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张一鸣、程维、王兴的全球战役_Uber

原标题:张一鸣、程维、王兴的全球战役

图片来源@壹图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燃财经(ID:rancaijing),作者:黎明,编辑:魏佳,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最近,抖音海外版TikTok在印度遭遇临时下架风波,张一鸣的出海计划遇到了成长的烦恼。与此同时,TMD小巨头的全球化进程再次引发关注。

早在2016年11月底,张一鸣参加央视的《对话》节目时表示,今日头条正在进行D轮融资,公司估值近百亿美元。节目的话题之一是——今日头条如何对战BAT。

黄峥作为节目嘉宾坐在台下,那时拼多多刚完成B轮融资,尚未崭露头角。他给出的答案是:更加激进的做全球化。他建议张一鸣将公司布局到全球,然后反过来用全球的资源集中打中国市场。

两年后,字节跳动估值超过750亿美元,成为腾讯和百度最大的潜在对手;拼多多在美国上市,市值一度逼近京东,成为阿里最大的敌人。

张一鸣首次对外披露字节跳动全球化的战略细节

张一鸣在2018年将“全球化”作为年度关键词,提出三年内海外用户要超过50%。此前,字节跳动花费10亿美元,收购北美音乐短视频社交产品Musical.ly,创造了头条史上最大收购记录。

程维则带领滴滴,通过和全球出行巨头Uber的生死一战,奠定了在中国共享出行领域的江湖地位。解决燃眉之急后,滴滴几乎投资了Uber在全球的所有对手。

王兴将国际化视为一场长期战役,并在2018年开始了美团点评的全球化探索,印度最大的外卖平台Swiggy和印度尼西亚最大的生活服务平台Go-Jek都被美团收入囊中。

对于TMD而言,全球化是一场战役,燃财经(ID:rancaijing)将从市场、资本、人才三方面分析三家小巨头在这场战役中的布局。

滴滴防御、头条进攻、美团耐心

第一个在全球范围内打响这场战役的是滴滴。

2014年到2015年,滴滴打了一场Uber狙击战。战役的核心目的是将Uber挡在国门之外,就如历史上的百度狙击Google,以及淘宝打击eBay。

Uber在2014年3月宣布正式进入中国,和滴滴宣战开火。就如程维所形容的,Uber就像一只巨大的八爪鱼,它的头在美国,但它的触角却可以伸向四面八方。滴滴成为Uber在全球众多战场中的一个对手。

这带来一个问题:在中国市场,滴滴打击不到Uber的主干,Uber却可以轻易威胁到滴滴的生存。对于滴滴而言,这是一场防御战。

滴滴全球战略地图 来源 / DT财经

程维用狙击战术解决了燃眉之急。滴滴在和Uber焦灼激战的同时,投资了北美的Lyft、印度的Ola、东南亚的Grab、中东的Careem、欧洲的Taxify,几乎投资了Uber在全球的所有对手。这些原本彼此割裂的全球市场,被滴滴整合成一支反Uber盟军,每个平台守住一块战场,消耗Uber的资源。

依靠这套全球化打法,滴滴赢得了中国市场。程维在日后承认,滴滴最早的国际化是为了中国的生存。

相比之下,字节跳动的全球布局则显得更为主动。

字节跳动的全球化布局正式开始于2015年,张一鸣在2016年互联网大会期间曾表示,他创办今日头条的第一年,就把国际化当成一个重要的方向。

张一鸣试图复制今日头条在中国市场的成功。今日头条海外版Topbuzz和Topvideo在2016年上线,火山小视频海外版Hypstar和抖音海外版Tiktok在2017年上线。与此同时,今日头条将中国市场的盈余,大量投入海外项目进行商业布局。

字节跳动的国际化布局

据不完全统计,从2016年开始,字节跳动在海外至少收购或投资了5家公司,且金额均在千万美元以上。在它的投资名单里,有印度新闻应用Dailyhunt、印尼新闻资讯应用BABE、美国短视频应用Flipagram、全球移动新闻运营商News republic、音乐短视频应用Musical.ly。其中,对Musical.ly的收购金额达到10亿美元。

张一鸣解释进行海外布局的原因时说:中国的互联网人口,只占全球互联网人口的五分之一,如果不在全球配置资源,追求规模化效应的产品,“五分之一”无法跟“五分之四”竞争,所以出海是必然。

TMD的三位创始人中,王兴最少提国际化,但他最早开始把美国的商业模式复制到中国。

2003年,王兴中断在美国的博士学业,拉着大学好友王慧文一同回国创业。无论是2005年仿照Facebook创立的校内网,还是有着“中国版推特”之称的饭否网,模式均来自美国互联网行业已有的公司。2010年3月,王兴拷贝Groupon团购模式创立美团,并将其发展成一家上市公司。

在2016年由骆轶航主持的乌镇TMD闭门会议上,王兴表示国际化一定要做,但不能操之过急,得用十年的眼光去看。2017年4月,他在“新经济100人”峰会上再次提到,未来五年到三十年,有三大方向特别激动人心:上天、入地、全球化。

进入2018年,美团终于迎来全球化探索元年,开始频频出手,围绕衣食住行投资了印度最大的外卖平台Swiggy和印度尼西亚最大生活服务平台Go-Jek。

绕不开的国际资本

在中国市场的竞争,已经不再是单一市场、单一国度的竞争,放在更高的维度来看,这是一场全球范围内的实力大比拼。国际资本在其中扮演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1年7月,王兴接受阿里领投的5000万美元B轮融资,这被视为站队阿里的标志。2013年4月,腾讯参与滴滴1500万美元的B轮融资,程维正式站队腾讯。

BAT巨头资本的身影若隐若现,但实际上,同时投资TMD三家的机构并非BAT任何一家,而是一家俄罗斯的基金DST。

这是一家典型的外资基金,由俄罗斯人尤里·米尔纳(Yuri Milner)在2005年创办。2013年,还处于创业早期的张一鸣,在寻求B轮融资时并不顺利,DST给了他1000万美元。DST投资滴滴是在2014年,在滴滴的D轮融资中,DST和腾讯、淡马锡是共同的领投方。美团和大众点评在2016年合并后,DST参与了美团点评33亿美元的E轮融资。

选择国际资本,是TMD之类的新兴独角兽在融资时达成的共识。对于TMD而言,国际资本带来的不仅是资金,还有战略眼光和执行力。

滴滴早期天使投资人王刚曾透露,滴滴D轮融资拿到DST一亿美金后,DST联合创始人兼总裁尤里·米尔纳来到滴滴,说了三句话:“第一、Uber要灭了你们;第二、如果要活命,只有一个办法,和快的合并;第三、合并后我可以再给你们十亿美金。”

日后事件的发展印证了DST的判断。滴滴和快的在2015年合并,然后在2016年合并Uber,滴滴打赢了中国市场共享出行的决胜一战。

滴滴融资历程 整理 / 燃财经

从A轮开始,张一鸣就开始引入国际资本。SIG投资A轮,DST投资B轮,随后几轮融资分别由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和软银愿景基金主导。

对比TMD的投资方可以发现,在这三家公司背后出现频率最高、至少投资两家的基金有DST、软银、红杉、泛大西洋投资、淡马锡、腾讯。除了腾讯,全都是国际顶级外资基金。另外,这三家公司历次大额融资的币种,都是美元。

投靠国际资本,快速国际化,才能够在全球市场占据立足之地。正如张一鸣所说,我们没有生而国际化,但我们在积极的国际化。

抢占国际人才

这场全球化战役中,在国际化人才布局方面,字节跳动和滴滴已经走在了美团前面。

张一鸣在2016年参加央视《对话》时,节目中出现了一个特殊的面孔——柳甄。柳甄是柳传志侄女,有很强的国际化背景。她曾在美国硅谷做过10年律师,曾任优步中国战略负责人。当时她刚从Uber离职,加盟今日头条任职高级副总裁。

柳甄的加入,被业内视为张一鸣加速推进新融资和国际业务的信号。在柳甄加入前,今日头条正在大力布局东南亚市场,投资了Dailyhunt和BABE。柳甄加入两个月后,今日头条即敲定了近10亿美元的D轮融资,估值提升至110亿美元。第二年,海外版抖音和火山小视频正式上线。

在此之前,今日头条已经启动全球化团队,第一次聘用外籍员工。2018年3月,有消息称,今日头条已经在海外发布了500个商务类职位,地区涉及东亚、东南亚、南亚、欧洲、北美、拉美等地。

相比聘用外籍团队,一个更省事的方法是直接收购出海的中国公司。张一鸣在选择合作或收购对象时,倾向于那些在海外占据一定市场份额的中国企业。

以Musical.ly为例,这款曾在美国AppStore排名第一的音乐短视频应用,其所属公司的总部却位于上海,是一家典型的出海企业。另外,字节跳动在2017年收购的法国资讯应用News Republic,是猎豹移动旗下子公司,傅盛在出售News Republic的同时,也在出海业务上寻求和张一鸣的合作。

滴滴的全球化战局则和柳青的加入紧密相关,巧合的是,柳甄是柳青的堂妹。

柳青在2014年7月加入滴滴任COO,后升任滴滴总裁。在加入滴滴前,她是高盛亚洲区董事总经理。多年的投行背景,让柳青成为国际资本运作的高手。她加入后主导了滴滴打车与快的打车合并、苹果10亿美元投资滴滴以及收购Uber中国。

在2017年1月的跨年演讲中,程维表示下一个阶段滴滴的国际化,会有精锐部队成立滴滴远征军,去到巴西、日韩、欧洲。

滴滴的国际化业务部在2017年2月由程维和柳青宣布成立,全球业务的第一站定在巴西。为了打开巴西市场,滴滴任命了巴西团队的负责人,并在2017年1月投资了巴西打车软件99Taxi。当时滴滴向巴西外派的是负责投融资、并购业务的战略副总裁朱景士,他曾担任高盛亚太区执行董事,和柳青一样是国际投行背景。

顺风车事件后,滴滴在“关停并转”和裁员的同时,国际业务却并未受波及,安全和国际化成为重点发力方向。在今年4月的智利创新及投资峰会上,柳青透露,滴滴拉美团队拥有约1200名员工,服务用户超过2000万。海外正在成为滴滴越来越重要的一块市场。

反观美团,担任高管的王慧文、穆荣均、陈亮等人大多是追随王兴十几年的同学或校友,从外界引入海外背景高管的规划尚不明显。但是,王兴本人曾在美国接受过高等教育。和程维、张一鸣相比,他最早接触到美国硅谷的创业圈子,也最早将美国的商业模式复制到中国。正如他所说,中国企业的国际化,将是一场长期战役。因此,美团也显示出了足够的耐心。

对于TMD而言,走出去,拥抱变化和挑战,将是未来五年乃至十年的重要方向。如果他们能做好BAT不曾做好的事情,就有机会成为新的巨头。

(文中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