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工作场合的情绪不是阻力,而是助力(上)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都说职场不相信眼泪,但想要在职场上风生水起是否就只能把自己变成一个没有感情的工作机器呢?职场上的情绪应该如何处理呢?焦虑、嫉妒、没有归属感等等这些负面情绪是否就真的一无是处呢?Humu公司的内容主管Liz Fosslien给我们提供了一个不同的视角,工作中的这七种情绪,若处理得当,会成为助力我们事业腾飞的超能力。原文选自First Round Review,文章标题“These Seven Emotions Arent Deadly —Theyre Your Secret Career Superpowers”。

一谈到工作中的情绪,许多人都会陷入一种思维定式。即使情绪在我们的生活中有着重要的作用,我们一直以来接受的教育就是开始工作之前,把情绪留在办公室门外。在谈论潜伏在创业公司表面之下的情绪魔兽时,我们总是犹豫再三,不敢张口。在做职业决定时,别人也会告诫我们要“听从脑袋指挥,不能随心所欲”。

但事实上,忽视这些情绪的代价是难以估量的。“情绪问题之所以有这样的坏名声,部分原因是我们把它排除在工作场合之外太久了。我们会压制自己的一切感受,这也就意味着事情在可处理的时候,我们没有去解决。由此,我们的情绪就会恶化流脓。这也就导致我们在工作场合唯一可见的情绪宣泄形式是对着报告破口大骂或者嚎啕大哭——这种非常激烈而无益的情绪爆发,”Liz Fosslien说道。Fosslien是Humu公司现任内容主管,也是Genius公司的前执行总编。“这就造成了一个恶性循环,我们普遍认为,‘有情绪是不好的,很吓人,所以我们应当关掉情绪的阀门’,这也就导致‘情绪有害说’一直流传。”

Fosslien在这里纠正了这个说法。她本身经济和艺术交叉的职业轨迹给了她独特的视角,以窥视情绪和职业生活:她在经济咨询领域开展了自己的职业生涯,而后跳槽到创业公司。同时,她又能书会画,既是一位出版作家,也是插画家,其艺术作品刊登在《纽约时报》等刊物上。

今年,她和Mollie West Duffy合著并出版了《我工作,我没有不开心:对人对事不上心也是一种职场优势/No Hard Feelings: The Secret Power of Embracing Emotions at Work》。书中汇集了各行各业的研究人员和行政人员的建议,从沃顿商学院的Adam Grant教授,到《坦诚相待/Radical Candor》一书的作者Kim Scott。这些建议经由Fosslien原创幽默的插图串联到一起——比如说她描绘的小引擎,或者是用各种各样的曲奇饼代替各式各样的反馈意见。总而言之,这本书如同路线图,带领员工绕过工作场合中有关情绪问题的各种误解,并绘制出路线,驶向更健康、更有人情味的领域。

“事实是,关注并适应自己的情绪状况总体上会让你变得更明智,”Fosslien说道,她曾在SXSW,Viacom和Google就工作场合的情绪问题做过讲座,“意识到自己的情绪以及这些情绪所传递的信号,能带来很大优势。

每个人都想把工作做得更好,也花费了大量时间。我们为什么不把工作场合变成人人都可以做自己,人人都乐于工作的地方呢?

Fosslien接受了我们的独家彩采访,她同读者分享了工作场合中我们需要处理(以及在尽力避免)的七种情绪:焦虑、嫉妒、未知、冲突、情绪小漩涡、无归属感以及被拒绝。她借由各种故事,讲述了这些情绪是如何在她的职业生涯中起了重要作用,从自己年轻时作为分析师时经历的那些焦虑不堪的日子讲述到她后来作为艺术家、作家和内容主管的多面职业生涯。她在她的书和最新的评论中给出了一些技巧策略来帮助员工和经理,使他们不仅能够应对每一种情绪,并且能够将这些情绪作为自己职业的路标和潜藏的超能力,热忱地接受每一种情绪。

工作场合的情绪不是阻力,而是助力(上)

1. 焦虑

Fosslien毕业之后从事了咨询工作,在那时,她就将自己焦虑的情绪压抑在心底并不外露,并将这种做法内化于心。“尤其是作为女性初入职场,我努力显示出专业水准。尽管当时焦虑到不行,我还是觉得要低头苦干,承担更多的工作,将我的压力和不开心都掩藏在看似淡定的外衣下。”她说。

Fosslien知道,忽视自己的焦虑情绪会损害她的身体健康和个人生活。“跟许多刚开始工作的年轻人一样,我以为成功的关键就是进门前检查好自己的情绪,做好自己的分内的事儿——也就意味着工作、工作、再工作,”Fosslien说道。

换句话说,Fosslien变成了她口中的职场烈士。在这种高压锅似的工作场合,员工们觉得自己有必要通过下班不走、周末加班的方式证明自己,同时,默默忍受焦虑以及焦虑所带来的潜在的负面影响。

“这种职场烈士的风气在创业公司这种工作节奏紧张的地方屡见不鲜。这种快节奏有时非常确实有用,但是不能长久,我觉得这也就是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看到如此高的人员流动率的原因,”Fosslien说。“公司的成立者也会说‘我们是一家人’这种话。这样的信息确实能提高凝聚力,但是同样也会给员工额外施加不必要的压力,让他们远超过自己的本职工作,甚至以牺牲身体健康为代价。”

期待这种持续的快节奏、以及传达“我们是一家人”的信息,都体现了工作场合中的情绪规范。从创业公司到大公司,不健康的情绪规范不仅会导致焦虑,还会让像年轻的Fosslien这样的员工否认焦虑,无法处理这种情绪。

“如果你去找你的经理,想要谈谈你对工作的感受,她直接不跟你谈,这算是明确的信号,”Fosslien说道,“但是绝大多数的情况是,我们得到的关于情绪和工作场合的‘规则’的信号都是很微妙的。举个例子,假如说办公室的某个人哭了起来。如果这个员工从同事和领导那里得到的唯一反应就是尴尬的沉默,这个信号就表明有情绪是不好的。”

工作场合有人哭泣我们觉得不舒服,这也就表明了一个事实——我们在情绪表达上是不通畅的。如果我们继续把处理情绪当作耻辱而非现实,我们就永远学不会带着同情心去处理这些状况。

有时候,消极的情绪规范会让我们把不健康的焦虑形式当作常态。“我有次跟我三个女性朋友吃饭,其中一个提到‘工作上倒是都挺顺利的,但是我最近头疼得厉害,脑袋会忽然像着火了一样。’我和另外一个朋友都很同情她,说‘那真的太难受了,我们也有类似的情况呢。’然后,我们就继续闲聊天,直到第三个朋友打断了我们,她觉得太不可思议了。‘这不是正常现象啊。工作的时候,觉得脑袋像着火了不应该就这么理所当然地接受了。’我朋友要是不这么说,我都从来没这么想过。”Fosslien说。

尽管不健康的情绪规范长期以来加剧了对焦虑情绪的压制以及职场烈士的风气,员工个人和管理者仍旧可以绕过现状(并加以反击),Fosslien如是说。下面告诉你应该怎么做:

重塑“足够好”

在书中,Fosslien分享了自己的故事,关于她如何建立起现实的视角来看待自己的成就:“我最近在组织一项活动,忙得焦头烂额。其中一位与会者,也是一名事业教练,注意到我压力很大,就问我,‘你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做的足够了?’答案似乎很明显:‘当我觉得这个活动顺利开展的时候。’她笑了。‘你认为这个活动你能控制的部分占多少比重?我敢说不到百分之三十。如果一个发言人生病了怎么办?或者宴会承办人无法按时出现,又或者在计划的露天午宴期间,下起了雨,你该这么办呢?’足够应当是一个你可控的指标。比如说,‘这周结束之前,我得把项目设计送到打印处。’”

“足够”不应当是我觉得够好,因为觉得够好不是一个能活动的目标。

把焦虑从你的脑海中移出来——写到纸上

坐下,花15分钟,列出给你带来压力的所有问题。然后,把这些压力源分门别类。“分成‘范围之内’和‘范围之外’。‘范围之内’是那些你能够采取行动的问题,”她说。“可以把它分解成几小步。比如说,你很担心要做的发表。如果你老是想着‘我还得做幻灯片’,你压力就会更大,你可以这么想,‘今天,我得做好前两张幻灯片。’一小步一小步地完成,你会更有动力。”

但是对于“范围之外”这一令人生厌的部分,也就是我们解决不太了解的那部分,我们要怎么处理呢?“不幸的是,你又开除不了讨厌的老板,但是你可以找到方法减少跟老板的交流,”她说。Fosslien分享了Bob Sutton在《拒绝混蛋法则/The No Asshole Rule》一书中的故事。一个博士生每天都要从她的导师那里收到连珠炮似的邮件。她没有慌慌张张地一一回复给导师,而是决定收到所有的邮件之后,统一写一封邮件回复。“当问题如潮水般向你涌来时,这个技巧虽小,但是却能有效解决。”

工作场合的情绪不是阻力,而是助力(上)

把焦虑作为塑造你未来的信号

“当你因为焦虑而分心,你便有可能会精疲力竭。每天都拖着疲惫的躯壳,都不能想着撑过下周,更不用说去梦想自己的未来了,”Fosslien说。不要让焦虑遮住你的志向,要想办法利用它创造出一条路向前。

用心关注那些你并不感到焦虑的时刻,”Fosslien说,“如果你工作的某个环节或者项目让你感到很期待,不管是做电子表格还是起草内部消息,都写下来。”

意识到那些给你光亮的时刻,那是你远离焦虑的灯塔。

而后,同你的经理深入探讨一番,用数据说话。“指出那些能够给你活力的任务,”Fosslien说,“告诉你的经理,‘我觉得这些是我的优势,我怎么才能转换责任,去更多地做那些能发挥我的优势的工作呢?’”

对于那些初入职场的人来讲,管理自己的焦虑情绪,同时也能着眼于自己未来的职业目标,是尤为重要的。Fosslien跟那些年轻人和焦虑不堪的员工们分享了如下建议:“在证明自己的同时也不要忘了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人们变成‘职场烈士’的一部分原因是,别人会经常告诉我们说要找你热爱的工作,然后付出110%的努力。当时如果你还年轻,真的很难知道自己热爱什么。所以找第一份工作的时候,证明自己固然重要,更好地了解自己的长处,如何在自己以后热爱的领域发挥所长也同样重要。”

2. 嫉妒

由于嫉妒通常被认为是一种消极情绪(甚至在另一个臭名昭著的名单上排在前七),所以大多数人在自己的嫉妒之火即将燃起时,都会试图将其踩灭。 “嫉妒这种情绪备受指责,尤其是在女性当中,因为当前社会对于女性的刻板印象就是‘嫉妒心重’。所以我们得常常做思想斗争,告诉自己说我们才不会嫉妒,”Fosslien说。“但是,如果你能花点时间观察自己的嫉妒心,你可能会从中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Fosslien讲述了Gretchen Rubin的故事,Rubin是一名研究员,播客主持人,著有《快乐生活提案/The Happiness Project》和《四种倾向/The Four Tredencies》等作品。 “虽然Robin作为一名律师很成功,但她注意到自己的嫉妒给她指出了另一个方向:当她读到那些功成名就的律师的故事时,她是觉得很好,但并没有觉得特别好。 然而当她读到著作等身的那些作家的故事时,就会嫉妒到心肝儿疼。她的这种嫉妒心就显示出了她最想要的是什么。循着这一线索,她需要将自己的职业生涯转向那个方向,”Fosslien说道。

Fosslien早些年做顾问时,工作很挣扎,非常嫉妒别人的快乐。“我记得自己超级嫉妒那些上班很开心的人,他们似乎对自己的工作很兴奋,我都没有那种感觉,也怀疑自己如果继续待在那里,是不是永远都不会有那种感觉,”她说。她内心那头眼睛冒绿光的怪兽反而为她去别的地方开启了绿灯。

拉近嫉妒与现实之间的距离

Fosslien建议大家通过如下做法来协调自己和绿眼怪之间的关系:“回想下自己的朋友圈,想其中四个人的职业,然后问自己,我最嫉妒谁的工作?”她说。“攻克他们的职业道路:要想让自己更靠近你所嫉妒的工作,第一步应该怎么做?”

当你被职业嫉妒所击倒时,不要压抑它——而是观察它。你想拥有别人有的什么?你要怎么做才能朝这个方向迈进,成为嫉妒的自己?

3. 未知

随着焦虑在Fosslien的工作中累积到新高度,嫉妒之心将她拽向别处,她便就自己的情绪采取了行动:在没有下家的情况下辞掉了咨询的工作。为了在此期间维持生计,她在星巴克工作。

“我需要点击重置按钮,”她说。 “我不是非要建议大家在没有找好下家的情况下就辞职,因为这样确实比较困难,让人心生恐惧,但是骑驴找马总是好的。我是比较幸运,有一些积蓄,所以即使没有计划,也能撑过一段时间,”她说,“所以最后在星巴克工作期间,我学到很多关于设计、创建客户关系的内容。再次声明,我并不推荐冲动辞职,尽管我确实认为,如果这个工作真的不合适,大家就应当无所畏惧地离开,去寻找新的机会来学习。”

如果你对某个角色非常感兴趣,比较好奇,但是又不太知道这个角色是不是贴合你的职业道路,就做做看。尤其是在职业生涯早期,要去拥抱那些看似不可常理的跳跃。

即使如此,在这段旅途上,Fosslien也是时常感受到恐惧与未知,她并不能确定自己是否做对了,是不是做了最好的选择, 下一步应该怎么走。

后来她参加了面试,并获得了Genius的录取通知,这步走完之后,Fosslien又一次感到自己被未知所裹挟。“那时候,Genius只是个年轻的创业公司,进入到这种一切都是不可预测的公司里,需要极大的信念,”她说,“我不太能决定自己是否要接受这个offer。一开始,我确实非常理性。”

对于自称“经济学书呆子”的Fosslien来说,逻辑似乎是她最易选择的工具。(她的专业就是数学经济学,自己也说,阅读摘要使她快乐。)但是,尽管她尽力想要用自己分析经济学家的眼光看待这个问题,她的计算总是会被预料之外的情感的变量所困扰。“理论上,并不能清楚地看出这对我是一步好棋,”Fosslien说,“但是,当我真的去思量这个事儿,一想到不接受这个offer,我就会后悔得肠子都青了。我觉得他们的产品非常棒,员工也很聪明优秀,他们工作的方式是我做咨询的时候不曾有过的。”

当她更近距离地观察自己的情绪到时候,她注意到自己的兴奋与焦虑掺杂在一起。“我意识到焦虑并不是来自于诸如对创业公司不确定性的担心,这样的外部压力源,而是来源于我自身,我在担心自己是否能承担起这样的责任——这种形式的焦虑是你可以克服的,我对自己的焦虑作出了回应,告诉自己,‘我足够优秀了。’然后就接受了那份工作。”

用决策清单使未知更明晰

Fosslien和Dufffy在书中为读者提供了一个清单,通过增添一些内容,使得未知没有那么虚空:

写出你的选择。如果你只写下了两个选择, 花点时间看看是否能额外再增添一个选项。选择通常并不是非此即彼的。当你把选择就限定在是或否,A或B,无形中会提高了赌注,而事实上赌注可能并没有这么高。所以如果你列出的选项是“保持现在的工作”和“选择新的工作”,考虑一下是否能在这清单上添加一些东西,如“保持现在的工作,要求升职。”

列出你当下所有的感受,把剩下相关的情绪与具体的选择联系在一起。你是否感到愤怒?害怕?渴求咖啡因?要注意看一种感情是否只与一种选择有关。当你选择A选项时,是不是最兴奋的?当你选择了B选项时,会不会害怕自己后悔?

要问是什么,而不是为什么。对比这两个问题,“你为什么会害怕?”和“你害怕什么?”。对于第一个问题,很容易就能用一些自怨自艾的陈词滥调打发了(“因为我都还没有尝试新鲜的事物”),但是第二个问题就会迫使你弄清楚对于当前的决定,你具体的感受是什么。

译者:冯七七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