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焦点分析 |​ 告别了罗永浩,坚果手机能在字节跳动旗下重生吗?

时隔14个月后,坚果新机重出江湖。

10月31日晚上,坚果Pro3在北京发布,这是第一场没有罗永浩的坚果手机发布会。坚果手机的拥有者从锤子科技变成了字节跳动,坚果手机团队更名为新石实验室,发布会的主讲人从罗永浩变成了吴德周、朱海舟、方迟,三位的新身份分别是新石实验室的总裁、产品经理和设计师。

这场发布会最大的变化,就是没了罗永浩。坚果手机的罗永浩时代已经结束,来到字节跳动旗下能否迎来新生呢?

罗永浩离开烙印犹在,字节跳动试图打上自己的烙印

发布会没有罗永浩的身影,新品设计也非出自他的手笔。今年年初,坚果手机的原班人马悉数来到了字节跳动,除了罗永浩以外。

但罗永浩的印迹依然还在,产品整体的设计语言和发布会上PPT的风格,都与罗永浩时代相似。相近的设计语言保持风格的延续,可以吸引原有的锤粉,也会降低让市场重新接纳的成本。

从开场白到结尾的致谢,整场发布会罗永浩的名字也被频频提起。不仅如此,从发布会前引起的争议,到发布会后网友的议论,罗永浩依然都是焦点话题。

发布会开场,走上舞台中央的是新石实验室总裁吴德周。他说:“我知道你们有点不适应,因为之前从舞台下面走上来的是另一个人,一个有点胖、魁梧的人。”而在发布会的末尾,坚果手机产品经理朱海舟一连串的“感谢”中,也重点提到了罗永浩:“感谢罗老师让我们相知、相遇,并且薪火相传。”

焦点分析 |​ 告别了罗永浩,坚果手机能在字节跳动旗下重生吗?

新品发布时多次打出情怀牌,这无形中也在借助罗永浩曾经的号召力。

虽然罗永浩已经与新品没有关系了,但罗永浩却似乎与坚果手机业务如影随形,舆论上更是剪不断。发布会之前,罗永浩在与网友互动时,有网友留言“感觉一个时代结束了”,罗永浩回复:“言重了,影响范围也就是两三百万人吧,谈不上时代,更何况我还没退休。”

但是没了罗永浩,坚果手机还是会发生明显的变化。

发布会的门票不再售卖了,此前这是锤子区别于其他厂商的一大特色。发布会氛围虽然不错,但笑声比之前少多了,再也不是一场值得买票的“科技界相声”了。在产品上,坚果Pro3将此前一直放在背板中央的Logo调到了左下方。坚果Pro3采用了字节跳动的算法,支持基于人脸保护的智能畸变修正,在自拍群体照时可以修整每个人脸型的畸变。此外,还会和抖音共享特效,不限数量和时长,可以实时更新。这也是算是在字节跳动旗下的“特权”。

毫无疑问,字节跳动在坚果手机上的烙印将越来越重。发布会上吴德周说到“新手机怎么命名”时,台下还有人搭话“抖音手机”。罗永浩的印迹犹在,但未来会渐渐淡去。

发布前的一个插曲可见一斑。10月7日,罗永浩在微博上吐槽了新机,直言“我不会买”,因为“系统广告和Bug多”,还“抄了流行的浴霸”。显然坚果Pro3已经不再是罗永浩喜欢的风格了,尽管多数的设计语言、主要亮点依然与此前类似。

现在的罗永浩,已经全身心投入到小野电子烟的创业。今日,小野在官网上线了一次性雾化电子烟A1。罗永浩还在微博上透露,12月将召发布会,新品既不是电子烟、手机,也不是家电和智能家居产品。对于坚果手机而言,罗永浩这一页已经彻底翻篇了。

坚果重出江湖易,重生立足难

坚果手机重新发布已经是不大不小的奇迹了。

去年5月,锤子发布了坚果TNT工作站,随即引起争议。朱海舟说:“TNT是我心中的一个瘤。我在TNT发布之前来到锤子科技,TNT发布之后,我经历了最波澜起伏的一段职业经历。”同年10月起,锤子裁员、资金流断裂渐次涌现,还有人手持“还我血汗钱”的标语到锤子总部讨债。罗永浩频频卸任旗下公司的法人,他执掌的锤子科技(北京)股份有限公司今年已有多达50次股权质押。在这种情形下,罗永浩无力再经营手机业务。

字节跳动的接盘让坚果手机有了重生的转机。今年年初,字节跳动收购了坚果手机业务和品牌,锤子商城的官网现在也属于字节跳动,不过畅呼吸加湿器、地平线旅行箱等业务依然属于锤子。

时隔14个月后,坚果手机终于又出新机。但相比于重出江湖,要立足市场则是更加困难的一件事。

就其自身而言,一年多没有新机,原有的用户难免流失。此外,坚果手机错过了三摄时代,上一部手机坚果Pro2S,坚果Pro4需要在技术上直接挑战四摄。据方迟介绍,加入字节跳动后,相机就被列入要重点提升的部分。相机是当前智能手机PK的焦点,也是用户最为关注的功能之一。

焦点分析 |​ 告别了罗永浩,坚果手机能在字节跳动旗下重生吗?

行业的大背景也十分不利。新机赶在双11之前发布,可能会趁机收割一波销量,但摆在坚果新机面前的形势非常严峻。国内市场仍在下滑,马太效应凸显,华米OV苹果占据了九成以上的份额。并且,由于华为在国内市场加码,小米、OV、苹果的份额尚且被大幅挤压,坚果手机作为一个小品牌,面临的挑战可想而知。

与其他小而美的厂商相比,坚果还缺少供应链上的优势。一加、realme可以与OPPO共享供应链,黑鲨可以借助小米的供应链。字节跳动资本虽然雄厚,但并不能提供供应链的支撑。

坚果手机面临的另一大难题是商业化。这也是决定坚果手机能否重生的关键。商业化的成功与否,也影响到解决供应链问题的难易。如果出货量少,在拿货的优先级和价格上都会落于下风。

好在,相比风波丛生的锤子科技,字节跳动有更强大的资本、经营优势,其数据、技术也有助于让坚果新机更贴合市场需求。

坚果手机设计师方迟表示,产品创作最容易出现的问题是,你想到了一个点子,但可能方向不是特别对,它的可行性不是你预期的样子,而又你没有办法验证,字节跳动在数据上的优势,会让他们修正创作中的主观偏见,更准确地看到未来的方向。

字节跳动在运营上的优势对弥补商业化的短板尤为关键。方迟说:“我们(原来)是一家做作品的公司,但是我们不善于运营,字节跳动非常善于做运营。”

不过,作为重回手机市场的第一款手机,字节跳动采用了保守、试水的态度。虽然双11的黄金销售时节在即,新机依然不敢大量备货。开售仅半天,坚果Pro3在天猫上已全部断货,在京东和锤子商城上某些款型也已断货。

在回答媒体提问“是否会坚持长期做手机时”,吴德周的回答也很谨慎:“如果我们的用户有需求,我们还会继续做下去,这个我们可能就会一直做下去。”并没有“一定长期做手机”的承诺或口号。

这一切都可以看出,一家淡出手机市场一年多的小厂,重新回归时的踌躇和观望。它们还要重新审视今天的市场到底水有多深,自己又能趟多远。

不过,坚果手机至少在规划上做好了长远的打算。

首先,已经搁置一年多的TNT项目,又被重新捡起来。朱海舟说,TNT项目不会被放弃,相反会投入更多的资源研发,当前TNT正在完善当中。其次,吴德周透露,明年年初还将发布一款教育类的智能硬件。

这说明字节对硬件市场的野心很大,在手机之外,也想在电脑、智能硬件有所作为。

而且,坚果不仅是一个单纯的手机设计团队,据吴德周介绍,坚果还在字节跳动承担硬件中台的角色,它们将给字节旗下的所有硬件提供设计、供应链的支持。字节跳动对坚果有这样的期望,势必也会给予相应的资源支持。

参考同样以互联网业务为主的BAT,三家均在硬件上获得了不同程度的成功。字节跳动有丰富的内容,但此前并没有硬件出口,坚果手机团队有望弥补这个缺憾。

但是这一切的规划,都要回归到一个问题:字节跳动能否帮助坚果手机成功商业化,在罗永浩没能解决的销量问题上达成质的突破。

头图及内文图片来自坚果手机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