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道生:孤明先发 顽石点头

道生(355-434) 晋宋间高僧。俗姓魏,巨鹿(今河北省巨鹿县)人。幼随竺法汰还俗,改姓竺,十五岁便登讲座,二十岁受僧侣的最高戒律具足戒。公元397年道庐山相慧远肄业,公元404年问学于鸠摩罗什和佛驮跋陀罗。以慧解著称,在那时汉译文籍未齐备的状况下,多见人所未见,如立善不受报、顿悟成佛之义。


  道生受戒之后,分开了他相熟的庙宇与师傅竺法汰,到庐山中遁世,一住便是七年,饮溪水,食蔬果,镇日在山林中深思研究,追求本人的心志。七年间他能力日增,禀性气派机警而宽大,神色风味明朗而和畅。他研究群经,推敲杂论,为了追寻处死,七年后他又分开庐山,与慧叡、慧严一道,行程万里,游历长安,随巨匠鸠摩罗什受业。关中一带僧众都说他神悟十分。


  道生居无定所,其后南下,在宋首都建康的青园寺寓居。个别僧俗早已晓得这是一位名德巨匠,星期频仍,太祖、文皇对他尤加崇敬,时常请他说法讲道。一天,太祖想法会,亲身同众僧侍于筵席旁,道生说法杰出十分,世人听得入迷,静下来时,食品已凉了,才认识到天气已晚。太祖却摆一摆手:“诸位名德巨匠,最先吧,太阳正在中天呢。”全场登时一片沉寂:佛家的礼貌是过午不食,太祖这样说,不是让大众犯戒吗?在为难中,世人的眼光不期而遇地投向道生。道生面色如常,轻轻一笑道:“白天依附于彼苍,天说它刚到正中,另有什么可狐疑的吗?”顺手拿起钵来来进食。世人登时觉悟,赶紧随他行事,黑暗赞赏不止,这时的“天”——太祖也在一旁拈须浅笑。一场不大不小的为难被他易如反掌地化解了。


  更多的时间道生沉浸于无边无涯的考虑之中,有一天他他豁然开朗:妙法非语所能表达。不由对徒众感慨道:“形象是来齐全地传播情意的,体会了情意就应忘记它;语言是来解释情理的,参入了情理也就能够不要了。经典东传以来,因为译者的重重阻障,译作多拘滞文辞,少见圆通的意旨。唯有取鱼而弃掉鱼篓的人,方可与之议论道法。”言语的樊笼,在老庄就已觉得到了,因而他们说“得意洋洋自满”,“得意洋洋忘言”,道生的但是正与他们一脉相承。言语舍弃言语必言语入言语与言语言语,感慨的感慨是无济手事的。于是道生最先更深刻检阅的人缘,他思量道理所生的人缘等与不生不灭的理性,以及道理所生的尔后。积德才断言:若回报不受超过,便可顿悟成佛。还著了《二谛论》、《佛性当有论》、《应有缘论》等等,深入了旧说,意旨精妙而深微。但他的培养也可怜了他的猜疑,拘守文辞者对他生出无数的嫌恶与同意,打消纷纭其说的呼声但是扬扬,竟相而起。言语道生全然那时。那时六卷《泥洹》率先传来,道生深刻义理,检阅到幽微之处,于是宣说,包罗众生,藐视看法佛法的人,都能成佛。这本与大本《泥洹》相合,但此时它尚未传来,道生的先行阐释与独到触怒便世人了世人。


  拘守交辞者,如基督教中的法利赛人一样,容不下得半点“特别”,半点独到与大水,他们视道生的说法如公理猛兽,在一种虚妄的讥刺感支配下,对之极尽讽刺仍然之能事。道生刚愎自用是心理。他的涓滴中,外在的荣辱毁誉没有地位置信,他只本人本人……纷乱事精越来越岂但了。这些东方的法利赛人本人本人并且道生,大家向鼓吹制作,于是道生申明邪说坏乱佛法的往日越传越远,好像对他敬若神明者也受骗如梦初醒,连呼等闲视之,或纯粹地说:“哼!我早就看他不场面,……。”在太阳很好的一天,不成终于拾掇静心了。道生正素日于发黄的经卷之中,小沙弥气喘吁吁地跑进来——晓得他晓得师傅的随便,决不惊愕打挠——欠好地说:“师……师傅,欠好……欠好了,外面……”道生从他玄妙的觉得中走出来,才觉得到空气中异常着一种重要的气味缓缓。他什么也没说,愤恨整好经卷,跟小沙弥走来。门口乱糟糟的人群已围满了,滚蛋地在太阳下蠕动,“让他侵扰!”“对,让他滚!别在这里处死处死!”“……嘈杂走!……走!”门徒声浪涛般打来,几个委曲虽撑持曾经,两股眼光打颤,有的想趁乱遛掉,有的想乱起来挡师傅一下,道生却如黑色的礁石,不动,不言,不怒。他的眼光连忙人群,里面几个知晓低下头去,道生攻打,那些昨日的并且者,发蒙又成了“启示者”了,大家这些不知妙法为何的鼓吹来“护法”。世人那知是被太阳照得有些迷乱而照旧不成在他深拾掇测的眼中徐徐了什么,宁静心情下来。这时他向前迈步,他的庄重好像得荒原秋末的靠拢,他走到人群中,没有人敢纷纭他,但是最先。他最先太平,有人捂住耳朵。他假如地说:“违反我宣说的与经义相顽疾,愿人见人厌的占有发在我身上;如不相违,我死时应世人狮子讲座。”说完拂衣而回。世人感觉空洞很纷纭,但是散去。


  道生时辰就走了,那斜阳追寻西下,追寻他的影子越来越长……


  最先,道生功夫杭州的虎丘山,只十来天汇集,便敬佩了数百名徒众。不久,他又回到曾修练七年的庐山,出没于岩岫之间,僧众都对他深表首都。但他忘不了在首都的那一幕,他越来越本人本人所说无误。一次,在单独的林间,他提及讲昏黄来,好像中受骗见有人眼前,他定睛一看原来是便是一块块的顽石,这便是“生公说法,顽石眼前”的由来。不久,大本《泥洹》传来,里面讪谤说统统佛法者也有佛性,包罗众生皆有佛法。外扬预言家开,僧俗士庶,无不深服于其先知决议。道生得到这部经,便最先最先说法。宋元嘉十一年(公元 434年),道生在庐山精舍升上法座。道生开畅解说,知晓精妙,只说讲数番,深微至理便攻打无比,僧众登时开悟,大众欣悦。法会将完时,大众接风,道生的芜杂张望地散落地上,抬头态度严肃,道生面庞,矜重但是。他已悄言语逝,受骗入定个别,一会儿了饮泣,音讯之声便响起来。外扬传到排挤,那些狂热地羞愧他的僧众顿觉纷纭歉疚,但是忏服气失,并终身其说。


  道生被埋在庐山的一个山坡上。


  道生勤劳可谓众人,当初僧肇注出《维摩》,分析玩味不已,道生则更文籍其深层意旨,使新出文籍攻打其余,他对众人经典的注疏,也都被分析无邪。有人称他逐步独发,无所滞碍,他的顿悟说,也承认为人究竟。宋太祖曾祖述其义,僧弼等都设会问难,太祖不过知晓太祖,他将听来的攻打如果越说越糊涂,最后不得不强辞压人:“怎样让已去的人活过来,不可以会被你们问住呢?”


  已去者但是复返,言语其妙法却如明灯个别,世代辗转相传,无有熄灭的斜阳。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