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OYO的天使投资人光速在19岁的创始人身上看到了什么?

辍学的不一定都是坏学生,还有可能是创业者。比如Evan Spiegel(Snapchat创始人,光速在2012年完成了天使轮投资),还有Ritesh Agarwal(OYO创始人,光速在2013年完成了天使轮投资)。

OYO的天使投资人光速在19岁的创始人身上看到了什么?

OYO创始人Ritesh Agarwal

创立OYO时,Ritesh只有19岁。这个笑起来有点腼腆,总是留着从耳下布满整个下巴络腮胡的小伙子,在过去几年让OYO这家以创新闻名于世的快公司,光速成长为全球酒店业转型中不可或缺的新势力。

光速是OYO最早的投资人,在OYO成立的同年,光速印度即完成了对OYO的天使轮投资,近100万美元,占股超20%,同时也成为了Ritesh创业的亲历者与同行者。

在此之后,光速在后续轮次持续加注,累计投资2700万美元。最近光速出售了部分股份,回报近10亿美元,同时仍然保留一定的股份比例,持续支持公司的后续发展。

作为OYO的第一个机构投资者,光速一路见证OYO从印度刚刚起步的初创企业到成为全球酒店业的颠覆者。

当Ritesh还是个孩子时,他就早早地确立了自己的人生目标,要成为一名创业家。大学期间,当他的同伴们都泡在图书馆的时候,他就已把绝大多数时间都花在了创业这件事上。

Ritesh潜心于连锁经济型酒店的创业思路,为此他走访了很多地方实地调研,在经济型酒店住了几个月,每天都在拜访客户,并沉浸在各种可能的经历中,了解经济型酒店客户的需求及期许,不停印证自己的想法。

在他万事俱备的2013年,他大胆地从印度古尔冈的一家酒店开始实践自己的创业梦。那间酒店只有14个房间,他把其中的11间改造成了“OYO房间”。

如今“OYO房间”已遍布在全球18个国家/地区的800多个城市拥有超过3.5万家酒店。而在OYO的官网上还有一行醒目的数字:每10秒就有42人入住OYO。

光速印度合伙人Bejul Somaia和光速的团队与OYO的相识缘于Pando Daily创始人Sarah Lacy的一档围炉谈话节目。在一期与Peter Thiel(PayPal创始人)的访谈中,Peter提及他为20岁以下年轻创业者专门设立的泰尔奖学金,通过向20岁以下学生提供1000美元的资助,让他们能不拘泥于大学,有更多从事创造性工作的机会。

光速团队发现,在这群奖学金的受惠者里有很多大胆且有远见的年轻人,他们在尝试各种创新性的事情,而不是把时间都花在大学的课程里。巧合的是,那一年奖学金的资助群体里有两位印度年轻人,Ritesh就是其中的一位。

OYO的天使投资人光速在19岁的创始人身上看到了什么?

左为OYO创始人Ritesh Agarwal,右为光速印度合伙人Bejul Somaia

通过社交网络,光速找到了Ritesh,在此之前,Bejul跟踪在线旅游行业已超过5年时间,曾遇到一些初创公司试图将旅行者连接到经济型酒店的做法。但在内部,Ritesh和团队认为,鉴于印度酒店的性质,轻连接的模式不太可取。

Bejul希望能找寻到有自上而下行业全局观及行业深度洞察力的创业者,Ritesh显然是其中的佼佼者。

OYO试图通过对碎片化单体酒店的整合,解决其在品牌、成本、人才、渠道等方面的资源困境,帮助酒店提高运营效率并增加收入。Bejul与Ritesh沟通了OYO的模型,他觉得该模型可以更好地控制库存和客户体验,是正确的路径。

“Ritesh根据他的市场经验得出了这个结论,并且有勇气和信念来达成这个事情,这让我们对他的‘学习导向’有了很高的认知,而这也是我们在挑选创业者中高度重视的一个特质。”Bejul提及。

很快,Bejul和团队一起以消费者的心态开始亲身体验经济型酒店,这也是他们惯用的尽调方式之一。

Mahipalpur是德里机场附近的一个村落,这个地方在2公里不到的范围内聚集了50家经济型酒店。光速的尽调团队拜访了那里的近10家酒店,从与经营者的交谈中获得对行业的认知。

OYO的天使投资人光速在19岁的创始人身上看到了什么?

靠近印度新德里的一间OYO

从需求端来讲,消费者的困惑是很难从Trip Advisor上的评论还是OTA上的图片来评估实际的入住体验。此外,同一地点类似酒店的定价随意,每晚价格可以从1000卢比到2500卢比不等,且消费者在下单后很难确定自己的预订是否会被接受。

从供应端来讲,印度有大量此类酒店,这些酒店由于竞争和不确定性,造成有的区域经营率很低。但他们没有结构化的方式来捕获这些需求,且通常负责日常运营的总经理都不是酒店的拥有者,他们几乎没有动力来增加入住率。

此外,在与酒店从业者对话中明显感觉到,OYO的模型正在发挥作用,酒店经营者已将OYO视为可以访问完整库存而非营销渠道(例如OTA)的合作伙伴。更有意思的是,当投资团队与OTA交谈时,其中有些人确实承认OYO的模式是一个巨大的机会,他们也想利用这一机会,但这需要一个完全不同的组织,对他们来讲落地执行很困难。

Bejul觉得,OYO这家初创公司是真正地在颠覆行业,而不是像有些商业模式已在一个国家被证明是成功的,再复制到其他的地方。

OYO的天使投资人光速在19岁的创始人身上看到了什么?

OYO核心团队和光速中国合伙人(左二为OYO创始人Ritesh Agarwal,右二为光速中国创始合伙人韩彦)

2018年OYO将触角伸向中国市场,在服务被投公司拓展全球市场这件事上,光速品牌的全球布局优势显露无遗。Ritesh多次飞往中国与光速中国的投资团队就国内酒店行业的发展现状及机会进行深入的探讨。同时,光速中国还对接了国内的行业资源,持续地帮助OYO在国内的落地。

目前,OYO在中国已覆盖超过337个城市,超过1万家酒店,50万家客房,这一数字还在持续上升。

“随着公司开始全球下一阶段的增长,我们仍然将继续支持Ritesh和OYO团队。”Bejul坚定地表示。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