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自然阳光原服务商维权事件疑云:“维权”资料存在造假,有“闹事维权”前科

刚刚过去的五一假期,美资直销企业自然阳光(上海)日用品有限公司(下文简称自然阳光)因一起经销商维权事件而卷入舆论风波之中。

一位来自湖北省黄石市,名叫刘东灿的40岁男子向媒体曝光称,自己加入自然阳光公司一年,开设体验店致其抵押房产欠下巨额债务、妻离子散,甚至逼得自己割腕自杀。

此事一经报道,即引起舆论广泛关注。随即《知识经济》记者致电自然阳光公司,核实刘东灿投诉的相关情况。

让记者没有想到的是,记者在调查中得到的却是完全不同的信息。本刊记者通过不断核实确认到的证据和信息,令一些脉络开始清晰起来(以下相关信息均有对应的音频或视频资料为证)。

事件起因

据自然阳光公司工作人员回忆,2019年2月27日,刘东灿带领其表姐杨小兰、表弟杨志祥、侄女刘倩等人前往自然阳光公司,向其反映独立服务商雷莉添加其市场顾客的微信,引发了矛盾。自然阳光员工随即组织了会议,参与沟通的人员有自然阳光销售部员工、雷成(雷莉的弟弟)、刘东灿、杨小兰、杨志祥。

据自然阳光公司工作人员提供的会谈录音显示,在长达三个小时的沟通过程中,刘东灿表姐杨小兰言辞激进,而刘东灿则一度沉默不语。在没有发生任何冲突的情况下,刘东灿突然情绪失控,猝不及防地从自己口袋中掏出一把提前准备好的美工刀,割伤了自己的左手手腕。在此情形下,其表弟杨志祥等人不仅没有阻止刘东灿的自残行为,反而拿出手机进行拍摄,杨志祥高呼自然阳光逼死人啦等言语,并随即拨打110报警,自然阳光公司员工迅速制止了刘东灿的自残行为,并送其到医院就医,随后安排酒店供刘东灿休息。

当晚,雷成到酒店与刘东灿沟通。刘东灿向雷成提出由雷成接手经营他位于湖北黄石的动感青春健身会所并支付208万元赔偿的诉求,雷成当即表示无法接受。沟通至2月28日凌晨,雷成表示可以从人道主义关怀角度考量给予一定的经济支持,刘东灿及其亲属认为雷成没有诚意,谈判未果。

3月1日上午,刘东灿与其亲属等人前往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

3月1日下午,刘东灿一行人再次来到自然阳光公司,刘东灿一行人在沟通中表示,除了现有手头剩余的产品退货外,他们对公司没有其他诉求,只想请公司出面协调, 希望以80万元的价格将健身会所转让给雷成。

4月30日,上海金外滩国际广场15层中阳信邦信中汇律师事务所第四会议室。刘东灿、杨小兰、杨志祥、王偏、黄小红、黄丽君等人提出公司支付他们所有18位维权人员80万元、雷成支付给他们共计120万元等要求。

公司员工请刘东灿提供相应的经济损失凭证,刘东灿提供了一些合同和收据。

记者注意到,在这些凭证中,有一份总金额为96万元的健身会所装修合同,合同签订时间是2018年6月20日,装修公司为黄石柏麟设计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但记者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湖北)发现,黄石柏麟设计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的注册成立时间为2018年8月14日。也就是说,在2018年6月20日,黄石柏麟设计装饰工程有限公司还没有注册成立,也就不可能有公司公章,因此刘东灿提供的健身会所装修合同存在造假的可能性。

一份合同,带出扑朔迷离的真相

据刘东灿对媒体的自述,2018年5月,自然阳光公司要求刘东灿等人出资,在湖北黄石开一家自然阳光体验馆,要有排场、高大上。刘东灿拿出了几十万的积蓄做装修、买家具、买健身器材,还找高利贷借了一部分钱。

对于刘东灿的陈述,公司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公司从未要求刘东灿等人开立健身房经营自然阳光业务。据公司提供的相关信息,2018年3月,刘东灿开始经营自然阳光;2018年4月底,刘东灿在朋友圈发帖子,计划搞个健身俱乐部。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