权发布。

周末还有钱挣?提供线索就变千万富翁?最近两日,一条悬赏公告在朋友圈“炸”开了。公告由杭州中院发出,涉案老赖竟是著名影视公司——长城影视(002071.SZ)实控人赵锐勇父子,悬赏金额最高可达1300多万元。吃瓜群众一时之间热议,赵锐勇是谁?

自学成才、影视大佬、商业奇才、励志典型,都曾是赵锐勇的标签,小学未毕业却是国家一级作家,当过记者、主编过杂志,甚至还做过诸暨电视台台长。转战影视圈出手就是一部爆款剧《红日》,后面更是借壳上市成就“影视借壳第一股”,且通过资本运作成影视圈大佬,背后掌控4家上市公司。可是一夜之间,他怎么就成了老赖?

01千万元悬赏怎么回事?

据浙江新闻报道,此番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悬赏执行的只是长城系资本困境中的一个个案。据杭州市中院执行局执行法官说,此案的申请人是建设银行西湖支行。申请缘由为2017年长城系公司陆续向该行贷款逾1亿元,并以公司应收债权作为质押。但后来这些债权基本没有兑现,原本上亿的债权,建设银行西湖支行只追回两三百万元,今年8月银行向法院提出强制执行申请。

从“文盲”到“影视大佬”,如今他成老赖被千万元悬赏追债

吃瓜群众热议的“千万元悬赏”又是怎么一回事?据执行法官向媒体透露,悬赏执行是今年杭州法院开始尝试的一种新的执行手段,悬赏比例为5%到30%不等,建行选择了10%。如果有人能提供关于赵氏父子以及长城影视的有效财产线索,并且法院根据线索确实执行到资金,悬赏便可兑现,从该笔资金中拿出10%给线索提供者,最高悬赏金额达1307.69万元。

该案也成为杭州市中院试用悬赏执行的第一案。但此案并非事发突然,2019年11月16日,长城影视曾发布股权冻结公告,建行西湖支行向杭州中院申请强制执行,将长城影视持有的淄博影视城83.34%股权及马仁奇峰(公司名)64.5%股权司法冻结。另外,12月5日后股价连涨10余天的长城影视于上周五暴跌6.05%,似乎都揭示着赵氏父子日子的不好过。

从“文盲”到“影视大佬”,如今他成老赖被千万元悬赏追债

事实上,赵氏父子这一年的日子都可谓艰涩。翻看长城影视这一年公告,股份冻结、诉讼事项、债务未清偿、董事长减持等词语频频出现。纵观长城影视一年股价走势,“跌跌跌”才是常态。按照10%的悬赏比例,依此可推断执行金额高达约1.3亿元。吃瓜群众不禁好奇,长城影视的高额债务从哪里来?

02“大佬”变老赖,赵锐勇的资本故事如何续写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赵锐勇于1954年出生于浙江诸暨,家境贫寒的老赵小学四年级便辍学,小学未毕业的他先后曾做过代课老师、铁路临时工、农机厂学徒工。但老赵有一个和学历不相匹配的爱好—文学创作。这根笔杆子改变了农村穷小伙赵锐勇,其转战媒体行业顺风顺水,发轫于记者,后面历任电视台台长、杂志社社长等职,甚至还被破格评为国家一级作家,赵锐勇的人生阅历可谓相当励志。

农村小伙赵锐勇的精彩远不止于此,2008年,赵锐勇眼光瞄上了文娱产业——创办长城影视前身东阳蓝海影视制作有限公司,且初战告捷,其投资的电视剧《红日》首播并实现了2000万元利润,随后获得创投的2亿元投资。这一年,赵锐勇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初步尝到影视行业的甜头。2009年,赵锐勇开始谋划长城影视的上市,上市失败后转向“借壳”,身陷业绩“僵局”的江苏宏宝最终在2014年帮助长城影视打开资本市场的大门。

深谙资本运作的赵锐勇此后“披荆斩棘”,通过资产重组、受让股权再先后拿下两家A股上市公司长城动漫与天目药业,一家港股公司长城一带一路,一举成为横跨影视、动漫、健康产业的资本大佬,其公司构成资本市场的“长城系”。

从“文盲”到“影视大佬”,如今他成老赖被千万元悬赏追债

背靠大集团,长城影视此后的发展又如何呢?事实上,长城影视股价上市之初快速攀升,在2014年2月28日达到33.53元的历史高位。但此后其股价便开始下跌,2015年7月之后开始狂跌不止。12月23日开盘,长城影视便触及跌停板报价3.64元/股,其总市值缩水严重,只有高峰期的近十分之一。

从“文盲”到“影视大佬”,如今他成老赖被千万元悬赏追债

长城影视怎么了?艾瑞咨询分析师张颖认为,“长城影视最被市场诟病的便是疯狂的并购,但资本系玩资本运作这一轮都没啥好下场。”痴迷于资本运作的赵锐勇父子在“买买买”的道路上从未停止,上市以后,长城影视及其子公司共发起过30起并购,其中2017年更是高达15家。长城集团一直梦想着打造“影视+广告营销+文化娱乐”一体化综合IP,收购领域从影视、旅游到广告业务。长城影视为了打造“影视巨头”,两度试图收购蒋雯丽与顾长卫的影视公司首映时代更是闹得沸沸扬扬,但酝酿两年的收购最终未成。

从“文盲”到“影视大佬”,如今他成老赖被千万元悬赏追债

大举并购的现金哪里来呢?自然是大手笔的借款借债。2016年至2018年,长城影视的资产负债率一直高企不下,分别为66.18%、75.7%和82.4%,其中流动负债占总负债的比重一直超过85%。并且长城影视收购形成高商誉风险,长城影视账面上的商誉值从上市之初的2.73亿涨到了13.5亿,占总资产的比例超过35%,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高资产负债、高商誉风险让长城影视从今年年初开始频频爆雷。3月9日,长城影视发布债务延期公告,揭开了长城影视的真实面孔。逾期债务合计达1.16亿元,此外,其子公司淄博长城影视的1578.86万元融资租赁金额也出现了逾期,公司部分银行账户及子公司股权被冻结。但这只是长城影视资金缺空的冰山一角。根据长城影视2019年11月30日发布的公告,其涉及诉讼的逾期债务共计达到4.21亿元,另外,还有1153.37万元未涉及诉讼的融资贷款。

长城影视的业绩表现自然也不可能好看,无论是其公布的2018年年报还是2019年中报,营收和净利润相比同期都不理想。2018年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达到了344.04%,2019年上半年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了119.48%,相当惨烈。同花顺数据显示,长城集团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权目前被大比例质押,截至三季度末,长城影视的质押比例为89.93%;长城动漫的质押比例为99.33%。因股权质押、借款、担保等,长城集团及其实控人赵锐勇、赵非凡所持有的天目药业、长城影视、长城动漫股权已被大面积司法冻结和轮候冻结。

深陷资金泥潭的赵氏父子曾试图通过贱卖公司子公司诸暨影视城改善困境,但却因为股权被冻结最终贱卖失败。出身文盲家庭、本是励志典型,如今却成老赖被高额悬赏,赵锐勇的命运可谓起起伏伏,即使在风云变幻的资本市场也称得上一段传奇。而如今传奇落幕,退潮后裸泳者无处掩藏。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