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道安:漂萍传灯

释道安,出生于公元312年,常山扶柳人(今河北冀州),卫氏名门身世,是一个纯粹的炎黄子孙。其7岁上学,进修《诗》《书》《易》《礼记》《年龄》等儒家书本。12岁还俗为僧,进修印度佛理。53岁南下襄阳,在襄阳钻研梵学15年,颇有建树,成为东晋期间的释教学者,释教首领。释道安最特出的奉献,是用中国传统文明诠释外来文明,做到“洋为中用”。

  公元314年,后赵首都襄国(河北邢台)大饥,据载谷二贬值银一斤,肉一斤值银一两,怀金玉而饿死者无数,尸身枕籍路上。就在离此不远的常山扶柳(河北冀县),一个奇丑的生命又来人间经验灾难——这就是高僧释道安。

  道安出生不久,爹娘便在天下大乱的打击下分开人间,由表兄孙氏代为抚育。十二岁时,道安还俗了,除此以外他别无活路。刚来庙宇,教师见他风貌俊俏,没把他当一回事,让他在田间劳役。三年间未来出而作,日入而息,耕作,播种,收割,勤勤奋恳,毫无怨色,于斋戒毫无罅漏。一天,他向教师求经,教师给他《辩意经》一卷,他带到田间,休憩时便读一读。黄昏回寺,还给教师,又求另外。

  “这一本还没看,怎样又来要?”教师不快乐。

  “都已记熟了。”道安的目光沉默如水,他不会说诳的,教师暗自颔首,便又给他一卷《成具光亮经》。黄昏道安又来还经。教师悄悄一惊,便让他背诵,效果一字不差。尔后这个田间劳作的小沙弥便能宁静地于青灯之动手捧经卷浏览了。教师还对他特加关照,暗里为他解说。一转瞬道安二十岁了。受戒之后,教师看出他的本领非本人所能陶铸,便让他姿意游学,今后,在战乱此起彼伏的华夏,便多了一位奔波不止的沙门。

  道安来到邺城(河北临漳),入中寺,拜佛图澄为师。此时佛图澄已是年过百岁的白叟,一见他便呻吟不止,镇日与他议论。众门生见这个新来的丑僧人如许受教师垂青,心坎天然不舒适,对他冷嘲热讽,佛图澄闻知,当下申斥道:“此人见识深远,与你们不是一类!”佛图澄讲经后,常令道安复述粗心,世人原本就对他等闲视之,这下更被激愤了,纷纭说:“下次讲经,责难死这个黑小子不成!”等道安再讲,疑问纷起,道安不急不慌易如反掌地便使世人默不作声,佛图澄面含浅笑静听。那时有人传言:“漆道人,惊四邻。”

  道何在佛图澄身边进修小乘佛法,也研读大乘般若学,毫无松散,人不知;鬼不觉过了十几年。348年,佛图澄逝世,道安痛失良师。第二年石虎死,石氏手足最先和睦相处,昏惨惨的天空充斥血腥气味,道安晓得,国运将危,他出亡到濩泽(山西阳城)。

  在濩泽,他单独研究,在阔别尘嚣的山林中骁勇精进。随后,竺法汰、支昙讲最先解说《阴持入经》,道安从他们受业获益非浅。351年,道安与竺法汰北上雁门飞龙山(山西浑源),与已在那边的僧光、道护等人相见,非常欢欣,便一同讨论考虑。后来,道安来到恒山,建设庙宇,收纳徒弟。道安的名声最先传开,临时间随他受法的人占了河北的一半——天然这不消受惊,由于始末几十年一直的屠戮,这一带人丁已非常稀疏,有的县不满百户。这些零余者或者是抱着不肯再做刀下鬼,或既使做鬼也早得超度的动机才皈依佛门的。武邑太守卢歆,据说他道业高深,苦苦约请,道安不得不下山讲经,如许一来从者更多。

  不久,他又回到邺城。当时石氏已灭,他望着断瓦残垣,不由感憾万千:“现在世道,旱灾蝗灾一直,贼寇到处横行,欲弘法布道,真是难上加难,聚在一同不可以立脚,疏散开又无奈实行教养,哎,且走且看吧!”他率徒众西到牵口山,不久又入王屋、女休山。这年冬,前燕霸占邺城。道安见仍无奈容身,便度过黄河去投靠陆浑山,他们栖身山中,吃山果,饮山泉,埋头修习。谁知好景不长,前燕慕容俊前来强逼,道安便决议摆脱北方,投靠晋地的襄阳。

  一支不算小的沙门步队,冷静地出发了,但在兵慌马乱的情况中,这样多的人走这样远的路,谈何容易?走到新野时,他不得不绝下来,另想对策。最后,终于对徒众讲道:

  “现在遭遇凶灾之年,不依附国主,则法事难以容身。……佛法教养,也应广布。”

  世人早已预感触什么,齐声说:“听法师嘱咐。”

  “现在咱们不得不姑且离开。法汰,你去扬州,那边多有正人,好尚风骚,正和你的性格。法和,你去益州(在四川),那边山水秀美,足能够修心养性。……尔后天边天涯,你们各自保重吧。”道安太平地说。

  每小我肩上的义务仿佛忽然加重了。法汰法和率人走了,很快便被荆杂草遮住了身影。道安带着门生慧远等四百余人前行。夜幕降临,这些人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有村有店生怕也不敢接收这么多人),只得持续走。很快狂风雨便呆头呆脑地暴虐起来,这下他们就能乘着闪电的光亮前行了。渺茫中,世人终于瞥见一点朦胧的灯光,道安走到房外,四下一望,便喊道:“林百升,快开门。”主人听见有人叫本人,赶紧开门,一看是落发沙门,并不认得,心下一惊认为碰见神人,赶紧请进屋内,好生招待。又向前行,门徒中有人问:

  “师傅与主人仿佛看法。”

  “我那边会认得他。”

  “那师傅怎样能叫出……”

  “噢,你看他家门前有两根马桩,中间悬一马篼,双木为林,篼可容百升,他怎样不会叫林百升呢?”

  “原来这样。”门徒称心了:身处这样险峻的境界,师傅仍在沉着地用聪明观照统统,从佛法大业到一草一木,而没有如我似的焦急不胜,此行弘法,定不会虚化。

  襄阳是晋的军事重镇。道安容身一稳,便最先着力于讲经。但缓缓他发明,旧译因为年月已久,错译误译不乏其人,以以致深厚的经义消失不通,每到解说,只能知其粗心,偶然乃至只能原封念一下。当初在北方终日到处奔跑,无暇顾及,如今应该下手整顿了。他最先重读经典,钩沉发凡,探究幽微的妙旨,畅通晦涩的文辞,释疑解难,共注经二十二卷,有《船若道行》、《密迹》、《安般》等等,自他最先,诸经意义才日渐清晰。别的,自汉至晋,译经好多,但传经人的名字尚无人著录,效果后人便弄禁绝各经传来的年月。道安有感于此,便会集诸经名目,标明传译者,注明新旧,撰成《经录》,这在中国照旧首例,虽已失传,但为后人开了先河,今后众经的前因后果便有迹可寻。

  道安的申明日隆,四方学士,竞相前往拜他为师。征西将军桓朗子正镇守江陵,邀他前往暂住,朱序出镇襄阳,又将他请归去,与他来往颇深。朱序屡屡感慨:“安法师真是学道的渡口,明理的桥梁,熏陶人的作坊!”道安有感于白马寺处所狭窄,便又建新寺,取名檀溪,巨富之家,无不赐与资助,于是建成五层浮图,四百间房。凉州刺史送来一万斤铜,计划做承露盘用,但盘已做好,便改铸铜像。道安大愿已成,感慨道:“立即死掉也无遗憾了。当时北方的前秦已日渐壮大,秦主苻坚素仰道安为人,见他造寺,也派人送来外国金箔倚像、金座像结珠弥勒像、金缕绣像、织成像各一尊。每一举办法会,世人集合,都列举众像安插幢幡,珠珮交相照映,卷烟到处洋溢,僧俗无不寂然起敬。

  天下大乱使生活越来越艰巨,投身佛门者也越来越多,这便给治理带来了题目。那时汉地戒律不全,道安便参照已有的标准,制订出新的僧尼标准,包罗讲经说法的典礼与办法、日夜六时的修行吃住规定、每半月一次的说戒后悔典礼、夏安居期满之日的检举后悔聚会典礼。戒律一出,全国庙宇便纷纭采纳,直到鸠摩罗什来华译出齐备的律藏,才徐徐被摒弃。但另有一件始终被后代尊为定章的,就是他一致了沙门的姓氏。那时的沙门还俗后, 都依教师的姓,如“竺”、“支”、“昙”等,纷杂无比,道安认为,佛门中再无比释迦高贵的,便决议以“释”作为沙门的一致姓氏。其后《增一阿含经》译出,里面果真说河道入海,河便不复存在,四姓为僧,都称为释种,如许一来,道安的规则便传播下来。这一件事看起来可有可无,实际上他对加强沙门间的凝结力与认同感极为有益。

  襄阳有位名流习凿齿,机锋才辩压倒当世,很早便晓得道安的名声。道安南来前,他便致书通好,进行约请。道安来后,他抽身俗务,前来拜谒。那时道安正与徒众进食,世人见他进来,赶紧放下食钵,恭立欢迎,只要释道安持钵进食,并不睬采。习不愧为名流,沉着落座,说道:

  “四海习凿齿。”出口不凡。

  “弥天释道安。”机锋更健。

  “四海习凿齿,故故来看尔。”平易近人。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