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福州西禅寺的台湾情缘:本是台湾佛教源流之一

凡是千年庙宇,除了史册文明沉淀厚重的宗教修建外,还总有森丛林木将其蜂拥修饰,益显其苍古幽静、法相肃穆。福州怡山西禅寺里的荔枝树就简直与这座庙宇齐名,庙宇大门坊柱上雕刻着一副楹联:“荔树四朝传宋代,钟声千古响唐音。”这既点明“西禅寺”是唐朝的古寺,也表现了荔枝树在该寺的紧张位置。寺中尚有一副刻在大雄宝殿大柱上的楹联也颇为驰名:“宝刹镇怡山,溯昔时初辟荆榛,七井源头通北斗;法轮转瀛海,喜这天重装龙象,上方钟梵应迦陵。”它出自清代台湾巨富林维源之手。原来西禅寺与台湾也有渊源,且缘分不浅。

  西禅寺位于福州产业路西边南侧,名列福州五大禅林之一,现为天下重点寺庙。据宋代《三山志》记录:“梁时有王霸在怡山修道,隋末废圮,唐察看使李景温招僧起新。”西禅寺由此发端,它在唐时称清禅寺、延寿寺,五代后唐长兴四年(公元933年)更名长庆寺,因福州旧时货色南北四郊均有禅寺,而长庆寺在西郊,故俗称“西禅寺”。


  步入西禅寺大坊,展示面前的是一片宽敞的石埕,佛殿斋堂就掩映在松林和荔枝树下。寺内里轴修建顺次为天王殿、大雄宝殿、法堂、藏经楼,两侧有钟鼓楼、斋堂、念经堂、崇德堂、禅堂、明远阁、放生池等,此中大雄宝殿面阔七间、进深九柱,其石砌佛座和局部柱础均为唐、宋旧物。放生池的九曲桥尽显江南园林面貌,生气勃勃的荔枝林与67米高的报恩塔相映成趣,风景非常宜人。寺内的“寄园”遗迹,刻石明示:“宋荔”。不远处的明远阁乃历代名家应邀啖荔吟唱的地点。


  据《台湾省通志》载:台湾释教“本流是由福建鼓山以及西禅二大禅寺传来。”而史册上西禅寺的几度修整也都受惠于从台湾募化而来的善款。1799年,福建将军庆霖衔命镇守闽中,它见西禅寺“远观焉荒烟蔓草,触目苍凉”,于是决议加以修葺。重建的流程中资金不够,庆霖就派西禅寺的继云法师赴台向台湾台阳郡守化缘,“去五匝月,得番镪三千余圆,归而庀材鸠工……”这段史切实庆霖所撰的《重建怡山长庆寺碑》中有具体记录。


  清嘉庆八年(公元1803年)秋,时为西禅寺第43代复兴住持的继云法师为复兴西禅寺再度赴台募化,其间继云法师与墨客刘云章、黄对扬、周德荣等会见,互相赠诗唱和,这些诗中多处题赞西禅寺的荔枝,也体现了继云法师赴台募化的决计。


  清光绪年间,西禅寺奇妙法师也到台湾为修殿募化,得到台湾巡抚刘铭传的支撑。其赴台募化始末被写入《重修怡山长庆寺大雄宝殿记》的碑文,那时为了让奇妙法师能顺遂募化,刑部主事陈承裘、杨观浚等还专程写信给在台湾的吏士,请他们只管为法师募化提供利便。


  从清代起,西禅寺与台湾的往往日渐频仍,在西禅寺现存的数十座修建上,雕刻着多副台湾信徒留下的春联,除了林维源的那副长联外,另有来自嘉义的花翎知府衔即补儒学正堂陈熙年的“东海听潮喧 ,人语舟中参梵语;西方看月满,诸多山上拜多罗。”彰化邑信官林文钦的“坐破七幡蒲团,即色即空,虚室平安生止止;净修三昧海,不增不减,及门欢欣悟如如”等。这些春联大多勒石于1880至1882年间,从楹联签名中可知参拜者来自淡水、嘉义、台阳、新竹、彰化等多个处所,楹联中还走漏出渡海前来朝拜的信徒们虔敬而欣慰的心境。


  除了信徒一再驰往,台湾的沙门也前来西禅寺受戒或传戒,如台南开元寺方丈传芳法师就曾到西禅寺复本法师座下受具足戒;1925年台湾月眉山方丈善慧法师应邀到西禅寺传戒,那时福州鼓山涌泉寺方丈及两序大家曾撰联相贺,楹联真迹现在仍在台湾月眉山灵泉寺留存。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