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万达电影,回暖不易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子弹财经”(ID:wwwhygc),作者 谢媛媛,责编 林中,36氪经授权发布。

受益于《少年的你》《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等几部影片的大卖,文化传媒行业开始回温。12月6日,该板块股票整体上涨。其中万达电影股票上涨4.6%,报收15.7元。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万达电影得以彻底翻身。和王思聪的熊猫直播一样,王健林的万达电影近年来业绩始终不如意,净利润已经连续四季度负增长,而新增业务目前仍未发挥效应。

在收购万达影视之前,公司一直以电影发行以及放映等院线业务为主。为了提高城市覆盖率,万达电影不断扩建影院,甚至将触角伸向海外,业绩也随之大涨。

不过随着市场大环境的改变,该业务的发展开始走上下坡路。而在2019年布局的影视制作产业也面临着内忧外患。该业务能否助力万达电影顺利翻身,目前仍难以定夺。

院线业务显疲态

随着电影产业发展的放缓,万达电影的院线业务也不似从前那般光彩。尽管公司在票房、观影人次、市场份额等核心指标上仍居于全国第一,但难掩业绩颓势。据中国网报道,中国电影产业在2015年同比增长48.7%,但在2016年同比仅增长3.7%。

市场环境的变化引导了万达电影的发展走势,2015年,万达电影取得超过140亿元营收,同比增长率达到50%。这成为万达电影巅峰期,这之后该公司便走上下坡路。数据显示,从2016年起,公司票房收入增长急剧下滑,利润也随之受到牵连。

到了2018年Q4,万达电影收入开始陷入负增长,甚至愈演愈烈。

万达电影,回暖不易万达电影,回暖不易

万达电影,回暖不易

图 / 中原证券报告

这当然与行业寒冬不无关系。在2019年前三季度,电影市场整体票房进一步走衰。不但没有实现增长,还呈现出下滑趋势。据中原证券提供的数据,2019年Q1-Q3国内电影票房为 478.39 亿元,同比减少 2.27%,观影人次 12.80 亿人次,同比减少7.29%。

在此期间,万达电影实现营业收入为115.94 亿元,同比减少 7.45%;净利润 8.29 亿元,同比减 少 57.25%;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 11.79 亿元,同比减少 34.59%。对于自身业绩下滑,万达电影在2019年Q3财报中解释称,是受到了国内电影市场优质影片供给不足等因素的影响。

万达电影也曾试图改善收入低迷的情况。在今年4月份《复仇者联盟4》上映之际,万达电影因大幅提高服务费陷入“天价票”的舆论漩涡。据娱乐资本论报道,其获得的一份资料显示,影院服务费最高达到193元,而真实票价仅为25元,两者的比率高达772%。

万达电影,回暖不易

图 /piqsels,基于CC0协议

值得注意的是,服务费虽然会被计入总票房,但分配方仅限于影院与第三方售票平台(淘票票、猫眼等平台)。公司开出的服务费越高,收入就越大。不过影院最终还是没能如愿。“天价票”开卖不久就引起电影局关注。

根据官方发出的正式通知,电影局要求院线对旗下影院进行整改,普通影厅(含IMAX等)只能收10%的服务费,VIP厅的服务费不能高于30%。通知发出后,很多影院开始进行调整,降低该费用。

涨价未遂,万达电影在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中也显现出疲态。

为了获得更高的城市覆盖率,同业公司正在加紧建设影院。截至2019年上半年,全国新增影院703家,银幕4461块。其中,万达电影国内新增影城为25家。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该公司曾表示未来几年将保持每年80到100家影院的拓展速度,以保持市场占有率。

然而,在2019年已过半之际,万达电影新建的影院数量远不及订立目标的二分之一,能否完成最终目标存疑。

不仅旧有业务发展不利,被寄予厚望的新业务也没能为公司增光添彩。

影视业务缺乏爆款

2016年,万达电影对外宣布以370亿元收购“兄弟企业”万达影视,希望借此开启影视剧制作业务,向电影产业链上游发展。万达电影布局该领域的最终目的是完善公司产业链,让院线业务与影视剧业务产生协同效应,推动公司向前发展。

2019年上半年,这笔交易案终于落定。但从数据上看,这次业务整合似乎并不顺利。重组完成后,该业务收入不增反减。根据万达电影披露的2019年半年报以及2019年Q3财报,其影视制作收入较去年同期均呈现下滑态势。尤其是在2019年上半年,该业务收入仅2.37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70.14%。

究其原因,万达电影在电影制作方面不仅数量有限,质量也不尽人意。

无论是2019年3月份上映的《人间喜剧》,还是8月份推出的动漫IP《未来机器城》《全职高手之巅峰荣耀》,票房均未达到预期,甚至是惨淡收场。

万达电影,回暖不易

图 / 摄图网,基于VRF授权

这与极具战略思维的光线传媒形成鲜明对比。同样是动画电影,光线传媒在2019年7月份上线的《哪吒之魔童降世》一战成名,累计票房达50亿,一举成为暑假档爆款。

根据猫眼专业版数据信息,该片归属于片方的分账票房高达18亿元,也帮助光线传媒业绩从之前的低迷状态顺利翻身。该公司2019年Q3营收达12.9亿元,同比增长128.65%;净利润10亿元,同比增长463.33%。

这得益于光线传媒在动漫产业中的长期布局。早在2015年光线传媒就成立彩条屋动漫集团。在此期间,该公司已经投资了20余家动漫产业链上下游公司,包括《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的创作团队十月文化、《大鱼海棠》的创作方彼岸天等。

不仅如此,该公司还十分注重人才培养。2011年,光线传媒启动新导演计划,徐峥、赵薇、邓超等20位新导演被列入重点培养对象。这些新人导演也不负所望,徐峥的《泰囧》《港囧》,邓超的《超时空同居》等爆款电影均为光线传媒的代表作,为其创下不俗的票房与口碑。

相比之下,万达电影主控的爆款项目则非常少。除了《唐人街探案2》和《寻龙诀》,被其列为代表作品的《战狼2》《我不是药神》等优质影片均为参投作品。

以今年9月30日上映的《我和我的祖国》为例。该片共取得近30亿元的票房,剔除院线分账和税务等费用,片方分账票房为11亿。而万达电影作为联合出品方的一员,还要与多达48家资方进行分配,扣除投资成本后的净利润并不高。而《西红柿首富》《飞驰人生》等其他代表作品,也同样存在参投收入低的问题。

万达电影,回暖不易

影视剧制作陷入竞争红海

除了内忧,万达电影还有外患。

在新并入的业务中,电视剧制作发行成为万达电影收益最好的板块。不过随着视频网站自制剧的兴起,万达电影等传统电影公司的发展之路也变得愈发艰难。

根据公司2019年Q3 财报数据,该业务收入从上年同期的2026.3万元增长至9363.69万元,涨幅达到362.11%。该部分收入主要来源于《正阳门下小女人》和《亲爱的她们》在卫视平台的二轮播出,以及《激荡》的电视台发行和《从前有座灵剑山》的网络发行。而无论是台播和网播,万达电影收取的都是版权费。

万达电影,回暖不易

图 /piqsels,基于CC0协议

在视频平台进一步“搅局”原创内容的大背景下,万达电影这些传统影视公司将面临不小的挑战。

对于制作方来说,版权费是一笔可以保本的收入,但对于电视台和视频平台这些播出方来说,却是一笔不小的成本。以未能播出的《巴清传》为例,该剧曾约定以4.65亿元的合同价格卖给江苏卫视和东方卫视,足见版权费用之高。

不过为了促使用户付费,国内视频网站三巨头——爱奇艺、优酷和腾讯在很长一段时间都对版权投入重金。在收录了国内外众多大片和热播剧后,其付费会员确实呈现出不断增长的局面,但始终无法覆盖成本。如果平台想要拿到独播权,建立起内容“护城河”,投入的资金只会更多。

这让很多视频平台开始重新思考自身的发展策略。如今,重原创、轻版权的模式已经成为行业新的发展路径。

爱奇艺CEO龚宇在刚刚过久不久的2019年Q3财报的电话会议上透露:“目前版权内容单价还在缓慢下降,内容成本增长速度已经比去年下降。但是自制的部分投入会加大,所以总的内容成本增减无法判断。”并表示之后将更多关注和发展原创和自制内容。

该做法不仅能够降低成本,还可以通过差异化爆款内容修建起自己的“护城河”。优酷COO庄卓然曾对外表示,在爆款剧集《长安十二时辰》和综艺《这就是街舞2》的带动下,优酷暑期档日均DAU以及会员增速均创下历史新高。

除了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也在自制剧上取得不错的成绩。通过《破冰行动》《白夜追凶》等剧集在口碑与点击率上的表现,可以看出视频网站对于内容已经有相当的把控能力。其中,《破冰行动》入选2019-2022年“记录新时代工程”北京市重点选题规划片单。

完全依赖影视公司获得优质内容的时代,似乎已经走到尽头。

这意味着,各大平台后期将会一进步减少对传统影视公司内容的引进,万达电影等公司将失去很大一部分版权收入。不仅如此,视频网站的自制剧还在抢占电视台的播放渠道。

随着视频平台自制剧质量的提升,很多网剧已经进入电视台播放,正式跟传统影视公司抢饭碗。比如腾讯视频的《诛仙青云志2》《择天记》分别被北京卫视、湖南卫视引进,爱奇艺的《破冰行动》则在央视八套播出。

除了电视剧市场被抢食,电影市场也有被视频平台瓜分的风险。

2019年5月,爱奇艺宣布推出原创电影,并给出不少优惠政策。对于处在产业链下游的电影院,其给出的收益分配颠覆了原有规则。在票房分账上,爱奇艺主动让利近8个点,将此前院线影院52.269%的分账比例提高到60%,并且降低和院线的最低结算票价,从35元左右降至20元。此举势必加大影片在影院的排片优势,对传统影视公司构成威胁。

爆款或成救命稻草

而在业绩之外,万达电影的债务问题也逐渐显现。

根据公司2019年Q3财报,公司一年内即将到期的长期借款为11.12亿元 ,同比暴增11930.4%。其他应付款为12.35亿元,短期借款为30.8亿元。三项流动负债共计约55亿元,而公司账面资金仅23.55亿元。另一方面,万达电影目前高达135亿的商誉也将承受极大的风险。

这给该公司之后的发展带来了更大的压力。

就Q4季度来看,公司参与制作或发行的《误杀》《南方车站的聚会》《受益人》等作品将陆续登陆院线。而公司主控的影片《唐人街探案 3》则定档 2020 年春节档。这些作品中能不能出现爆款,将成为万达电影提升业绩的关键。

其中《唐人街探案》系列在之前取得不错的反响,第一部和第二部分别取得了8亿以及30亿以上的票房。不过明年上映的《唐人街探案3》,能否延续之前两部的辉煌仍然很难说。

万达电影,回暖不易

图 / 摄图网,基于VRF授权

“除非你能形成像漫威那样的产权IP,不然这个市场你永远是在大红海里争食。”长期研究二级市场股票的投资者大發(化名)感叹道。

和很多业内人士的看法一样,大發也因风险太高,对影视行业持不乐观的态度。“影视行业的商业模式太烂了,一次性投入很大,不确定性很强,除了审核风险,明星自身的舆论风险也很大。”

这是有先例的。制作成本高达超过5.8亿元,号称“亚洲电视剧制作历史单体最大投资”的《巴清传》就因主演高云翔性侵、范冰冰偷税漏税无法播出。为此,主投主控方唐德影视一口气计提了近5亿元的坏账准备,成为该公司2018年归母净利润巨亏9.3亿元的重要原因。

不过“富贵险中求”,这也许是影视公司不断在作品上砸钱的最大动力。《战狼2》《哪吒之魔童降世》《流浪地球》等高票房影片让一众影视公司似乎看到了希望,但在产业化程度不足的情况下,下一部《战狼2》又会花落谁家呢?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