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裁员背后:百亿亏损非补贴之错

2019-02-25 11:073607互联网网友

      这个冬天有点长。

  对于滴滴员工而言,2019年的2月15日是难忘的,刚刚开工一周,在滴滴月度全员会上,“裁员”成了关键词。

  滴滴CEO程维亲自宣布了裁员消息:整体裁员比例占全员15%,涉及2000人左右,对非主业进行“关停并转”。

  同时传出的消息,还有滴滴2018年百亿量级的亏损,据一份滴滴内部流传的财务数据显示,2018年滴滴全年亏损高达109亿元,而补贴被认为是亏损主要原因。

  然而,经过《IT时报》记者了解,2018年司机端补贴实际是在下降,而根据多方数据测算,百亿补贴很可能并不是亏损主要原因,日单量下滑、业务扩张太快、监管成本增加,或许才是滴滴百亿亏损看不见的原因。

  裁员、亏损,2018年,看似一路顺风的滴滴,因两起安全事故进入“倒春寒”,但不可否认的是,在出行市场,滴滴依然是无可撼动的“巨无霸”,它能挺过这段“寒流”吗?

  司机、乘客感受到的“寒意”

  不少“淘到第一桶金”的网约车司机不会忘记2014年底到2015年春节前的那段好日子:一部智能手机、一本驾龄超3年的驾照、一辆车价超10万元且使用年限不满5年的汽车,无论接入哪一家专车平台,就能轻松月入过万,羡煞旁人。

  不过,“好光景”已经不再。

  “的确越来越难了,辛苦不说,赚得也不多。”卞师傅说起开滴滴的历程,也是“一把辛酸泪”,他给《IT时报》记者算了一笔账,每天车费收入在600元左右,平台抽成约150元,再加上高峰期奖励,每天纯收入500元出头,但这还没算油费。

  为了多赚一点钱,卞师傅每周休息一天,每天工作至少10个小时以上,每个月收入也只有15000元不到,再抛掉每月7000元的租车费,实际收入也就8000元左右,而且“维持这样的收入要投入百分百状态,一天都不能休息。”

  实际上,让卞师傅感受到“寒意”的除了不高的收入,还有网约车的高门槛——双证齐全。“上海有20万左右的滴滴注册司机,但只有10%左右的司机拿到了双证,如果严格按照规定查双证,不现实,但滴滴现在特别看重安全和合规,单子会优先派给证件齐全的网约车。”

  和卞师傅有同样担心的还有李师傅,他告诉《IT时报》记者,因为双证问题,再干一阵就准备另谋出路。

  徐师傅是属于那10%的司机,有上海户口、上海牌照车辆,又考出了网约车司机资格证,所以她在滴滴平台上干得还比较稳定,“现在每个月收入在1.2~1.3万元,每天工作8~9个小时,干得习惯了,觉得这种状态蛮好。”徐师傅发过来一张1月在滴滴收入的流水,总收入超过1.3万,其中基础车费收入为1万多元,奖励部分为2700多元,占总收入的20%左右。

  对司机而言,好日子已经过去,或许维持现状是一个权宜之计。对乘客而言,也感受到滴滴各种细微变化,比如快车车价比出租车贵,“从虹桥机场到我家出租车大概在30元以内,但是我用滴滴估价的话,费用是40多元。”孙小姐说,现在,她经常用滴滴叫出租车。

  此外,由于司机的退意,打车难一直没有缓解。刚刚过去的春节,滴滴公布的数据显示,从小年夜到正月初六,全国平均打车成功率维持在60%左右,也就是说,每10次打车就有4次打不到。

  哪些部门或岗位有可能被裁?

  无论是裁员还是亏损,无论是收入不高还是车价上涨,种种迹象无不透露出一个字“寒”。网约车曾经是风口上的企业,尤其是对于占据市场半壁江山的滴滴来说,理应处于上风,但从眼下看来,似乎并不是这样。

  滴滴是互联网行业里为数不多公开承认“裁员”的公司,因此,程维口中的“非主业务”到底会是哪些?这个问题,无论是滴滴官方还是程维,都没有明确的表示。

  去年底,因为安全原因,滴滴进行了一次架构调整,旗下分为网约车平台公司、车主服务公司、普惠出行与服务事业群、出租车事业部、顺风车事业部、财务与经营管理部、法务部和战略业务事业群。

  《IT时报》记者从滴滴内部员工处了解到,目前公司没有官方宣布,但估计小巴业务保不住了,顺风车业务应该不会被裁,因为大家的呼声还是挺高的。

  滴滴的小巴业务属于R-Lab部门,这个部门还有外卖、酒店、票务等业务,主要探索周边业务。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R-Lab部门被裁以及员工转岗的可能性比较大,因为此前滴滴“不惜重金”打造的外卖业务已经没有了风声,也没有继续开辟新城,准备去年下半年推出的酒店、票务业务也没有上线。

  简单来说,调结构、促合规、保安全是滴滴此次裁员的目标之一,在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北京亿达(上海)律师事务所董毅智看来,虽然现在说不准哪些部门或岗位保不住,但可以确定的是监管合规部门、信息安全部门以及运营部门的地位还是比较牢固的。

  深度解读

  行业老大为何亏损百亿?

  裁员,意味着企业准备“瘦身过冬”,有媒体透露,滴滴财务数据显示,2018年,滴滴亏损109亿,其中在司机补贴方面共计投入113亿元。而在2018年9月程维的一封公开信里称,2018年上半年滴滴公司整体净亏损超过40亿人民币,其中包括司机高峰期补贴、接单和服务奖励、乘客优惠等在内的总补贴返还金额超过117亿人民币。

  如果前者数据为真,意味着下半年,滴滴亏损了69亿元,但“神奇”的是,补贴不仅没有增加,还减少了4亿元。

  由于还未公开上市,关于滴滴的财务数据大多来自“小道消息”,其中不乏矛盾之处。

  比如,一年前,全天候科技称拿到一份内部数据,滴滴在2017年主营业务亏损2亿多美元,整体亏损3~4亿美元(约20~27亿元人民币),预计滴滴2018年主营业务将实现盈利,净利润有希望接近10亿美元(约67亿元人民币),实现整体“微赚钱”。

  如果按照这个数字计算,2018年,滴滴不仅没有赚钱,还亏损了109亿,里外相差176亿元。

  是什么造成如此大的亏损呢?真是给司机补贴太多惹的祸吗?

  补贴少了,为何亏损却在扩大?

  从《IT时报》记者此前从徐师傅处拿到的流水截图来看,奖励占比在20%左右。从每单详情来看,乘客应支付的订单金额中,绝大部分作为“基础收入”发放给司机,22%左右留作滴滴平台的分成,但从总数上看,滴滴又以“奖励收入”的方式发给了司机。

  这似乎印证了程维的说法。去年9月,他透露滴滴出行一直亏损,始终没有盈利,“6年来我们还没有实现过盈利”,当时程维表示,公司已将抽成的绝大部分返还给了司机和乘客,整体对应的成交金额毛利率只有1.6%。

  但补贴并非从2018年始,事实上,2018年给司机的补贴是下降的。2017年,方师傅还是一家汽车租赁公司滴滴车队的队长,但是现在,他已经慢慢从滴滴平台退出了,“我记得2017年每单的奖励至少10元,高的时候能达到20元。但现在,高峰期的奖励只有每单6元。”

  乘客端的补贴就更少了,2018年,除了和美团打车“别苗头”的那段时间,上海的滴滴乘客已经很少收到滴滴发放的优惠券了。

  那么,问题便来了,亏损=营收-支出,既然补贴支出在减少,为什么亏损面在扩大?

  单量很可能在下降

  可能的解释只能有二:营收减少,其他支出增加。

  2017年底,滴滴还被曝光过一个数据,GMV(交易总额)达到250-270亿美元,订单总量和用户数分别是74.3亿单/4.5亿,日单量为日均2400万。据此可以算出的是,滴滴在2017年的抽成利润在4-4.32亿美元之间(约等于26.8-29亿元人民币),客单价在22~24元之间。

  然而,2018年,滴滴从未在任何场合再度公开自己的订单量。2017年10月,滴滴总裁柳青曾表示,滴滴每天的单量在2500万单左右,这也是目前公开资料中可查到的最高日单量数据。但据此计算,113亿的补贴算下来,平均每单只补贴1.3元,而如果补贴占司机收入在20%左右的话,相当于客单价只有5元,这显然不符合实际。

  事实上,如果倒过来计算,按照程维所言,大部分抽成返还了司机,毛利率只有1.6%,相较于22%的平均抽成比例,司机补贴应占其收入20%左右。那么按照22-24元的客单价,平均每单司机能拿到的补贴是4.4元-4.8元之间,此时再用113亿补贴计算,日单量只有644-703万之间,比2017年的2500万日单量显然减少很多。即使按照程维此前透露的半年117亿补贴计算,全年单量也只有1500万单左右。

  当然,这个数字未必准确且未经官方证实,毕竟不是所有司机都能拿到20%的奖励,比如卞师傅每月补贴收入便只占10%~15%,但却可从另一个方面印证,滴滴单量很可能在下降,而且幅度不小。

  据此前统计,顺风车占总单量10%左右,而且是盈利项目,它的暂停,对滴滴营收应有较大影响,而受政策影响,不少司机在退出滴滴,这也可能直接导致可运营的滴滴车辆减少,进而影响单量和收入。

  董毅智告诉《IT时报》记者,因为网约车在朝着合规的方向走,为了保证日常的运营,滴滴不得不花费更多资金来吸引合规司机和车辆,考虑到合规成本等综合因素,司机整体合规的意愿不强,很多司机选择观望或离开,滴滴不得不持续投入补贴以维持供给。这导致供给端的成本也明显增加,下半年导致亏损进一步加大。

  为快速扩张和政策监管买单

  另一个原因,应该是滴滴在还“快速扩张”欠下的账。2017底,程维对滴滴未来战略的思考一是国际化,二是推动共享新能源汽车和配套的服务体系,因此,滴滴涉足行业非常多,包括金融、网络安全、二手车、云计算等领域,还投资了国外几家网约车公司。2018年,滴滴开始涉足芯片、云计算、网络安全等等领域,据不完全统计,这些投资金额不低5亿美元(约30亿人民币)。在资本市场形势一片大好的时候跑马圈地,固然春风得意,可一旦形势不好了,这些公司就会成为不能承受之重。

  此外,据《IT时报》记者了解,导致亏损的隐性成本——交管部门的罚没款也不是一个小数字。2018年下半年,多地对网约车进行了有史以来最严苛的监管,有媒体报道称,北京交管一天抓了54辆所谓的“黑车”,每辆罚款1~1.5万元,其中绝大多数都是滴滴快车,而这笔赔偿是由滴滴出的。一位滴滴司机告诉《IT时报》记者,在人车合一的情况下如果被抓,滴滴会承担赔偿。

  “这一块的赔偿是很大的一块运营成本,需要滴滴准备好充足的备付金。”在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看来,滴滴的运营成本在网约车平台中算高的,去年仅短信费用一项的成本就接近9亿元,在出了安全事件以后,滴滴在安全方面的投入也史无前例,大数据、软件升级、增加录音功能、服务器扩充、成立庞大的人工客服部门等这些都需要大量资金。


Copyright © 2002-2013 Copyright © 2012-2018 www.miaoguosi.cn 中国佛教网_佛渡有缘人 版权所有备案号:  
服务邮箱:xhj13991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