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2019教育行业,师资发展的新机会在哪里?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黑板洞察”(ID:heibandongcha),作者独角兽,36氪经授权发布。

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学习知识的形式也变得更加多元化,但是不管人们接受学习知识的形式怎么改变,以教师授课为主的教学形式依旧没有改变。不管是传统的学校教育、还是在线教育,最关键的发展还是在于优质师资的供给。但从整个教育行业而言,师资供给端始终存在着短板,国家一连下发多道政策鼓励优质师资的建设,政策金牌下,未来的师资供应市场是否会有所转变?

01师范学院能否缓解,教育行业“人才荒”?

进入2019年以来,多所综合性高校纷纷设立师范学院,仅江苏省就有3所双一流高校相继成立师范学院。10月,南京大学宣布成立陶行知教师教育学院;9月,苏州大学师范学院揭牌;3月,南京信息工程大学成立教师教育学院。

综合性大学今年扎堆增设师范学院并非偶然。去年1月,中共中央曾出台政策,鼓励高水平综合性大学成立教师教育学院,设立师范类专业,重点培养教育硕士,适度培养教育博士。11月,广东省委和省政府也印发《关于全面深化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改革的实施意见》,明确指出:要支持高水平综合大学开展教师教育,推动有基础的高水平综合大学成立教师教育学院,设立师范专业,积极参与基础教育、职业教育教师培养工作。

事实上,就在前几年高校中还是一股去师范化的风潮。由于大部分师范类高校,院系专业主要以师范类为主,虽然在极力的推进专业综合化,但是“师范类”名称印象太过深刻,让很多师范类高校迟迟未能达到专业综合化的目标,于是大多数的高校就从名称开始,去掉“师范”二字,让学校的名字避免过度“师范化”。其次普通师范学院想要升级为大学,必须符合学生人数和专业数硬性规定,博士研究生和一二级教授都要达到标准数,光招师范学生根本无法满足学生人数要求,因此普通师范院校要发展,就必须多开专业,从而招收更多的学生,这样的话,就有去师范化的需要了。

再加上多开专业之后,具有科学研究能出经济效益的专业会逐渐取代曾经排在院校第一第二的师范专业,那么对于院校来说,学校发展师范专业就没有那么重要了。而且师范院校的名称也会在一定程度上限制招收学生的范围,去师范化就变得理所应当了。

2019教育行业,师资发展的新机会在哪里?

在全国高校都大兴旗鼓去师范化的风潮中,不少师范院校缩减师范生招生比例或者向综合性高校转型改名,一些招生规模较少、办学效益不好的专业甚至被停招,师范教育面临被“边缘化”的隐忧。据黑板洞察统计,在全国48所一流大学建设高校中,仅有2所师范大学和3所综合性院校承担本科师范生培养工作。95所一流学科建设高校中,仅有8所师范大学和12所综合性院校承担本科师范生培养工作。75所教育部直属高校中,除6所师范大学外,仅有3所承担本科师范生培养工作。

从全国数据来看,教师教育资源不集中、高水平大学参与不足,教师教育体系结构不尽合理。据教育部披露数据,2018年我国中小学专任教师中,研究生学历比例仅为3.10%,普通高中教师研究生学历仅为9.82%,高质量人才比例明显偏低。追根溯源,目前我国本科及以下师范生占比超过96%,而教育硕士比例仅占不到4%。尤其是农村教育合格师资不足,在全国1000多万普通中小学专任教师中,农村学校的教师数量还占不到一半。

此次综合性大学兴办师范教育,一定程度上能够提高整体师范培养质量,满足学校对高水平师范人才的需要,从数量和质量上为中小学教育提供更多优质师资保障。但是就目前而言,新成立的师范学院数量还屈指可数,且最早在2020年开始招生,面对强大的需求市场,多少显得有点长路漫漫。

而从师资培训赛道来看,现有的师资培训公司也比较少,远远少于教育公司的需求量。据此前黑板洞察曾经统计过的目前师训赛道公司分布,仅有37家,且主要集中在华北地区。而披露融资的只有8家,且大都集中在早期天使轮和A轮。

究其原因,整个师资培训赛道市场分散,规模不大,天花板较为明显。每年全国有400万左右人次每年的教师考试规模,对应着相对有限的20亿左右的市场规模,而且整个市场面向全国,较为分散,很难形成规模化培训体系。有明显的周期性,后续可延展性不强,想象空间有限,难以获得资本的认同及关注。

02 缺老师,更缺好老师

纵观整个教育行业现状,逐年增加的教育公司也在提醒着逐年上涨的教师需求量。继2015年教育部印发《严禁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的规定》外,此后几年各个省市也都出台了相关政策,从政策上杜绝在职教师的补课之风。尤其以东部地区最为严厉,一经发现将受到停职处分。以前教育公司还有可能留住一部分优秀的公立校老师,而现在政策施压下,丧失了一部分自带生源的优秀老师。

2019教育行业,师资发展的新机会在哪里?

一方面是师资培训公司的匮乏,另一方面是教育公司对老师招聘需求的节节攀升。除了必须具有相应的教师资格证书,对于思想政治,教育教学方面,教学特色方面也都有着严格的要求。随着在线教育的技术成熟,对老师能力的要求也更为复合。由于多为线上授课,这就要求老师不仅具备常规的传业授道解惑技能,还要具备镜头感。在能授课的同时可以操作先进课件,包括选取和利用网络资源、创设教学环境,对老师的心理、素质模型要求更高。

近年来兴起的风口赛道来看,大多数的赛道都属于新兴科目,当下并没有完全与之匹配的专业和权威培训机构。以少儿编程为例,需要老师同时具备师范性和专业性,既要懂编程,又要求有极强的沟通能力,有很系统的教育学训练。

而纵观各个公司应对师资不足也无非从三个方面解决,要么扩大范围,积极与重点高校建立合作关系,将教师人才的培养前置到学校里面,挑选有教学潜能的人进行培养。要么自己培养,在高校密集的城市建立分公司,成立教师培训基地。要么技术淡化,用技术辅助解决师资问题,提高师资效率。

03 教师资格证能否,搅动师资供应市场?

师资缺乏的同时,黑板洞察也注意到了一个现象,今年下半年教师资格证笔试报名火爆,报考当天,官网、学信网一度“瘫痪”,报考人数达到900多万,仅次于高考。教师资格证报考人数的增多是否能带动教师培训市场的火热,师资供给要迎来春天了吗?

2019教育行业,师资发展的新机会在哪里?

去年10月,教育部印发《关于切实做好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整改工作的通知》,《通知》明确指出,学科类老师必须具备教师资格证书,否则不能上岗,而兴趣培训类、美术、琴行、少儿编程机构的这些老师也未能幸免。针对线上培训机构,《通知》还要求必须将教师的姓名、照片、教师班次及教师资格证号在其网站显著位置予以公示。教师资格证瞬间成了教育公司不能忽视的一道槛。

2019教育行业,师资发展的新机会在哪里?

政策是否是影响教师资格证报考人数激增的原因,在易师考联合创始人王亚男看来,“国家政策确实会影响今年的报考人数,但市场本身的需求也不容忽视。市场需求分为三个部分,一部分是公办体系需求结构性缺人,公立学校需要解决大班额的问题,新建校、老教师退休和老师提干不上课也带来了岗位上的空缺。第二部分是家长对教育的重视和投入催生了教育市场,从而带动对教师的需求。第三部分是经济下行,私企发展不顺,更多的人愿意寻求稳定,尤其当老师的人70%以上都是女性,对工作稳定的需求性更强,综合所致考教师的人越来越多。”

“对于未来的发展,教师资格证考试的热度应该会趋于平缓,可能到明年会是顶峰,接下来增速不会这么明显了,因为政策要求教育公司必须持证上岗的人口红利到明年基本就已经释放完成,政策带来的这一波考证存量没有了。”王亚男补充道。

“教师资格证的报考火热并不能说明教师的供给未来会很充足,因为教师资格证只是教师培训市场的一小部分。”王亚男指出,“一部分人考证考教师编进公办学校,或者进入私立学校和培训机构做老师;但另一部分人就是为了给未来就业多一个选择,不一定是当老师;而且教师资格证去景点以及9月10号商家做促销的时候都会有优惠,现在教师资格证还多了一个用处,可以挂靠K12机构。”

结语

师资作为最核心的竞争力之一,无论对于教育公司自身,还是整个教育行业而言,都具有重大意义。粉笔、考虫等公司都增加了教师资格证培训业务,新东方、好未来、跟谁学在内的大公司也增加了师资培训业务。而此前中公教育披露的季报显示,教师招聘贡献了很大的份额,仅次于公务员收入。纵观整个师训领域,尽管从目前来看师资供给还存在不足,但政策、市场助力下,未来增速可期。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